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赵夫人的一见如故

    昨天折腾了一夜,今天自然睡得香甜,云舒睡到了下午,午饭都没吃。

    她醒了来,觉得自己饿得不行。

    屋儿里虽然有点心,有她在外头拿进来的吃食,可是这些又都算得了什么?

    不顶饿的。

    云舒揉着还有些胀痛的额头从床上爬了起来,想了想,就换了衣裳去厨房寻些吃食。那些厨房里的厨娘自然也都是认识云舒,知道云舒是老太太身边得意的丫鬟,急忙把许多热乎乎的饭食端到了云舒的跟前。云舒道了谢,又拿了个装了铜钱的荷包给笑容满面的婆子多谢她们的照顾,自己就端了这些吃食往厨房后头没人的地方去。才吃了一个小龙眼包子,就听见一旁传来噗嗤一声。

    她一愣,转头就看见是翠柳捂着嘴看着自己笑。

    “差事做完了?”云舒见是她,自然也就不客气了,继续吃包子,一边好奇地问道。

    “哪儿还有心情做差事,胡乱扫扫地也就是了。反正老太太的院子一向干净,一点含糊些也看不出来。”翠柳把手里的扫把放在一旁,去一旁洗了手坐在云舒的跟前,不客气地拿了好大的一块儿蒸糕往嘴里塞,含含糊糊地说道,“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谁还干的下去啊?”昨天唐二爷闹得那么厉害,整个国公府都惊动了,唐二爷闹着要休妻,如今传了一个晚上,真是路人皆知了。

    云舒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又拿了一旁的一碗拌面吃了。

    她看起来有些疲惫,翠柳不由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儿吧?可连累你了?”云舒昨天值夜,自然只怕也是亲眼目睹了唐二爷在老太太跟前是怎么说的。尊翠柳,她才是个小丫鬟,也没有资格进上房,因此虽然听到唐二爷几位主子的争执,可是也没有跟云舒似的看了个现场,见云舒有气无力的,便关心地问道,“我听说国公爷动手了,你没有吓着吧?”不用听说,大家都看见唐二爷身上的狼狈了。

    云舒摆手含糊地说道,“没事儿。只是有点诧异。之前觉得二爷跟二夫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这样怀。”

    她自然不会把自己猜到的这是金氏陷害二夫人的话随便说。

    背后议论主子,她又不是不要命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二爷宠爱金姨娘,金姨娘这回小产听说二夫人有嫌疑,二爷因此恼了二夫人也不是说不过去。”翠柳一向天真单纯,自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招叫无毒不丈夫,见云舒笑了笑端起了面前的饭往嘴里塞拌面,便低声说道,“只是我从前听娘说过……二爷的确十分宠爱金姨娘。娘不是管府中采买的嘛,据说金姨娘的吃穿用度还有屋子里的摆设比二夫人用的都好。我还听说这些年,二爷的私房都是金姨娘在收着,二夫人都没有摸找个边角儿的。”

    “二爷宠爱谁,谁就得的多谢罢了。”云舒听了饭都吃不下去了,低声说道。

    唐二爷这样做,算得上是宠妾灭妻了吧?

    不仅灭妻,还要灭子呢。

    她想到了唐四公子,便急忙问道,“四公子那儿没事儿吧?”

    “我听二房的丫鬟姐姐说昨天两位太医在二房留了一整晚,就是给四公子看病。四公子损了心脉,如果不好好儿稳固,以后是要坐下病来的。”因云舒陪着老太太,自然不知道这些,翠柳虽然是个小丫鬟,不过一向机灵,这些话就传遍了,她见云舒一副茫然的样子,显然什么都不知道,便轻声说道,“大夫人与郡主都打发人给四公主送了上好的人参还有三七,总之太医但凡要的药材,只要能说得出来的,都往二房送过去了。你说二爷这心也够狠的,四公子是他的嫡子,竟然就……”

    虽然翠柳家里也偏心,比如陈白家的偏心碧柳,不过再偏心也没有要把自己的孩子置于死地的。

    可是唐二爷却这么狠。

    “只盼四公子吉人天相。”云舒沉默了一会儿,就对翠柳低声说道,“这事儿府里头闹得沸沸扬扬的,又涉及主子,只怕大夫人是不乐意叫人各处传话儿的。你跟我说的这些话以后别跟人说了,那些有聚众还想继续说道说道这件事的,你也别往他们的那堆儿里凑合。”谁家闹出了这样的事都不乐意叫人传话,也不乐意叫人议论,云舒唯恐翠柳叫旁人给连累了,因此叮嘱了几声。

    “你放心。我就是在你的跟前说道说道。旁人我就是锯了嘴的葫芦。”翠柳见云舒放心了,也一笑。

    “还有件事儿你不知道。”翠柳见云舒好奇地看着自己,脸色有些怪异地说道,“今儿娘在小门看见我,跟我说了两句话。你知道娘之前认识了谁?”

