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待客

    “姐姐如今可放心了?”

    今年大雪,各处外地庄子上的庄头往国公府送年货的时间都推辞了。

    大多耽搁在路上。

    珊瑚从那时候就开始为李家担心。

    毕竟虽然说国公府宽厚,国公府里的主子也不会因为这样大雪封路的缘故就对晚送到年货的庄头有什么不满,可是做奴才的大多都想把自己的分内之事给做好,而不是各种找理由说困难。更何况哪怕国公府不说,可是国公府里这么多的庄头,平日里互相也有点较劲儿的心思,如果李家的年货没有送到,可是别人家的却顶着风雪按时送到,那不是也足够叫李家丢脸的吗?

    珊瑚以后是要给李庄头家做儿媳妇儿的,当然不希望李家有什么丢脸是事。

    更何况李家耽误在路上,这样的大雪天,滴水成冰,如果病了,或者被那些受灾的灾民给冲击了可怎么办?

    珊瑚担心了好几天,今日李家可算是平安地过来了,怎么可能不高兴。

    “可不是,我也算是放心了。”珊瑚明年就要嫁出国公府去李家,当然不希望在这之前李家出什么状况,见云舒抿嘴跟着自己一块儿高兴,便笑着说道,“还有一件事。李家……李大哥的媳妇儿今年也过来了。因是第一年来国公府请安,因此老太太还留她说了几句话,如今才给送出去。”她顿了顿,对云舒笑着说道,“老太太也抬举她,见她新婚,又是第一次来给自己请安,赏了她一副绿松石的金头面。”

    云舒一愣,顿时想到这李大哥的媳妇儿是谁了。

    李大哥就是当初和珍珠定亲的那人。

    因唐三爷横刀夺爱,明明李家已经跟珍珠定亲,这李大哥也默默地吃了哑巴亏,甚至还主动为了成全珍珠对唐三爷的一片真心退了秦,之后就在家里那头又寻了一门亲事。

    这件事云舒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不是因为别的。

    实在是因为珍珠当初干的事儿叫她受到很大冲击。

    哭着央求那李大哥主动退亲成全她跟唐三爷什么的,叫云舒说,那李大哥也真是好性子,对珍珠没有鱼死网破,还成全了她,叫她没有半点不好听的名声地跟了唐三爷。

    这李大哥的媳妇日后与珊瑚就是妯娌了,云舒心里也对这位李家长媳有点好奇,只是她到底不是一个喜欢闹事折腾的性子,见珊瑚是真心高兴,便好奇地问道,“也不知道李家嫂子是个怎样的人。不过能得老太太的赏赐,想必不是个古怪的性子。姐姐日后与她一处生活也能舒服些。”李家长媳如果是个脾气好的,那珊瑚以后在李家跟宽和的长嫂自然也能过得太平些,她真心高兴。

    而且老太太竟然直接赏了一整副的金头面。

    可见在老太太的心里是愿意抬举这位新媳妇儿的。

    到底是之前唐三爷做错了事,如今老太太和颜悦色地抬举,也是为了补偿。

    “是个极好的性子,虽然不是十分灵巧,不过却敦厚。”珊瑚见云舒这样高兴,想了想便笑着说道,“老太太已经叫她去了侧房里歇着,如今正想寻两个人陪她。我喊了琥珀,再加上一个你。你们与她说说话儿去。我去叫小厨房预备些点心给她。”她对这位日后的嫂子自然十分用心,也愿意叫她看见自己在国公府里的风光,往后彼此之间也能有个亲近忌惮,云舒也愿意给珊瑚增添脸面的,听了便下了地,在外衣外又披了一件银鼠皮的斗篷去了侧房里。

    此刻老太太已经回房歇着了,正房也没有了人,李庄头已经带着儿子们去了前头给唐国公磕头。正房隔壁的侧间里传来了细细说话的声音。云舒挑了帘子进去,就见琥珀正坐在炕沿儿上和一个穿着一身棉衣,生得十分水灵的女子说话。这女子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说看着不及国公府里的丫鬟纤细妩媚,可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瞧着也十分健康,此刻一张鹅蛋脸上带着几分小心与紧张地在和琥珀说话。

