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宽心

    老太太忧心忡忡。

    从前沈家如何她管不着。

    可是如今沈家可是国公府的殷勤,她无论如何都不想看见沈家行事踏错。

    “您别担心了。”见老太太这心软成这样,见了沈公子一面就开始担心沈家如今的声势,云舒急忙扶着老太太轻声说道,“沈家的根基断不了。我听说沈大将军不是还有一个养子如今在军中为陛下尽忠?虽然是养子,不过也能支撑沈家的门楣了。”她不愿意叫老太太为了沈家的事儿烦心,因此劝了一句,老太太便跑着她的手温和地说道,“你是不知道。沈家的养子虽然是个好的,可是那孩子却并没有冠沈家的姓氏……这怎么能和沈家的正经子弟一样呢?”

    沈大将军的样子的确在军中有年青一代武将翘楚的威望。

    不过到底不是沈大将军的亲儿子。

    “那也不必担心的。横竖宫里还有贵妃娘娘与八皇子殿下。”云舒见老太太是担心沈家权势过重被帝王猜忌,不由抿嘴笑着说道,“有贵妃娘娘在宫中斡旋,陛下一定知道沈家的忠心。更何况都说八殿下是未来储君,日后如果八殿下登基,那沈家就是新君的母族,八殿下又怎么会猜忌沈家呢?”到时候沈公子爱跟谁成亲跟谁成亲,什么书香门第的小姐,什么勋贵豪族的贵女,乃至公主……八皇子与沈公子兄弟感情那样好,绝不会猜忌沈家。

    那时候沈家自然依旧繁华一片。

    “你说的也有道理。到底有贵妃与八皇子。”老太太怔忡了片刻,对云舒叹气说道,“如今我上了年纪,就越发胆小。从前你们世子要定亲沈家大丫头的时候,我就对你们国公爷说过,沈家这声势太盛,叫人瞧着担忧。”她这话从前云舒没听过,见老太太突然提起这个,犹豫了片刻便轻声说道,“您别想太多了。沈大将军与国公爷都在朝,应该更明白陛下的心意。”其实她从前也有过这种担心,觉得烈火油烹瞧着沈家的声势吓人。

    不过时间久了,云舒就觉得,或许世家勋贵都是如此的吧。

    唐国公府不也是权势赫赫的吗?

    “您好好儿歇着吧。都快过年了,连宫里的陛下都封印了,您别担心别人,好好儿过个年才好。也不知道过年的时候有多少夫人小姐小公子来给您拜年。我给您多做一个赏人的荷包吧?”云舒笑着把沈家这事儿给岔开,见老太太脸上露出笑意,便讨好地说道,“我还等着过年的时候,老太太赏我些金银珠宝,过个好年景呢。”她一副贪财的小财迷的样子,老太太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到时候赏你金裸子。”

    “这可是您说得。”云舒急忙对老太太说道,“我听说大夫人专门做了打赏过年时的金裸子银裸子,什么笔锭如意,什么莲花花生的,可多有趣儿的了。”

    “行行行,到时候都各给你挑一对儿好不好?”老太太笑问道。

    “那我得帮自己绣个大些的荷包给您,不然放不下可怎么好。”云舒急忙说道。

    “小财迷,你啊。”老太太知道云舒是逗自己开心,她在自己的跟前得宠,平常各房都都时常赏她,听说之前合乡郡主就赏了云舒一盒子珊瑚珠子,如今这小丫头哪里会把一些金裸子放在眼里——当然,老太太这是抬举云舒了,云舒还是很把金裸子放在眼里的。不过老太太就觉得云舒问自己讨要赏赐的时候其实也不大看重金银珠宝,见云舒在灯下笑着扶着自己,她端详了云舒一会儿笑着说道,“过了一年,你张开了不少。”

    “您养得好啊。”云舒扶她躺下,听见老太太笑了。

    她好不容易把老太太给哄住了,见她果然心情顺畅地睡下,便睡在老太太的床榻边儿上。

    等到了第二天琥珀与珊瑚来接班,她自己揉了揉眼睛回了自己的屋子去补觉,顺便醒过来以后听翠柳跟自己说最近鸭血粉丝汤的铺子也就算了,烤鸭的铺子似乎一下子就热乎了起来。这过年之前,各家也都愿意买点儿从前不时常吃的好吃的,如今烤鸭在京城里正时兴儿,寻常人家去提前走亲戚或者朋友,登门拜访的时候提两只烤鸭就是十分时髦并且招人喜欢的事儿了。

