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沈公子

    唐二公子最喜欢吃辣,从前吃的火锅可没有辣得这么叫人舒坦的,见唐国公一声不吭只往自己的火锅里涮肉,他顿时发现自己跟唐国公说话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忙也把自己面前的各种肉卷往火锅里放,顺便还看见桌上有各种圆滚滚的丸子与青菜香菇,犹豫了一下,夹了几个丸子丢进火锅里,不大一会儿捞出来,顿时眼睛一亮问道,“怎么这么鲜?又嫩,吃着像是鱼肉的味道。”

    “这是鱼丸。”老太太用“你真少见多怪”的语气说道。

    唐国公世子忍不住扑哧一声。

    他看了一眼弟弟,又看了看祖母,觉得老太太如今似乎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亲切。

    也或许老人家上了年纪,从前的精明厉害也都开始慢慢软化。

    “我,我当然知道!”唐二公子还嘴硬,见老太太哼了两声看着自己不说话,急忙夹了丸子。

    辣得不行的火锅吃得他一额头的汗,瞧着也真的很辛苦。

    唐国公世子就不与唐国公与唐二公子一般无肉不欢。

    他更喜欢青菜。

    如今正是寒冬里头,青菜就十分稀罕,如果不是唐国公一向都是个有办法的人,叫人在自己的温泉庄子上特意盖了两个暖棚,里头不种花儿,只种些各种新鲜脆嫩的小青菜,那如今这个时节是很难会吃到新鲜的青菜的。他先给妻子夹了一些,自己也慢条斯理地吃着,一旁的唐国公拿涮好的肉蘸了一旁一个笑嘻嘻的大丫鬟给挑的酱吃了几口,这才对老太太问道,“三弟处母亲给预备了?”

    “预备了。小厨房做了不少,不仅给你三弟,你二弟妹的屋儿里,还有几个丫头小子的屋子里也都有。”老太太一向不是个偏心的人,见唐国公吃得飞快便笑着问道,“是不是很喜欢?明天接着吃吧。”她笑呵呵的,显然觉得自己喜欢的火锅也被大家喜欢很得意的感觉,唐国公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说道,“还行。这是蜀中的口味。”他口中的蜀中,应该说的就是四川了,四川喜了,火锅如今应该早就研究出这样的辣得不行的火锅。

    老太太好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吃过?”

    “没有吃过这种,不过从前军中有同僚是蜀地人,他们家里就喜辣,无辣不欢。”唐国公抬眼看了云舒一眼说道,“大概民间流传得更广一些,”他这一眼看得云舒都要冒汗了,不过她从前身在市井之中,娘亲也在外面做事,之前就对老太太说过,与她过世的娘接触的也有五湖四海的人,因此也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合适的马脚。不过云舒就觉得在目光犀利的唐国公面前还是消停些的好,她垂着头,往琥珀的身后躲,就一心一意做深藏功与名的人。

    唐国公也没有在意她,不过是随口一说,想了想,对老太太说道,“母亲叫小厨房多预备一些,这几日我有同僚上门,不如就吃这个。”

    一人一个小汤锅,瞧着简单又热乎,滋味儿也不错。

    “好。”老太太笑着答应了。

    她见唐国公脸色平常,便关心地问道,“什么时候你去沈家看看去。如今素锦嫁到咱们家里来,两家也是一家人,你……”老太太想说什么,然而似乎顾忌着一旁的孙媳妇,就没有多说,只含糊地说道,“到底是姻亲。”她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唐国公手里的侉子停顿了片刻,抬头看见唐国公世子身边的世子夫人有些紧张地垂着头,显然也是因自己与她父亲沈大将军之前几年不大亲近有些瑟缩,想了想,面无表情地说道,“等过几日,宫里封了印再去。”

    “那也好。”老太太又招呼吐出一口气,露出几分笑容的世子夫人吃饭。

    世子夫人乃是沈大将军的嫡长女,自然也希望两家和睦,见老太太与唐国公都有意与家中修好,心里也很高兴。

    因此等第二天沈公子来看望姐姐姐夫,并且来给老太太请安的啥时候,世子夫人亲自带着弟弟来看望老太太。

    云舒见沈公子进门,年少显贵的世家公子,芝兰玉树一般的人品相貌,自然是十分讨老太太喜欢的。沈公子又是一个文雅的人,与老太太说话恭谨柔和,又趣味横生,把老太太逗得不行,看他的目光也越发温和,一叠声地叫丫鬟们去小厨房端了好吃的点心与温热的金桔蜂蜜茶来给沈公子喝。她这样慈爱,沈公子也投桃报李,在老太太的面前十分耐心,还时不时给老太太说个外头有趣的事儿来讨老太太高兴。

