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过年

    云舒郁闷死了。

    挺好的黄玉,还晶莹剔透的,竟然雕成了烤鸭。

    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有这样漂亮的黄玉,雕些小狗小猫的不是有趣得多吗?

    而且烤鸭什么的……哪怕只是雕成小黄鸭也是好的,怎么还弄成烤鸭的形状。

    留着有纪念意义啊?

    她叹了一口气,就知道陈平这是又调皮了,还唯恐自己念叨他。

    因此陈平才跑得这么快。

    不过到底是玉雕,其实看久了……也叫人蛮有食欲的,云舒又忍不住笑了一回,带回去跟翠柳把玉雕给分了,又放好了珊瑚送给自己的狼牙,之后就每天都跟着老太太。

    年关很快就到了。

    因宫里已经封了印,连朝臣们都不用上朝上衙门了,因此云舒就发现来往国公府的宾客又多了许多,每一天都忙忙碌碌的。虽然说接待这些家眷的主力依旧是唐国公夫人,可就算是这样,云舒跟着老太太也见了许多许多的勋贵人家的女眷。她就突然有些惊愕地发现,可之前中秋的时候不同,这些女眷对老太太似乎更加讨好了几分,这态度叫她越发茫然,显然,虽然从前勋贵女眷来见老太太都十分讨好,可是也没有眼下这样巴结的样子。

    “我听说陛下有意立太子了。”云舒这些事不敢去问老太太,就去问琥珀。

    琥珀还没有张嘴,一旁喜气洋洋的珊瑚已经笑着对云舒解释了。

    “立太子?”

    “听说陛下想过了年就立太子。”见云舒诧异起来,珊瑚拍着琥珀的手臂笑眯眯地说道,“八成就是想帮八皇子把这太子的储位给定下来了。如果是这样,那八皇子的地位就跟现在更不一样了。”虽然说八皇子从前就是朝中默认的太子,可是到底没有确立,因此大家都还矜持着。如今宫中有了立太子的风声,那京城里但凡有些耳目与头脑的人都已经动起来了。

    沈家乃是八皇子的母族。

    不说沈大将军日后在朝中更有分量,就说唐国公府世子娶了八皇子的大表姐,那日后就是太子的表姐夫。

    这也就算了,毕竟以国公府的权势也不必仰仗裙带关系,可是却还有一件事,叫京城之中的官宦勋贵对唐国公府越发趋之若鹜。

    “我听前院儿的那些人说,陛下立了太子,自然也要为太子树立权威,也想给太子庇护。因此隐隐透出话儿来,说是要晋咱们国公爷为太子太保。”这可是“三师”之一的从一品显赫的官爵,虽然没有实权,可是却是能封到的荣誉官爵,不是陛下眼中的重臣心腹,等闲人是得不到这个官爵的。不仅这证明在皇帝的心里唐国公乃是自己倚重的国之栋梁,是朝中一等一的显赫重臣,更何况虽然太子太保没有实权,可是却有在东宫自由行走的权力。

    说一句炫耀的话,做太子太保的,听说还可以做太子的老师。

    不过唐国公一向不大爱在皇子之前侍奉,应该会婉拒给太子做老师的好差事,安心只当太子太保是自己这重臣的官爵,就当是加官进爵了。

    就算是这样,那也引得京城震动了。

    皇帝能透出这些话,显然已经准备做了,唐国公加官进爵权势领袖群臣,那自然也是国公府的风光。

    “原来是这样。”云舒本就知道唐国公是个十分有能力的人,可是没想到一转眼,唐国公都已经做到了能作为一个臣子最顶尖的地步。她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珊瑚说道,“怪不得来咱们国公府做客的越发地多了。”她感慨了一句,珊瑚也与有荣焉得意地说道,“那是自然。咱们国公府的光景自然是一天比一天好的。”她作为国公府的奴婢也是十分高兴,毕竟国公府是她们的靠山。

    她们也算是狐假虎威了。

    因知道这件事,因此云舒就不把那些官眷女眷来往殷勤再觉得有些奇怪,反而安心地服侍老太太。

    好不容易等到了年三十这一天,各家团圆,自然也没有人再来登门,老太太好不容易歇了一口气,笑眯眯地大清早上起来,穿了云舒给自己从里到外做的一整套新衣裳,端坐在了上房里。她的笑容十分高兴,毕竟又过去一年,虽然她又苍老了一岁,可是看着眼前唐家人丁也算是兴旺,自己的长孙都已经娶了媳妇儿,只怕未来是四世同堂不在话下,她的心里就越发精神了起来。

