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唐三公子

    老太太微微一愣。

    她没想到唐三公子是这样的选择。

    “你是说,你要去山东?”难道不要功名了不成?

    “我自幼在先生门下读书,力有未逮,只是因先生厚望因此苦苦支撑,虽然日夜苦读,可是如今已经有力不从心之感。”唐三公子慢慢地站起身,见老太太诧异地看着自己,走到她的面前跪了下来给老太太磕头说道,“如今功课之上虽然有些美名,不过孙儿也只能仅限于成。孙儿也想跟着父亲去山东,能见见外面的世面,也能开阔一番心胸。请老太太恩准。”他眉目俊朗,抬眼,目光赤诚,哪怕云舒不喜欢唐二爷与金姨娘,都觉得唐三公子这目光清正。

    她微微有些茫然。

    唐三公子的功课据说极好。

    能在国公府里做先生的都是十分优秀的饱学之士,能传出唐三公子功课好这样的话,那肯定不是唐三公子所谓单凭日夜苦读能做得到的。

    她时常听说唐三公子天资聪颖的话,唐二爷也时常因此自傲,因此对于唐三公子要去山东十分不解。

    去了山东,唐二爷就暂时失去了唐家的庇护,而且山东虽然有许多有名的大儒,可是也不是凭借唐二爷一个小小的国公府庶出的身份就能攀附。

    唐三公子如果去了山东,那只不过是蹉跎岁月,耽误了自己的功课罢了。

    更何况他明明这两年就能下场,到时候一个秀才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如果唐三公子有了功名,那日后在唐国公府里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甚至比唐四公子这嫡子还要……

    云舒霍然心中一醒,诧异地看着跪在老太太面前的唐三公子。

    她心里有个不得了的想法。

    莫非是唐三公子不愿因自己过于出色,叫唐四公子这嫡出的弟弟因庶出的兄长太过出色为难不成?

    毕竟唐二爷如今就宠着金姨娘上蹿下跳的了,如果唐三公子再有了功名,那唐二爷就只怕越发无法无天,不把二夫人母子放在眼里,甚至金姨娘也为了儿子的前程越发要讲二夫人置于死地,进而取而代之,到时候只怕二夫人跟唐四公子就算是有老太太护着,可是在外头也没什么立锥之地了。毕竟出门在外,如果提到了唐三公子,未免就得有人提一提唐三公子那个不如他的嫡出的弟弟,到时候就越发叫唐四公子难做了。

    想到唐四公子希望兄长留在京城博取前程,唐三公子又不愿遮掩弟弟的光彩,云舒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兄弟之间彼此这样维护,虽然叫她意外,可是又觉得心里怪难受的。

    这兄弟俩都在为了彼此维护,唐四公子不愿因唐二爷怨恨兄长,唐三公子宁愿耽搁自己的前程与科举,也不愿意叫唐四公子在唐二爷面前越发没了地位。

    “请老太太恩准。”唐三公子一个头磕在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上了年纪的人,比少年多怪的云舒多了更多的阅历,哪里可能看不出这孩子在想些什么,此刻看唐三公子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复杂,许久叹息了一声问道,“你可知道,你弟弟希望你留下?”她的声音多了几分温度,少了刚刚的几分冷漠,唐三公子垂着头沉默许久,才缓缓地说道,“日后自有再见四弟的一日。”他一双手垂落在身边,微微攥紧,老太太看了他许久之后,点头说道,“你日后也要记得你今日在我面前说这些话的心情。”

    “是。”唐三公子郑重说道。

    老太太便微微笑了笑。

    “这个你拿去,等到了山东就去拜见吧。”她叫云舒从一旁的多宝架上取下了一个红木的匣子,叫云舒交给了唐三公子。

    唐三公子一愣,对云舒微微点头,接过了这匣子,觉得轻飘飘的,不由有些好奇。

    毕竟,他本以为这匣子里是老太太赏他出门在外的程仪,可是掂量了一下,又觉得轻飘飘的不像。

    “打开吧。”

    唐三公子听老太太的吩咐,打开了匣子,却见里头是一张描金大红的拜帖,打开翻看了一下,顿时仰头看着老太太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却俯身看着依旧跪在自己跟前,因拿了这张拜帖手足无措,露出几分少年人特有的紧张与茫然的唐三公子,露出几分温煦地说道,“这是山东鹤山书院的拜帖,你该看得出来。你跟着你父亲去山东上任,他忙于公务,你姨娘又忙着服侍他,难免会疏忽了你。等你去了山东,就去鹤山书院读书吧。”她看起来带着几分关爱,云舒虽然见识少,不知鹤山书院是个什么地方,不过看唐三公子捧着这拜帖手都微微发抖的样子,就知道这鹤山书院只怕是不寻常的。

