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呕血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老太太看着唐二爷平和地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看看金氏去。她可看了大夫?”见唐二爷一愣,脸上露出几分交集,显然之前正跟二夫人闹得厉害,也没想过金氏如何,老太太便关切地说道,“失了孩子正是难受的时候,而且身子也亏空。这段日子,你多看顾她一些吧。”她的笑容温煦,唐二爷似乎一时不能回神,慢吞吞地答应了一声正厌恶地看了二夫人一眼就要离开,却见二夫人之前身边那两个闯到老太太面前求助的丫鬟哭着跑了出来。

    “大胆!这里是你们哭哭啼啼的地方?!”见是二夫人身边的丫鬟,唐二爷顿时觉得晦气,大怒喝道。

    “行了,二弟!母亲面前你也嚷嚷过了,有什么不能哭哭啼啼的。”

    唐国公夫人简直为唐二爷的凉薄感觉恶心。

    虽然唐国公也是有妾的,早年二小姐的生母罗姨娘也在唐国公面前得宠,可是唐国公绝不会干出唐二爷这种破事儿。

    妻子儿女都不要了,也不顾儿女前途就要把发妻给安个罪名,然后扶正小妾……

    她今日本就疲惫,听见唐二爷还依依不饶,顿时就有些不悦。

    “你大嫂说的没错。这丫鬟们无礼,你也一样无礼!”

    “大哥……我知道了。”唐二爷一向畏惧唐国公。都说长兄如父,可是在唐二爷的心中,曾经已经过世的老国公倒是对他这个庶子十分宠爱维护,可是偏偏唐国公这个做长兄的颇有旁人家里做父亲的冷峻威严,叫人看了就不敢顶撞的。他哆嗦了一下,迎着唐国公那双锐利的眼,只觉得心中的一切都在唐国公的面前袒露无形,顿时瑟缩了一下,急忙转移了目光,却听见那两个丫鬟已经尖锐地哭起来。

    “夫人,不好了!四公子呕血了!”

    这啼哭的一声,不说老太太,就连唐国公都侧目。

    “你说什么?”二夫人如果说刚刚已经死了心,对唐二爷没有半分期待,此刻听到这等晴天霹雳顿时只觉得如同在梦中一旁,不敢置信地颤抖起身声音尖锐地问道,“你说小四怎么了?!”她膝下一子两女,唯一的儿子唐四公子是她的命根子,恨不能当眼珠子一样疼的,从小儿就爱到了心里去,这么多年,二夫人都舍不得碰儿子的一根头发。不过唐四公子也是个争气的孩子,虽然年纪小,可是读书学问却是极好的,为人也斯文秀致,小小年纪就有几分沉稳的风姿。

    且唐四公子又是个孝顺母亲的人,不然之前也不能因为维护母亲就挨了唐二爷一记窝心脚。

    这样爱到心里的儿子,如今身边的丫鬟却嚷嚷着呕血了,这叫二夫人如何能承受?

    “四公子呕血了,夫人快去看看公子吧!太医正看着呢,说是伤了心脉了!”这两个丫鬟既然服侍二夫人,自然也将唐四公子当做真心的主子侍奉,也知道唐四公子是二夫人以后的指望。如今唐二爷与二夫人夫妻反目,就算是二夫人如今依旧风韵犹存,可是闹成这样,中间夹着个金姨娘,唐二爷日后只怕也不能跟二夫人再好了。那唐四公子只怕就是二夫人唯一的儿子,这如果出个好歹,那她们以后还有什么指望?

    唐三小姐与唐六小姐日后没有了兄弟,就算嫁了人也不能厉害起来了。

    “我,我的小四啊!”二夫人哭着就往外走去,然而见到正皱眉站在一旁一副面无表情,没有半分关切的唐二爷,二夫人顿时心中恨极,向着唐二爷就扑过去尖声叫道,“你这个畜生!那是你的亲儿子啊!你怎么下得去手!”对她这个妻子无情无义也就算了,可是面对无辜的嫡子,怎么忍心下那样的重手,将唐四公子给踹得吐血?如今知道儿子吐血,却依旧无动于衷,仿佛那不是他的儿子似的。

    “畜生,如果小四有个什么好歹,我跟你拼了!”

    “你这个疯女人在胡说什么!”唐二爷冷不防叫二夫人一下挠在脸上,顿时血流满面,勃然大怒起来。

    “弟妹,弟妹如今没时间与他计较这些,小四要紧。”唐国公夫人真是长了见识了,没想到从前在府中老老实实,本不吭声的唐二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出手就是要休妻杀子。如果说从前对唐二爷还看在他是唐国公的庶弟因此客气几分,那如今看见唐二爷对嫡子呕血之事竟然全然没什么感觉,她气得要命,急忙把似乎疯了一样就要跟唐二爷撕扯的二夫人给拉住,低声问道,“是他要紧还是小四要紧?!先去看孩子!”

