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看破

    “金氏?”

    唐三爷的脸色微微一变。

    “虎毒不食子,小产失子的是她,她怎么会……”

    “你小看了后宅女人之间的争斗。为了自己能扶正,卑躬屈膝做了妾侍这么多年的女人什么干不出来,更何况一个尚在腹中的孩子。”老太太冷冷地说道,“当年武则天如果不掐死了自己的女儿,只怕也扳不倒王皇后。如今,也同样是这样的道理。更何况她又不缺儿子……小三如今渐渐长大,那是你二哥的长子,他们两个能不为小三想想?这往后成亲,出仕,还有在京城往来,就叫小三顶着个你二哥的庶长子的名头?金氏自然是想要扶正的,只怕这也是你二哥的心思。”

    金姨娘还有个唐二爷的庶长子唐三公子呢,如今失去一个婴孩儿算得了什么?

    她还年轻,这个孩子没了,以后与唐二爷这样恩爱,再生就是。

    可是能对二夫人趁机发难的机会却不多。

    金姨娘也等不得了。

    唐三公子日渐长大,如今已经开始在京城之中往来,如果金姨娘不能扶正,这京城里谁会把一个国公府里庶子生的庶子放在眼里。

    还有哪家高门贵女会将自己的爱女嫁给这样出身的男子?

    “您的意思是,金氏这事,二哥知情?”唐三爷见老太太闭了闭眼,不由问道。

    他迟疑了一会儿,突然涨红了脸。

    “二哥……母亲,二哥是不是心里对您心存怨恨?”他虽然年轻,可是自幼长在太夫人的身边,又生在勋贵之家,自然也不是那等真心天真的性子。如今叫太夫人只提了一个金氏作祟,顿时就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晴不定地问道,“二哥的心里对您有芥蒂?”唐二爷身为庶子,虽然这些年老太太对他一向都很慈爱,但凡有唐国公与唐三爷的,就一定会有唐二爷的,可人心隔肚皮,这不是一个娘生的,唐三爷嘴上亲近,可是对唐二爷还是隔了一层。

    和长兄唐国公相比,唐三爷对唐二爷就不是十分知无不言。

    他也还记得,想当年老唐国公在世的时候,唐二爷的生母金姨娘也是十分得宠的,生了一子一女,还能把唐二爷兄妹养在自己的跟前不必交给嫡母教养,在府中十分风光。

    只是没过两年,金姨娘就突然失了宠,被老唐国公骤然厌弃,之后唐二爷兄妹就被送到了老太太的跟前教养。

    初时这兄妹俩还哭闹不休,之后好歹是老太太为人温和,因此才都好了。

    当年唐二爷非要将自己的表妹小金氏给收到自己的房中做了姨娘,唐三爷就琢磨着有些不对味儿。

    只是这些年唐二爷对老太太一向都恭恭敬敬的,因此唐三爷也没怎么多想。

    如今突然闹出一出唐二爷要休了二夫人反而要把金氏扶正,唐三爷此刻的表情就不好看了。

    不是对老太太心存怨愤,怎么会非要把个金氏给扶正?

    这扶正金氏,不仅是唐二爷维护这个金氏表妹,是不是也是在想要出当年过世的金姨娘的那口气?

    当年金姨娘到死都只是一个妾侍,唐二爷这是如鲠在喉了,因此才偏偏要叫一个金家出来的女子成为唐家的正室夫人?

    想通了这些,唐三爷的心中已经恼恨到了极点。他虽然对唐二爷不及对长兄唐国公那样亲近,可是摸着良心说,这些年,无论是老太太还是他们兄弟,对唐二爷已经算得上是真心爱护。如今唐二爷闹出这一出,先是气了老太太,如今又有些隐隐露出自己身为庶子的怨恨,这对于唐三爷来说,简直就是这些年的一番爱护都喂了狗了。他虽然是个斯文的性子,只是此刻也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母亲,他既然这么不知好歹,就……”

    “你还能拿他怎么办?”难道还能杀了唐二爷?告唐二爷心存怨恨,忤逆不孝?

