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柴房

    竟然半点儿都不乐意叫人误会云舒,对云舒生怨。

    珊瑚眼睛一转,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她与云舒一向关系极好,而且也想着等自己日后出嫁,云舒还要留在老太太的身边服侍,也想着叫云舒不要忘了自己,免得老太太时间久了就不记得自己这个人了。

    如今老太太越喜欢云舒,自然对她也是越有好处的。

    “小云如今也能干极了。”珊瑚的脸上堆着笑,见云舒红着脸不好意思说话,笑吟吟地对老太太说道,“之前就沉稳,还记得给四公子寻太医,如今又想着二夫人与四公子的药别叫二爷给耽误了,这才是心里有主子的人。叫我说,刚刚我都叫二爷给吓得呆住,怎么就没跟小云似的,也想着国公爷的事儿呢?”她这样伶俐,顿时就帮云舒给转圜了过来,毕竟之前还惦记唐四公子身体状况的,怎么会不合时宜地笑呢?

    那自然不是云舒心里没有主子,而是想着给主子寻找了更好解决事情的好办法。

    见她明白,老太太便微笑起来。

    “去吧。还有别叫人怠慢了你们二夫人与四公子。”

    “知道了。”珊瑚眸光流转,见云舒对自己笑了一下,知道她记得自己的好,便心中如愿以偿,笑吟吟地出去。等她出去了,老太太这才靠着床头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真是没有一日的消停。”她如今年纪大了,本想着颐养天年,谁知道唐二爷这个时候跳出来恶心人,叫老太太真是恶心得不行。想到唐二爷竟然为了那金姨娘如今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老太太难得想跟人说说心里话,就对云舒说道,“只怕是金氏又在背后逼他。”

    “不管怎样,都不能叫这事儿叫人觉得是咱们二夫人做的呢。”云舒小声说道。

    “你说的没错。三丫头正是要说亲的时候,如果她母亲这时候叫外头传出有刻薄妾侍,谋害庶子的名声,那谁家体面些,规矩些的人家只怕都不会要她做媳妇。”正经人家谁还敢娶这么一个狠毒的女子回家里来?如果唐二爷闹得太厉害,在京城之中放出风声去,那唐三小姐这婚事就要很艰难了……老太太眯着眼睛半晌,拍着云舒的肩膀轻声说道,“这金氏……我从前真是小看了她。”

    金姨娘从前也一贯老实。

    老太太看她老实,因此才对唐二爷这么多年偏宠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没想到金氏竟然还有这样狠毒的心肠。

    她挑的发难的时间真的是太好了。

    正好儿是唐三小姐要挑人家嫁人,又有唐三公子这庶长子就要成丁,就要娶媳妇儿的时候。

    这个时候收拾了二夫人,那唐三小姐的婚事必然会因生母的连累而变得艰难,甚至没准儿就随随便便嫁一个不怎么样的人家了事。金姨娘自然是乐意见到唐三小姐这个嫡女沦落到了那等不好的人家去,更何况二夫人如果给金姨娘腾了地方,唐三公子就成了嫡子。这舍了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算计了这么多人,金氏叫老太太实在是十分恼火,低声冷笑说道,“没想到她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如果从前就知道金氏是这种货色,老太太决不能容了她。

    只是如今老太太也依旧能动手,却懒得管唐二爷的那点破事儿。

    “金姨娘算什么巾帼呢?我只听说过代父从军的花木兰是巾帼,却从未听说过金姨娘这样的算是巾帼。”云舒笑眯眯地扶着老太太歇着,低声说道,“您这话都是抬举了她。只是再抬举她,她也不过是个妾侍。这做了姨娘,往后一辈子也只能是个姨娘,凭二爷想为她忤逆,她也依旧是个姨娘。”除非唐二爷有那样的本事,破家而出,什么都不顾了,带着金姨娘跟唐三公子就远远地走掉,那或许还能给她一个扶正的机会。

    只要留在国公府里,金姨娘就不可能上位。

    可是抛弃一切,连国公府的荣华富贵都不要了,云舒觉得这不可能是“巾帼英雄”金姨娘心里能接受的。

    她心心念念想做二夫人,不就是为了国公府的风光与显赫吗?

    “你说的对。为了这么个姨娘……我这些年也是气性大了些。算了,都托给你们国公爷与大夫人就是。”老太太顿时觉得自己为金姨娘与唐二爷这么生气不值得。

    顿了顿,她就问道,“那咱们不如吃烤鸭吧?”

    “……如果您之后的这三天都不生气,那咱们就吃烤鸭。”云舒跟老太太讨价还价说道。

    “怎么还要三天?”

