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踢走

    如果是从前,他这样一副孝顺的样子老太太也就相信了。

    可是这几日老太太算是对庶子开了眼界了,见唐二爷一副憧憬未来美好生活的样子,就知道唐国公这次做对了。

    把唐二爷给踢出国公府,还能叫唐二爷觉得高兴,觉得没受委屈。

    云舒看着唐二爷那副还要努力隐忍高兴的样子就觉得可怜。

    她一声不吭地躲在老太太的身后,却见老太太笑了笑。

    “你去保宁县没有个服侍的人我也不放心。只是你媳妇儿还要服侍我……既然如此,你把金氏给带去吧。”见唐二爷眼睛一亮,没准儿就打着要在保宁县对外宣称金姨娘就是县令夫人的样子,那岂不是就跟当年死了的唐二爷的生母一样翻身,也能在那些外头的人面前挺起腰杆子了吗?老太太见了唐二爷那样子,眼底闪过一抹冷淡,面上却和颜悦色地说道,“金氏,一向服侍你得好,就叫金氏与你一起去保宁县。”

    “您放心!金氏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一定不会在外给母亲您丢脸!”唐二爷急忙说道。

    好人家的女儿?

    好人家的女儿谁能给人当小妾?

    老太太笑了笑,温和地说道,“不求她多么谨言慎行不给我丢脸,只要她好好照顾你,叫你内宅无忧就是她最大的功劳。”她这样温煦,唐二爷便笑着点头,见老太太跟前丫鬟们都垂手服侍,急忙亲自从一旁倒了一杯茶双手捧给老太太惭愧道,“儿子前些日子气急发疯,令母亲为儿子担忧,都是儿子的不是。”他又是一副沉稳老实的样子,只是老太太闻到他这几日在柴房也不洗漱的那股子怪味儿,努力屏住呼吸半晌,笑着接过了他手中的茶。

    “你以后也是一县父母,万万不可再这样喜怒加身。”她见唐二爷点头答应了,便随手把这茶放在一旁和声说道,“金氏那里你去跟她说一声。她才小产,还得坐小月……等她出了小月,你们就一起启程。”她微微侧头,一旁珊瑚端了一个匣子,里头放了一对十分精致的赤金手镯,叫珊瑚拿到唐二爷的面前温声说道,“她这次小产我也伤心,见了她难免落泪,就不去看望她。这是给她的,叫她以后好好儿服侍你。你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云舒不着痕迹地看了那两只赤金手镯。

    精致也是精致,国公府里的首饰哪里有不精致的。

    不过……这两只金手镯叫云舒看着还不如老太太给她们这些得宠的丫鬟们的打赏呢。

    只是唐二爷只是个男子,哪里能明白金手镯的好坏,见老太太面带安抚,便接过了这匣子对老太太说道,“等金氏好了,儿子叫金氏来给母亲磕头。”

    “不必了。她出了小月就要跟你启程,到时候不知多忙碌。既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多的礼数?叫她忙着你的事儿。我都说了,只要她把你服侍好了,那比什么都强。”见唐二爷答应了一声,老太太顿了顿便对他继续说道,“至于小三……”这说的就是唐二爷与金氏所生的庶长子唐三公子了。想到唐三公子,老太太心里唏嘘了一声,对唐二爷缓缓地说道,“叫他跟着你们一块儿去。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如今也渐大了,也该多些世面。那些举人进士的言之有物,也是素日里游学出来。闭门苦读能读出了什么?”

    “这……”唐二爷犹豫了一下。

    他很看重自己的长子唐三公子,偏偏唐三公子还十分争气,小小年纪就功课极好,因此他犹豫着,也不知道该叫唐三公子留在京城里好好读书,还是跟自己一起走。

    “那儿子在想想。”他笑着说道。

    这就是要去和金姨娘商量了。

    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见他蓬头垢面的,浑身散发着酸嗖嗖的气味,便温和地说道,“你先下去梳洗。你大哥这一回也是气得狠了。都说爱之深责之切。他对你寄予厚望,因此才会对你这样苛待。”见唐二爷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迟疑地点了点头,老太太笑了笑,自然扬声叫两个丫鬟送他回去,等见唐二爷的声影消失在了视线里,老太太这才皱了皱眉,看了一旁唐二爷刚刚端给自己的那个青瓷茶盏。

