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期望

    “你说的对啊。”念夏白白的脸越发地白了,急忙推了推呆呆的,对这些七拐八拐的事儿茫然一片的春华说道,“快回去跟伯父说去!”

    见春华还是没想明白,念夏顾不得别的,急忙起来说道,“算了,我亲自去说!”就如同云舒和翠柳之间的感情一样,念夏与春华的感情极好,小姐妹一块儿当三等小丫鬟,平常都是互相帮助,就连睡在大通铺上都是睡在一块儿的。春华性子就是没什么心机的,听不明白云舒的这些话,念夏却心思很细,听完了云舒的话已经急得不得了,就想趁着罗姨娘还没有知道唐二小姐的这些事,拦着不叫罗姨娘知道。

    她对云舒跟翠柳打了一个招呼就拉着春华要走。

    “那个……”

    “放心,绝不会叫别人知道是你提醒的。”念夏对云舒感激地说道。

    她知道也知道,云舒这是唯恐叫罗姨娘知道是谁给提的醒儿,回头再恨上云舒。

    云舒不由无奈地对她说道,“不是这个。而是我想着,这事儿不能大总管去拦着不叫罗姨娘知道。”罗姨娘到底是主子,哪里有下人越俎代庖就不叫主子知道事儿的?更何况唐二小姐到底是荀王妃,对罗姨娘不恭敬,那以后万一唐二小姐在荀王面前翻了身,只怕对大总管是极为不利的,她就对念夏飞快地说道,“不如大总管去跟国公爷顺嘴儿问一句,要不要叫罗姨娘知道。有了国公爷的话才好处置啊。”

    念夏一愣,继而看云舒的目光更加柔软。

    “你说的对。是我着急了些。”她握了握云舒的手低声说道,“回头再来谢你。”

    她匆匆地拉着春华走了。

    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不想叫罗姨娘闹啊?”翠柳小声问道。

    “老太太才因为二爷置了气,别说是二小姐,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瞒着。你也知道,老太太一向心软,哪怕再气二小姐当初的种种作为,可是看见二小姐落魄了,还伤了身子,老太太的心里头也不能好受。”至于云舒……云舒对唐二小姐根本没什么感情,自然也不在意她好了坏了的,还有心情跟翠柳一块吃樱桃,缓缓地说道,“至于二小姐……荀王府的婚事是她自己求来的。求仁得仁吧。”

    难道还想叫她们跟着为唐二小姐吃不下饭啊?

    那怎么可能呢?

    虽然唐二小姐听起来可怜,可是叫云舒说,这婚事当初难道不是罗姨娘与唐二小姐死活非要结的吗?

    当初唐国公拦着不想联姻的内情,云舒这种小丫鬟都知道,可是为了荀王府的荣华富贵,光彩体面,唐二小姐可是欢天喜地嫁过去的呀!

    不能欢天喜地的时候当国公府不存在,如今吃了亏了就想起来唐国公这个爹,老太太这个祖母了吧?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云舒敢担保,这是唐二小姐被荀王给厌弃了,因此才回来国公府求救。

    如果她在荀王府得宠,只怕早就摆着王妃的谱儿在老太太面前炫耀。

    云舒没有把唐二小姐的事当一回事儿,翠柳想了想也就丢开了,对云舒说道,“你说的也对。想当初二小姐口口声声自己是荀王妃的时候那嘴脸是不好看。”她对唐二小姐就更没有感情了,因此一口就咔擦咬了小半口梨子含含糊糊地说道,“更何况京城里荀王的名声不怎么样,可看在国公府的面子上,如果不是给气极了,也不可能连个太医都不给她,把她给关起来。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别管了。”云舒叹气说道,“自己府里的事儿操心不完,哪里还有时间操心别人。”她只恨这府里头的破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叫老太太都不能好好儿休息。如今希望的也就是国公府里太太平平的,至少也得叫老太太过个好年吧?因此对翠柳还笑着说道,“不过除了这件事也没有别的糟心的了。我还听说沈大将军府二小姐也要出嫁了,到时候还能热闹热闹。”沈家二小姐是她们世子夫人的妹妹,都是姻亲,到时候肯定热闹。

    “可不是。我听说沈家二小姐最近出嫁,之后快到了冬天的时候就是沈家三小姐。等沈三小姐嫁到了显侯府,就轮到咱们的大小姐了。”沈三小姐嫁的是显侯府嫡子,唐大小姐嫁的是庶子,嫡庶有序,自然是得叫唐大小姐等着……这一等就得到明年开春了。云舒却突然脸色一僵,想到显侯府那些不地道的事儿,她想起沈三小姐的那柔弱的样子,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沈三小姐的婚事肯定是沈大将军千挑万选的。

