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狐假虎威

    唐二公子唠叨很久,觉得受用了许多,看着云舒一脸委屈,就瞪着眼睛问道,“怎么,还觉得我说的不对?”

    “二公子说得都对。只是……”

    “你担心她以后还来找你麻烦?”见云舒欲言又止,唐二公子哼笑了一声说道,“她不过是看见你好欺负,因此才对你说这么多的话。”见云舒不吭声了,犹豫起来,唐二公子便沉着脸说道,“你也不必纵容她!不过是嫁个显侯府,仿佛当了皇妃娘娘一般。难道国公府还畏惧他们显侯府不成?今日有我的警告,她也不敢再打烤鸭方子的主意。还有,日后如果你还有新鲜的花样儿,她再跟你要,你就……”

    他不喜欢唐大小姐这种仗势欺人的行为。

    来问云舒烤鸭方子,也不过是仗着主子的身份,明知道云舒这样的小丫鬟不敢拒绝。

    那这成什么了?

    唐大小姐把唐国公府当成什么了?

    门下的小丫鬟有点儿新鲜花样儿,就得叫她仗势欺人地拿走?

    这不是给唐国公府脸上抹黑?

    今日就算不是云舒,哪怕是换个别人,唐二公子也决不能叫唐大小姐这么干。

    她自己一嫁人就去了显侯府,拍拍屁股走人,可是往后叫人笑话的不都是唐国公府?

    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拿国公府的名誉去给显侯府长脸,唐大小姐想得也太美了!

    “明年我就不在京城了。”唐二公子明年就要去边城从军,且鞭长莫及,只怕到时候唐大小姐就算是想要惹出什么不好听的自己也管不着了。他脸色阴晴不定,看着垂着头一脸无辜的云舒许久,想了半点这才慢慢地说道,“如果她再来跟你讨要什么,你直接拒绝就是。这事儿不好对母亲说。”如果云舒去主子们面前告状,只怕也会叫唐国公夫人不喜,毕竟云舒这样做就有点僭越,唐二公子想了想,对云舒说道,“如果你找不着人给你做主,就去找你隔壁的那个宋如柏。”

    “宋大哥?”云舒没有想到自己能从唐二公子的嘴里听见宋如柏的名字,一时惊呆了。

    “他和你是邻居,而且我瞧着他对你还很关心。”宋如柏在云舒的面前自然是十分认真的,唐二公子想到陈平曾经跟自己说笑的比如宋如柏时不时还给云舒劈柴,就觉得宋如柏这人不错,对云舒笑着说道,“而且他在八皇子面前十分有体面,才侍奉八皇子多久?如今他已经是八皇子面前最得脸的那个。我见八皇子去哪儿都带着他不说,宫里头贵妃娘娘仿佛也觉得他十分稳重厚道,听说还想要给他做媒。”

    “我不知道。”云舒只知道八皇子似乎对宋如柏挺好的,可是没想到宋如柏在八皇子的跟前竟然混得这样好。

    既然唐二公子都能说八皇子十分喜欢看重宋如柏,那只怕宋如柏在宫里的确是十分出色的。

    可是她在外头的时间不长,就算是见了宋如柏,也不大敢问他在宫中怎样,毕竟宫闱之事她不好多问。

    因此,当听到唐二公子说宋如柏如今在八皇子的跟前过得这样好,云舒诧异了一下,之后又觉得很高兴。

    苦尽甘来,或许说的就是宋如柏。

    他曾经过得那样清苦,如今过得好些,云舒也觉得他以后的日子能更好一些。

    “贵妃娘娘说给宋大哥说亲吗?那真是太好了。贵妃娘娘是宫中的贵人,如果贵妃娘娘能给宋大哥看中的,那必然是极好的女子。”而且等闲的女子只怕都走不到沈贵妃的面前,如果是沈贵妃心里觉得不错的,那大概率就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还得是有些品级,家庭背景不错的官宦小姐。这样的千金小姐多给宋如柏长脸啊?而且宋如柏本就家庭简单,家底浅薄,日后如果是想要升迁还是怎样,还能有个给力的岳家帮着他忙活。

    云舒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我这也是听八皇子随口一说。”唐二公子见云舒还给宋如柏高兴呢,哼笑了一声说道,“你都觉得贵妃娘娘对他不错吧?偏偏他还是个不识抬举的,连八皇子都跟我抱怨,说贵妃娘娘好不容易想给谁做个媒,这宋如柏竟然还敢拒绝。”见云舒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敢置信地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唐二公子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拒绝了贵妃!要抱怨,抱怨你那个宋大哥去!真是大好的前程给他,他自己都不肯要。”

    贵妃愿意做媒,宋如柏竟然还拒绝了。

    叫唐二公子说,宋如柏就仿佛是个棒槌。

    难道贵妃还能拿随随便便的女子塞给他?

