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添妆

    随意说了一会儿话,云舒与翠柳也就把这件事放在一旁不去理会。

    本就跟她们这些小丫鬟没关系的事儿。

    上头的主子们要打架,她们怎么管呢?说一两句闲话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唐二小姐小产这件事没有在国公府里有半点水花是真的。

    老太太一直都不知道唐二小姐小产,被荀王厌弃软禁的事。

    唐国公夫妻也当做没有这回事一样,从未在老太太的跟前说过。

    因此老太太的心情一直都很不错,特别是当沈家二小姐嫁人之后,带着夫君来自己的跟前给她这位老祖宗请安,老太太还十分高兴地接待了沈家二小姐与她的夫君。云舒记得沈家二小姐嫁的是靖南侯府的嫡次子,那日一件,就见生得也很英俊,只是瞧着脾气有些软弱的样子。倒是沈家二小姐是个神采飞扬的人物,言行举止都带着几分武将之家的小姐的厉害强势,说说笑笑神采飞扬,就算是嫁了人,也依旧是个十分明朗爽利的性子。

    老太太是最喜欢年少的漂亮孩子在自己跟前说笑的。

    见沈家二小姐爱说爱笑,也不是一个拘束的,越发地喜欢。

    不过她也知道沈家二小姐对自己这样亲近是因为她的长姐做了唐国公府世子夫人的缘故,因此和沈家二小姐夫妻说笑了一会儿,就叫唐国公世子去接待他们。等小辈的都退了下去,老太太的心情难得不错,就对云舒笑着说道,“沈家的女孩儿都是极好的。你看你们大奶奶。”这大奶奶自然指的就是唐国公世子夫人了,见云舒抿嘴笑着站在自己的身边,老太太目光落在了没有跟着他们一同出去,反而留在自己上房孝顺自己,陪自己说话的唐大小姐的身上。

    “等明年就是你出嫁的时候了。”老太太笑着对唐大小姐说道。

    唐大小姐脸色绯红,自然是十分羞涩的。

    见她面容端庄美丽,老太太便叫唐大小姐到自己的跟前来。

    “你是国公府的大小姐,在家里这么多年一向都十分稳重孝顺。”唐大小姐也是被出身拖累,不然如果是嫡出之女,那如今跟沈家的几位爱说爱笑的小姐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因是庶出,因此在这些嫡出的小姐的面前总是有些抬不起头,言辞也谨慎小心。其实这是老太太对唐大小姐不太满意的地方……周到是周到了,温和也温和了,只是却没有国公府大小姐的那份底气还有气度,总是叫人遗憾的。

    不过到底是花一样的孙女,老太太心里也是有几分看重的。

    唐大小姐又是个十分懂事孝顺的性子,比那个早就没有了音讯,嫁了人做王妃之后就再也不登门的唐二小姐叫老太太喜欢得多。

    老太太早年也希望唐大小姐能立起来几分。

    不说骄傲自负,至少要在那些其他世家豪门小姐的面前不要弱了声势,不要巴结或者退让。

    心里想着这些,老太太心里就叹气,只觉得唐大小姐端庄贤惠是端庄贤惠,只是却少了几分雍容的底气还有气度,叫人瞧着就知道她是个庶出的……想到这里,老太太对唐大小姐温和地说道,“如今你要出嫁了,不说你这么多年在我的面前孝顺奉承,就说我做你祖母的,也该给你些添妆。”她从一旁的小案下头摸出一个描金镶了细碎的宝石的匣子,拿起来给了唐大小姐。

    “孝顺老太太是孙女儿应该做的。怎么敢问老太太您要东西。”

    唐大小姐急忙推辞说道。

    “不是给你的奖赏,而是给你的添妆。你嫁到显侯府上去,做的是庶子媳,上头有嫡婆婆,周围还有嫡出的妯娌,只怕日子要过得越发小心。”唐大小姐就是这样的性子,老太太也不好说什么,也知道唐大小姐这样心里总是介怀自己是个庶出的性子怕是在显侯府里也得跟在娘家一般小心翼翼,眼色十足地奉承显侯夫人还有那些后院的女人。她都替唐大小姐觉得累得慌,见唐大小姐犹豫起来,老太太便笑着说道,“显侯府公中只怕没有多少月银。你自己手里有些私房,在显侯府里也能过得好些。”

