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挑唆

    就见珍珠今日穿着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外头罩着一件长长的狐皮斗篷,整个人如弱柳扶风一般婀娜秀雅。

    或许是因迎着风雪而来,她的眉眼之间还带着几分忧愁羸弱。

    云舒坐在琥珀的身边,竟然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珍珠怎么敢出现在老太太的院子里。

    打从珍珠成了唐三爷的人,为了合乡郡主的面子,也因为恼火珍珠欺骗自己,老太太已经叫珍珠不许来自己的面前了。

    虽然珍珠今日没有穿红戴绿珠光宝气,可是穿着水蓝色的长裙,此刻纤腰袅袅,眉眼之间的情愁叫她清秀的脸更加多了几分令人怜惜的意味。此刻站在门口的女子美丽得仿佛一抹轻烟一般。可是就算是珍珠再美好云舒也受不了了,这如今她和琥珀正陪着的是李家的新媳妇儿,对于珍珠来说,这新媳妇儿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这是她前未婚夫的现任妻子。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整年都没有在老太太的面前露脸,一来就见着了李家大郎的妻子?

    这是故意的,还是怎样?

    如果从前,云舒绝不会怀疑珍珠什么,毕竟珍珠也是一个柔顺的女子。

    可是如今,她都有些分不清珍珠到底是什么人了。

    她的脸色惊疑不定的时候,琥珀的脸色已经猛地一冷,刚刚面对李家新媳妇儿的和煦全都不见了,起身看着在门口瑟缩了一下的珍珠冷冷地问道,“你来做什么!”她板起脸来的时候充满了令人畏惧的感觉,云舒只觉得屋子里的空气都窒息了几分,看着也急急忙忙,对琥珀多了几分畏惧的李家新媳妇站起来,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突然令人望而生畏的琥珀,她急忙压低了声音对琥珀说道,“姐姐,别和姨娘在这里争执。”

    也不知道珍珠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如果珍珠被琥珀呵斥几句,说出什么叫人心里难受的话就坏了。

    看李家新媳妇的样儿,明显不知道李家从前定亲什么的事,如果叫珍珠胡乱说了几句,叫人心里生出芥蒂,这不是给人家夫妻俩之间挑事儿吗?

    她心里也有些不高兴,虽然心里希望珍珠是无意的,可是想到不久之前她在唐三爷和合乡郡主跟前请安的时候的做派,她又已经认定了珍珠怕是听到什么风声因此赶了过来。她哪里还顾得上珍珠,也知道如今只有琥珀才能把珍珠给拉出去,低低地说了这句话,就见琥珀冰冷美貌的脸上多了几分动容,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就快步往珍珠的跟前走去,沉声说道,“姨娘跟我出去。”

    “这是……李家嫂子吗?”珍珠却已经看着那个有些不安,又有些惊恐的女子轻声问道。

    她的眼里带了几分挑剔。

    她之前做了辜负李家大郎的事,自然在心里知道十分对不起那人的。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做错,因此她一直都希望李家大郎能娶到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女子,能叫他的姻缘美满。可是此刻看着不安又小家子气,甚至在自己的面前紧张得都不敢呼吸的女子,她只觉得这女子是万万配不上李家大郎的。珍珠没有想到李家大郎竟然只娶了这样的一个妻子,那平日里的生活得多难受啊,因此抿了抿嘴角,垂眸轻声说道,“都是因为我。”

    如果李家大郎不是为了她担了背弃婚约的恶名,急着赶紧娶一门媳妇叫她不要被牵连,怎么可能娶这样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简直就是糟蹋了李家大郎。

    “珍珠!”琥珀连“姨娘”都不叫了,呵斥了一声。

    “琥珀,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李大哥娶了怎样的妻子。按说李大哥成亲,我也应该……”珍珠勉强笑了起来,才想说些别的,已经被琥珀一把堵住了嘴。她在琥珀的手里奋力挣扎,可是哪里是琥珀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琥珀沉着脸直接给拖出了侧间,外头传来了挣扎的动静,可是云舒沉着脸却一点都没想给珍珠求情,只是此刻屋子里气氛还带着几分压抑,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茫然又带着几分疑惑的李家新媳妇,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这是府里来给老太太请安的姨娘。老太太已经歇着了,她只怕是白来了。”

