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开解

    “喝点吧。”老太太怅然地说道。

    云舒见她神色黯淡,急忙转身去捧了温水给她。

    老太太只喝了两口就算了,摆了摆手,见云舒小小的女孩儿在屋子里忙忙碌碌的,露出几分温和,却见云舒已经把剩下的温水放在一旁,服侍她躺下,又认认真真地给她掖被子。看见她这样乖巧,老太太顿了顿,对云舒柔和地说道,“难为你小小年纪这样细心。”

    云舒抿嘴笑了一下。

    “今日的事。”老太太今日被唐二爷这样闹腾了一下,自然也是心里难受的,毕竟她自认没有对不住唐二爷这个庶子的地方,因此见唐二爷今日的那些做派,她的心里堵得慌。这些事儿,与唐国公兄弟这样的男子说他们是不能明白的,如果对自己的女儿说……老太太心里莫名一痛,见云舒柔和乖巧,想到云舒小小年纪就和顺温柔,又嘴紧良善,往后自己也是要大用她许多年的,自然是自己未来的心腹,因此便平和地说道,“我对你们二爷很失望。”

    云舒不好妄加非议主子,只是顿了顿,伏在老太太的床边安静地听她说话。

    她乖巧地伏在自己的床边,一双眼睛明澈里带着担心关切,老太太心里一酸,摸了摸云舒的脸颊。

    “他和金氏闹了这么一出戏,又拙劣又卑鄙。”

    老太太平静了一会儿,见云舒没有露出半点诧异,仿佛早就想明白了今日这事儿是唐二爷刻意为之,不由一愣。

    “你想得明白?”

    “之前二爷闹腾的时候想不明白。可是他口口声声要扶正金姨娘,您不答应,说给他换个继室也不叫妾侍扶正,他就又愿意容了二夫人的时候,就全都明白了。”如果唐二爷真的哪怕在意金姨娘那个小产的孩子,恨唐二夫人恨得要死,那就算是金姨娘不能扶正,唐二爷也得先无论如何也休了二夫人给自己的孩子报仇才是。可是老太太不答应,说就算是休了二夫人也只会再给他在外面抬个继室回来,唐二爷就又不休妻了,云舒在现代什么没见过,就什么都明白了。

    唐二爷闹的这一出戏,不过是想叫金姨娘扶正。

    既然如此,那只怕金姨娘小产也跟他们自己脱不了关系。

    只是……云舒只有些可怜孩子。

    无论是挨了唐二爷一记窝心脚的无辜的唐四公子,还是那个被金姨娘毫不犹豫给放弃的还没出世的孩子。

    “你看,原来连你都看得明白。”

    “二爷为了金姨娘闹着要休妻,其实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云舒见老太太确实是想跟人说说心里话,就顺着她的心意柔声说道,“金姨娘想要上位,也不是不能理解。不想当正室的姨娘就不是好姨娘。”这话带着几分一本正经的道理,可是老太太却又觉得有些俏皮嘲讽,不由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见云舒还伏在自己的床边,噗嗤笑了一声,脸上的伤感慢慢缓和问道,“这话倒是有些道理。”

    “可就算是嫡庶之争,也不该伤及无辜的孩子的性命与安危。”云舒轻声说道。

    老太太便轻轻点头。

    “你说的不错。这是人伦。如果为了自己的满腔私欲,连人伦都不顾,那就真是不是人了。”老太太在唐国公府风风雨雨不知多少年,也曾经遇到过嫡庶之争,可是她就算手里再不干净,也从未沾染过孩子的血,此刻见云舒羞涩地对自己笑了,欲言又止,便急忙问道,“你还想问什么?”她这样子叫老太太觉得有些有趣,云舒想了想,偷偷伏在老太太身边一点的位置小声问道,“老太太,您说,二爷是真的喜欢金姨娘吗?”

    “这是什么话,自然是真心喜欢。”金姨娘在唐二爷身边被宠爱这么多年,都敢冒着老太太的忌讳越过二夫人给唐二爷生了庶长子。

    “可是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子,真的能忍心叫她做妾,然后给自己的正室挑一辈子的帘子吗?”

    云舒的眼睛黑白分明,漂亮清冽,老太太一愣,突然说不出话。

    是啊。

    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子,真的能忍心叫她做自己的低人一等的妾侍,然后叫他们的儿女依旧不如那些嫡子吗?