    能给宋如柏做媒,那必然是极好的好人家的千金小姐。

    “我,我这不是听了震惊了嘛。”见唐二公子翻了个白眼,俊俏的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云舒急忙辩解说道,“我就是觉得不敢相信。宋大哥这是怎么了?”之前拒绝了方柔也就算了,方柔跟赵二哥牵扯不清,宋如柏不乐意淌浑水可以理解。可是沈贵妃能给做媒的,虽然不知是谁家的小姐,可是必定是极出色的,绝不会辱没宋如柏,怎么宋如柏还不干?云舒气死了,觉得自己要是在外头的话,一定得好好儿劝劝宋如柏。

    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

    有大好的姻缘要知道把握啊。

    “那,那贵妃娘娘是不是不高兴啊?”

    云舒再想到宋如柏不仅失去了一个好亲事,还是拒绝了贵妃的一番美意,不由有些担心。

    “贵妃娘娘也没不高兴。你是不知道,贵妃是最心胸开阔的人了,这点小事不会放在心上。宋如柏这小子还在贵妃跟八皇子跟前晃呢,又十分倚重,可见也没因这样的事就对他不喜。”见云舒吐出一口气,唐二公子见她还很真心实意地关心宋如柏,微微挑了挑眉梢才说道,“你不必担心他,不过我倒觉得他算是你一个靠山。他拒绝了贵妃的好意都没有被贵妃与八皇子厌弃,可见也是有些手段的。等以后我不在京城,家里还有谁敢欺压你,你也不必去老太太与母亲跟前告状,直接叫人给他传个话儿,叫他去跟那什么显侯府打交道。”

    “为什么?”云舒觉得这样麻烦得厉害。

    “显侯府巴结八皇子巴结得不行,他是八皇子身边的最看重的侍卫,他说一句话,显侯府绝不会拒绝,可比在咱们国公府里闹得人尽皆知方便得多。”

    如果不是自己要离开京城,唐二公子也不能给云舒出这么个主意。

    云舒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摇头了呢?

    “宋大哥年纪轻轻能在宫里站稳脚跟,也不知道得付出多少,我怎么能因为这些事就叫他为难?”见唐二公子这回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着自己,云舒揉了揉自己腰间垂落的荷包垂头小声说道,“吃亏是福……我宁愿损失些银钱,也不愿叫宋大哥顶着八皇子身边侍卫的背景去跟显侯府为难。显侯府也就算了,如果叫贵妃娘娘,叫八皇子知道宋大哥竟然在外头举着他们的旗号跟显贵豪门有什么冲突,那对宋大哥的前程是不好的。”

    她宁愿吃亏。

    唐大小姐做的这些不过是个鸡毛蒜皮的小事。

    如果她不愿意给唐大小姐,那拼着被唐大小姐厌烦,直接拒绝就是。

    她却不想把这些事牵扯到宋如柏的身上。

    他本就艰难,年纪轻轻能把其他八皇子身边的人都给踩下去,叫贵妃与八皇子记住他,那得花多少心血。

    她也不能叫他因为这种小事就损伤他自己的前程。

    云舒知道宋如柏是个很喜欢帮忙别人的宽厚的性子,如果她去求他,他就算是明知道显侯府权势很大,也会为她去做的。

    可是正是因为知道,她才不能这样。

    “你,你……在京城顶着主子旗号在外头做事的又不是他一个!”

    “不管有多少人打着主子的旗号做事,我也不想去使唤宋大哥。”云舒抿了抿嘴角,仿佛一个榆木脑袋,唐二公子都想撬开她的脑袋好好儿看看里头是不是都是木头,不然怎么能这么不开窍儿呢?更何况在他的眼里,云舒并不是榆木脑袋,反而灵活得不行,此刻就气笑了说道,“你自己的铺子还打着国公府的旗号呢!你自己都干这样的事,还舍不得叫他去做?”

    云舒的铺子都挂在国公府的名下,不也是狐假虎威吗?

    自己就敢干,等到了宋如柏,她就舍不得了?

    “那怎么能一样!我,我本来就是国公府的人!”云舒理直气壮地说道。

    她可是叫国公府给买进府里来的小丫鬟,本就是国公府的人,因此在外头打着国公府的旗号做买卖那不是应该的吗?

    唐二公子看着一脸正气的云舒,很久气的都说不出话。

    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跟自己这个主子说她就应该狐假虎威还半点都不心虚的,他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