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维护

    “这是什么意思?”琥珀的脸色一沉。

    “二爷,二爷说的是,是……”这丫鬟的脸上都带着汗,显然是事情大得叫她有些承受不住,见琥珀还似乎没想明白似的,就算脸上恼怒还压低了声音说话,仿佛不想声张似的,不由声音微微抬高了一些对琥珀说道,“二爷说是二夫人杀了金姨娘的儿子,他,他也要二夫人尝尝失了儿子的痛苦!”这说的还叫人话吗?难道唐四公子就不是唐二爷的儿子了不成?口口声声给金姨娘报仇,仿佛还想叫唐四公子给那个小产下来的孩子偿命似的。

    可是云舒早就知道,那金姨娘小产是有猫腻的啊!

    “你嚷嚷什么?!”见这二等丫鬟是个不经事的,竟然声音大了起来,琥珀一张本就严厉的脸越发阴沉,拉着这丫鬟就要出去。

    “姐姐,这事儿瞒不住,怎么也得叫老太太知道,去拦着二爷呀!”见琥珀是不想声张的意思,似乎还不想叫老太太知道,这丫鬟不免有些惊骇,声音也急了起来说道,“如果耽搁了四公子的病,那咱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如果唐四公子真的有了什么意外,真的叫这碗药给耽误了,那拖着瞒着没有叫老太太知道,没有拦着唐二爷的几个丫鬟当然就得吃不了兜着走,特别是她……她是厨房那头儿叫人来传话儿的,偏偏老太太却没得了消息,那以后岂不是都是她的罪过?

    她没有把话儿给老太太带到,岂不是要背黑锅?

    因此这丫鬟就越发焦急起来。

    她比不得琥珀这样的一等大丫鬟,在老太太身边的心腹那样有身份。

    如果有个万一,那老太太就算是舍了谁也不会舍得叫琥珀去被治罪。

    到时候自然琥珀做什么都无所谓的。

    “姐姐,这事儿兹事体大,一定得叫老太太知道!”这府里头,能拦得住唐二爷的还有谁?

    唐国公夫人就算是国公府主母,是唐二爷的嫂子,可是这种要命的时候只怕也呵斥不住气急败坏的唐二爷的。

    “老太太才睡下,你……”

    “姐姐!”这二等丫鬟的脸色都变了。

    难道琥珀的意思是叫老太太先安安稳稳睡个觉,醒了再说别的话?

    那还不黄花菜都凉了?

    “外头是谁?谁这么大声嚷嚷呢?!”琥珀沉着脸拦着这丫鬟不叫嚷嚷,云舒在一旁也没吭声,显然想明白了,琥珀不想叫老太太知道唐二爷这跟发了疯似的破事儿,只想着叫这丫鬟去跟唐国公夫妻去说……她隐约记得唐国公今日是休沐在家的,应该能制得住唐二爷,既然如此,何必叫老太太生气呢?昨日已经气了一场,今日如果再知道唐二爷干这种破事儿,老太太人上了年纪,又疲惫又恼怒,这怎么能舒坦?

    因此她已经走过去想要劝劝。

    就这个时候珊瑚沉着脸一甩老太太卧房的帘子走出来,看见那个急得不行的丫鬟,顿时瞪了她一眼,对琥珀说道,“老太太再里头问呢,叫这丫头进去。”老太太本就睡得没有十分踏实,这外间儿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能听不见吗?因此隐隐约约听了两句,老太太就睡不着了,叫这丫鬟进去细问。只是珊瑚也见老太太的形容不好,见那二等丫鬟脸色苍白,讷讷了两句,一双柳眉倒竖,冷冷地说道,“跟我进来。”

    都已经是老太太身边的二等丫鬟,竟然还这样不稳重,简直能把珊瑚给气死!

    她明年就要出府嫁人了,把老太太交托给这样毛毛躁躁的几个丫鬟,让她怎么能安心?

    “是。”珊瑚与琥珀的脸色都不好,这是老太太身边如今最倚重的两个大丫鬟了,这二等丫鬟素日里本也是十分伶俐的,想了想,顿时就想明白了些什么……这唐四公子在尊贵,难道能尊贵过老太太去?她本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却急着帮着唐四公子瞎嚷嚷,也是犯了忌讳了。只是她此刻也没有法子,花一样的脸都惨淡了,默默地跟着珊瑚与琥珀去了老太太的身边,云舒想了想,也跟着进去。

    “二爷又怎么了?”老太太正靠在床边皱眉问道。

    这二等丫鬟讷讷了两句,试探地去看了琥珀一眼,见琥珀站在老太太的床边沉着脸不说话,就知道自己只怕是叫琥珀给记在心里了,心中惶恐,嘴里越发声音低了些,将事情原原本本地给说了,就站在一旁垂头不敢吭声了。

    她说完了这话,老太太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混账!这混账!他想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她听见唐二爷踹翻了厨房里的药倒是没觉得什么,毕竟这药翻了,再在一旁赶紧熬一碗就是。可是唐二爷这话说的也太无耻了些,他明明知道这些都是金氏自己干的,竟然还能这样理直气壮地喝骂二夫人母子,更叫老太太气得要命的是,唐二爷这心是不是石头做的?这也太狠毒了些,口口声声叫唐四公子给那个孩子抵命,这莫不是想弄死嫡子,叫他的庶长子从此在二房里独一无二?!

