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腹诽

    不说二夫人,就算是云舒也想不到唐四公子是这样一个不爱记仇的性子。

    她心里唏嘘了一声。

    没想到唐二爷那样的人,竟然还能养出唐四公子这样的好儿子来。

    她想到唐二爷在老太太面前的惺惺作态,再见唐四公子与二夫人母子情深,就越发觉得二夫人不想跟唐二爷去山东这样其实也不错。

    与其离开老太太的庇护,跟着没良心的丈夫去地上上上任,一个不好叫丈夫跟那金姨娘给磋磨死在山东,还不如没了这个丈夫和小妾在面前碍眼,安安心心在国公府里养自己的宽厚的好儿子。这夫君指望不上了,不如日后就指望这个愿意保护母亲的好儿子呢。她的心里未免唏嘘了一声,见二夫人此刻已经跟唐四公子母子情深,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这才跟琥珀一块儿出了二夫人的院子。

    等跟老太太回了话儿,老太太听了琥珀转达的唐四公子的话,不由微微一愣。

    “这孩子……”二夫人是个精明的性子,没想到唐四公子的性子竟然如此柔和良善。

    虽然说唐二爷是庶子,因此唐四公子在老太太的心里比不上唐国公世子与唐二公子,可是见这孩子这样善良单纯,老太太的心里也多了几分喜欢。

    “既然是这孩子的意思,那就叫你们三公子过来,我问问他。”老太太微微点头,觉得唐四公子这心性不错,因此也不愿意反驳了唐四公子这番兄弟之情,因此就叫琥珀传了唐三公子过来跟自己说话。见云舒正站在自己的身边,她便笑着问道,“老二家的媳妇儿还说什么了?”她笑着一问,云舒便笑着说道,“自然十分感激您的那些珍贵的补品。二夫人还说本想来给您请安,只是她如今照顾四公子蓬头垢面的,恐叫您瞧见了伤心。”

    “她的性子我是极喜欢的。想当年……我真是不知道这门婚事是害了她,还是对她好。”

    “有您这样的婆婆护着,这还不叫有福气不成?”虽然说觉得二夫人可怜,可是云舒的心里最要紧的只有老太太,如果说叫老太太为了二夫人心里难受伤心,云舒是肯定不乐意的。见老太太的脸色黯然,显然是觉得对不住二夫人,急忙给老太太轻轻地捏了捏肩膀柔声说道,“虽然我见识浅薄,可是得您的恩典时常在外,也听了这京城里许多的各家各府的零零碎碎的话。那些豪门世族之中的妻妾纷争何其惨烈,不说旁人,只单单说咱们府里出去的那位二小姐……荀王妃。还是咱们国公府的小姐,可是不也在王府与妾侍相争,生活得水生火热?”

    见老太太微微点头,云舒便柔和地说道,“如果二爷这样的事换到了旁人家,就算二夫人与四公子是受害者,可是也不会有人出头的。难道那些大家族里被妾侍踩到头上,又是香消玉殒,又是青灯古佛的还少了不成?可是她有您这样的婆婆护着,有国公爷这样的规矩镇着,如今平平安安的,反倒将二爷与金姨娘给送出去叫她不必再受磋磨,这是多么幸运的事?”

    “你觉得她已经很幸运?”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笑着问道。

    “我又不是聋子瞎子,外头那么多的各家的流言蜚语,再看看咱们这府里太太平平的。更何况二爷的出身……您平常待二爷多为难啊。是二爷自己养不熟,心里存着心结,与您有什么关系。”云舒见老太太笑叹了一声,显然心里好受了许多,不由轻声说道,“若是您怜惜二夫人,往后躲照顾她,有好的吃的,好玩儿的,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再好好儿寻人教养四公子,叫四公子能给二夫人撑出一片天来,这不就是对二夫人最好的维护吗?”

    “可是你们二爷那儿……”

    “您管二爷做什么呢?叫我说,二爷也就这样儿了。”

    云舒这话是实话。

    要说唐二爷庸碌,从前她还没觉出什么来,毕竟在这花团锦簇的国公府里,唐二爷也是锦衣玉食的看不出什么。

    可是这回唐国公出手,给唐二爷谋了个缺儿叫唐二爷上任,把唐二爷给欢喜成这样儿,云舒就看出几分来。

    说是一地的知县,一方父母,可是说起来,一个山东的知县也只不过是七品官。

    这对于普通的读书人来说,手握一地权柄,做了一个知县给一个县城做了父母官,已经是光宗耀祖。

    可是唐二爷不是这样啊。

    唐二爷可是勋贵子弟,是国公府的二爷!