    他笑容俊雅柔和,眉目舒展,举手投足都带着几分清贵,虽然温柔,却并不叫一身的气质有半点不如人的地方。

    今日二夫人也来看望老太太,见沈公子优雅秀丽,此刻说笑都柔和,不由在心里十分喜欢,又十分可惜。

    她的嫡长女唐三小姐正待字闺中,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挑未来的人家,只是因唐三小姐是她心爱的长女,因此挑的那些人家,她总是有些各种不如意的地方。如今见沈公子这样优秀,又正是翩翩少年,如陌上春行一般令人心折的品貌,心里自然爱得不得了。只是她也知道,沈公子是沈大将军府的独子,这样的身份地位,说一句不夸张的话,宫里的公主才勉强与他相配,唐三小姐一个庶子房中出来的小姐,沈大将军府怕是一眼都看不上的。

    当然,这是因唐三小姐出身庶出的唐二爷这一房的原因。

    如果唐三小姐是唐国公的嫡女,那与沈公子就格外相配了。

    二夫人心里十分遗憾,之后等沈公子告辞回家之后,就与老太太说道,“也不知道怎样的小姐才配得上这位沈公子。”她十分喜欢的样子,老太太今日叫小厨房做了唐二公子帮沈公子指名的水煮鱼,又一同吃了一次火锅,把一个白净秀丽的少年公子给吃得满头大汗正觉得很高兴,听到二夫人这话,眼里的笑意不由慢慢地散去了些,许久之后才叹了一声说道,“是啊,难得的少年郎。”

    她的心情似乎有些不高的样子。

    今日是云舒值夜,见她有些恹恹的,唯恐老太太这是吃得多了些不消化,就想问外头要一碗消食茶。

    “不必,我还好。”见云舒担心自己,老太太的心里多了几分温和,靠在床头上看着云舒忙忙碌碌的在屋子里忙着往床边放了一盆清水,免得屋子里烧了炭盆过于干燥,便笑着叫她不必这样忙碌,这才说道,“我也只是瞧着今日沈家这孩子文秀博学,心里有些感慨。”她在云舒的面前一向都很轻松,云舒见她不是不舒坦,这才放下心笑着说道,“沈公子姿容秀丽,听说斯文有礼,如今读着书,文章做得花团锦簇,许过几年,又是一位翩翩探花郎呢。”

    “你啊。”老太太不由想到云舒说的那些探花郎的有趣的话。

    都说只有生得好看,又才学出众的才会被帝王点为探花郎。

    探花虽然在科举的时候只是第三号人物,可是古往今来,探花郎的名声却似乎比状元还要多几分美名。

    “你是不明白。沈家是武将之家,如今这孩子却弃武从文,这沈家的根基就断了。”老太太对云舒说道,“文臣有文臣的根基,武将有武将的根基。咱们这些勋贵世家,依仗的其实也都是武将的根基。那些文臣,什么书香门第,累世官宦的大家族,与咱们这样的人家一向进水不犯河水。”她觉得沈公子显然不是日后做大将军的料,许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是是好是坏。沈家在军中的根基都已经百年,当年他们曾祖父在军中搏命,又有如今这孩子的父亲想当年在军中,在外为陛下领军搏杀。如果他要从文,那沈家在军中的权势只怕付诸流水了。”

    好的是,沈公子文弱,日后沈家在军中的影响就会薄弱,诶有下一代执牛耳者,或许慢慢地从军中显赫之中褪下光环。

    这未必是坏事。

    手握军权,虽然权势赫赫,可是鲜花着锦……瞧着也令人惊心动魄。

    古往今来,君王一向都忌惮军功卓著,功高震主的臣子。

    如果沈家能从沈公子这一代慢慢地退去在军中的影响,未尝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是坏的是……沈家在军中的根基只怕也都断了。

    “古往今来,世人与君王都重文轻武,我听说在朝中也是文臣更甚于武将。”云舒是十分喜欢老太太对自己说这些勋贵世家的起源还有往来。

    她觉得这是长见识的事。

    “你说的自然也有道理。不过那些文臣也不会轻易接纳这孩子。”

    老太太想了想,对云舒说道,“更何况如果叫他能在读书人之中站稳脚跟,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与书香门第之中的大世家联姻。可是文武联姻……这也很难办。”

    一个不好,是要被帝王怀疑将军府想把手伸到文臣之中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