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忤逆

    她眼神微微黯淡,下意识地捉住了琥珀的手。

    “怕了?”见云舒垂着头,手指冰凉,琥珀一愣,眼神却难得温和了几分,握了握云舒的手轻声说道,“别怕。”

    见云舒还是没吭声,琥珀犹豫了一下,抬手轻轻拍了拍云舒的手背。

    这已经是琥珀难得的温情了。

    虽然是个误会,可是云舒却觉得这误会不坏,越发地往琥珀的身边依偎过去。

    她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小小的年纪就遇到这么多的事,想来心里也是怕的。琥珀不动声色地揽着她的肩膀,直到走进了二夫人的屋子才把云舒松开去给二夫人请安。此刻屋子里也静静的,云舒就见唐三小姐和唐六小姐都在。此刻唐三小姐脸色忧虑,唐六小姐却只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仿佛没有把唐四公子的事儿放在心上似的。她皱了皱眉,急忙给坐在唐四公子床边的二夫人请了安,二夫人回头见是她,微微一愣。

    昨天各房的主子就打发人来看望过唐四公子,二夫人本以为今天跟昨天一样。

    没想到今天遇见了云舒,二夫人顾不得别的,忙把云舒拉到自己的面前。

    “好孩子,多亏了你了。”二夫人回来就听说是云舒还想着给儿子叫了一个太医,想到太医说的儿子的惊险,这几日每每回想都不由一身冷汗。那时与唐二爷发生争执的时候,她惊怒交加,唐四公子虽然被踹了一脚,可是一直安慰她没事,而且也没有当场呕血,二夫人并不知道儿子这样严重。之后唐二爷拖着她就闹到老太太的面前,她一时也没有来得及想到给儿子寻一个太医过来,想想如果不是云舒儿子就耽误了病情,或者后半辈子都要因此落下病根,二夫人憔悴苍白的脸上顿时满是泪水。

    “若不是你,小四如果当真有个好歹,我是真的没法活了。”二夫人只有唐四公子这么一个儿子做依靠,自然是将儿子当做自己未来的指望。

    女儿出嫁了就是别人家的,她的晚年还不是要靠儿子?

    “这是分内之事。”云舒可不想跟二夫人在回想当天晚上二夫人怎么狼狈,不然二夫人如今心情不同觉得她挺好的,以后想到自己在她的面前那样狼狈地被唐二爷羞辱,还不嫉恨她啊?因此恭恭敬敬地说道,“四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更何况还有一句否极泰来。”她难得说话这样简单,说完了就没什么,直接往琥珀的身后一躲。二夫人虽然心里感激她,可是此刻也没有精力多关注她,含泪点了点头,转头就把满满的关切都落在依旧在昏睡的唐四公子的身上。

    “老太太叫我们过来问问,四公子可好了些?”

    “昨天晚上醒过来了一会,今天早上已经能自己吃药。这是觉得身上不舒坦又歇下了。我叫人去厨房熬药,一会儿再给他喝一回。”二夫人声音嘶哑地对琥珀说道,“这孩子一向孝顺懂事,醒过来的时候,心口疼得不行,还安慰我说他没事。还叫我转告老太太,说叫老太太不要为他担心,不然叫老太太为他操心,实在是不孝。”前日夜晚的惊变如今还叫二夫人感到惊惧万分,此刻想到唐四公子不顾一切地护着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她忍不住呜咽起来。

    身上的光彩靓丽全都卸去,如今她也只是一个担心儿子的女儿罢了。

    琥珀沉默了片刻。

    “母亲,四弟既然已经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一旁唐六小姐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四弟是男子,挨了一脚吐口血也不算什么,又不是柔柔弱弱的大姑娘。母亲您这样紧张,还叫我和三姐姐一块儿跟着受累,心里可还想着我与三姐姐半分了吗?”她昨天就叫二夫人给叫到这里,此刻见众人都围着唐四公子转,便抱怨说道,“还不是母亲的错!千叮咛万嘱咐,叫您别往金姨娘的跟前凑合,如今可好了……闹到外头去,我跟三姐姐怎么做人。”

    “你住口!”唐三小姐见她竟然抱怨起来,顿时厉声呵斥。

    “难道父亲要休了母亲,还是我的错不成?三姐姐骂我做什么?还不是母亲言行不检,叫人抓了把柄。”

    “你这也是应该对母亲说的话?四弟受伤,你半点都没有担心忧虑,如今大放厥词什么!”唐三小姐见妹妹不懂事,如果关起门来一家人自家教导也就算了,偏偏一旁还有老太太身边的人。不过叫她庆幸的是琥珀跟云舒都不是什么嚼舌根的,因此也不担心这些话落进老太太的耳朵里怀疑唐六小姐是不是个没心肝儿的,便对一旁的两个小丫鬟说道,“把她送回去!既然累了,回去好好儿歇着吧!”

