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还礼

    云舒笑了笑。

    说起来这事儿本就是珊瑚被牵连。

    因此她给珊瑚提个醒儿也不算什么。

    “姐姐,还有件事儿……”

    “你是想叫我瞒着老太太吧?”珊瑚打断了云舒的话,看见云舒有些不好意思,哼笑了一声说道,“我明白。珍珠这事儿恶心人,也恶心了我。我就更不能叫老太太知道了。就算我跟老太太告状,叫老太太责罚了她,可是老太太岂不是也跟着生气一场?为了一个她,叫老太太大年下的不痛快,心里憋着事儿,她以为她是谁啊。”在老太太跟前告状倒是简单,老太太一定也会收拾珍珠。

    可是却坏了老太太的好心情。

    珊瑚对老太太一向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她这样糊涂,日后只怕还会做出别的作死的事儿。我也不急在一时。”只是云舒的话提醒了珊瑚,叫她心里也惦记着回头怎么在李家女眷的面前遮掩,见云舒起身要走,忙拉着她说道,“前些时候你不是说上回李家给你拿的蘑菇干做菜好吃?这回我叫你姐夫又给你装了半车,直接送去你的宅子了。你慢慢儿吃。”她上回给了云舒不少山货,云舒最爱吃里头的蘑菇,无论是熬汤还是做菜都十分美味,因此还特意谢过珊瑚一回。

    云舒一愣,急忙说道,“怎么叫姐姐这样破费。”

    之前珊瑚就拿了东西给她,如今过年还想着她,她白受了这么些山货,实在有些不安。

    “破费什么。这山里的蘑菇到了秋天的时候漫山遍野全都是。你姐夫家里头堆得跟小山似的,寻常都不怎么放在眼里了。难得你喜欢,正好儿,等过了年老太太叫你出去散散心,你也能多吃几顿。”珊瑚见云舒越发害臊,笑着问道,“怎么,不过是些蘑菇,你倒是小心翼翼的?”她笑吟吟的是真心想给,云舒也不好说什么,想了想便笑着对珊瑚说道,“也巧了,我之前还想着,如果李家姐夫来了,就去我的铺子里提几个烤鸭,就当我给姐夫,给李庄头提前拜年了。姐姐如果见着了姐夫,一定叫他记得去取。我都交待给铺子里了。”

    她的烤鸭铺子如今生意兴隆,京城里那些官宦显贵之家的喜欢烤鸭的也不少,叫李家姐夫去取几个烤鸭作为她的年礼,也不算是简薄了。

    这年礼有来有往才叫亲近走动。

    “这怎么行。”珊瑚是知道云舒外头烤鸭铺子十分兴隆,而且烤鸭滋味儿极好,在京城之中很是风靡。

    “怎么不行了?难道姐姐是安心要跟我算算咱们之间的帐不成?”听见珊瑚一会儿又说要给自己拿银子,不愿占自己的便宜,云舒不由笑着问道,“我与姐姐之间的情分,难道还得用银子来衡量不成?烤鸭是我给李家的年礼,姐姐如果给我银子,那就白辜负我的心了。”她本就和珊瑚之间关系不错,珊瑚一愣,本也是个爽快,风风火火的性子,更何况在老太太的跟前服侍得久了,其实银钱也不大被她放在眼里,只是烤鸭倒是个稀罕东西。

    如今只京城里才有烤鸭铺子,李庄头家里是没吃过的。

    烤鸭铺子又在京城闯出了不小的名声,云舒愿意拿那么些烤鸭给李家做年礼,自然是冲着她的面子。

    珊瑚在李家的面前也更体面一些。

    “那我回头叫你姐夫去取。你放心,我不和你客气。”珊瑚拍着云舒的肩膀笑着说道。

    她就算不看在东西,可是看在云舒和自己的亲近心里也是高兴的。

    “行。如果李家姐夫找不着铺子,我再求陈平哥带他去。”云舒这想得也十分贴心了,珊瑚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叫你姐夫去找陈平去。”因唐二公子时常来给老太太请安,因此陈平这做唐二公子小厮的,珊瑚也是认识的。她笑着答应了,和云舒约了个时间,云舒便心里松了一口气,求人去唐二公子院子里偷偷地请了陈平来,把这件事拜托给他,陈平还在笑。

    “怪不得今日有人说你宅子外头来了个板车,堆了不少东西。我这才回来。”