    虽然说之前京城里也不开了几家烤鸭铺子,不过滋味儿跟云舒家开的还是有些不一样。

    京城里的人家,但凡日子过得精致宽裕一些的,也在吃过了各家的烤鸭之后,乐意在云舒的铺子里当个回头客。

    如今烤鸭铺子十分赚钱,连唐二公子之前也说客似云来,云舒就越发省心了。

    “这么说,你说显侯府上的门下也有人投顾了其他人家的烤鸭铺子?”云舒没想到显侯府没有在唐大小姐这儿占着她的便宜,就跑去占别人家的便宜了,对跟自己窝在一块儿吃陈白家的给送来的艾窝窝的翠柳轻声说道,“这不是与民争利吗?”虽然云舒是没什么损失,可是这显侯府真是……怎么见着什么都想占啊?她觉得显侯府不太好,不过到底没有占自己的便宜,因此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谁家勋贵府邸不干点儿这事儿啊。我听娘说不知道怎么,二公子最近来了咱们的铺子里好几次,走动频繁,仿佛门神似的。”

    翠柳往云舒的嘴里塞了一个艾窝窝。

    云舒吃着素日里最喜欢的艾窝窝,想到唐二公子之前对唐大小姐说的那些话,不由叹了一口气。

    唐二公子摆明了是担心显侯府再找她那个铺子的麻烦。

    “这个人情可欠大了。”云舒把之前自己跟唐大小姐的事儿低声对翠柳说了,摊开手为难地说道,“二公子什么都不缺,怎么还这个人情呢?之前我说跟二公子说,既然他都担了这个名声,那索性我分他两成股,也不叫他白白在大小姐面前为咱们出头。反倒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云舒之前就觉得唐二公子白担虚名叫自己过意不去,想着把自己名下的分红分给唐二公子些,就当一块儿做生意……

    唐二公子的回答就是差点一火锅丢她头上来。

    她就觉得自己白占便宜有点不安。

    “没事儿。以后叫我哥哥还人情。哥哥不就是这么用的吗?”翠柳知道云舒总是不爱占人便宜的,白白得了唐二公子的庇护就时常不安,已经不止一次偷偷去跟唐二公子提烤鸭铺子的事儿,叫唐二公子如今远远地见了她的人影就转身想跑,因为这样还跟陈平抱怨过,说没想到云舒竟然是这样执拗要命的脾气。她笑嘻嘻地对云舒说道,“往后哥哥在二公子的跟前跑腿儿,叫他给二公子肝脑涂地。”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那就拜托陈平哥了。”她低声说道。

    除此之外,她一个小丫鬟也不能回报唐二公子什么了。

    “对了,这是大夫人赏我的料子,你不是说明天婶子回复了大夫人的差事还顺便来看你?你给婶子带出去吧。快过年了,叫婶子多做几套新鲜的衣裳,瞧着也喜庆。”云舒之前的火锅得到了唐国公夫人的喜欢,因此回头就赏了她两匹十分鲜亮的料子。唐国公夫人是个十分端庄大方的性子,又因是国公府的主母,随手赏人的料子也是十分难得的,云舒觉得这料子还不错,自己跟翠柳在府里是不能穿的,这料子的颜色也好看,不如趁着过年给陈白家的做衣裳。

    算是她做晚辈的过年孝敬长辈的。

    “你还给?之前的料子还有燕窝都……”

    “大过年的,婶子想给谁就给谁,就当图个开心。”云舒柔声压住了翠柳的话。

    总不能总是因为陈白家的谁偏心偷偷接济碧柳,就连陈白家的都不孝顺了。

    “想想咱们的两个铺子,多赚钱啊。谁还把那点儿料子燕窝的放在心上。”云舒与翠柳的铺子如今这么赚钱,烤鸭铺子自然是赚钱得不行,那鸭血粉丝汤的铺子如今又加了几样儿酸辣汤还有烤饼之类的,越发地兴旺,走着薄利多销的路子,其实进项也是不错的。既然都已经赚了钱,又没有叫翠柳占了大便宜,云舒就不想叫翠柳对陈白家的总是心怀愤懑,毕竟那是她的母亲,翠柳心里埋怨母亲,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

    就算日后要收拾碧柳,也得等她和翠柳长大了,能出去了,再跟碧柳算算总账。

    “你说了算。”翠柳也知道云舒是为了自己,迟疑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云舒就把料子给了她,等陈白家的来了就给她拿了出去。她也不大在外头走动了,一心在老太太的屋子里专心做荷包编唐国公夫人之前要的络子,一时也十分忙碌。

    等过了几日,她才把络子先给打出来想着回头拿去给唐国公夫人,就见珊瑚笑吟吟地挑了帘子进来。

    “姐姐怎么这么高兴?”见珊瑚神采飞扬,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气,脸颊也红润起来,云舒不由起身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珊瑚一笑,摸了摸自己发疼微红的脸,对云舒笑着说道,“李庄头过来给老太太请安了。”

    云舒不由也一笑。

    怪不得珊瑚这么高兴,李庄头是她未来的婆家,之前被风雪拦在路上,她一直十分担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