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大雪

    既然唐三爷对珍珠没什么心软宠爱的意思,那合乡郡主自然不会刻薄珍珠。

    不然丈夫如今对珍珠是心有愧疚的,如果知道她对珍珠不好,那因此恼了他,夫妻失和岂不是得不偿失?

    画书虽然觉得这是便宜了珍珠,不过见合乡郡主不爱计较,也就算了,干脆地答应了一声。

    “叫你在这儿,你不自在了吧?”见云舒红着脸站起来,合乡郡主笑了一会儿,叫画书拿了一个盒子过来,递给云舒笑着说道,“拿去玩儿吧。”她笑吟吟的,心情不错的样子,云舒心里一头雾水,实在想不到合乡郡主又想给自己什么。她内心里觉得合乡郡主是个十分实诚的人,虽然身为郡主十分高贵,可是却带着几分赤诚,不说别的,就说当初自己为她伤了腰,那段时间流水一样的补品,叫云舒如今想想都闻之色变。

    不过合乡郡主已经很久没想赏自己东西了。

    云舒心里好奇,打开了盒子看了一眼,不由一愣。

    里头半盒子都是鲜艳如血的珊瑚珠子。

    “郡主,这实在太贵重了。”珊瑚是很值钱的宝石,云舒不由紧张地对合乡郡主低声说道,“无功不受禄,我不敢受郡主这样大的赏赐。”

    “不是我给你的。是母亲之前叫人送我东西,指名专门给你的。”合乡郡主见云舒诚惶诚恐不由觉得十分有趣,笑着指了指一旁的画书说道,“而且这珊瑚珠子并不是最好的。次一等的罢了。本就是在咱们王府里拿着赏人用的,等闲没有人把它放在眼里。”她的娘家宋王府在京城里也算是有名有好,而且在东海那一带颇有实力,如同珍珠珊瑚玳瑁之类海里出来的珍贵的宝石珍宝,要多少有多少。

    如今已经是年前,家中那头又有门人进贡了许多。

    宋王妃挑了最好的珊瑚树,珊瑚盆景之类的往宫里打点了,又分给宋王府中的女眷,还有自己的女儿合乡郡主。

    之后挑剩下来的这些次一等,不及最好的上品珊瑚鲜艳漂亮的,或者略有瑕疵的,就赏了门下得力的管家管事大丫鬟之类的。

    如合乡郡主身边的画书等人,因是合乡郡主的心腹大丫鬟,十分忠诚的,宋王妃每年也会打赏一些稀罕的好东西。

    不过往年宋王妃只打赏合乡郡主的身边人,今年第一次打赏,又专门点名赏了云舒。

    可见之前云舒护住了合乡郡主还是叫宋王妃念念不忘的。

    “这……”

    “不过是些玩意儿罢了。而且这些不过是些珠子,更好的什么珊瑚树之类的,恐给你招了别人的眼儿,因此没给你。”那种漂亮的珊瑚树,虽然顶尖的不可能给丫鬟们,不过三寸大小,或者巴掌大小晶莹漂亮的,画书的手里都有。不过云舒到底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众目睽睽,合乡郡主想了想,就只赏了云舒这种不惹人眼球,收好了别人也看不见的珊瑚珠子,随便打个戒指或者做个钗什么的,也不会太叫人放在心上。

    见云舒有点不敢要,她对画书使了一个眼神,画书笑着上前揽着云舒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也别拒绝。王妃也是赏了我们的。如果你不敢要,难道叫咱们跟你一般把王妃的赏赐再奉还不成?如果你觉得王妃赏得好,以后多给咱们小公子做几件小衣裳就好了。”她笑着捏了捏云舒的肩膀,云舒也知道自己不好拒了宋王妃的面子的,且这珊瑚珠子一个个鲜红漂亮,他也是喜欢的,便急忙给合乡郡主道谢收了。

    她夹着这盒子珊瑚珠子回去老太太的跟前,把宋王妃赏了自己给说了。

    “赏了你就是你的。叫我瞧瞧。”老太太也看了这些珊瑚珠子一眼,觉得颜色极好,显然不是敷衍云舒,便笑着点了点头。

    见在老太太的跟前过了明路,云舒才敢收。

    不过这盒子很大,里头的珊瑚珠子不少,云舒想了想,因已经都快过年了,冬雪一场一场的,这外头多了几分忙碌,又有陆陆续续的国公府的门下来国公府走礼,还有国公府也要往来姻亲好友之家走礼之类,越发忙碌,简直比之前的什么中秋重阳要忙碌许多,因此也就不再把合乡郡主赏了自己东西的事十分放在心上。不过这珠子漂亮,虽然合乡郡主嘴里笑着说是次一等的,不过王府之中出来的次一等的也是市面上难得的上等的珊瑚,又鲜红喜庆,云舒一次遇见陈平,央了陈平拿了自己一小半的珊瑚珠子出去做了四条十分漂亮的珊瑚手串回来,分了翠柳春华与念夏,四个小姐妹一人一条。