    她这一声叫二夫人一愣,之后默默地哭了起来。

    “大嫂,大嫂……”她握紧了唐国公夫人的手,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没事儿,没听太医还在看着吗?更何况如果真的有事,太医之前就说了,没道理这两个丫鬟只说呕血,并未说其他。心脉之事……好生调养。小四年纪还小,多安养几日就好了。”唐国公夫人做惯了大家主母,自然有威仪风范,此刻声音温和地说话,二夫人听到心里只觉得安稳得不得了,那惶恐还有恐惧都被唐国公夫人的温和给安抚,急忙点头,流着眼泪说道,“我都听大嫂的,都听大嫂的!”

    她一向都明艳爽朗,在老太太面前说说笑笑比唐国公夫人素日里还风光活泼,可是如今却因儿子变得可怜兮兮的。

    “你放心,京城之中名医无数,太医院又是个中翘楚,什么没见过。不会有事的。”唐国公夫人温和地说道。

    “大嫂说的没错,一介妇人听风就是雨……”

    唐二爷在一旁捂着多了几道子血痕的脸正在冷冷说话,却见唐国公霍然拍案而起,几步走到他的面前,一脚就把他踹在地上!

    “大哥?!”唐二爷被踹得人仰马翻,摔在了身后的椅子里,唐国公的力气大得离谱,他重重地摔在椅子里,顿时椅子四分五裂。

    唐二爷倒在椅子的碎片之中,只觉得浑身剧痛。

    “畜生!滚出去!”唐国公俯身对着唐二爷就是一巴掌,顿时就把唐二爷的脸给抽得红肿起来。唐国公本就是武将出身,那一只大手就跟铁砂掌似的,唐二爷的细皮嫩肉哪里是唐国公的对手,更何况虽然之前也挨过唐国公的巴掌,可是显然今日唐国公是动了真怒,这力道和气势和从前的那小打小闹的警告意味更重的显然不同,唐二爷的脸顿时就浮肿之中透着青紫,更叫他害怕的是唐国公满身彪悍的杀气。

    他捂着自己的脸,竟然在唐国公的气势里一动不敢动。

    如果说刚刚在老太太的面前他还敢大放厥词,还敢高声说话,那唐国公这一巴掌下去之后,唐二爷是什么都不敢说了。

    他这才发现,之前在老太太的面前无礼,是老太太乐意宽容他,没有跟他计较。

    如果真的叫老太太与唐国公不快,两巴掌下去就能叫他丢半条命了。

    哪怕云舒知道自己一个小丫鬟不该有什么感觉,可是也得在这时候说一声。

    唐国公干得好!

    就唐二爷刚刚那样儿……谁看了不生气?

    更何况云舒如今都觉得,那金姨娘小产的后头只怕还有其他隐情。

    “我,我去看看金氏。”唐二爷也是为官的人,如今人到中年其实也有几分气势,可是在唐国公的面前竟然不敢反驳,挣扎着从椅子碎片里爬起来,这一次明白事理了,还给老太太拱手说道,“今日惊扰了母亲,都是儿子的过错。儿子给母亲请罪。”他飞快地跪下给侧头没有理睬自己的老太太磕了头,转身这才急急忙忙地走了。看见他这样灰头土脸地就走,唐国公沉着脸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叫太医好好给看着,一定要保证小四没事。”

    二夫人听了这话,只觉得感激得不得了。

    “都是一家人,不必说感激的话。咱们先走吧。”唐国公夫人温和地看了唐国公一眼,见他沉着脸,依旧煞气逼人,可是却伟岸得叫人感觉安稳可靠。

    她面上多了几分柔和,又急忙拉着已经六神无主的二夫人走了。

    等唐国公夫人与二夫人走了,这屋儿里只剩下老太太与唐国公和唐三爷,老太太才叹了一口气对琥珀说道,“你带着人去库房,把那几只外头进贡的三百年的老参拿去给小四。这孩子这一次真是遭了罪了。”她这样吩咐,琥珀就知道这是主子们有话要避开丫鬟们说,便带着云舒几个丫鬟出去,等他们都出去了,老太太这才看着唐国公苦笑着说道,“真是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狠心凉薄的性子。”

    “母亲也信是二嫂害了那个金姨娘?”唐三爷皱眉问道,“二嫂不是这么蠢的人。”

    “金氏自导自演罢了。”老太太疲惫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