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猜忌

    她都不敢去看合乡郡主的脸色。

    早知道外头的是珍珠,她刚才就走了。

    可是如今如果她要站起来走人,岂不是太招眼了吗?

    她只能垂头慢慢地喝着八宝茶装死。

    “珍珠在外头?”合乡郡主带着几分笑意看了一眼微微皱眉的唐三爷,挑了挑眉尖儿,这才对那个垂头不敢说话的丫鬟笑着说道,“这有什么。还不叫姨娘进来。外头怪冷的。”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唐三爷没说话,只是拿了一旁云舒刚刚捧过来的小衣裳翻看着,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云舒就见帘子被跳起来,有些微冷的空气蹿进来,之后一个纤细单薄的女子就走了进来,上前毕恭毕敬地给合乡郡主福了福。

    她看起来整个人病恹恹的,大气儿都不敢喘的样子,还对合乡郡主多了几分畏惧。

    见珍珠如今变成这样,云舒不知该说什么好。

    合乡郡主不像是个刻薄人的性子,珍珠做出战战兢兢的样子给谁看?

    仿佛是挨了合乡郡主的欺辱似的……

    这是做给唐三爷看不成?

    “瞧你,之前还病着,怎么今日出了屋子呢?”合乡郡主虽然如今对珍珠不大在意了,不过也没有和颜悦色的意思,笑了笑就淡淡地说道,“你身子弱,又是个爱生病的,平日里好好儿在屋子里歇着就是。我这里也不缺了你服侍。”她虽然不会对唐三爷有个小妾大吵大闹闹得夫妻离心,可是如果做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来,她的心里也过不去。与唐三爷刚刚成亲那会儿也就算了,谨慎小心不要露出嫉妒的嘴脸。

    可是她如今都跟唐三爷成亲快一年了,又怀着唐三爷的骨肉,自然不会对珍珠十分客气。

    “今日病好了些,奴婢就来给郡主请安。”珍珠低声说道。

    她的侧脸依旧贞静柔美,就算脸色苍白,可是也自带水一样的温柔。

    “你的病还没好利索?”唐三爷突然开口问道。

    打从珍珠之前为了救合乡郡主撞了头,就落下了个爱头晕的毛病,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自从叫唐三爷给扶上来做了姨娘,就越发地多病了。

    幸好合乡郡主也不爱看珍珠这样的唐三爷的妾侍在自己的跟前晃悠,因此免了珍珠的许多规矩,叫她在房里好生养着。

    入冬之后,这是珍珠头一回出了屋子。

    之前她都老老实实地在屋子里养病的。

    “已经渐好了,还是有些虚弱,只是想着我到底是奴婢,该时常来给郡主请安,服侍郡主的。”珍珠如今一副好生服侍合乡郡主的好姨娘的样子,的确是恭恭敬敬的妾侍的做派,只是唐三爷看了珍珠那纤细又有些弱不禁衣的样子,沉默半晌才缓缓地说道,“既然你的病没有全好,就在屋子里好生养着。”他俊美的脸平静得看不出喜怒,只是这份关照却叫珍珠愿景微微一亮,还没等她含着眼泪给唐三爷道谢,就听他话音一转说道,“郡主正怀着身孕,你过了病气给她怎么办?”

    珍珠的脸色顿时苍白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唐三爷,怔怔的。

    仿佛是想不到唐三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曾经,他那么怜爱她,对她好……

    “奴婢,奴婢只是心里装着郡主,想要侍奉郡主。”

    “就算如此,也没有病还没好就服侍有孕主母的道理。郡主的身份贵重,她还怀着声韵。”唐三爷见珍珠摇摇欲坠,单薄的身子颤抖得如同空中的飘雪,心里一软,然而莫名眼前划过了唐二爷身边那个金姨娘的脸……他看着珍珠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审视与疑虑,看着她皱眉问道,“你在母亲身边服侍那么久,难道连病着的时候不能挨着主子的规矩都不记得?难道在母亲跟前服侍的时候,你病了,你还敢在母亲的跟前服侍不成?”