    琥珀拿了这精致漂亮的茶盏转身就出了屋子。

    回来的时候,她手里就空空的了,显然那茶盏叫她给扔了。

    老太太就跟没看见似的,靠在椅子里等了一会儿,又叫琥珀去库房里拿了两只人参给二夫人送去。

    “二爷最近闹腾,连着国公爷与三爷都忙碌不休。只怕大夫人与郡主心里最近也跟着老太太一般悬着心,被这府中的家事所累。”琥珀对老太太低声说道,“您看,是不是也给大夫人与郡主送些补品?”这二房闹腾了这么久,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自然也是跟着操心了的,老太太一愣,对琥珀笑着点头说道,“你说的是。我也是没想到。既然如此就都送些过去。”

    “叫小云跟我去库房吧。”琥珀对老太太建议说道。

    老太太看着琥珀不由笑了。

    “这点小事你做主就是。”琥珀服侍老太太快十年,老太太对她的倚重与喜欢自然不是云舒这等后来居上可比,这些小事老太太是随着琥珀的。她点了头,琥珀就叫一脸茫然的云舒跟着去了老太太的库房,等到了库房就对云舒说道,“这些都是这些年老太太的私房,日后你心里得有个数。”她其实之前也提过这么一句,不过云舒还是有些不安与茫然,迟疑地对琥珀说道,“知道了。”

    “你前几日就做得很对。无论这府里发生什么,都不能叫老太太跟着生气动怒。”琥珀见云舒一愣,便淡淡地说道,“这遇上了什么事,得先想想告诉老太太值不值得。”就比如唐二爷踹翻了厨房里唐四公子的药这种事,难道一定得叫老太太知道?不过是平白生了一场气罢了。想到这里,琥珀对云舒那日的伶俐多了几分满意,对她说道,“日后如果你在老太太的身边,也要多劝老太太开心轻松。”

    “我知道的。”云舒急忙说道。

    “这就好。”琥珀没再说什么,只是带着云舒挑了许多的补品,送去了府中的几位夫人处。

    这自然也叫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面上有光,云舒跟琥珀得了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的赏,又去了二夫人处,把唐二爷要去保宁县当知县的事儿给说了。

    二夫人没有半分舍不得,反而松了一口气。

    她这几日依旧守着唐四公子,已经醒过来的唐四公子怎么劝说她,她都不肯离开自己的儿子,此刻坐在唐四公子的床边,听了琥珀跟自己说的那些老太太与唐二爷的谈话,二夫人苦笑了一声对琥珀与云舒说道,“我是不会离开国公府的。二爷如果要去山东,那就叫金姨娘跟着去好了。”她见唐四公子已经从床上起来靠在床头,急忙扶着儿子叫他靠得舒服点,有些无奈地说道,“二爷如今只怕也不想见我。他从老太太那里回来,如今我也没见他一个影子。”

    这肯定是去看金姨娘去了。

    见她面容黯淡,显然虽然与唐二爷争执,可是心里还是在意,云舒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去看床上脸色苍白的唐四公子。

    唐四公子生得俊俏,此刻一身雪白的里衣,又虚弱了些,瞧着也是一位风流俊秀的勋贵公子。

    不过想他有胆子在唐二爷暴怒的时候还想着护住自己的母亲,云舒对他还是十分敬佩的。

    “那三哥呢?”

    “你问他做什么!”二夫人的脸色顿时一变。

    唐三公子与唐四公子虽然嫡庶有别,不过一想感情还不错,甚至素日里唐三公子还时常敦促唐四公子的功课,兄弟之间还十分和睦。

    这次唐四公子挨了唐二爷的窝心脚,唐三公子还几次登门,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什么,却默默地看望,最后二夫人实在忍不得金姨娘的儿子在自己面前晃悠,几次叫唐三公子吃了闭门羹。

    “三哥如果跟着去山东,那只怕就没有好师长了。”

    国公府里请的师长那都是饱读诗书之人,普普通通拉出来一个都是有功名在身,可是一旦去了山东,唐二爷不过是个知县,唐三公子还跟谁读书?

    这功课岂不是耽误了。

    “母亲,还是叫三哥留在府里吧。”唐四公子对二夫人低声央求。

    “可是他……”

    “是父亲不喜我,与三哥有什么相干。”见二夫人含着眼泪看着自己,唐四公子对二夫人笑了笑,带着几分释然地说道,“我知道父亲对三哥寄予厚望,觉得我挡了三哥的路。可只要三哥一日没有辜负我与他的兄弟之情,儿子也不愿辜负了三哥。”他的表情柔和,二夫人摸了摸儿子的脸,落下眼泪。

    “傻孩子。都依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