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隐瞒

    “她的月份也大了……她院子里太平吗?”

    老太太这话问的就叫云舒沉默了一下。

    老太太问的不是合乡郡主那儿太平不太平。

    只怕是问的是珍珠有没有借机生乱。

    打从金姨娘闹了这一出,老太太更烦国公府里的那些不安分的姨娘了。

    珍珠当初跟唐三爷闹成那样,就算是曾经有服侍老太太的情分,可是在老太太的心里,她也是不安分的。

    因此老太太才会问出这样的话。

    “太平极了,听说三爷日日都陪着郡主。”云舒不好直接说珍珠的事儿,见老太太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便笑吟吟地说道,“您还信不过三爷啊?三爷最听您的话,您说了叫后院太平,三爷就绝不会叫您失望的。”今日的樱桃又大又红,云舒觉得有点好吃的样子,见老太太若有所思,就想着把樱桃带回去跟翠柳还有春华念夏一块儿吃,此刻就听见老太太低声说道,“我只担心你们三爷跟二爷一般,看不清楚这女人的好坏。叫你们郡主跟着伤心。”

    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大多都很瞎子。

    只要在他的面前柔柔弱弱的,那男人就觉得这是一个好女子。

    可是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呢?

    “二爷怎么跟三爷比。您这样说,我都替三爷觉得屈得慌。”云舒干脆地说道。

    “怎么,在你的心里,你们三爷就这么好?”老太太听了就笑了,对云舒笑着问道。

    “难道三爷还不好不成?孝顺老太太,疼爱郡主,又与国公爷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对下人也都温煦,学问还好。难道这世间有许多的探花郎不成?”见老太太温和地看着自己,云舒便笑着说道,“您把二爷跟三爷比到一块儿,这不是侮辱人吗?”反正唐二爷是庶子,又早就滚远了,云舒自然也不怕唐二爷回头找自己的麻烦,更何况此刻屋儿里也没有别人,云舒就大着胆子对老太太说道,“难道三爷这样的人品,就只能比一个二爷不成?”

    “你说的也是。”老太太笑着点头说道。

    她笑了起来,显然心情不错,云舒松了一口气,见一旁还有一盘子水嫩嫩的白梨,就哄着老太太吃了半个,笑着说道,“老太太,剩下的梨子也赏了我吧。”那盘子里还有三四个大白梨,水嫩嫩甜滋滋,水灵得不行,老太太见云舒跟自己撒娇似的,心里更加愉悦,笑着点头说道,“知道你的小伙伴儿多。都拿去吧。再叫厨房给你洗点樱桃,你最近跟着奔走,来往各处的院子,也好好儿歇歇。”

    “我的针线做得差不多了,明日给您再做两个荷包儿。”云舒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捧着老太太赏的果子就出去了。

    如今老太太跟前还有琥珀珊瑚并几个大丫鬟,她不过是赶上了就忙碌,如果觉得有空闲的时候,也不会抢着做事儿。

    “你别说,今年的樱桃真的好吃。”她笑呵呵地去了院子里后头的一个能晒太阳的地方,不大一会儿,翠柳就拉着春华与念夏一块儿偷偷摸摸地来了。见云舒正啃着一个梨子,翠柳毫不客气地抓了两个樱桃坐在云舒身边吃。云舒见春华与念夏似乎脸色有点不好看,急忙招呼了一声叫她们俩坐下,这才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谁给你们气儿受了不成?”

    不过也不能啊。

    老太太的院子里最近太平得很,没听说过谁给小丫鬟们气儿受。

    更何况春华是国公府大总管的亲孙女儿,念夏家里也是老太太跟前最得用的管事,这样的身份谁敢给她们气儿受。

    “谁敢给我们气儿受啊。”春华是个爱吃爱喝的性子,又少几分心机,不比念夏那般心思细致,此刻圆润的小脸儿上挤出了些笑模样,坐在云舒的身边拿了一个梨子放在手里转了又转,半天之后,见云舒关切地看着自己,她跟念夏对视了一眼,犹豫一会儿才对云舒跟翠柳小声说道,“有件事儿,说出来只怕叫府里都不开心。二爷才走,老太太那儿你们可别露了痕迹。”

