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请安

    “哪里到那个份儿上了?我也不是十分喜欢热闹的性子。”

    合乡郡主其实很喜欢热闹,也很喜欢听戏,不过如果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就折腾人,她还是不愿意的。

    不能因为她怀着身孕就觉得有特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年关将至,府里头到处都忙,唐国公夫人为了那些即将过年要预备的年礼,还有国公府各处的产业如今头过年的时候都前来交账,还有各处的庄子上,铺子上的庄头管事都来府里头进贡年货忙得不可开交,她这个时候闹什么非要听戏呢?见老太太关切地看着自己,合乡郡主也知道这是老太太体恤自己,也不知不知好歹的性子,想了想就笑着说道,“还不如找两个说书的女先儿,叫她们进来给咱们说说书也就是了。”

    “这样也好。”老太太就叫琥珀记得,去跟外头说请两个说书说得好的进府来给合乡郡主解闷。

    “不如就叫说书的在您这说吧。我还能出来走动走动,您也听听如今新鲜的书。”合乡郡主对老太太笑着说道。

    老太太自然也喜欢听新鲜热闹的,闻言便笑着点头。

    “去把给你们郡主的针线拿出来。”老太太见合乡郡主做儿媳妇儿的还知道惦记自己,做老人家的心里头就十分高兴。更何况合乡郡主虽然出身王府,是皇家郡主,可是并不以自己的身份为骄傲。打从嫁过来就与唐三爷夫妻和顺,对老太太这个婆婆孝顺不说,与唐国公夫人与二夫人都妯娌和睦,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贤良的女子。老太太自然也愿意对合乡郡主更好些,事事也都惦记她,此刻就叫云舒去把自己吩咐她做的针线拿出来。

    云舒应了一声,从里屋捧出了一叠婴孩儿穿的肚兜兜。

    “这是我叫小云特意做的。”老太太叫云舒把这些小孩儿穿的小衣裳都拿到合乡郡主的面前温和地说道,“你明年就快要生了,虽然我知道你身边的丫鬟都得力,这些小衣裳都应该预备着,不过到底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她吩咐云舒给合乡郡主看看这些小衣裳,云舒便立在合乡郡主的跟前一件一件地给她翻看,合乡郡主就见这些小衣裳小肚兜兜都是用最细软的细布精细地裁剪做的,那上头的针脚都细细地揉搓过,把针线都揉进了衣裳里,不由露出几分惊喜地看了云舒一眼。

    这样仔细的针线,又是用最柔软的细布做的,婴孩儿皮肤再柔嫩也不会叫新衣裳给磨了。

    “多谢母亲。”唐三爷本就是个多情细致的,见合乡郡主眼底多了几分欢喜,就知道老太太叫云舒给做的针线必然是叫合乡郡主喜欢的。

    且这些小衣裳上的那些漂亮的花纹图样也都针脚精致鲜亮,瞧着也叫人喜欢。

    “多谢母亲。”

    “瞧瞧,我叫人给他做了衣裳,他也不过是笑着接过去。也没有说如眼下这样还跟我道了谢。”老太太戏谑地看着唐三爷,见唐三爷俊美的脸微微发红,举手给自己作揖仿佛是求老太太给自己些面子,一旁合乡郡主一双妩媚的眼柔情万种地落在丈夫的身上,这小夫妻俩感情这样好,老太太心里越发高兴。老人家一高兴起来就喜欢给这给拿,又是燕窝又是阿胶等等,拿了许多给合乡郡主叫她回去了好生滋补。

    合乡郡主也知道老太太最喜欢给人东西,笑着收了,也不拘泥客气。

    唐三爷见母亲与妻子这样投契,不由露出几分笑意说道,“母亲只顾着郡主,如今连儿子都要倒退一射之地了。”

    “那是你媳妇儿把你照顾得好,我自然不必在你身上用心。”老太太这话倒并不是客气,实在是唐三爷如今穿着一件雨过天青色的长衫,举手投足优雅风流,无论身上穿戴还是气色都是极好的,可见合乡郡主虽然有孕在身不爱折腾,可是对唐三爷的饮食起居都十分用心。这儿子既然成了亲,老太太自然不会对儿子指手画脚,见唐三爷微微一笑,便温声说道,“你媳妇儿的月份越发大了,你在外头差事也不忙,平常早些回家。”

    唐三爷在翰林院,正经的清闲又清贵的差事。

    唐三爷便笑着应了。

    等他们夫妻陪着老太太吃了顿午饭,老太太就叫人捧着这些东西跟唐三爷夫妻回去。

    “叫小云跟我走吧。”合乡郡主见云舒站在一旁并不跟着大丫鬟们在老太太面前侍奉,心中一转就知道云舒是不爱抢大丫鬟们在老太太跟前的风光,笑着对老太太说道,“我还想问问小云这些小衣裳上的针线,想着回头叫画书也跟她学学。”之前老太太叫云舒给合乡郡主做过一次针线,也是这些婴孩儿的小兜兜,合乡郡主那时就十分喜欢,叫自己身边的大丫鬟画书也一样做了些,只是就算是都跟云舒一样用的细布,也都揉搓了针线,可是还是觉得不及云舒做的。

    她之前不好使唤云舒,因此没有在老太太跟前再叫云舒给做几件小衣裳。

    如今见老太太又叫云舒给做了些小衣裳,她就想着叫云舒跟自己回去问问,叫画书好好地学一学云舒的技巧,免得日后再麻烦云舒。

    云舒是老太太房里做针线的,她总是霸着不放岂不是不像话?

