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旧情

    真的失去唐三爷的维护,珍珠何止是失宠,只怕真的是要被丢到脑后再也不会理睬她了。

    没有哪个男人会宽容自己的女人心里还惦记别的男人。

    唐三爷就算再和善温煦,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大方。

    如果叫唐三爷知道,珍珠别说复宠了,那以后还不一定是怎样。

    “我,我……”珍珠刚刚不过是一时意气,断然想不到因为想要看看李家大郎的妻子会有这么多麻烦,一张满是眼泪的脸都僵硬了。她怔怔地趴在地上看着琥珀,许久之后才艰难地问道,“你愿意为我保密?”只要今日的事不要叫唐三爷知道,她就不会有事。因此想到这个,她越发央求地看着琥珀,半晌,琥珀冷冷地说道,“看在从前的情分。这是最后一次。”

    她却答应饶了她这一次。

    见琥珀一口答应,珍珠清秀温婉的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谢谢你。”她看着琥珀轻声说道。

    只是见琥珀对自己置之不理,她又露出几分黯然。

    “琥珀,你一定很瞧不起我吧。”她含着眼泪说了一句,见琥珀依旧没有回应,只能捂着脸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看见她走了,云舒才从刚刚躲避的地方出来,看着琥珀轻声说道,“姐姐放心,我也不会说的。”她本就不愿意做一个搬弄是非的人,更何况也不愿意对老太太偷偷说这种事叫老太太跟着恼火费神,只是抿了抿嘴角,她犹豫着对琥珀说道,“不过是不是得跟珊瑚姐姐说一声?免得日后真的李家嫂子在李家露出什么,珊瑚姐姐也不会措手不及。”

    她突然垂下头不敢去看琥珀的脸。

    总是沉稳严肃,仿佛什么都不能把她打倒,在云舒心里仿佛跟老太太跟前的主心骨儿似的的琥珀,此刻竟然无声地落下眼泪。

    “李家嫂子问你什么了?”琥珀平静地擦掉脸上的眼泪,仿佛刚刚的眼泪从未落下,对云舒问道。

    云舒等了一会儿,才抬头把刚刚自己对李家新媳妇的那些话重新说了一遍。

    “你说得很好。也瞒着,也劝了她。”琥珀听了云舒跟自己说的话,皱眉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李家大郎竟然还惦记她。”或许是真的不能释怀吧,毕竟珍珠无论品貌都是国公府里头拔尖儿的,别说李家那新媳妇儿,就算是国公府那么多的养尊处优的丫鬟里头也找不出几个珍珠这样的,不然唐三爷又不是瞎了眼,怎么会当初看中了她?想到这里,琥珀对云舒低声说道,“你偷偷把这件事跟珊瑚说说。至于老太太那里,有我撑着,你不必担心。”

    “我明白了。”云舒急忙点头。

    见她答应了,琥珀才微微颔首,带着她一同回了老太太的上房。

    此刻老太太已经醒了,正想着找琥珀,见琥珀回来便叫琥珀跟自己说说最近的各个庄子里送来的年货情况。云舒趁着老太太跟琥珀忙着说话,就去了珊瑚的屋子,就见珊瑚的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正整理李家二郎给她带来的许多的东西。这屋子不小,而且珊瑚是一等大丫鬟,只和琥珀一个屋儿,自然屋子是十分宽敞的。可是看着那堆得满满的各种箱子,云舒又觉得这屋子都装不下李家二郎给珊瑚的心意了。

    “你来得正好。”见云舒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珊瑚急忙对她招手笑着说道,“快进来。”

    她脸上的笑容十分欢喜,心情愉悦幸福,云舒一时之间都犹豫了一下。

    她接下来跟珊瑚说的话怕是一盆冷水。

    “瞧你,拘束什么。”见云舒脸上挤出笑容进来,珊瑚顿时嗔怪了一声把她拉到自己的眼前,纤细雪白的手指点了点云舒的头,捞过来眼前的一个小盒子来给她说道,“拿去玩儿吧。”她一向大方,云舒心里好奇,打开了这个不过是寻常木料的盒子,看见里头是四颗尖尖的兽齿,不由抬头看着珊瑚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她十分好奇的样子,珊瑚顿时眉飞色舞,把自己雪白的手腕在云舒的眼前晃了晃,云舒就看见她是手腕上戴着一个挂着兽齿的银镯子。