    “什么事?”云舒不由好奇地问道。

    念夏见春华哼哧哼哧不知该怎么说,便在一旁细声细气地柔柔说道,“这事儿,国公爷知道了,只是不许叫老太太听见。不过兹事体大……”她皱了皱眉,秀致的小脸露出几分忧虑,对云舒低声说道,“是二小姐的事。二小姐小产了。”见云舒顿时张大了眼睛,念夏一向是个沉静的性子,对云舒轻声说道,“听说荀王顿时就大怒了。把二小姐给让在后宅也不叫人好生服侍,二小姐身边的丫鬟哭着来求大夫人,那时候不是正闹着二爷的事儿吗?国公夫人也不敢去告诉老太太,担心老太太心里难受,因此就叫人去看望了二小姐。”

    唐二小姐才嫁到荀王府多久,竟然都已经跟荀王之间夫妻成了这个样子。

    云舒不由也怔怔的。

    虽然说唐二小姐不知好歹,心怀怨恨之前在国公府里闹得不像样儿,一副“你们都亏欠我”“等我当了王妃就回来报仇雪恨”之类的,可是她却没想到唐二小姐会被荀王这样伤害。

    小产之后还不给请大夫吗?

    这岂不是想叫唐二小姐去死?

    “老太太最近心情才好点儿,国公爷顾虑的是对的。虽然老太太不大喜欢二小姐的性子,可是如果知道二小姐失子,做长辈的,心里一定是难受的。”云舒脸上的笑容也少了些,见念夏皱眉,想到念夏与春华都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便好奇地问道,“难道还有别的事?”她显然是十分关心的,念夏跟春华对视了一眼,见春华看着自己,念夏索性对云舒直截了当地说道,“二小姐不能生了。她哭闹着要回来要老太太与国公爷给她做主,只是叫人拦着了。你也知道,春华家里头是府里的总管,如今拦着二小姐,又瞒着老太太,实在是有些艰难。”

    “国公爷怎么说?”

    “国公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认二小姐就肯定不会认的。不然荀王哪里敢那么对二小姐。可是总是叫二小姐这么闹着也实在不像话。大夫人是嫡母,夹在中间也很为难。”念夏觉得春华家里真的很倒霉了,之前因为合乡郡主被二小姐的生母罗姨娘养的猫给吓得差点跌倒,就挨了唐国公的训斥。如今又有二小姐哭着闹着想回国公府求长辈做主,春华的家里还得拦着不叫老太太知道,这一个不小心就是落埋怨的事儿。

    “你们可别说出去,叫老太太知道了。”念夏对云舒跟翠柳叮嘱说道,“这是咱们好,因此私下里说说。上头主子们的事儿可不能随便瞎参合。”她年纪虽小,可是既然被家里干送到老太太面前,自然是心里也有许多思量,见云舒跟翠柳都点了头,念夏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张白净细致的小脸露出浅浅的笑意,对春华低声说道,“你也别太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头。二小姐的事,上头有主子们发话儿,与咱们都没关系。”

    春华家的祖父与父亲都是在国公府里办事办老了的,哪里可能经不住这点风雨。

    更何况念夏觉得唐二小姐这破事儿也不算什么风雨。

    既然都已经嫁出了门去,那唐二小姐也不算是她们正经的主子,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罗姨娘知道不知道?”云舒突然问道。

    念夏一愣,诧异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罗姨娘知道不知道二小姐小产不能生了。”云舒见念夏茫然地看着自己,便低声说道,“二小姐是罗姨娘的指望,她还等着二小姐得了荀王的宠把自己给救出去呢!如今二小姐是不成的了,罗姨娘会不会闹起来?她可只有二小姐一个女儿!”见念夏想了想,脸色微微变了,云舒便低声说道,“几位总管都是男子,目光也都落在国公爷的前院儿,自然不知咱们后宅这么多说道。不然,当初也不会横空窜出一只猫来。”

    后宅的女人的那些心思,如大总管们这些男子怎么可能全都想到。

    如果有人把这件事跟罗姨娘说了,只怕罗姨娘是要闹开的。

    一则是为了闹开了,逼得大夫人为了自己的清誉不得不去救了二小姐这可怜的庶女,二则,也是为了装可怜。

    她唯一的女儿变成这样,国公爷是不是也会对她有几分宽容之心?

    只要能借此从那被禁闭的小院子里出来,罗姨娘能服侍唐国公这么多年还依旧有宠爱,说明还是很能讨唐国公欢欣的,复宠也未可知。

    只要有了唐国公的宠爱,罗姨娘又是一条好汉了。

    到时候春华家的长辈,比如如今的这些拦着消息不叫老太太知道唐二小姐被荀王这样对待的总管们,都得叫罗姨娘给恨上。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叫罗姨娘这种唐国公的枕边人惦记着,谁受得了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