    她有些拘谨,身上的气度也只能算是小家碧玉,自然比不上琥珀的气派。

    然而一向在丫鬟们面前板着脸的琥珀对她却和颜悦色,并没有对她见识浅薄等等露出鄙视讥讽。

    云舒看着这样的琥珀觉得心里有些柔软。

    琥珀虽然素日里严厉,可是也是一个怜贫惜弱的性子,不然当初也不会瞧着云舒可怜拉了她一把,叫她有如今在老太太跟前的宠爱。

    她也不是那种会轻易鄙视外头的没见识的媳妇儿的人,甚至还会对这样的女子多几分宽容体贴,叫她们不至于在自己的跟前更加自卑。

    看着琥珀脸上带着几分温煦的笑容,云舒站在门口顿了顿,这才看见那女子转头看了自己一眼。看见门口站的是一个年纪不大,可是也穿戴鲜艳,一身体面的小姑娘,她一愣,急忙从炕沿儿上下来,有些不安地问道,“这位姑娘是……”她来国公府之前就得了家中的婆婆还有长辈的提点,知道国公府是真正的一等一的世家门阀,这在国公府里当差的,特别是老太太院子里的姑娘们都是十分出众的,不是寻常女子可比。

    今日在老太太的面前,她瞧见老太太这上房金碧辉煌,富贵风流,身边的二等丫鬟都比自己气派,就越发小心,唯恐行事踏错给李家丢脸。

    “这是老太太跟前的小云。”琥珀见云舒过来,就知道她是应了珊瑚的邀请来跟李家这媳妇认识一下,便含笑对云舒招手叫她过来,温和地说道,“素日里与珊瑚十分亲近,因听说你过来了,因此过来与你说说话,日后总是亲近些。”她一边说话的功夫云舒已经解了身上的斗篷,见那媳妇要拜见自己的样子,哪里敢受她的礼,急忙抢先一步福了福,又扶住了这女子笑吟吟地说道,“说起来,我与珊瑚姐姐最要好,珊瑚姐姐就与我的亲姐姐没什么两样。您是珊瑚姐姐未来的嫂子,那也就是我的嫂子。咱们一家人亲近些,何必那样多的虚礼呢?嫂子如果给我这个体面,咱们一块儿亲近着才好呢。”

    她一向都对人柔顺和气的。

    这女子见她笑容柔和,与琥珀倒是差不多的态度,又见她口口声声喊自己“嫂子”,急忙说道,“怎么当得起姑娘这样的称呼。”

    “怎么当不起了?难道嫂子还看不上我不成?”云舒眨了眨眼睛,见她的确不是一个伶俐的性子,紧张得说不出话,急忙把她推到了炕沿儿上坐了,自己坐在琥珀的身边。

    “那就生受了。”见云舒一口一个嫂子的,完全没有大户人家之中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看不起,这女子顿时越发露出了几分羞涩的笑容。她今年才嫁到李家,说起来也算得上是新妇儿腼腆了,只不过是因为李家说,她第一年进门,必然要来给嫂子请安的,因此哪怕心里对国公府那仿佛只在梦里听说的豪门世家心存畏惧,却也跟着丈夫一块儿来了。来了这国公府仿佛入了仙境,来往国公府里的都跟仙人似的,不过国公府里的主子倒是十分温煦。

    就如她这样笨笨的,竟然都得了一副十分稀罕贵重的金头面。

    想到这里,这女子不由偷看新进来的这个小姑娘,见她靠在琥珀的身边亲亲热热的,身上的衣裙十分鲜亮,头上戴着的是精致贵重的红宝石簪子,雪白的手腕儿上拢着一串鲜红欲滴的珠子,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不过却比宝石还好看,那双雪白纤细的手瞧着就是没有动过重活的。哪怕再笨笨的,她也能想得出来,这小姑娘只怕也是在老太太跟前十分得宠的,想到珊瑚对自己这样看重,请了两个老太太跟前得宠的丫鬟陪伴自己,女子的眼里不由露出几分感激。

    她早前还担心那国公府里出来的主子们跟前的大丫鬟会是个傲慢的脾气,日后嫁到李家来,会看不起她这个出身寻常的大嫂。

    她并不伶俐,又不是一个强硬爱吵闹的脾气,如果下头的弟妹真的是一个掐尖要强的,她只怕是都要没活路了。

    如今见珊瑚这未来的弟妹对她十分看重和气,女子的心里越发觉得珊瑚极好,心里也多了些亲近。

    “这一路风雪,嫂子来的时候也辛苦的吧?能在京城里留几日?”云舒见她身上穿得是簇新的衣裳,就知道这来国公府请安李家也十分重视,不由关切地问道。

    “这得问爹与夫君。”这女子却是一个十分温顺听话的性子。

    云舒见她老实,便抿嘴心里为珊瑚高兴,正想引她再说几句话,却陡然见侧间的门帘子又被挑了起来,走进来了一个清秀温柔的女子来。

    她的脸色微微一变。

    进来的竟然是珍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