第202章 宫变

    可是怎么能不担心呢?

    云舒知道自己此刻不应该叫老太太也为了自己担心。

    可是她忍不住。

    她霍然想到的,和老太太心中所想差不多的,只怕不是猜错。

    如果说古代的女眷或许还没有那么多的见闻,因此不会想到更多,那云舒在现代看多了太多的王朝更迭还有朝中倾轧,自然顿时就能发现,今夜这一幕,和从前自己见过的一些古代故事里的事情是多么的相似。就比如皇帝的骤然发难,在这大年初一,当大家都没有警惕还有察觉的时候突然发作,到底是冲着谁?她从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总是觉得自己想多,毕竟,皇帝是那样宠爱着沈贵妃与八皇子,爱如掌上明珠。

    没错。

    如果云舒没有猜错的话,今夜皇帝骤然兵变不是为了别人,只怕是为了沈大将军。

    功高震主。

    兵权赫赫,威望碾压朝中。

    外有沈大将军权倾朝野,内又有沈贵妃母子在宫中一枝独秀,将其他的嫔妃还有皇子的存在全都压制。

    皇帝能睡得着吗?

    早前,云舒就有这样的担心,毕竟自己也曾经想过沈大将军这烈火油烹的叫人瞧着惊心动魄。可是这么久以来,她听着那些皇帝宠爱沈贵妃的传闻,又亲眼见过八皇子的无忧无虑,那样坦诚的皇子一定是在溺爱中长大,绝不可能是被人冷落。云舒总是在想,对于一个女子会真心疼爱十几年,与他生儿育女,这样的情分,总不会是假装的吧?更何况沈家并没有因为皇帝的宠爱就恃宠而骄。

    她听说沈贵妃在宫中已经恭谨顺从。

    哪怕独宠后宫,可是面对无子根基不稳的皇后,却依旧尊重谦卑,从不因自己得宠而怠慢皇后。

    八皇子自然被皇帝宠爱,可是也没有放肆的言行,也从未传出过他不友爱手足的传闻。

    这样谦卑的母子,难道还不能叫皇帝疼惜的吗?

    就算沈大将军在外权势赫赫,可是却依旧谨遵臣子之道,从未对皇帝不敬,甚至为了令皇帝安心,自己从此不再去军中,反而留在京城,把兵权奉还给皇帝。

    因为这样,云舒云舒才觉得皇帝对沈家应该是真心的。

    她曾经在想,这世间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狡兔死走狗烹呢?

    沈家与皇帝,未尝不是一处君臣相得的假话。

    可是今夜,皇帝手谕猝不及防将宫中关闭,并未调动曾经沈大将军掌控过的西山大营还有五城兵马司,只是调动了宫中禁卫和沈大将军没有插手过的京城卫,如今已经叫云舒的心里凉透了。她此刻不仅担心宫中唐国公,更担心的是宋如柏……他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好不容易守得云开,好不容易能有了大好前程。可是宋如柏是跟着沈家,跟着八皇子的。如果皇帝真的对沈家动手,宋如柏只怕也要被牵连。

    覆巢之下无完卵。

    宋如柏乃是沈家的门下,如今宫中大火,只怕是已经起了刀兵,那宋如柏会怎样?

    云舒的心里惶恐又难过,只是她到底也知道如今不是只知道害怕的时候。抹了眼泪,对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太太,我叫人多烧几个火盆吧?”上房还是有些冷的,外头的庭院之中白茫茫一片的大雪,除此之外安静得近乎死寂。哪怕是云舒身在内院,可是却还是恍惚地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国公府大门之外传来的那些细碎的京城卫的脚步声,还有兵器碰撞的细微的声音。

    她很快恢复了镇定,老太太不由一愣,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去吧。”她对云舒温和地说道。

    云舒急忙福了福,看老太太还有话要和大管家吩咐,便无声地垂了了头,去外头张罗火盆的事。

    她才走出了屋子,就被一股子冷风给吹得浑身哆嗦。哪怕身上穿着一件斗篷,可是看着府外那很远之外的冲天的火光,还有隐隐约约的嘶喊声,云舒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踏着雪匆匆地往后头去了。她走到了后头跟人要了火盆还有银丝碳,犹豫了片刻,又叫人捧了凝神静心的茶汤来,全都端到了老太太的上方。

