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恩断义绝

    “儿子反倒觉得这丫鬟忠心可嘉!”唐二爷急忙在一旁说道。

    可是如今,既然小厨房里的人都说红霞没有机会下手,这金姨娘的丫鬟又自尽了,老太太便沉默起来。

    “彻查府中,把府里的下人都带去问话,问问那个时间还有谁经过那丫鬟行走过的路线。”

    “母亲,不必这样麻烦。这件事一定是……”

    “你非要说这是你媳妇儿干的,如今这人也死了,都是旁人一张嘴说话,可见你是不能听了。”老太太皱了皱眉,见唐二爷一门心地要把罪名安在二夫人的头上,看着他便平静着一张苍老的脸问道,“可是如今又没有证据……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媳妇儿如今这样,你想如何处置?”她看起来并未气怒,唐二爷犹豫了一下,碍于唐国公与唐三爷这一兄一弟都沉着脸看着自己,半晌才说道,“儿子不能与妒妇同处一室。”

    “从前你就偏爱金氏,素日里也都歇在金氏房中,也没见你与你媳妇有几日同室。”老太太看着唐二爷说道。

    “那也不同!她站着儿子嫡妻的名分,却叫儿子只觉得她狠毒,母亲,儿子不能容忍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一个毒妇!更何况金氏小产,日后再看见她又情何以堪?那丫鬟死得忠烈,金氏的房中如今已经满是人命,如果不叫她偿命,儿子不能答应!”唐二爷死死地看着默默流泪的二夫人,眼底的厌恶就算是云舒这样少不经事的小丫鬟都看得清清楚楚,显然已经恨极了二夫人。

    “那日后叫人再在府中给金氏起一个单独的院子。你不想见你媳妇儿,就与金氏住那个院子。你媳妇儿带着你的儿女自己过。”

    “儿子要休了她!”唐二爷突然大声说道。

    他这争执了这么多,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意思。

    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着借着这件事休了二夫人。

    “她也曾为你生儿育女,而且今日这件事,你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害人,你就想休了你的结发妻子?”老太太见唐国公夫人一脸心寒,便叹了一口气对唐二爷缓缓地说道,“如果证据确凿,我答应了也就答应了。可是你不能因为你嘴里的所谓你觉得就是她做的,就想休了一个当初给你拜过天地祖宗,给你生儿育女这么多年从无过犯的原配妻子!”老太太的眼底带着几分伤感,见唐二爷偏执地看着自己,平静了一会儿才点头说道,“如果你当真容不下她,也不为你的嫡子嫡女考虑,那就大可以休了她。”

    唐二爷的眼睛一亮。

    二夫人的脸却苍白一片。

    “母亲……”唐国公夫人不由轻声唤了一声。

    唐二爷如果休了二夫人,那二夫人的儿女们只怕就要背负生母狠毒的罪名,往后的前途也算是完了。

    与其被休,还不如直接死了干净,也不会连累自己的儿女。

    老太太抬手叫唐国公不必多说,见唐二爷英俊的脸上隐隐露出几分喜色,哪里还有不明白这个庶子心思的,心中又失望又厌烦,看着他继续说道,“休了她也没有什么。你既然觉得她狠毒,那等休了这个,我再给你从外头聘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做你的继室,不会叫你为难。”她这话一说,唐二爷顿时一愣,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散去,看着老太太半晌,只觉得老太太那双眼锐利得叫自己恐惧,只能艰难地说道,“母亲不必这样为儿子费心。”

    “这正室与其他妾侍不同。既然休了你前头这个,那我会再给你从官宦之家挑一个更好的。”

    唐国公府这样的门楣,自然这娶进门的媳妇儿都是大家出身。

    合乡郡主不必多说,出身皇家王府。至于身为国公夫人的唐国公夫人,那想当年也是名门豪族贵女,才能嫁给了显赫强悍的唐国公。

    唐二爷虽然是个庶子,不过却也是唐国公府里的庶子,因此当年迎娶的二夫人虽然不是豪门嫡女,却也是官宦人家的庶女,两者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如今唐二爷不顾姻亲还有自己的岳家,闹着要休妻,如二夫人这样从前当庶女的自然不会叫娘家人有什么好在意的,也不会有娘家人来给二夫人撑腰,不然唐二爷也不会这样有恃无恐闹着要休妻,可是就算是他休了如今无力保护自己的二夫人,老太太也只会叫他续娶另一个官宦之家的女孩子,这也是叫这个庶子的脸面上好看些。可是这却都不是唐二爷想要的,他急忙对老太太说道,“儿子,儿子觉得麻烦。不如将金氏扶正……”