    因这些消息进不来老太太的院子,陈平是请了对门的赵家帮着自己看着云舒的宅子的。

    云舒的宅子来了人,仿佛是送年货的,只是却因为宅子没人因此不知该怎么办。

    送年货的在门口徘徊还是很引人注目的,因此叫对门的赵家看见了,打发了人来跟陈平说。

    陈平就得了赵家给自己的信儿,带着云舒宅子的钥匙去把那些年货都给收起来了,此刻对云舒就笑着说道,“咱们两个都想到一块儿去了。我见李家这二哥十分厚道大方,因此就想着给你也做脸,已经请他跟我去烤鸭铺子想着给他带几只烤鸭,谁知道他直接跑了,跑得还挺快。我正想着找你说说这事儿。如今既然你都跟珊瑚姐姐说了,那我再去找找李家二哥。他自己不愿意要我的东西,可是未来媳妇儿发了话儿,总不敢再拒绝我。”

    陈平机灵伶俐,把这事儿说得十分有趣俏皮,云舒听了噗嗤一声笑了。

    “李家姐夫倒是个很好的人,不愿意拿咱们的烤鸭,也是因为不愿占便宜,也是冲着珊瑚姐姐。陈平哥,你给他拿上十只。不然我怪不好意思的。”

    “行。我都记住了。你放心。外头的事儿有我呢,都给你料理得明明白白的。你都别担心,好好儿在府里服侍老太太就是。”陈平见云舒最近穿戴得十分鲜艳漂亮,便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说道,“爹说了,等国公府里过完了年,十五过了以后,咱们在都出来一家团圆团圆。”正月十五之前她们这些国公府的下人得忙着服侍主子,国公府里里里外外的操持是忙不完的。

    等要歇着都得过了十五了。

    “还有,你给了娘两匹上好的料子,我瞧了,是今年花色时兴的蜀锦。”陈平见云舒笑着点了点头,并不把给陈白家的料子放在心上,顿了顿才对云舒温和地说道,“我知道你是想着家和万事兴。只是你也别太受委屈了。这些好料子留着,以后给自己做衣裳就是。”他比云舒年长,看着笑呵呵的云舒就跟看自己的小妹妹似的,疼爱地拍了拍她的头轻声说道,“你在府里服侍老太太,多难啊。”

    在老太太身边服侍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算老太太本身不是一个刻薄的性子,相反对丫鬟们都很疼爱,可是老太太是国公府里的宝塔尖儿,万众瞩目。

    站在老太太跟前服侍的丫鬟自然也是在众人的眼里,但凡有一点行事踏错,自然就会被人挑出毛病。

    小心翼翼地服侍,还要交好院子里上上下下的大丫鬟小丫鬟,这自然是十分叫人感到疲惫的事。

    “老太太慈爱,日子哪里难过了?而且好料子如今不用,得过两年白放着坏了。”云舒岔开话题,对陈平急忙说道,“既然你还要带着李家姐夫去烤鸭铺子,那就再叫铺子多预备几只,也送去给方家,赵家吧。”方家和赵家算是她的邻居,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与邻居之间相处得好了,平日里也会省下许多的风波。更何况这即将过年,本就是有往来的人家都要往彼此家中送些年礼什么的,表达亲近。

    云舒刚刚听陈平说赵家那样帮忙,还帮着自家看着宅子的动静,有了人上门还要来国公府通知一声,就越发感激赵家。

    虽然……她和翠柳都怕了一心想讨翠柳当儿媳妇儿的赵夫人,可是说实在的,赵家的人品行很好。

    不然就算是邻居,家门口有人拜访,谁还愿意理会不成?

    “行了,我知道。赵家与方家的年礼都归我预备。不过赵家也是与咱们家越发亲近。我听娘说,赵夫人还来了咱们家里做客过。”陈平这话简直叫云舒头破发麻,她真是不知道啊,陈白家的跟赵夫人这感情似乎还有一日千里的意思,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因这件事是她跟翠柳猜测,又没有跟翠柳问过要不要也叫陈平知道,因此她就没有敢对陈平先说出口,只是急忙说道,“那我就不管了。”

    “别管了。对了,给你和翠柳过年的。”陈平笑嘻嘻地往云舒的怀里丢了两个漂亮的玉雕,眨了眨眼,飞快地走了。

    他走得飞快,似乎恨不得跑起来,一转眼背影就消失在云舒的眼前。

    只是跑得这样快,似乎身后有人追似的,云舒茫然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奇怪。

    她又不是吃人的老虎,陈平跑这么快干什么?

    心里疑惑极了,不过云舒也没有想太多,倒是心里对陈平还想着给自己和翠柳预备过年的礼物十分欢欣,垂头笑着拿了手里的玉雕,仔细看了,顿时笑容僵硬了。

    她算是知道陈平为什么跑得这么快了。

    晶莹剔透,栩栩如生,看起来香喷喷的两只小玉雕。

    是两只烤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