    这话之中带着几分严厉,又是在合乡郡主与她身边的丫鬟的面前质问,半点情面都没有给珍珠,珍珠眼底的晶莹不由摇摇欲坠。

    “不是,奴婢只是,只是关心则乱。”她觉得心里似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用力地给抓紧了。

    曾经的唐三爷,怎么可能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

    “关心则乱?”唐三爷顿了顿,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里的那些精致漂亮的小衣裳说道,“你还是回去歇着。好好养病。”他沉默半晌,对低低地哽咽起来的珍珠说道,“把身子调养好。你已经是我这院子里的人,我不会亏待你。如果有人对你不敬,你只管来告诉我……或者郡主,自然给你主持公道。”他也知道,珍珠如今没有自己的宠爱,自己打从合乡郡主有孕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去过她的屋子,叫府里的下人看了,难免轻看了珍珠几分。

    就算如今做了姨娘,可一个不得宠的姨娘……

    如果有人怠慢,他虽然如今不会宠爱珍珠,可也是要为珍珠做主的。

    “三爷,奴婢,奴婢想着……”珍珠不由痴痴地看着唐三爷。

    “再拨两个懂事的丫鬟给她。也别叫院子里的人怠慢了她。”唐三爷对一旁正垂头拨弄云舒的发髻的合乡郡主说道。

    “知道了。按说珍珠如今做了姨娘,身边只跟着一个二等的小丫鬟也不合适。那小丫头年级不大,行事却轻浮,也不知是珍珠照顾她,还是她照拂珍珠。我再从院子里挑两个得力温顺的好好照顾她。”合乡郡主见珍珠一双泪眼怔怔地看着唐三爷,便对她微笑说道,“你也不必顾忌什么。你是三房的姨娘,是主子。她们都是服侍你的奴婢,你可不要叫奴婢们给拿捏了去。”

    “对了,你来就是给我请安的吗?”合乡郡主笑着问道。

    “不是。奴婢只是想着入冬了。三爷从前冬天都喜清雅颜色的斗篷与披风,斗篷上都要绣着银线的花纹。郡主是第一年嫁过来,奴婢恐郡主不知道,吩咐做了针线放里的人,叫三爷心里不喜欢。”珍珠好不容易恍惚着把目光从越发皱眉的唐三爷的身上转移到了合乡郡主的身上,因她是从前经常给唐三爷做衣裳的,自然对唐三爷的喜好非常有心得体会,此刻就对合乡郡主说道,“郡主之前许是不了解三爷喜欢什么,奴婢就来给郡主提个醒儿。”

    “辛苦你了。”合乡郡主眼底微微一冷,淡淡地说道。

    “我喜欢什么,府里的针线房也都知道。”唐三爷对珍珠说道,“你想多了。郡主已经亲自问了我的喜好。”

    “那就好。那奴婢就放心了。”

    听听,这是一个侍妾能说的话吗?

    侍妾还得踩着主母替爷们儿放心?

    合乡郡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了笑,只是这一次却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那你回去吧。”唐三爷对珍珠说道。

    他并没有提会去珍珠的房里看望她的这样的话。

    唐二爷身边那个金姨娘给唐三爷的冲击太大了。

    一个弱质纤纤,之前看不出有什么不规矩的美丽的女人,就为了叫自己的儿子能把正室母子给踩下去,那真是什么都敢干。

    嫡子如果与庶子出生的时间太接近,必然会叫庶子的生母心里生出野心。

    这不仅是唐二爷的问题,也叫唐三爷心中越发警醒。

    他就算是日后还会宠爱珍珠,也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最起码三五年里,他也只能干晾着珍珠,免得给合乡郡主母子找麻烦。

    因此,就算心里知道对不住一心一意要跟着自己的珍珠,不过唐三爷还是没有在她期待的目光里对她做出什么暗示,摆手叫她出去。

    珍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过来一趟,见唐三爷对自己压根儿就没有要搭理的意思,心里难受得不行,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又恐叫合乡郡主看了笑话,急忙福了福,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看见她走了,云舒也没敢动地方,努力装着自己是个空气,很久之后才听见唐三爷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是我对不住她。回报不了她对我的那片情分。以后你对她好点。她也就这点体面了。”

    “你心尖儿上的人,我自然要对她好的。”合乡郡主听到这,心里一喜,却还是戏谑地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唐三爷嗔了她一眼,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怅然。

    “好好养着她就是。”他轻声说道。

    既然有这句话,那说明唐三爷起码最近是不会对珍珠十分疼爱,合乡郡主嘴角勾了勾,笑着点头说道,“你放心。自然是我有什么,她就有什么。”

    “你是主母,她是妾侍。你有的她也有那笑话吗?嫡庶不分是乱家之相。”唐三爷平静地说道,“只是姨娘该有的体面给了她,不叫府里的人作践她就是了。”他因珍珠搅和了一场,到底觉得没意思,起身对合乡郡主说道,“我去大哥的书房说话。晚上回来陪你吃饭。”他抬脚就走了,等好一会儿,云舒才抬头,看见合乡郡主正笑吟吟地看着帘子的方向,对一旁的画书说道,“算了,别作践了她。找两个懂事老实的服侍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