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保宁知县

    不过活该。

    云舒心里给雷厉风行的唐国公叫了一声好。

    “这也就罢了。”

    老太太就发现了。

    与其在家里跟唐二爷生气,果然不如叫唐国公出手去收拾。

    她知道唐二爷被唐国公给捆着扔在柴房,顿时就也觉得轻松了,一时之间也露出了笑模样儿,还因为这,带着记几个丫鬟去二夫人的院子看了看唐四公子,见到唐四公子如今瞧着虽然苍白无力,不过好歹吃着补药汤药的,太医也说慢慢儿调养就能恢复,也就松了一口气。虽然最近府中不能在二房气氛这样紧绷的时候欢声笑语的,不过好歹也能松快松快,晚上的时候,唐国公带着妻儿还来给老太太宽心。

    “总这么关着也不是个事儿。”唐二爷虽然在外头平庸,可到底也是个朝廷命官,这样给关在柴房只怕也不好看。

    唐国公夫人就笑了笑,目光柔和地看着冷峻高大的唐国公。

    云舒就觉得仿佛唐国公夫人最近对唐国公有一种旧情复燃的感觉。

    倒也不是从前唐国公夫人对唐国公心如止水,只是到底老夫老妻的,彼此之间看着就多了几分温情,少了几分爱恋。

    不过打从唐国公揍了唐二爷,唐国公夫人似乎对唐国公又燃烧了一把小火苗的样子。

    那唐二爷挨了这顿打其实也很划算的。

    “我已经寻了人给他调职。”见老太太一愣,唐国公就对老太太缓缓地说道,“山东保宁县上的县令刚刚致仕,那地方山清水秀,也不是繁华之地,叫他过去当几年县令好好养养他的心。”见老太太微微皱眉,显然是担心唐二爷在外头闹出风波连累唐国公府,唐国公便温和地对老太太说道,“保宁县四面环山,山路崎岖,当地人民风淳朴,不是喜欢闹事的,不过却不富庶。”

    这就说明就算是唐二爷想在保宁县捞银子,人家县里也没钱。

    不然三年县令十万白银,那唐二爷当几年县令还不发家了啊?

    他发不发家倒是无所谓,可是他仗着国公府的势力才做了县令,那以后捞了银子,国公府不得帮着背黑锅?

    银子没拿着还得给唐二爷背书,这种蠢事唐国公不干。

    他直接把唐二爷扔在穷乡僻壤,想捞银子也捞不着,就好好儿当个清水知县就完了。

    “可是他一旦被放出去,我担心他打着国公府的旗号。”老太太斟酌着说道。

    “山东官场有我许多好友,他在山东为官,我会修书一封,他想打着国公府的旗号也不会有人理他。把他放出去,眼不见心不烦。”唐国公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些顾忌忌惮就叫老太太受唐二爷的折腾,见老太太微微点头,唐国公便对老太太劝慰说道,“他如今年纪也不小,也不该儿子日日庇护他。”叫唐国公说,什么宠妾灭妻,什么爱庶子超过自己的嫡子,都是日子过得太清闲,吃饱了撑的。

    等唐二爷每个月只拿当知县的那十几两银子日日发愁没米下锅的时候,看他还有没有精神动花花肠子。

    “把那个金氏给他送去,一起带走。”唐国公沉着脸说道。

    金氏,不是自己的妾室,因此唐国公懒得去动弟弟房里的女人。

    如果是自己房中的妾室敢这么折腾老太太,别管是不是给自己生育过儿女的,唐国公早就给卖了。

    “那也好。至于老二媳妇儿,就留在京城吧。三丫头正是要说亲的时候,更何况老二都要离京,老二媳妇儿如果也跟着一起走了,那二房里谁在我的面前承欢膝下呢?老二媳妇留下来在经历服侍我,就叫金氏跟着老二去任上。想必上头没有主母,她也是乐意的。”老太太可不能叫二夫人跟着唐二爷去外地,这在她眼皮子底下唐二爷都恨不能弄死二夫人,如果跟着去了山东,只怕二夫人母子都要没命了。

    “母亲跟弟妹商量就是。”唐国公对二夫人日子过得怎样没兴趣。

    如果不是为了老太太的安宁,唐国公也不会这样收拾唐二爷,非要给二夫人出头。

    他自己的儿女还管不过来呢。

    “明日等老二媳妇来了我再问问她的意思。那老二他就这么关着?”