    这过年的时候红红火火的戴上,不也沾了些喜气嘛。

    偏几个女孩儿都不是爱占人便宜的性子,春华不必说,家中的长辈是国公府的大总管,比翠柳的爹陈白在国公府还要得脸,因此过了几日,春华又偷偷带着几个女孩儿钻到云舒的屋子里去,一人分了一只十分漂亮的嵌红宝石的簪子,梅花图样的金簪子,不说因是新打的,金子闪亮夺目,就说那一颗颗的红宝石就十分鲜艳,每人一根分了,云舒也不客气,转手就插在了头上。

    念夏一向跟春华心有灵犀,从怀里掏出帕子来,一人分了一个红宝戒指,又把翠柳笑眯眯地拿出来的十分精致的映红耳坠子给戴上了。

    一转眼,是个小丫头的身上都红通通的。

    “爹说了,过年的时候老太太的屋子里最喜欢喜庆,因此叫咱们戴些红宝石的首饰,老太太瞧着心里也敞亮。”春华对云舒说道。

    云舒自然知道老太太喜欢什么。

    当初琥珀第一次把自己推到老太太的跟前,老太太就说她穿得太素净,因此叫琥珀赏了自己好些鲜活漂亮的首饰戴着。

    她知道老太太的性子,那春华的家人就更知道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年格外冷。”云舒今日不必在老太太的跟前服侍,躲在自己的房里,捎着炭火都觉得冷,先摸了摸翠柳身上的衣裳,见厚厚的,这才放心地对春华与念夏说道,“前几日大雪下了好几天,我听说京城里有些年头久的屋子都给压塌了,还伤了人命。”真是奇了怪了,云舒的记忆里,往年京城虽然到了冬天的时候也大雪纷飞,越到了过年的时候越冷,可是也没有今年这么冷,风雪这么大。

    她有老太太赏给自己的灰鼠皮的斗篷,穿得也厚厚的,可是越觉得出去之后那冷风就往身体里钻。

    也或许是云舒如今在老太太的屋里被养得精细了,十指纤纤的,如今伸出手在外头,都觉得受不住安分寒冷。

    “我爹也说,这天冷得厉害。咱们国公府里的看不出来,我听说京城外的镇上还有人半夜给冻死的。那大雪把地面都给厚厚地压住了。”翠柳身上穿着云舒给自己专门做的毛皮的衣裳,外面看不出来,其实那皮毛抗风又暖和,她也没遭罪,只是说起外头不由心有戚戚地对云舒说道,“京城外头我听说闹了雪灾了,冷得够呛,陛下还叫人专门拨了银子救济他们,仿佛咱们国公府也有动作。”

    “国公爷叫人在京城外头搭了粥棚,一天到晚地给熬粥呢。”春华啃了一口云舒屋子里放着的苹果,对云舒说道,“我爹说因这大雪,国公府里的各位庄头,离得近的也就算了,可是离得远的如今还被堵在路上在雪地里跋涉呢。”各地的庄头年底进京城都是往国公府里进贡庄子上出产的东西的,因为要赶在年前自然都耽误不得,不过今年雪太大,天气太冷,外头滴水成冰,说起来也是十分遭罪。

    云舒就觉得那些往京城赶路的庄头十分辛苦了。

    不过国公府过年的时候大宴接着小宴的,没有庄子上的东西,去哪儿采买?

    一天天的流水宴,云舒想想都觉得一定花费不少。

    都说年关难过,不说那些平民百姓,就是显赫尊荣之家的过年的时候也过得累死个人。

    唐国公夫人忙着筹办过年时的大大小小的事儿,已经好几天都没过来陪老太太说话了。

    她心里唏嘘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就对翠柳低声问道,“我求陈平哥给陈叔带的话儿,陈叔知道了吗?”

    “知道了。娘昨天来找我,说是爹夸奖咱们了,说咱们做得对。”翠柳见云舒露出几分轻松的笑容,便笑呵呵地说道,“爹说今年天这么冷,虽然今年风调雨顺的,秋天的收成不错,不过你也知道,种田的那些庄稼人平常也只不过是能混个温饱。今年雪这么大,帮咱们种地的那几家人也的确是遭了雪灾,屋子塌了不错,家里有老人小孩儿的都病了。一副副的药喝下去,家里家徒四壁的。”

    她和云舒买的地大部分都赁给庄稼人种了,那些庄稼人一年四季地送云舒和翠柳吃食,之后再按之前说好的收他们的租子。

    今年虽然秋天的时候收成好,不过冬天遭了雪灾,只怕他们那些收成都坏在了休憩房屋还有给家人治病上。

    因此云舒叫陈平帮自己带话给陈白,就说今年的租子只收半数,也不必催着要,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再说吧。

    租子全免了的话太过惹眼,也会叫其他有地的人家不满,不过她只要半数,也是要了租子的,其他的地主富户也就说不出什么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