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火锅

    可是如今,她却已经轻松得仿佛是个大家小姐一样无忧无虑。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遇到了和善的人家,遇到了老太太。

    想到这里,云舒不由自主地就拿了一旁的彩线,又编了几个花结。

    几个“福”字的大大的花结挂在了老太太的上房里头,大红的喜庆的大大的络子顿时就引来了唐国公夫人的注意。

    “哟,这络子打得有趣。”几个大大的络子不仅个儿大,鲜艳醒目,而且上头的“福”字还是很难得的大纂,越发瞧着有些底蕴的样子。唐国公夫人没想到忙了几日没有来老太太的跟前请安,一转眼就多出这么喜庆的络子,就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又喜庆又吉祥,瞧着这大纂也是有心了。”她笑着说话,老太太自然也很得意,指着一旁服侍自己的云舒说道,“是小云的手艺。这孩子时不时就想出些新鲜的花样儿讨人开心。你瞧瞧,因要过年,她还做了一身儿里衣给我。”

    她翻开袖子给唐国公夫人看自己的新里衣,笑着说道,“用的是最柔软的料子,里头的针线也都揉进去了。我就跟她说,我又不是那皮肤娇嫩的小婴孩儿,用不着如此。她偏偏不答应,非要这样,我也是没有法子。如今我说的话她也都不听了。”老太太看似是在抱怨,其实炫耀得很,那料子正是前些时候给合乡郡主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裳的同样的料子,最柔软不磨人的,因云舒瞧着库房里还有不少,因此就拿出来给老太太做了一身衣裳。

    老太太是十分喜欢的。

    不说别的,老太太最在意的就是旁人对自己的心意。

    云舒拿对小婴孩儿一样的柔和照顾她,老太太嘴上说着“不用不用”,其实身体可诚实了。

    她高兴得很。

    “小云一向对您贴心,如今我都见怪不怪了。”唐国公夫人见云舒只站在老太太的身边抿嘴笑,也不凑趣儿趁着这个时候多说些好听的讨好老太太,虽然不十分伶俐,可是这份温柔老实却叫她微微点头,见老太太是真的高兴,便笑着说道,“我就瞧着那福字极好。如果不麻烦,母亲,就叫小云帮我也做几个。不说多么金贵,只说这带着几分意思也是好的。”她这样一说,云舒就去看老太太,显然不会自己做主。

    老太太很愿意显摆云舒。

    她点头笑着说道,“那也好。”

    “多给你们国公夫人做几个,大过年的,咱们也多些喜气。”她对云舒说道。

    云舒听她答应了,这才给她福了福,又给唐国公夫人福了福。

    “小云的手巧我早就知道,不过从前倒是没想到叫她帮着编几个络子。”说起来,唐国公符金玉满堂,几个编出来的络子虽然不至于寒酸,不过也少见得很。然而唐国公夫人却只觉得云舒编的络子并不瞧着外头的那样简单,花样儿繁复不说,而且各个儿都精致,里头如果串了宝石珠子之类的,也瞧着十分精致华美。就比如老太太屋子里的这几个福字,那上头还编了红水晶,亮晶晶的又漂亮。

    见云舒这过了一年个头儿也高挑了些,唐国公夫人不免微笑起来。

    这小云这么得老太太喜欢,等过个几年,只怕她就是老太太跟前能做主的那个了。

    且唐国公夫人看云舒时间久了,就觉得这孩子仿佛是因日日跟着琥珀,行事举止都多了几分琥珀的品格。只是不及琥珀沉稳威严,反而多了几分柔和。

    “不仅会编络子。还会做吃食。”老太太见云舒站在一旁脸都红了,也知道她有点不好意思得主子们这样夸赞,急忙岔开了,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你刚才说一会儿你们国公爷过来陪我吃饭?”因她已经多日没有见忙忙碌碌的唐国公,只有唐二公子与唐国公世子夫妻在她的面前说笑,因此唐国公夫人说今日唐国公过来陪老太太一块儿吃饭,老太太就很满意,对云舒说道,“天儿冷,那就叫小厨房把你之前叫他们特意做的锅子拿过来,咱们吃火锅。”

    “吃火锅倒是暖和。”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京城里的人家,无论贵贱到了冬天,自然都喜欢吃热乎乎的锅子与火锅。