    “我还没死呢,他就想翻了天了!”这还是在唐国公府里,唐二爷就敢这么干。

    从前老太太竟没有发现唐二爷竟然还是这么一个人物。

    这么多年,唐二爷闷不吭声的,她与唐二爷勉强也算得上是母慈子孝。

    可是一转脸,唐二爷就不像是个人了!

    还是金氏的心真的这么大了,已经等不得了?!

    老太太这一恼火起来,顿时屋子里噤若寒蝉,云舒且见老太太的脸都气白了,知道唐二爷这等无耻的话是叫老太太心里失望又恼火,急忙从一旁端了一碗温热的水来服侍老太太喝了。她见老太太勉强喝了几口,又手指冰凉,抿了抿嘴角,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噗嗤一声笑了一下。

    她这一笑在屋子里就格外鲜明。

    唐二爷外头闹得那么厉害,别人都又是惊怒又是惶恐,偏她就笑了一下。

    那二等丫鬟看着云舒的眼睛都带着不敢置信,又急忙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也下意识地看了云舒一眼,却见云舒对自己眨了眨眼睛,一时气怒之后,又莫名想起昨日云舒宽慰自己的话,再想想自己刚刚的那句“他想翻了天去!”,岂不是正对了如今的形势,再想想云舒是怎么消遣唐国公的,不由满心的恼火顿时也散了一半儿,无奈地点了点云舒的额头笑叹了一声说道,“你啊!”她也知道云舒这是唯恐自己的心里不痛快,脸色缓和了许多,又顺着云舒的手喝了两口热水,这才对琥珀说道,“这是外头爷们儿的事儿,你亲自走一趟,叫你们国公爷去管。”

    “是。”琥珀见云舒笑了一下,老太太的气儿就全消了,就知道这里头必有典故。

    见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她板得紧紧的脸也缓和了起来,看了那二等丫鬟一眼,叫她跟着自己出来。

    只是那二等丫鬟见云舒在老太太怒极的时候那样无状却依旧平安无事,老太太还纵容地点了点她的额头跟着一块儿散了怒气,不由诧异地看了云舒一眼。

    她也知道,云舒小小年纪就在老太太的面前与她们一样儿做了二等丫鬟,必然是得宠的。

    不过没想到这么得宠啊!

    老太太气成那样儿,云舒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老太太竟然都能纵容。

    她走的时候不由回头多看了云舒两眼,却见云舒已经低声与老太太说话去了,也没有回头多看谁一眼的意思。

    这就叫她越发诧异。

    只是云舒哪里在意这些,见老太太的脸慢慢红润,只是气势心里还是有些不舒坦,便低声劝她说道,“您何必把二爷的事儿放在心上。横竖都有国公爷,有三爷在。更何况二爷不顾及您的心情在后院儿这样吵闹,您如果因他生了气,那多不值得啊?”她哄着老太太歇着,见老太太因自己的话越发温和,珊瑚在一旁跟见了鬼似的,就压低了声音说道,“您这样气恼也不过是气坏了自己个儿,不如,不如叫国公爷与三爷多锤二爷几拳头,那才叫出了气呢。”

    “你啊。说的也对。为了他生气也是不值得。”老太太顿了顿,指了指一旁的珊瑚说道,“你去老二媳妇儿那儿,替我劝劝她,叫她万事都不必放在心上,如今只有她儿子的身子骨儿要紧。老二的事儿有家人在,翻不过天去。叫她不必担忧。”见珊瑚干脆地答应了一声,老太太便温和地说道,“叫老二媳妇儿也知道,我刚刚也是气得狠了,只是小云刚刚对我笑了一下,才提醒了我叫我去寻你们国公爷主持公道,我这才想起来这个茬儿。”

    云舒刚刚那样的时候笑了一下,老太太知道典故的也就算了,可如果叫二夫人知道,那岂不是叫二夫人误以为云舒没心没肺?

    因此老太太说了这话,就是跟二夫人解释,就算日后有谁不小心传出去,二夫人心里对云舒也不会心生芥蒂。

    珊瑚听了,愣了一下,不由也诧异地看了云舒一眼。

    老太太对云舒竟然这样维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