    年三十大清早上,唐国公带着唐家人来陪伴老太太。

    唐国公夫人虽然有些忙碌,毕竟今天要张罗在老太太的院子里摆的年夜饭,可是却也依旧笑容满面。今天的日子自然大多穿戴得十分喜庆,唐国公奉承着老太太说了几句吉祥话儿,这才对老太太笑着说道,“今年陛下仁厚,说是明年会有大喜事,因此还叫国公爷在家里过个年,明天大年初一就进宫陪陛下过年。”能去宫里大年初一就陪伴御前,这自然是十分风光的,唐国公夫人觉得家中的福气越发地来了。

    “大年初一就进宫?”老太太诧异地问道。

    从前虽然唐国公也是皇帝倚重的重臣,不过作为重臣也没有大年初一就进宫的,大多是等到初二初三。

    初一能在宫中侍奉皇帝,陪伴左右的大多都是皇族亲眷,又或者是如皇后的娘家,沈贵妃娘家这样对皇帝来说是“自家人”的人家儿。虽然唐国公被皇帝看重,本身也是权势赫赫,可是唐家是没有女儿在宫中服侍皇帝的,自然也不算是皇帝的家眷,大年初一这种时候进宫和皇帝吃饭的好事儿从没有唐国公的份儿。老太太没想到今年皇帝竟然开口叫唐国公进宫去,心里又是喜欢,又有些疑惑。

    “许是看在素锦的面子上。”唐国公夫人笑着点了点一旁的世子夫人。

    世子夫人是沈家的大小姐,是沈贵妃的侄女,八皇子的亲表姐。

    今年她嫁到国公府,那国公府就和沈家是姻亲。

    都说陛下最爱重沈贵妃,爱屋及乌,把唐国公当成姻亲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

    “陛下哪里会看在我的面上。是父亲为陛下肱骨,为陛下心腹,陛下将父亲当做是自己的亲近的人。”世子夫人哪里敢应怎样的话,那不是太自大了吗?她急忙笑着对老太太说道,“陛下一向都看重父亲,如今都说要加封父亲,都是因父亲在朝中为陛下左膀右臂的缘故。因此今年陛下高兴之下想着父亲,也是情有可原。”她把一切都推在唐国公自己本身很有能力上,虽然出身沈将军府,又是那样显赫的出身,却从不见嚣张得意,反而更加端庄贤惠。

    唐国公夫人看这个儿媳越发地好了。

    她看着世子夫人微笑着点头。

    世子夫人不由羞红了脸,与身边的唐国公世子对视了一眼,小夫妻目光婉转,彼此之间显然十分和睦。

    老太太就很喜欢看见一家和睦的样子。

    “不管是因为什么,这都是国公府的体面。明日万万不要耽误了进宫的正事。”

    唐国公夫人笑着答应了一声。

    老太太这才放心,等准备着用晚上的年夜饭的时候,又叫了家中的女眷在自己的上房里一块儿抹骨牌推牌九,一家子好好地乐呵了一下,等到了晚上就吃起了年夜饭。云舒自然不必细说国公府中过年的各种的兴旺还有热闹,等熬了一整夜,她才回去歇下。又到了大年初一的时候天亮了,她急忙换了一身儿最喜庆的红色的衣裳,穿戴得喜气洋洋地陪着老太太一同早起。

    还是在上房,大年初一第一日,唐国公带着整个国公府里的家眷来给老太太磕头。

    老太太笑呵呵地受了儿孙们的叩拜。

    之后又是些体面的管事还有丫鬟给老太太磕头,老太太自然也是有重赏的。

    她显然还记得之前跟云舒说的话,给了云舒好丰厚的过年的红包,云舒偷偷躲着人打开了看,就看见里头果然都是簇新的金光闪闪的各种样式的小金裸子。

    除了老太太之外,唐国公夫人等主子也是要赏赐老太太屋里丫鬟的,又还有因过年,国公府每个人都是双倍的月钱,云舒只觉得别人过年都花费不少,自己却又赚了一笔小财。

    她笑得忍不住眯起了眼。

    顺便她还和自己亲近的丫鬟还有媳妇婆子的都拜了年,彼此笑呵呵的,国公府里一片喜庆,十分祥和快乐。

    唐国公初一进宫陪伴御前,等到了晚上很晚还没有回来,老太太本就有些知道唐国公在宫中总是要陪着皇帝和皇帝宴请的各家亲近人家晚上吃个团圆宴,因此也没有在意,叫云舒服侍着自己换了衣裳,留了云舒值夜就歇下了。

    云舒靠着老太太的床头打盹儿。

    她今日高兴了一整天,觉得十分快活,此刻也有些疲惫。

    然而到了深夜,她却陡然听到了有人喧哗的声音,还有惊恐的叫声。

    “怎么了?”云舒见老太太眼皮动了动,急忙出去对一个惊慌失措的丫鬟问道。

    “不好了!”这丫鬟脸色苍白,在大红灯笼之下面无人色,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抓住了云舒的手急切地说道,“得赶紧跟老太太说!宫里,宫里大火烧起来了,听说闹了兵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