    不过见这还是上午大白天的老太太就叫云舒去小厨房预备火锅,唐国公夫人不免有些疑惑。

    “国公爷晚上才回来呢。”所以这么大早上的就预备,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不早了。这火锅还得许多种锅底呢。”老太太见唐国公夫人越发诧异,笑着指着云舒说道,“这丫头是能折腾的,折腾出来好几样儿的锅底,还有调料,说是也要做不知多少种。不过你别说,之前我吃过一次,那滋味儿真是不错。”云舒现代穿越过来的,那时候的火锅底料简直都能玩出花儿来,更别提各种各样的调料了。哪怕是国公府是这京城之中数一数二的豪富之家,可是说起来也不过是吃的都是传统的滋味儿完全没有特别的火锅,哪里比得上云舒在现代吃吃喝喝的经验。

    不过这火锅如果只吃一次,折腾得多了未免浪费。

    好在如今是冬天,老太太是十分喜欢火锅,隔三差五就吃一顿,因此之前云舒请小厨房做了许多的调料,还都放着,也不算十分折腾浪费。

    不过火锅底料她还得去小厨房叫做新鲜的。

    “原来如此。”云舒这样会照顾人,唐国公夫人听着老太太指着屋子里的一大盘子水果说是云舒叫摆在那儿,屋子里的气息也都是水果的芳香之类的,就觉得云舒十分会照顾人。见云舒挑了帘子出了小厨房,顿了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正想跟母亲说,明日里沈家那小子过来给母亲请安。不如也叫他陪母亲吃顿饭。”她说的自然是世子夫人的弟弟,沈家的那位俊丽和气的沈公子。

    今年是世子夫人第一年嫁入唐国公府,沈公子过年前来看望姐姐,给老太太请安,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也好。那孩子生得斯斯文文的,漂亮得很。”老太太微笑起来,显然到了这个年纪是喜欢这些年少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说笑解闷儿的,对唐国公夫人说道,“他三个姐姐如今都已经出嫁,难免孤单。叫他多来国公府里走动走动。如今也都不是外人。”沈大将军如今权势赫赫,唐国公府与沈将军府联姻之后,两家成了姻亲,老太太就算是避讳也避讳不过来,因此也不会拦着沈家与唐家亲近。

    “是。”唐国公夫人眼前一亮。

    她的儿子唐二公子即将去军中,这段时间如果与沈将军府多走动,自然是极好的。

    至少也能叫唐二公子与沈家亲近些,得沈家一二庇护。

    见她答应了,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她的眼底带着几分顾虑,只是却并没有对兴高采烈的唐国公夫人提及,等到了唐国公回府的之后,老太太就叫他来了自己的上房吃饭。唐国公进门的时候,老太太屋子里的丫鬟们正都忙着把一个个的小锅子给架到每个主子的跟前去。这锅子也不是很大,下头架着的是小小的炉子,热乎乎的还冒着气儿,精致之外瞧着又十分干净。倒是锅子里咕噜咕噜翻滚着的汤水各自不同,有清澈见底的,又瞧着红糊糊的……一旁还有好些小瓷碗,里头是不同的酱料。

    热乎乎还冒着气的锅子放在桌子上,外头的风雪随着唐国公进门吹进来一些,却都驱不散屋子里的温暖。

    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已经上桌了,面前的锅子都是滚烫的。

    “这是菊花锅,吃着有菊花的清香不说,还不爱上火。”老太太已经吃过一次有经验了,对唐国公夫人正说着,“小云说了,咱们如今也要学着养生了,食补最好。”她一边说,唐国公夫人一边笑着点头听着,倒是一旁的唐二公子已经听得头疼,对云舒说道,“你不是说有辣锅子吗?给我一个辣的。”他最爱吃辣的了,云舒就忙从一旁拿了已经预备好的辣果,里头辣椒将锅子都给映得红彤彤的,带着一股子牛油的香味。

    唐国公上前给老太太请安。

    “快做吧,赶紧吃饭。这样的小锅我就觉得极好,谁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只照顾自己的口味就好。”老太太看着桌子上的菜,夹了些切得薄薄的羊肉与脆生生的鲜嫩的小青菜放在了锅子里,这才对微微点头,也要了一个跟唐二公子一样的辣锅的唐国公笑眯眯地说道,“还有酱料。这不一样的酱料放在一块儿挑出来,滋味儿都不一样。我跟你说,加一些花生碎的倒是有趣。”她一副过来人很有经验的样子,还指导唐国公怎么吃火锅,一副老小孩的样子。

    唐国公是十分顺从的,耐心地听了,还点头说道,“还是母亲见多识广。”

    老太太顿时十分得意。

    唐国公世子小两口在一旁听得忍俊不禁,急忙埋头吃桌上的小菜。

    “父亲,这火锅真是比从前吃得舒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