    她走的这段时间,唐国公夫人带着各房的女眷们过来,在老太太面前已经摇摇欲坠。见了老太太,唐国公夫人顾不得别的,浑身都软了,坐在老太太身边的椅子里哭着说道,“我就说,陛下今年怎么突然宣了国公爷今夜入宫。老太太,只怕陛下也是疑着我们国公爷!”她本也是冰雪聪明的女人,在这样慌张六神无主的时候头脑依旧清醒,没有如同那些小辈一样惊慌失措到了乱了方寸,此刻说出这话,老太太眼眶一红,却拍着她的手臂缓缓地说道,“如今他不在,你是国公府的女主子。你得稳得住才是。”

    她相信唐国公不会有危险。

    这么多年,她儿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年除奸臣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刀光剑影。

    可是老太太也得承认,皇帝突然宣召唐国公进宫过年,只怕也心里存着防备之心。

    哪怕唐国公这些年和沈大将军政见不合彼此十分不睦,甚至就算是结了儿女亲家也依旧没见亲密往来,可是皇帝还是担心唐国公会偏向沈大将军。

    因此,只怕这次兵变,唐国公的立场会决定他的生死。

    如果唐国公觉得皇帝突然发作沈大将军是错的,那皇帝会连他一同治罪。

    如果唐国公并未非议皇帝这次的举动,那皇帝才可能放心。

    “我明白。您放心,无论如何,这家乱不了。我不能叫国公爷放心不下府中。”唐国公夫人将云舒端来的安神的茶汤一饮而尽,脸上露出几分镇定,见云舒跟着房中几个脸色苍白的大丫鬟忙碌,小小年纪看起来眼眶红红的似乎受了惊吓,然而却并未行事凌乱,见了唐三爷扶着合乡郡主匆匆而来的时候她还知道去了里屋捧了厚厚的皮毛与垫子叫合乡郡主靠在榻上舒服些,唐国公夫人不由感慨了一番老太太会教导丫鬟。

    她自己屋子里的大丫鬟都已经慌了一半儿了。

    可是老太太屋子里的丫鬟却还都行事颇有章法。

    “母亲,大哥还没有消息吗?”唐三爷扶着合乡郡主去了榻上,回来坐在老太太对面急忙问道,“不然我出去打探一番?”

    “如今街上都是京城卫,不过是些没见识的兵士,拿着陛下的圣旨当令箭,撞上了谁他们都敢碰一碰。”老太太抬手,脸色凝重地叫唐三爷不要出去以身犯险,沉声说道,“一动不如一静。如今我们就在这府里等着,比那随意出去打探,随意开了府门引人注意的要安全得多。我已经叫人将各处的府门都封住,外头,不是你大哥与你大哥的人,谁来了都不会给开门。”她苍老的面容带着几分疲惫,一向都是颐养天年,可是如今遇上了事,老太太的从容也叫大家的心里安分了许多。

    唐三爷皱了皱眉。

    “儿子知道了。”他许久之后轻声说道。

    “宫中闹了变故,我如今也不知道陛下手谕之中是否牵连旁人。”老太太平和地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咱们如今猜测的那些都不过是猜测,因此一会儿等孩子们过来了,你们也不要提更多。”她这样的提点叫唐国公夫人一愣,颇有些茫然,毕竟她实在是不明白老太太这不叫孩子们知道外头的事是为了什么……唐国公府的小辈也该学着长大,如今外头有了大事,唐国公陷在宫中生死未卜,怎么能不叫孩子们知道?

    可是她霍然有明白了。

    唐国公府的小辈不仅仅有唐国公世子,还有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可是沈大将军的女儿。

    如今宫中变故还不分明,他们这些长辈自然是猜测皇帝这是要对付沈大将军,可是如果不是呢?

    如果不是,岂不是白白叫世子夫人受了惊吓?

    “可是母亲,如果真的是……陛下对……动手,那不可能总是瞒着……”唐国公夫人含糊了起来。

    “不必总是瞒着。宫门不可能永远都关着,兵变夜半而起,一晚上之后总有定论,到了第二天,想必一切都分明了。”老太太的目光看着此刻敞开了大门后一目了然的庭院,见唐国公世子扶着妻子,还有其他的小辈如唐二公子唐四公子,还有几位唐家的小姐也都匆匆而来,便压住了其他的话,眉目不动地看着这些受了惊吓的孩子进来给自己请安,微微点头说道,“宫中听说出了些变故,如今你们陪我在这里等消息吧。”

    “老太太,父亲呢?”唐二公子本就是个直爽的性子,急忙问道。

    “你父亲如今还在宫中。”老太太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一脸忧虑的长孙媳妇,声音冷静地说道,“不必担心。”

    她的声音格外冷静,只是满头白发叫人心里难受,世子夫人心里担忧得不得了,可是见了老太太这样也觉得心疼,急忙轻声安慰道,“老太太别担心。我父亲也在宫中,不会叫公公有事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