    “如果不是二爷,您今天就没准儿已经吃着了。怨不得我,只能怨二爷。”云舒一摊手,见老太太笑了,这才服侍老太太赶紧继续歇息,轻声说道,“更何况心情不好,那吃什么都不香甜,如果您吃得觉得不好吃,那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外头我还怎么卖给别人家呢?”她莞尔一笑,声音柔软乖巧,老太太听了只觉得如沐春风,想了想,觉得倒也是这么个理儿,这才顺着云舒的意思睡了。

    云舒等老太太真的睡着了,这才轻手轻脚地往外走。

    等她从上房走出去,想去茶水间喝口茶,就听见廊下一处无人的地方传来说话的声音。

    这地方正好在云舒要过去的路上,如果要过去必然是会叫那说话的人见到,云舒犹豫了一下看过去,却见是琥珀与那个二等丫鬟。

    琥珀的脸色严厉,不知在说什么,那二等丫鬟的脸上全都是眼泪,显然正被琥珀教训。

    云舒想了一下,就知道琥珀只怕是在教训那丫鬟气着了老太太。

    她抿了抿嘴角,虽然口渴,还是往回走了。

    不然,叫人看见了自己见着人家的那些不好的时候,只怕那二等丫鬟心里是要有芥蒂的。

    都是在老太太身边当差的,又都是二等丫鬟,云舒就不想叫人知道自己撞见了她挨训的样子。

    她轻手轻脚地又回了老太太的上房,也不去老太太歇息的里屋,只在外间打转了一会儿,本想去另一侧的里间去给老太太再做些针线,就见珊瑚已经风风火火地回来,见云舒正在原地发呆,急忙笑着把她拉到外头去,对她说道,“我按着老太太的吩咐都跟二夫人说了,二夫人好一阵谢你。”见云舒松了一口气,珊瑚一张美艳俏丽的脸越发光彩,对云舒低声说道,“你这回帮了二夫人,二夫人日后必定记得你。”

    “不过都是我的本分。只是我只觉得二夫人如今是没心思想这些的。”

    “也不知道二爷是想干什么。你不知道,我去二夫人房里的时候,二夫人正哭着呢。二爷不许厨房里的人给四公子熬药,二夫人听了,你觉得心情能好吗?”夫君对自己无情无义也就算了,竟然还是想将自己的儿子置于死地,叫珊瑚说,二夫人撞上这没良心的男人也算是倒了血霉,不由冷笑说道,“二爷如今为了个姨娘闹成这样,你以为只有二夫人日后艰难?他不过是个庶子,三公子又是他的庶子,又有个能叫人宠妾灭妻的亲爹!这京城里谁敢把好闺女嫁给三公子!”

    唐三公子的名声只怕一不小心也得叫唐二爷跟金姨娘给祸害了。

    “二爷总是这样闹着,天天闹日日闹的也不像是个事儿。我只担心他叫老太太心里不舒坦。”

    如果老太太看不见的地方,哪怕唐二爷跟金姨娘闹出人头狗脑子来云舒也不会给一个眼神。

    她只恨唐二爷叫老太太这样跟着上火。

    珊瑚见云舒一心一意恨唐二爷叫老太太心里不痛快,这样真心真意,又想到老太太对云舒的袒护,不由露出几分惊奇。

    “怨不得老太太喜欢你。”云舒这样实诚的性子,得了老太太的爱护,就一心一意只在意老太太,这谁能不喜欢呢?

    珊瑚觉得云舒有趣,正说着话呢,就见琥珀沉着脸从外头回来。她虽然跟琥珀都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只是一向都怕琥珀的,看见琥珀这样儿就只哆嗦,哪里敢还在琥珀的面前偷懒儿,讪笑了两声就匆匆地去里屋去服侍睡着了的老太太的了。她溜得快,云舒见琥珀身上此刻满满的都是严厉,顿时也浑身僵硬,低声说道,“我,我没有偷懒儿。我去做针线了。”

    她一溜烟儿地也跑了。

    见珊瑚跟云舒看见自己都跟耗子见了猫儿似的,琥珀不由有些无奈。

    不过她一向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只等到了老太太醒过来,几个丫鬟都服侍着老太太说笑,这才对老太太低声说道,“二爷哪儿您别担心。我去寻国公爷的时候,国公爷急着出门,因此直接把二爷给捆起来堵了嘴扔柴房里去了,说是关两天再说……如今府里也清净了。”

    她这说得云淡风轻,仿佛很平常的样子,云舒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捆起来堵嘴关柴房……那唐二爷丢脸丢大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