    唐六小姐见她对自己这样冷厉,咬了咬牙,也不用小丫鬟来劝自己,顿足转身跑了。

    “她这些话真是……”二夫人听了唐六小姐的话伤心,此刻便呜咽起来。

    “母亲别哭了,不然四弟醒过来只怕又要为您担心。”唐三小姐见二夫人已经魂不守舍,知道这几日唐二爷对她的种种无情叫她已经心烦意乱,心里叹息了一声,急忙对二夫人低声说道,“太医不是说过吗?只要安静地养两年,不会落下病根的。而且老太太与大伯母都是慈爱的,给四弟用的都是最好的药,这样滋养,您不要担心。”她的眉目柔和,在一旁轻声劝说二夫人,二夫人便微微点头。

    “既然四公子已经醒了,我们得回去跟老太太说一声。”琥珀在一旁轻声说道。

    “那你们赶紧回去,别叫老太太伤心。我送送你们。”如今二房里二夫人已经只知道抱着唐四公子哭了,唐六小姐不耐烦,只有唐三小姐主持大局,此刻起身温和地说道,“我送送你们。”她明明年纪也不大,比唐大小姐年少一些,不过叫云舒说,比唐大小姐更加沉稳……这倒不是外表,而是骨子里看出的几分稳重,遇到了大事也沉得住气。云舒倒是觉得唐三小姐这是十分难得的人才,一声不响地跟着琥珀走到了院子外头,就见唐三小姐依旧与琥珀走在一块儿,显然是要送她们到门口。

    “最近的事儿,我不仅担心四弟,也担心老太太。老太太是长辈,如果为了咱们晚辈的事儿心烦,就是我们的错了。你是老太太身边得用的,素日里劝劝老太太,不要叫老太太为咱们担心。等四弟好一些,我就和四弟给老太太磕头去。”唐三小姐本还想说点什么,却见一个小丫鬟从远处的一条鹅卵石小路上脸色发白地跑过来,见唐三小姐在,急忙奔过来,嘴角苍白地说道,“三小姐,不,不好了。”

    “不是叫你熬药去了吗?”唐三小姐见这小丫鬟是去厨房熬药的那个,不由诧异地问道。

    这小丫鬟如同惊弓之鸟,想说什么,可是目光落在了琥珀和云舒身上,眼眶泛红,却没敢说话。

    “那我不送了。”唐三小姐皱了皱眉,对琥珀与云舒温和地说道,她还顺便拉了拉云舒的手柔声说道,“小云,多谢你想到给四弟请太医。如果是平常小事,我就赏你了。可是你救了的是四弟,我反倒不知该如何赏你。”她眉目之中带着几分怅然地说道,“我们这一房都欠你一个人情。”云舒帮了唐四公子,那就仿佛救了她与二夫人的命一样,这是无法用任何金银珠宝能比拟的,如果赏了云舒,反倒是看轻了云舒,也看轻了唐四公子。

    因此,她只说他们二房欠了云舒一个人情。

    对于她们这样的主子,一个人情比什么金银珠宝都要紧。

    寻常权贵之家是不轻易许诺的。

    云舒一愣,急忙说道,“三小姐不必如此。”

    “没什么。你去吧。”唐三小姐对云舒微微一笑,见琥珀拉着一步三回头,欲言又止的云舒走了,又觉得云舒是个很有趣的小姑娘,仿佛二房的人情不仅是他们觉得沉重,连这个小丫头都觉得很沉重似的。她难得笑了一下,之后就慢慢地凝重着脸转头问道,“出了什么事?”她看见这小丫鬟哭着就给自己跪下了,待听了她的哭诉,顿时脸色一阵苍白,摇摇欲坠,险些摔在地上。

    云舒没听见那小丫鬟跟她说了什么,也没见唐三小姐的脸色,只是跟琥珀回了老太太的跟前复命。

    等老太太知道唐四公子醒过来了,手里的一串檀香木佛珠才往一旁放下。

    “醒了就好。太医呢?”

    “太医已经回去了,说是这几日叫四公子好好儿吃药,等过几天再过来诊脉。”琥珀见老太太神色疲倦,知道她这两天担心唐四公子因此休息得不好,因此扶了老太太去睡午觉,等服侍老太太歇下,她转出来正想跟云舒说说话,却见外头一个老太太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匆匆进来,伏在她的耳边拼命压低了声音颤抖着说道,“琥珀姐姐,不好了!二爷在厨房里闹起来了,说四公子忤逆,把四公子的药给踹翻了,说不许厨房有人给他熬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