    “关着他。饿几天,不然他日日上蹿下跳,我没有时间日日都跟着他折腾。”唐国公好容易休个沐,气儿都没缓过来就得出去寻了吏部的人把唐二爷踹到山东去,这一想到了就觉得心中恼怒,且见唐国公夫人对自己温和地关注,他一愣,英俊端肃的面容难得露出细微的不自在,正好看见唐二公子正对老太太挤眉弄眼,不由沉声呵斥,“做什么鬼样子!”这个儿子太过跳脱,他想着明年必须得送去军中磨砺。

    唐二公子吓了一跳,见唐国公面沉似水,急忙有些无力地站起来老实地说道,“儿子想问问老太太,什么时候想吃烤鸭。”

    “你还想着吃!”唐国公又呵斥了一声。

    “你骂他做什么!知道我心情不好,因此想着给我做些吃食讨我的开心,叫我欢喜欢喜,这你都看不顺眼?!”老太太看着唐国公那一副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德行就生气,一边把唐二公子给护着,一边对唐国公絮絮叨叨地说道,“我就觉得咱们家的小二最有孝心,偏你总是看他不顺眼!当初难道你父亲也是这么教导你的?日日对你眼睛不是眼睛,嘴巴不是嘴巴的,时常呵斥你吗?”

    “母亲,他顽劣。”唐国公急忙说道。

    “哪里顽劣了?外头的那些大街上提笼架鸟,招猫逗狗的才叫顽劣!我的孙子可从未有这样不像话的。”老太太哼了一声说道。

    唐国公哪里是老太太的对手,更何况也不敢顶撞老太太,因此瞪了儿子一眼。

    唐二公子已经躲到老太太的身边偷看自家严厉的老父,见唐国公果然不敢开口,顿时神采飞扬起来。

    “他明年开春就要去军中了,在我的面前孝顺一日就少一日,你还这样严厉,我心里不好受啊。”老太太见唐国公更加无话可说,这才拍了拍唐二公子的手叫他不必担心,仿佛一切都有她做主似的。云舒在一旁听得都哭笑不得的了,不过到底只是个丫鬟,因此肃然地站在老太太太的身边垂手听着,一副老实得不行,安安分分的样子。老太太见她老实得很,顿时眼睛亮起来,对唐二公子笑眯眯地说道,“那明天就吃烤鸭。”

    她觉得有唐国公一家在,云舒肯定就不敢跟自己讨价还价了。

    果然云舒是不敢的。

    她看见老太太的笑脸,真是觉得老太太有时候变成了一个老小孩儿。

    “行啊!您不知道,给您的那几只鸭子都是我专门亲自喂的!我有经验,那鸭子喂得特别肥。”唐二公子自白自夸。

    “那就好。多烤几只,给你这铁石心肠的父亲也尝尝,也知道你的孝心。”

    “母亲。”唐国公无奈地唤了一声。

    “好了。小四的身子骨儿我去看了,太医说只管养着就是,没有大碍。既然这样,那咱们也该松快松快。”老太太叫唐二公子明天把烤鸭送进来,见唐国公没吭声了,就对一旁的唐国公夫人叹气说道,“只可惜了三丫头,正是说亲的时候却遇上这样的事。她母亲只怕最近也没心给她寻摸亲事。你做伯母的,就多帮她在外头瞧瞧,看看谁家的子弟好些。不求多么显赫,只求是个上进的,对人好的孩子。”

    “您放心,我明白。”唐国公夫人就知道,老太太这是怕唐三小姐受二夫人的声名连累,因此才叫她这个伯母出头。

    金姨娘这么没头没脑地小产,只怕也有些人会说嘴,到时候这口锅就算不是二夫人干的,也得扣在二夫人的头上。

    因此二夫人往后出去给女儿说亲怕是没分量了,得她这个国公夫人出面才行。

    “你做事我是放心的。”唐国公夫人一向都尽心尽力的,老太太自然也放心。

    她的心情好了些,等到了第二天唐二公子果然孝敬了她几只烤鸭,还亲自挥着小刀给她切了鸭肉做卷饼,老太太吃了个新鲜的玩意儿果然就赞了几声好,又觉得这滋味儿确实不错,还叫人拿了余下的几只去各房里都给分了,当然,柴房里的唐二爷是没份儿的了,等过了这几日,唐国公叫唐三爷在吏部把这保宁县知县的手续都跑了下来,就等着唐二爷上任去,唐国公才把已经蔫巴了的唐二爷给放出来。

    唐二爷浑身衣裳跟咸菜干儿一样,狼狈消瘦地来给老太太磕头。

    老太太见庶子老实了,又是一副孝顺不安的样子,懒得对他多说什么,只问他带谁去上任。

    唐二爷犹豫了一下,虽然有些惶恐,可是想到自己日后知县一方,乃是一县父母,那说什么算什么,比在国公府看老太太的脸色强,顿时眼睛一亮,对老太太露出几分乖顺。

    “都听母亲的。”他一副很孝顺的样子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