    她一个小丫鬟有什么好说嘴的。

    “等到了开春,陈平哥也要走了。”云舒叹了一口气,换了话题。

    到了开春唐二公子就要带着陈平去边城了。

    “可不是。”翠柳和陈平之间兄妹感情极好,听了这个,也觉得有些失落,低声说道,“娘因为这事儿可难受了。可是爹说哥哥是有出息的,不是那等只知道混吃等死的窝囊废,因此倒是十分支持哥哥跟着二公子过去。更何况哥哥跟着二公子去边城,那也是主仆之间的情分更好,爹当然更乐意。”她脸色十分黯淡,云舒就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勾起了翠柳的伤心事,一时十分后悔,急忙给她塞了个樱桃,想了片刻才憋出一句来,“婶子跟赵夫人还有联系吗?”

    她问完了这句话,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十分八卦的人。

    不过翠柳果然被这句话给问住了,顾不得陈平,气得半死,抓着云舒的手气得只哼哼。

    “她现在跟赵夫人可要好了。才认识几天啊,今天早上来大夫人那里回话儿,顺道拐到我这儿的时候还说呢,说赵夫人虽然是五品官眷,可是半点官太太的架子都没有,与她说话十分投契,如果不是顾忌着身份,都想结拜成姐妹了!”翠柳的脸气得红红的,见云舒噗嗤一声笑裂了,含恨就推了推她说道,“你还只知道笑!她还说,赵夫人这样的好性子,爽利干脆,她以后的儿媳妇儿真是有福气。”

    陈白家的这话是有感而发,不过不是把心思动到翠柳的头上。

    而是打从翠柳的姐姐碧柳嫁给了那个眼高于顶的王秀才,在婆婆的手上吃了不少的亏。

    因此,陈白家的看见了谁家的夫人性子好,都得先感慨一下这要是做婆婆肯定可好了。

    不过叫翠柳听着就觉得郁闷坏了。

    “你说,赵夫人这是不是真的……”翠柳一副抓狂的样子对云舒说道,“是不是真的非要打我的主意了?”

    “你还小呢,她就算是有这样的心,你年纪不大她也不好说出来。不过是想平日里拢着婶子,多在婶子的面前晃,等你岁数儿到了,顿时就能想到她。”云舒想了想笑嘻嘻地对翠柳说道,“不过你别担心。咱们都跟方家姐姐把话说了,我冷眼瞧着她并不是没有触动。如果真的方姐姐回转了心意,回到赵二哥的身边,到时候也没你什么事儿了。”她觉得方柔对赵二哥还是有情分的。

    “可要是方姐姐不回头呢?”

    “一家有女百家求。赵夫人想跟谁结亲就跟谁结亲不成?你不答应不就行了。”云舒笑着说道,“如果赵夫人看上谁就能心想事成,那方姐姐也不能追着宋大哥不放对不对?”她笑着提到这个,就想起唐二公子跟她说的宋如柏拒绝了贵妃的好意的事,只是觉得这是宋如柏的私事不好对翠柳多说,因此对翠柳说道,“再说,咱们得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许多年,赵夫人能不能等也是一码事。赵二哥的岁数儿可不小了。”

    做奴婢的,十七八岁才放出去是常事。

    翠柳起码还能在老太太身边服侍快十年,那赵二哥还能一直等下去不成?

    “这就好。我算是怕了赵夫人了。”翠柳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

    云舒不由笑了。

    其实……如果赵二哥不是心有所属的话,真的是个夫君的好人选。

    长得帅,就叫人心生愉悦,至少朝夕相对几十年,这模样儿长得好,叫人心里也欢喜对不对?

    又出身官宦,在五城兵马司虽然差事不多,好歹是个正经的营生,虽然没什么钱,可是叫云舒说,她们这样的高门丫鬟放出去,手里都有银子有良田的,也不在乎夫君有没有银钱。

    能过安稳太平的生活,夫妻同心,平淡却温馨。

    赵二哥为人又蛮好的,说起来,真是可惜了的。

    可惜了有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

    “你怎么了?想什么呢?”翠柳见云舒笑眯眯地想着心事,不由探头过来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着……方家姐姐真的很好命。”能叫赵二哥到了如今还情深不改,方柔的运气真的太好了。

    云舒给哼了一声的翠柳又塞了一个樱桃,堵住了她的嘴,自己也挑了个樱桃吃了。

    如果以后,她也能遇到一个只对她一往情深的男子就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