    不然唐三公子怎么会这样激动。

    “老太太,我,我……”唐三公子捧着匣子,颤动嘴角,却不知该如何回话。

    “你对你弟弟的心,我明白。只是你既然一心为他,就该明白一个道理,独木不成林。”见唐三公子目光慢慢清明起来,老太太温和地说道,“他是你的弟弟,是你的手足,日后你与你弟弟要相互扶持,而不是掩盖锋芒。你要知道,在这一府之中,你掩盖锋芒只是给你的弟弟让位。可是你也要想想,如果你不能支撑风雨,与你弟弟一同守护家门,那你再三退让,不是给你弟弟机会,而是把机会让给了外头的那些人。”

    “孙儿只是不想,不想……”唐三公子微微红了眼眶,伏在老太太面前。

    他说不出口。

    他知道父亲与姨娘做的不对。

    可是如果叫他所谓大义灭亲,揭发父亲与姨娘,他也是做不到的。

    左右为难就是这样。

    “好了,你父亲与姨娘怎样,我管不着。日后天高皇帝远,随他们去吧。可是你也要记得今日的本心,就算日后遭遇到什么,无论风光还是衰落,都不要忘记今日的初心。”老太太见唐三公子伏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一哭,与方才的稳重就不一样,这才露出几分孩子气,便双手扶着他笑着说道,“去了鹤山书院好好读书。祖母也想早日看见你能光耀门楣,成为唐家可以炫耀的那一个。”

    她这样慈爱,用心庇护自己,唐三公子想到父亲唐二爷在金姨娘面前时常露出的隐忍不住的愤恨,不由惭愧得面红耳赤。

    “孙儿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一定不堕唐家声名,不为唐家逆子!”他声音沙哑,目光却慢慢坚定起来,声音朗朗。

    “这样才对。唐家的小辈慢慢长大,日后都要靠你们兄弟齐心协力。”见唐三公子的眼神变了,少了几分压抑与隐忍,多了几分开阔,老太太微笑了一会儿,这才对他说道,“小四心心念念想叫你留在京城,如今你要去山东,你亲自去与他说一说,不要叫他为你担心。至于你母亲……”她说的母亲自然就是唐三公子的嫡母二夫人,见唐三公子并未瑟缩,便在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该明白怎么做。”

    “是。”唐三公子将匣子放在一旁,再次给老太太磕头,这才转身大步走了。

    云舒见他背影挺拔笔直,不由也在心里啧啧称奇。

    “老太太……”

    “如果他说要留在京城,或者说他的功课极好,想着赶紧出人头地把他弟弟给打压下去,那帖子我不会给他。”见云舒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老太太笑着对云舒说道,“可是既然他知道不要将光彩遮蔽了他的弟弟,只凭他此刻的心情,我就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她见云舒的面容柔软,敬佩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不过他与小四这兄弟俩的感情……也没有辜负了我这一张帖子。”

    “鹤山书院很有名气吗?”

    云舒讨喜地问道。

    老太太自然是愿意在云舒的面前显摆一下的,笑着说道,“是山东最大的书院,是山东的几个书香门第的大家族一同经办,里头的读书的孩子都是一层层精挑细选。这鹤山书院考出来的举人进士不计其数,从鹤山书院这百多年的时间里还走出过两个阁臣,三个尚书,至于其他的那些寻常官宦不及其速度。是山东一等一的读书人倾慕的地方。如果小三能在那里读书,倒是也好。”

    来往的都是同窗,若日后这些同窗都科举入朝,那也都算是一份人脉了。

    云舒眨了眨眼。

    “您对三公子真好。”

    “只要他能不要忘记今日对我说的话,那这张帖子就没有白费。”

    只要唐三公子不忘今日誓言,绝不做跟唐二爷一般的白眼狼,不做唐家忤逆,愿意也成为唐国公府的一员,支撑唐家的门楣,那老太太觉得这帖子没有浪费。

    她从不怕庶子有出息。

    只担心庶子成为白眼狼,成为旁人攻击唐国公府的武器。

    而且,就算是唐三公子日后学了唐二爷,忘了今日在她面前的这么多话,凭借唐国公府的势力,他也翻不了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