    “谁啊?”

    “赵,赵夫人。”

    云舒嘴里的拌面差点喷出来。

    “谁?”

    “赵夫人。你说也是巧了……就在咱们家附近,娘正拉着哥哥说话的时候,赵夫人仿佛与赵二哥一块儿在咱们这头采买什么。她不认识娘,可是却认识哥哥。”翠柳一副抓狂的样子,看见云舒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显然没想到自己避开了赵夫人,赵夫人却机缘巧合跟陈白家的认识了,想想就头疼得很,对云舒继续说道,“娘觉得赵夫人可好了。五品卷管,却没有架子,也没有看不起她,说哈特别亲切温和,一见如故,还跟娘约好了什么时候上门来一块儿说话。”

    云舒把手里的碗给放下了。

    “你不吃了?”翠柳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还吃的下饭吗?”云舒没好气地问道。

    如今赵夫人不管是不是机缘巧合,可是跟陈白家的认识了,那往后只怕不必等着翠柳那为数不多的出府休息的时间就跟陈家走动起来。

    走动走动,亲近亲近,赵二哥那样的人才在那儿放着,但凡赵夫人露出点意思,陈白家的还不喜出望外?

    当初给碧柳寻一个秀才都殷勤得不行,如今赵家那可是五品的门第。

    “婶子见过赵二哥了?”

    “见过了,还说赵二哥生得真俊。虽然不过是个没品级的混五城兵马司的,不过出身也算是不错了。但凡熬上几年,自己也能熬得上去。”翠柳想到今天陈白家的没口气地夸赵二哥,还觉得赵夫人亲切温煦,就没精打采地对云舒叹气说道,“也不知道方家姐姐心里怎么想的,赶紧的吧。”她一副被为难得不行的样子,不知道的还得以为有人要逼着她嫁给武大郎呢,云舒揉了揉眉心,迟疑地说道,“其实你也别担心。咱们俩才多大,赵夫人如今也不会露出什么意思,先拖着,我觉得方姐姐还是舍不得赵二哥的。”

    “那就好。”翠柳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倒不是嫌弃赵二哥。

    只是……

    “我只是想嫁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人。赵二哥样样儿都出色,我也不嫌弃他没钱。”翠柳小声说道,“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大概心里还记挂以前的心上人,我这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似的恶心。”她也算是个刚烈的性子了,云舒却并不觉得这样的性子有什么不好,此刻见翠柳跟自己说了心里话,便抿嘴柔声安慰说道,“那是自然。咱们要嫁的人,不仅得从前没有心上人,以后也不能沾花惹草的往家里弄小老婆。”

    “你可说着我的心里话了。”翠柳的眼睛顿时亮了。

    云舒这才笑眯眯此重新开始吃饭。

    她今天不必去老太太的屋子里,自然也就可以清闲清闲,因此还陪着翠柳一块儿嘻嘻哈哈地给老太太院子里的鸟雀喂了食,又跟春华与念夏一同吃了个晚饭才算过去。等到了第二天她去了老太太的跟前,依旧低眉顺眼地往后头去做针线了,倒是老太太,等吃了午饭就叫琥珀带着云舒一起去看望二夫人与唐四公子,云舒有些忧郁,老太太便温和地对她说道,“你也该跟着琥珀学着怎么在外走动。”

    云舒一愣,急忙答应了。

    老太太的意思她多少明白。

    老太太已经预备放出几个大丫鬟,那身边得用的,能在夫人们跟前走动,说话还不失礼的就不多了,叫她跟着琥珀学着在外怎么以老太太的跟前任在夫人们面前说话办事。

    虽然之前云舒也跟着琥珀在外面走动,不过今日老太太却难得说得这样明白。

    这是有意要提携她的意思,云舒虽然努力低调,可是也不会拒绝升职。

    她就跟着琥珀去二夫人的院子里。

    此刻院子里空荡荡的,到处都是紧绷的气息,虽然也有几个丫鬟走动,可是都小心翼翼的,脸上的气色也都十分难看,显然是因昨日唐二爷与二夫人彻底翻脸之后留下的叫人心里不安与对未来的迷茫与畏惧。云舒见二房的气氛如此压抑,不知怎么心里有些难受。就比如这样丈夫对自己无情无义,一旁还有别的女人挑唆丈夫对自己这样冷酷,换了是现代的,过不下去早就离婚,开始自己的新天地了。

    可是这个时代,女子如果被休弃,哪怕是合离,生活都会变得万分艰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