    “那你去吧。”老太太自然是点头的。

    云舒听了便捧着这些新做的小衣裳去了合乡郡主的房里。

    唐三爷见云舒毕恭毕敬的,也觉得老太太身边出来的丫鬟都是十分温顺的脾气,坐在合乡郡主的身边听着云舒说怎样做这些小衣裳才能叫布料更软乎。他没什么事儿做,自然托腮坐在妻子的身边,看着身份高贵的妻子很接地气地跟云舒讨论婴孩儿的小肚兜兜上绣大大的莲蓬好看还是绣漂亮的吉祥如意的纹路。此刻天色正好,外头还有些雪落在地上的细微的声音,房间里合乡郡主带着画书与云舒声音柔和地说话,唐三爷脸上的笑意更加柔和。

    他也不打搅妻子说话,只是温和地看着她皎洁如玉的侧脸。

    虽然因有孕在身,合乡郡主的脸有些浮肿,不及从前精致,可是想到她是为了给自己生儿育女才拖累了容颜,唐三爷也不觉得合乡郡主变得难看了。

    他反而觉得合乡郡主此刻脸上的光彩更加叫自己喜爱。

    “郡主。”就在这个时候,外头一个丫鬟掀了帘子进来,打破了屋儿里的气氛。

    “瞧瞧,咱们都说了这么多话。小云,你先喝口水。”合乡郡主如今说起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就觉得有说不完的话,说说笑笑时间就过去,此刻被打断了,就觉得自己口渴极了。叫云舒和画书都坐在自己跟前的脚踏上,又叫画书去给云舒张罗八宝茶,这才笑着对那丫鬟问道,“怎么了?”她的心情十分愉悦,因为听云舒说了许多什么布料给孩子做内衣最柔软,什么布料最透气清凉,什么布料最保暖,虽然她身为郡主,这些也都知道,不过云舒的声音细细弱弱,又说得有趣,她倒是更喜欢再听云舒说说这些。

    那丫鬟见合乡郡主脸上带笑,一旁唐三爷正笑吟吟地看着合乡郡主,心里就叫苦,只是却不敢不会合乡郡主的话。

    “郡主若是忙着,那我先回去。什么时候郡主寻我我再过来。”

    云舒见那丫鬟的脸色犹豫,便急忙起身说道。

    “你急什么。外头下着雪叫你过来,难道一盏茶都不叫你吃就离开?且一会儿我有好东西给你。”合乡郡主打从云舒之前护住自己就对她另眼相看,哪里能叫她就这么走了,美眸流转亲自抬手压住云舒的肩膀不叫她从自己面前的脚踏上站起来,正巧刚刚出去的她的心腹大丫鬟画书已经捧着三盏八宝茶与些云片糕进来,也笑着对云舒说道,“你还是别急着走。叫我也沾光在郡主的面前有喝口茶的体面。”

    她一边说一边笑着把八宝茶捧给合乡郡主,又给了云舒一盏,就自在地也坐在合乡郡主跟前的脚踏上捧了一盏。

    “瞧瞧,这才是我跟前的大方人呢。”画书是合乡郡主跟前最得力的丫鬟,合乡郡主对她一向都十分纵容,点了点她的头笑着对云舒说道。

    云舒便起身道了谢,坐在画书的对面喝暖暖的八宝茶。

    唐三爷的屋子里倒是暖和得很,不过云舒说了这么久的话,嗓子自然干涩,此刻甜滋滋的八宝茶顺着喉咙落入胃袋里,滋润之外,又觉得暖和得很。

    “到底什么事?”合乡郡主见云舒红着一张小脸心满意足地喝着八宝茶,不由笑了一下,只是见那丫鬟犹犹豫豫的,吞吞吐吐半天都没说进来什么事,不由皱眉。

    那丫鬟目光扫了也坐正了身体,侧目看来的唐三爷。

    “珍珠姨娘在外头呢。”她只觉得自己这一句话说出来,刚刚屋子里那愉悦的气氛都一瞬间凝固了似的,不由磕磕绊绊地说道,“说是来给三爷和郡主请安的。”

    云舒嘴里含着一口茶,后悔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