    这样的身份,如今欢天喜地去上任的不过是个七品知县,那之前唐二爷在京城里是干什么的?是几品?

    唐国公不可能还给唐二爷降了品级去屈就一个知县,这说明唐二爷在京城干了这么多年的皇差,撑死了也就混了个七品。

    好吧,如果说普通的人家能在京城做十几年的七品的小官儿也勉强算不错了,毕竟看云舒的那几家邻居,赵二哥那样的人品才华,也不过是个五城兵马司里的小官。

    可是唐二爷这做着世家豪族的子弟,得废物成什么样儿,干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升迁呢?

    他虽然是庶子,可是家族并没有压制他,如果能在之前的差事上做出成绩,只凭借着国公府的门楣与招牌都不敢有人压制他的成绩,一定会叫他很快晋升。可是他却依旧在七品上“兢兢业业”好多年,如今还得是嫡兄给他找了知县的实权差事,才叫他能够一点公事上的晋升。

    云舒一想想唐二爷这样的一个人,偏偏竟然还敢在家里闹腾就觉得腻歪。

    她就忍不住对老太太哼了一声说道,“国公爷真是英明极了。叫二爷留在府里头,每每看见二爷都觉得心里不痛快。”只知道窝里横,不就是仗着老太太对他的容忍吗?因此云舒还偷偷对老太太说道,“也得叫二爷尝尝外头的风霜雨雪。不然还以为自己在咱们府里能耐了,就是个经天纬地的伟丈夫了。”等唐二爷到了那山东就知道了,等国公府远在天边,那一个人面对那知县上的各种人际关系还有各种民间事务,他就知道国公府给他带来的是怎样的庇护。

    “你啊,都敢编排主子了。”老太太点了点云舒的额头。

    只是她笑容愉悦,却并不是在呵斥云舒,显然云舒这话叫她心里很高兴。

    “我的主子是老太太,谁叫您为她伤心难过,那我也是不认他的。”云舒红着脸,扭了扭自己的衣袖小声说道。

    “老实孩子。”老太太见云舒一心一意为自己抱不平,因唐二爷这几天作乱因此还胆子大到唐二爷都看不顺眼,越发觉得云舒赤诚,温声叮嘱说道,“只是这些话你只能与我说,在外头可不许露出来,不然叫他恨上你。这也是暗箭难防的事。”唐二爷连二夫人都敢祸害,更何况是云舒一个小丫鬟呢?老太太担心唐二爷看出云舒对他不满对云舒做什么,便摸了摸云舒的肩膀说道,“最近你就跟着我吧,不要到处走动,等他走了,你再在府里散散心。”

    “那我给您做件小衣裳吧?都快到冬天了,前几日我瞧见大夫人孝敬您了几张羊羔皮的皮子,又软又暖,正好儿贴身儿穿。”云舒眨着眼睛说道。

    “都随你。有你在,我不操心这些。”老太太笑着说道。

    她想了想就对云舒说道,“你们大夫人送了不少的皮子给我,我瞧见还有几件灰鼠皮的斗篷。外头做的针线我也不爱用,回头我叫琥珀把那几件斗篷给你们分了。免得下雪天你们出去当差冷得慌。”她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与云舒这样的小孩子絮絮叨叨,更何况府里头虽然有六个小姐,可是不是庶女就是庶子膝下生的,品行不一,老太太虽然素日里也十分珍爱看重,不过到底都隔了一层。

    云舒急忙答应了,陪着老太太凑趣儿说话,又哄老太太吃了一小碗燕窝,就看见外头快步走进来一个俊朗的少年。

    他的年纪比唐四公子大一些,高挑挺拔,面容俊朗,虽然还带着几分稚气青涩,可是一看就是个心里有数的人。

    他之前来给老太太请过安,云舒自然认得他就是唐二爷的庶长子,金姨娘生的唐三爷。

    “给老太太请安。”唐三爷上前给老太太施礼。

    他声音朗朗,一身的书卷气,老太太看了也不由恍惚了一下,这才温和地叫他坐在一旁问道,“叫你来本不是为了别的,是我想着你的一些功课上的事。你也该知道了,你父亲就要去山东为官,你姨娘也是要跟去侍奉左右,我是想问问你,是留在京城里继续读书,还是跟着你父亲去山东。我记得家里的先生曾经夸过你,说你的功课极好,这两年就可以下场一试。”

    唐三公子如果是想要前程,就该留在京城,准备下场考试,为自己博一个功名了。

    唐三公子听了老太太的话,却微微一顿,之后摇头。

    “先生谬赞了,我的功课寻常,想要下场还得过些年。老太太,我跟父亲去山东任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