    就算是老太太去告,只怕也会叫人当做嫡母容不下庶子。

    这些豪门勋贵之家,这些嫡嫡庶庶之间的说道与忌惮不知多少,老太太都觉得头疼。正因为唐二爷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因此她才轻不得重不得,更何况唐二爷今日是真的伤她的心了,想到唐二爷在自己面前的那双愤恨的眼睛,老太太便无力地摆手说道,“我也算对得起他了。”礼仪教养,老太太从未亏待过唐二爷,不然换了旁人家的主母,将一个眼中钉的庶子给直接养废了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可是老太太却用心请人教导唐二爷,如果不是唐二爷自己不争气,文武都不行,那其实老太太是愿意看见唐二爷出息的。

    不过自己没出息就怨不着谁了。

    “他今日失态,只怕心里也会后悔今日的轻浮,算了。面上太平着就行了,他没有真心,往后你们兄弟也不必真心对他。只是咱们也就算了,他还得指望着国公府过日子,必定不敢再闹。可却可怜了老二媳妇儿。今日撕破了脸,怕是夫妻之间就要成仇了。”老太太也不觉得伤感,对于没良心的庶子心里会不会怨恨自己她并不在意,毕竟她身边有两个孝顺的儿子,又怎么会十分在意唐二爷。

    可是旁人也就算了,二夫人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怪不得母亲允许二哥跟金氏单独开了院子。”如果唐二爷跟那金姨娘再跟二夫人住在一起,只怕二夫人就得叫这两个给气死了。

    “不如分家算了。”唐三爷想到那金姨娘与唐二爷的小人得志的算计模样,便皱眉说道。

    “胡说,分什么家!”她这个嫡母还活着,怎么分家?一旦分家,唐二爷要分出去,那唐三爷就也得分出去过。

    唐三爷如今才成亲,合乡郡主肚子里的孩子老太太都没有抱到一下儿,如何能舍得叫自己最心爱的小儿子分出去过那样单薄疏远的日子?

    可是如果唐三爷不离开她的身边,却只怕唐二爷给分出去,那唐国公府岂不是叫人坐实了薄待庶子?

    老太太还没什么,可是她两个儿子还要脸,未来前程一片大好,可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给人把柄。

    “母亲!”见唐国公皱眉不说话,脸色阴沉,显然心中已经恼怒,唐三爷莫名心中打了一个寒颤,急忙对老太太低声说道,“那就给二哥谋一个外任的缺儿,叫他离开京城。”叫唐二爷去外地上任,到时候他爱宠爱谁就宠爱谁,眼不见心不烦也就是了。只是这话叫老太太有些凝重地说道,“你以为我没有想过这件事?可你二哥是个耳根子软的,一个金氏就能撺掇他,他在京城有我看着,又畏惧你大哥才不敢生事。如果去了外任,只怕他闹出风波死了自己也就罢了,如果连累了你们兄弟呢?”

    不是为了唐国公兄弟,老太太也不会把唐二爷给拘在京城里。

    如唐二爷这样在京城里闷不吭声,在国公府里小心翼翼几十年的人,心里多憋屈不看别的,只看今日就能看得出来。

    唐二爷也是憋得大发了。

    这如果去了外任海阔凭鱼跃一切都能自己做主,他只怕就要轻狂起来,什么事儿都敢干,一旦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那落在旁人眼里,自然也是唐国公兄弟被牵连。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唐三爷沉着脸,摸着手上的碧玉扳指眯着眼睛说道,“儿子忍不得他对母亲这样不敬。”他的手用力一握,却听见唐国公眯着眼睛缓缓地说道,“先安安他的心,等明年我把他送去外任。”见老太太诧异地看着自己,唐国公缓缓地说道,“京城之外我也有不少故交,他就算去了外任,也翻不过天。叫他把那个金氏一起带走。”唐国公一向沉稳,既然能说这样的话,老太太便放心了,微微点头说道,“你如今是家中的顶梁柱,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天晚了,母亲也早些休息。”唐国公沉了沉脸冷冷地说道,“以后不必操心他。”

    “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唐国公与唐三爷明日还要去上朝,老太太缓和了脸色,对唐国公叮嘱说道,“别为了他耽误了你的正事。”她的声音慈爱,唐国公点头答应了,见外头的丫鬟们进来,这才带着唐三爷走了。等他们走了,老太太叹息了一声,看着身边一盏跳跃着明黄烛光的烛台半晌,苍老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伤感,有些无力地起身去继续歇息。只是唐二爷闹了一晚上,老太太哪里还睡得下,在床上再三翻身。

    云舒依旧值夜,在一旁的小榻上见老太太睡不着,想了想,躲在小榻上装死。

    “小云。”她不知道老太太愿不愿意叫自己发现老太太睡不着觉,因此才装作没有发觉,只是老太太却开口叫了她一声。

    既然老太太是不在意自己失眠的事叫云舒知道,云舒急忙从小榻上下来,掀开老太太床上的帘子问道,“老太太,是要喝水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