    她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似乎刚刚的紧张的气氛都是幻觉似的。

    只是刚刚珍珠那张清丽温婉的脸,还有那说起自己夫君的样子,莫名叫这女子心里有些不安。

    她……在刚刚那美丽温婉,纤细优雅的女子的面前是有些自卑的,也没有忽略她看自己的目光里的嫌弃。

    与对自己充满善意的琥珀和云舒不同,刚刚的那美丽的女子的眼底是对她十分轻慢的。

    “姨娘?”这只不过是府中的一个姨娘,就是这样的美人,李家新媳妇越发自惭形秽,可是莫名又忍不住有些慌张。她只觉得刚刚的那一幕叫自己的心都微微缩紧,哪怕她再笨笨的,可是那美人提起自己夫君的熟稔都叫她觉得,她似乎比自己更熟悉自己的夫君,甚至提起夫君的时候更轻松。那是一种叫她万分惶恐,甚至压在心里叫她无法释怀的感觉,她勉强笑了一下,对云舒小声说道,“原来也是府上的主子。”

    他们李家是服侍唐国公府的世仆。

    既然刚那美人是国公府的姨娘,那就更是他们的主子了。

    云舒笑了笑,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刚刚那位姨娘真是好看。她……从前也是府里头的?”李家新媳妇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前也是服侍老太太的丫鬟,如今不是要过年了嘛,自然是想给老太太请个安的。寻常的事儿。这府里头哪房的姨娘不想给老太太请安,讨好老太太呢?”云舒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不敢露出来,看见这李家的新媳妇儿似乎是对珍珠刚才的话有些些心事的样子,便笑着说道,“不过嫂子也是巧了能见到姨娘。姨娘与珊瑚姐姐琥珀姐姐都是服侍老太太的人,从前因珊瑚姐姐,彼此也都是亲近的。”

    李家新媳妇既然已经嫁入李家这么久,李家都没有把之前珍珠与李家大郎退亲的事告诉她,显然就是不想叫她知道的。

    毕竟无论李家大郎怎么理解怜惜珍珠,可是这对李家来说,被珍珠背叛都是奇耻大辱。

    想也知道,李家肯定不想叫新媳妇知道从前李家大郎头上差点被扣了一顶绿帽子。

    她不知道,被蒙在鼓里也好,不然如果知道了,只怕李家大郎会觉得在她的跟前丢人,对她更加多几分嫌隙。

    “原来是这样。”珊瑚以后是要嫁给李家二郎的,这刚刚的美人和珊瑚从前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因此对李家兄弟也都熟悉,这倒是叫李家新媳妇儿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叫云舒给解释得心里松快了许多,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叫妹妹看笑话了。我只是……只是……”她只是什么呢?或许,是因为欢天喜地嫁给的俊朗憨厚的丈夫,对她那样好,对她也很疼爱关照,可是避开她的时候,眼底总是带着的几分遗憾与惆怅吧。

    也或许,是丈夫的曾经那个被锁上的箱子,避开她,不叫她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可是丈夫或有时看到那个箱子,眼里多了的那几分温柔与柔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嫂子是紧张李家大哥吧?”云舒笑眯眯地对脸红了的李家新媳妇笑着说道,“我虽然年纪小,可是也听了许多人家的事。就想着,心里既然紧张自己的夫君,那就一心一意扑在夫君的身上,才不理会别人的什么说辞说法呢。李家大哥对嫂子一定很好。”这女子面容是十分舒缓的,显然李家大郎对自己的妻子也并未怠慢,云舒垂了垂眼睛,对眼前不好意思一笑的女子柔声说道,“夫妻俩就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一则嫂子要相信李家大哥是真心跟你过日子,一则……李家大哥那样好,也有些嫉妒嫂子的,爱说些风凉话。不过也都不过是嫉妒你过得好罢了。”

    “妹妹说得对。他对我是真的很好的。”女子的眼前顿时仿佛乌云散开,看着云舒露出几分感激地说道,“到底是妹妹有见识。我家里头却没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哪里是有见识。不过是嫂子愿意听我胡说八道罢了。”云舒笑着说道。

    “可是夫君对我虽然好,他却有个箱子从不叫我打开……”

    李家这新妇儿还真是个敦厚老实的性子,云舒不过对她说了一两句贴心的话,她就把云舒当成亲近的人,心里的苦恼都愿意跟她倾诉了。

    云舒简直要苦笑了。

    “不过是一个箱子,那算得了什么?大概也不过是李家大哥从前没成亲的一些物件儿,不好意思给嫂子看吧。不过嫂子如果在意,那以后多打几个箱子,你和李家大哥一块儿把那几个箱子都填满。等往后你们日日只数着自己那几个箱子里的东西,李家大哥忙着跟嫂子一块儿填你们生活里的无数的物件儿,哪里还有时间记得什么从前的哪个箱子呢?”云舒声音柔和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