    “这是狼牙。”珊瑚笑眯眯地对云舒说道。

    “狼牙?”云舒不由拿了眼前的盒子里的狼牙看了看,觉得有些有趣。

    狼牙虽然不是那贵重的宝石,不过狼是山里很凶恶的猛兽,能得到狼牙也是很稀罕的。

    “刚下雪那会儿你……你姐夫进了山里,巧得很正巧打了一只狼。”珊瑚红着脸,见云舒又揶揄地看着自己笑了,哼了一声翻看自己手上虽然做工粗糙,可是却很用心的银镯子含笑说道,“他们说是遇到了狼群,十几个猎户一同打杀了不少的狼。狼皮狼牙收获了不少,可是只有这只狼是他亲手打的,是有他的心意在里头,因此做了个镯子给我。你也知道,都说狼牙辟邪。”

    珊瑚脸上露出的是即将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美好的红润。

    云舒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狼群据说非常可怕,她也从前听说过,有的狼群狡猾又凶残,会将一些单薄的村子整体毁灭,是非常可怕的野兽。

    “怎么会进山打狼呢?”云舒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下了这样的大雪。不仅咱们京城里有雪灾,那大雪封山,山里的野兽自然也不好过,饿极了就会从山上下来侵扰农户村子。”珊瑚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你姐夫又是个看不得有人受灾的性子。见着这狼群都成了灾祸,短短时间就连续侵扰山下的各处村子,还吃了人,就招呼了庄子上与村子里的猎户还有壮年男子一同进了山里,把那些狼都给杀了,免得日后再闹出祸患来。”

    云舒不由在心里有些敬佩李家二郎。

    之前秋天的时候过来了一次,还听从珊瑚的话给云舒家里送了许多的山货吃食,云舒记得李家二郎是个很厚道的青年,又很听珊瑚的话。

    如今听了这件事,她就觉得珊瑚未来的夫君不仅厚道,而且还很有担当,也很勇敢。

    珊瑚能嫁给李家二郎,她心里也为珊瑚高兴。

    正因为如此,她才不能看着珊瑚的婚事有半点波折。

    因此她爱惜地摸了摸匣子里的那几颗狼牙,露出几分犹豫。

    “这四颗不是你姐夫打的那只,所以我没有舍不得。”珊瑚以为云舒犹豫是因为觉得这是李家二郎对珊瑚的心意,不愿横刀夺爱,急忙解释说道。

    “我知道。未来姐夫的心意不都戴在姐姐的手上了嘛。”云舒露出一个笑容,见珊瑚唾了自己一口,也不客气,把这匣子抱在怀里,之后有些勉强地说道,“我来见姐姐其实还有一件事儿。”她有些为难,把珊瑚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慢慢地把珊瑚不在的时候,珍珠闯到侧间里的事儿给珊瑚说了。珊瑚本正笑着摆弄自己的狼牙镯子,听到这里,顿时脸色一僵,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放下,看着云舒问道,“你说她去找了李家嫂子?”

    “姐姐……”云舒急忙捂住她的手。

    珊瑚此刻已经气得手都抖了。

    “她,她到底想干什么?感到一定要拖着我一起死吗?”珊瑚明艳俏丽,最是一个见不得鬼祟的性子,此刻颤抖着说着话,见云舒不吭声,担忧地看着她,满心的惊怒化作心酸与委屈,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对云舒声音沙哑地问道,“难道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为什么不肯放过我?!自己过不下去了,就要拖着我吗?”她受珍珠的连累还少了不成?

    都是老太太跟前服侍的,叫老太太说给李家的兄弟俩,珍珠闹出丑事,她都担心李家对她也有厌弃。

    好不容易李家对她没有心结,也没有把她跟珍珠捆在一块儿,可是珍珠又闹出这件事。

    如果李家那新媳妇回来家里,透露出一星半点,李家如果因此闹出不合,会不会迁怒她?

    她还没嫁入李家,珍珠就已经再三闹出叫李家会迁怒甚至会怀疑她的事。

    她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她和公婆,和妯娌,和夫君怎么相处?

    “这事儿我没说,我冷眼瞧着李家嫂子也不是一个心事重的人。”云舒也没有法子,见珊瑚撑着额头落泪,急忙对她说道,“我跟姐姐说这个不是大年下的给姐姐添堵的。只是想叫姐姐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从前的往事大家都不再提,李家自然和睦,姐姐也不必担心。万一叫李家嫂子知道了什么,姐姐也不至于当头一棒乱了方寸。姐姐,做错事的又不是你,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她觉得李家是个讲理的人家。

    不管对珍珠是什么心情。

    不过李家应该不会迁怒珊瑚。

    不然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地叫李家二郎给珊瑚带这带那的。

    “你的话,我都明白。多谢你今日来告诉了我一声。不然如果真的闹出来,我连怎么叫人给坑了都不知道。”

    珊瑚握了握云舒的手感激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