    老太太垂了垂眼睛。

    云舒站在一旁,见唐二爷竟然说要将金姨娘扶正,想到他今日对二夫人喊打喊杀,没有证据就说二夫人害了金姨娘小产,电光火石,竟然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心里乱跳,一双手惊骇得悲凉,此刻看着英俊高大的唐二爷,又觉得心中生出万分的鄙夷与厌恶。

    原来折腾得人仰马翻,为了的不过是想叫碍眼的妻子滚蛋,还扶正自己心爱的妾侍。

    “金氏给你做了这么多年姨娘,自然服侍你最用心,也是极好的。”老太太见唐二爷脸上露出隐隐的笑意,便温声说道,“只是有一件事……她做惯了妾侍,就算扶正,也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身份。”妾侍扶正的姨娘自然比不上人家三媒六聘的继室,更何况这样姨娘出身却最后扶正的,总是出身不高,不及二夫人这样出身官宦之家的有身份地位,老太太看着唐二爷缓和地说道,“若是她日后扶正,那跟着咱们府中的女眷出去,旁人该如何待她呢?”

    能做妾侍的,自然出身家世不高,那些与唐国公府往来的高门女眷,谁会把这个一个扶正的小妾放在眼中。

    更何况唐国公女眷往来的也都是身份相同的女眷,看见这么一个把原配挤兑走了小妾上位的继室,那正室之中是能看的顺眼金氏?

    正室们还都更害怕自家之中有人有样学样,也要扶正家中心爱的小妾呢。

    因此只怕金氏日后在京城女眷之中的日子就要不好过了。

    “更何况我也心疼你。这女眷之间的往来也牵扯前头男人的事儿。如果金氏被人鄙夷,劲儿连累了你,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为你难过。你既然唤我一声母亲,我就得为你的仕途着想,金氏扶正只会叫你与人往来艰难,你说呢?”老太太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既然想要休了你媳妇儿,那就休了。不过我会再给你选一个好人家的姑娘,一定不会耽误了你往后在官场上的往来。”

    “母亲等等!”唐二爷突然说道。

    “怎么了?”老太太温和地问道。

    唐二爷的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捂着脸伏在一旁的二夫人,许久之后脸颊抽搐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儿子觉得母亲说的对。”

    “我说对了什么?”

    “金氏这件事已经没有证据,只怕也找不着谋害金氏的人。既然如此,我再给她一个机会。”唐二爷看着突然哭出声来的二夫人冷冷地说道,“看在母亲的面上……”

    “你不要看在我的面上。我这一个老不死能有什么面子。想休就休了她,不必顾忌我。”

    “……看在儿女们的面上,我不会休了她。只是今日之后,我与她夫妻之间恩断义绝,从此她过她的锦绣生活,我过我的人生。金氏那里,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再为难金氏。”唐二爷声音粗哑地说道,“我给她原配嫡妻的面子,只是日后在我的心里她不再是我的妻子。母亲,金氏这一次受了委屈,您也说了要给她在府中单独起一个大院子……以后我跟金氏过日子,她自己好自为之!”

    这恩断义绝,冷酷无比。

    显然夫妻情断,日后唐二爷不会再回头了。

    可是却并没有休妻,算是保住了二夫人。

    “你说呢?”老太太没有说话,反而去看二夫人。

    她做嫡母的,自然不会这样的事都为二夫人做主。

    给二夫人把金姨娘小产这件事问清楚就已经够意思了,至于以后夫妻两口子怎么过日子,老太太不会做主,免得以后好了坏了都落埋怨。

    “都听二爷的。”二夫人见老太太垂问,忍着心中对唐二爷的怨恨还有内心的痛苦艰难地说道,“多谢母亲给我做主。”如果今日不是老太太,只怕她真的要落得个被唐二爷休了赶出家门的下场。她自己被休了也没什么,反正就算是不休了她,这么多年,唐二爷对她的恩爱也有限。可是一旦她被休了,还是因为谋害丈夫的有孕妾侍被休,她的儿女就全完了,唐三小姐还提什么嫁人?

    谁敢娶一个毒妇养大的女儿?

    如今,至少名分保住了,至于唐二爷想跟金姨娘恩恩爱爱,以后对她再也不理睬,二夫人觉得无所谓。

    丈夫今日她看得清清楚楚,一心偏爱妾侍,是靠不住的。

    与其靠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还不如靠着婆婆,靠着自己的儿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