    她冷眼觉得唐大小姐的妯娌沈家三小姐秉性柔弱,又不是个尖酸强硬的脾气,应该十分好相处。

    只是显侯府的那位大小姐有些仗着身份看不起人的样子,这样的性子,唐大小姐在显侯府里只怕要受些小觑。

    不过如果唐大小姐手里有钱,素日里大方一些,能叫显侯府里的下人不至于踩地捧高小看,那日子还能过得好些。

    “多谢老太太。”这已经不是老太太第一次给自己添妆了,之前也曾经接二连三地给了她许多,唐大小姐顿时红了眼眶,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兢兢业业地侍奉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从不敢有半点忤逆,如今也算是得到了回报,眼泪莹莹地接了这个匣子低声说道,“还是老太太疼我。”她难得带着几分娇气,老太太本就不是一个看重财物的,能用一些银钱换取孙女儿在自己的面前侍奉欢喜,她自然也十分高兴。

    “我记得我的私库里还有一尊珊瑚树,等你出嫁的时候也给你装上。”

    能被老太太收藏的珊瑚树,把必定是极品了。

    唐大小姐急伏在老太太的膝下越发感激。

    她与老太太说笑,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在老太太身边抿嘴笑着的云舒。

    云舒小小的年纪,生得却眉目似画,虽然穿戴得并不敢僭越,然而却也在老太太的跟前穿得十分漂亮了。此刻看着云舒在老太太的跟前十分有一席之地,唐大小姐垂了垂眼,便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在自己的房中担忧了好几日,只担心自己之前问云舒要烤鸭配方的事被唐二公子或者云舒告诉了老太太。

    因此她一直都非常紧张。

    不过既然今日老太太还十分大方地给了她添妆,就说明老太太对她并没有芥蒂,说明云舒这事儿老太太不知道。

    这怎么能不叫唐大小姐松了一口气呢?

    因此她在老太太的面前越发孝顺,陪着老太太说话,又赞了老太太跟前的新煮的金桔蜂蜜茶,说十分好喝,叫老太太心里高兴了才转身出了老太太的屋子。其实说起来,她心里本还为唐二公子维护云舒因此跟她杠上了,把她呵斥得狗血临头有些心里不踏实。毕竟唐二公子一向对府里头的丫鬟都是疏忽的,也不怎么上心,甚至连唐国公夫人跟前的丫鬟都怕是没认全,却还能与云舒说笑。

    她觉得有心跟唐国公夫人提一句,不过如果说了唐二公子维护云舒,势必要引出她问云舒要烤鸭配方的事。

    唐国公夫人虽然对她慈爱,可到底不是亲娘,唐大小姐怎么能叫唐国公夫人知道自己做了这样的事。

    不说唐国公夫人对她会不会失望……嫡母会不会觉得她搬弄口舌呢?

    更何况如果唐国公夫人真的去找唐二公子对质,唐二公子会不会嫌弃她搬动是非?

    因此想来想去,唐大小姐都没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倒是之后的时间都细细地打量云舒,见云舒依旧安心地给老太太做针线,恨不能每天都窝在老太太上房的里屋不出来,与唐二公子再也没有什么交集,因此才没有再想着这件事。只是她因为烤鸭配方被云舒跟唐二公子给拒了面子,心里到底不舒坦,哪怕面上依旧对云舒这样侍奉老太太的小丫鬟十分温煦,却也多了几分疏离。

    云舒却并未察觉。

    她终日里服侍老太太,其他夫人小姐对她冷淡还是热情真的不太重要。

    因此就算是察觉了,她也只会一笑而过罢了。

    不过等到了天气越发地寒冷,第一次掉了雪珠子的时候,云舒便越发忙着帮着琥珀珊瑚几个大丫鬟给老太太换屋子里的陈设摆件儿,还有各种衣裳被褥,就连椅子里也都给老太太多放了狐皮褥子等等,都是唯恐老太太会觉得冷了。屋子里又早早地就堆了银霜炭,唯恐老太太会冻着,因此早早地就点上。这屋子里因点了炭火,倒是有些燥热,云舒听了琥珀的吩咐推了屋子里的小窗子,往外好奇地看着。

    屋子里缓和极了,帘子也换了厚厚的,唐三爷带着合乡郡主来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老太太就嗔怪起来。

    “这天这么冷,外头还下着雪呢,妞们怎么还出来了?以后天寒地冻的,再加上有了雪路上也湿滑,你不必过来请安。好好儿地安胎,给我生个小孙子小孙女儿就是对我最大的孝顺了。”她一向不是个严厉的婆婆,自然不会叫儿媳挺着个大肚子日日在自己的面前奔波劳累,因此叮嘱了合乡郡主一句,见合乡郡主的气色不错,便笑着说道,“我看你的气色不错,也就放心了。”

    “我也是想出来走走,总是在屋子里歇着怪闷的。更何况这天儿也还没到冷的时候,我也想与您多说说话。”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你若是觉得闷……”老太太想了想问道,“不然叫个戏班子进来给你解闷儿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