    “我想不明白二爷。如果真心喜欢金姨娘,那就不该舍得叫她给自己做妾侍。而是应该给她做一个可以依靠的兄长,做她娘家的靠山,给她寻一门好人家叫她安安稳稳地过一生,寻一个不敢对她很坏的夫君,就如您对珊瑚姐姐,还有曾经的珍珠姐姐一样。”老太太很喜欢服侍自己的几个大丫鬟,因此乐意给她们当靠山,叫她们以后嫁人也不必担心被苛待,而不是随意地把自己的大丫鬟赏了自己的儿子当通房小妾。

    这也是老太太的慈心,也是当初珍珠辜负她非要去给唐三爷做通房老太太为什么那样失望的原因。

    老太太见云舒什么都明白,不由露出几分温和。

    她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明白我。”

    “因为您慈爱,才叫我明白,真正疼爱一个心里喜欢的人,是不会叫她遭遇半点尴尬与难堪的。”见老太太看着自己笑了,云舒就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道,“可是如果说二爷不喜欢金姨娘,他为什么要跟二夫人闹成这样呢?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金姨娘,难道不会知道,嚷嚷着把金姨娘扶正,这也相当于把金姨娘架在火上烤……”她还是不明白唐二爷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小声说道,“我觉得二爷大概……最珍重的只是他自己吧。”

    她捂住了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老太太。

    因为她一个丫鬟,非议唐二爷这个主子实在是有些僭越了。

    “没关系。这儿只有咱们两个。”老太太却喜欢云舒在自己的面前跟自己说实话,温和地说道,“他心里只怕是因为怨恨我吧。”

    “怎么会有人会怨恨您呢?”云舒困惑地问道。

    老太太是这样好的人。

    她不明白,老太太却心里一暖,拍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这世上也不是每个人都会知恩图报。”她见云舒沉默了下去,便平和地说道,“只是我也没有叫他报答我的意思。对他如何,不过是无愧于心也就是了。”她喃喃了两声“无愧于心”,对于唐二爷辜负了自己的那份伤心就闲散了许多,显然是想通了,自己无愧于心就好,唐二爷的态度怎样自己也不是十分爱护,因此对云舒笑着说道,“我只是头疼,担心他日后在外头闹出什么,给国公府丢脸,给国公府惹麻烦。”

    原来,这才是老太太担心的。

    不过云舒骤然想到唐国公给的唐二爷的那几下子,就觉得老太太不必担心,不由抿嘴笑了。

    “怎么笑得这么贼兮兮的?”

    “老太太,您别恼我,只是您说起二爷,我就想到今日国公爷给二爷的那几脚厉害的,您不知道多解气。”老太太这样宽和,云舒的胆子越发大了些,见老太太诧异地看着自己,她的脸有些翻红,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点幸灾乐祸的笑容,对老太太嘀嘀咕咕地说道,“其实今天我特别生气。二爷什么时候闹起来不行,偏偏要您睡了就闹起来?只是我一个小丫鬟,就算气二爷怠慢您,也不敢说什么。因此见国公爷踹他,杀了他的气焰,我心里就高兴。”

    反正唐二爷如今看这样子在老太太跟前也失宠了,也有了芥蒂。

    云舒自然不会担心自己在老太太跟前说他的坏话被老太太不喜。

    果然,老太太眼里就露出几分笑意,看着一团孩子气的云舒,点了点她的额头。

    “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的。”今日云舒跟着她的时候那样沉稳,老太太还觉得她变得越发稳重,原来心里竟然还是个俏皮的。

    只是见云舒是因为唐二爷挨了踹高兴,老太太又觉得心里欢喜。

    其实……看见儿子打了对自己高声说话的狂悖庶子,老太太心里那一刻也是高兴的。

    “我见二爷在国公爷的跟前大气而都不敢喘,您还担心什么呢?横竖外头有国公爷,有三爷呢。国公爷与三爷那样孝顺的人,如何能忍受二爷在外头闹事,叫老太太您在府里上火操心呢?只怕日后也是会看住二爷的。”云舒顿了顿便玩笑着,笑眯眯地说道,“那大闹天宫的泼猴儿,不还是翻不出五指山吗?”她歪头说笑,天真又单纯,老太太不由想到一个唐二爷一般面孔的泼猴儿被唐国公黑着脸镇压的样子,越发笑了起来。

    见她笑了,苍老的眉眼舒展,云舒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她刚刚听见老太太翻转着睡不着觉,真是担心老太太被唐二爷给气得有个好歹。

    就算不气怒,可是总是放在心里憋屈也是难受的啊。

    “你啊……”老太太也知道云舒是开解自己,想了想,又闷笑了两声,到底心里的郁闷散去安稳地睡了。

    云舒松了一口气,服侍老太太睡了,第二天天一亮,跟琥珀珊瑚换了班,自己回了自己的屋子去睡大头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