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审问

    唐国公夫人这话,自然是十分有道理的。

    更何况如果真的如同唐二爷所说,二夫人身边的丫鬟在小厨房里转悠了一圈儿,那么多人都看见了,那就更蹊跷了。

    这做坏事,明知道是会叫唐二爷震怒不会宽容的坏事,不是得偷偷儿的,不惹人注意地去干的吗?

    怎么那丫鬟闹得人尽皆知,问一问就都知道她今日去了小厨房?

    唐国公夫人又知道唐二爷一向都有点不喜欢二夫人,反而偏宠那个金氏,因此就越发忍不住想要为二夫人说说话。

    虽然一块儿住在国公府里这么多年,妯娌之间也不可能从未拌过嘴,或者有什么冲突,不过那些都是小事,当这样要紧的事儿在眼前的时候,唐国公夫人还是要为二夫人说一句公道话的。

    “大嫂,正是因为她心里嫉妒金氏给我生了长子,因此如今才想要金氏与这个孩子的命!如今她该满意了?金氏,金氏失了我的骨肉,如今已经痛不欲生,也只剩下这一口气了。大嫂,我知道你对她一向都十分关照,可是金氏也是我的女人,我必须要给她做主!”唐二爷沉着脸看着只知道哭泣的二夫人冷冷地说道,“而且大嫂,母亲都叫她给骗了!她容忍金氏,不过是想要伪装贤良淑德!”

    “既然她要伪装贤良淑德,那如今怎么就不伪装了?”唐国公夫人无语地问道。

    她觉得唐二爷真是一个糊涂人。

    此刻二夫人的嫡长女唐三小姐正是要出嫁的关头,这时候如果真的闹出二夫人做嫡妻的虐待妾侍令其小产,那名声传出去祸害连累的还不是自己的女儿?

    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二夫人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非要弄死一个早就看不顺眼的妾侍,进而连累了自己的女儿的。

    就算想要收拾金氏,那起码也得等唐三小姐出嫁以后的。

    因此唐国公夫人越发觉得金氏小产这件事有些奇怪。

    “从前能忍得住,如今她不过是忍不住了。”唐二爷沉声说道,“她觉得金氏碍眼不是一日两日,从前就对金氏种种刻度刻薄,金氏一向是个柔顺的性子,也不敢对她有什么怨恨,甚至逆来顺受,就越发叫她有恃无恐!”他那张阴沉得几乎要滴出墨水来的脸上充满了憎恨,二夫人几乎要哭得背过气去,只能抓着唐国公夫人的裙摆哭着说道,“二爷这样说,是定了我的罪了不成?我与二爷生儿育女,夫妻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二爷只听金氏一面之词,就口口声声都是我做的。我倒是想问问,我做这些又有什么好处?!难道就是为了做下这些事被二爷发现,要夫妻反目的吗?!”

    她的心里又是绝望又是伤心。

    绝望的是唐二爷认定了她就是伤害金氏的凶手,如今无论谁说什么都只会觉得是为她辩解。

    伤心的是,虽然她和唐二爷没有金氏和唐二爷那样恩爱,可是她好歹也是唐二爷的正室,给他生了一子两女,也是有十几年的夫妻之情。

    可是这样的夫妻之情,如今却因为金氏小产全都破碎。

    他甚至去认真审问一番都不肯,就认定全都是她干的。

    “母亲,我愿意请府中彻查。这件事绝不是儿媳做的。金氏小产固然可怜,的确是要还她一个公道。可是儿媳的冤枉也不能叫二爷给这样定罪。求母亲与大嫂彻查府中,将这件事问个水落石出!”二夫人双手伏在地上爬到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命此刻匆匆赶来的琥珀将二夫人给扶起来点头说道,“既然你觉得不怕彻查,那我就叫人去查。无论是你与金氏,我都叫人给一个公道。”

    “还需要查什么?眼明的人一看就知道都是她做的!除了这个毒妇,旁人对金氏下手都没有理由!”

    “叫小厨房的人,府中今日看见过红霞的人,还有红霞,还有金氏身边今日触碰过金氏那碗燕窝的丫鬟全都过来。”老太太不理睬唐二爷在自己面前对二夫人的各种仇恨,侧头叫唐国公夫人去办,唐国公夫人答应了一声命人去叫人过来询问,唐二爷却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老太太问道,“母亲,为何还要折腾金氏身边的丫鬟?金氏已经足够可怜,难道母亲还要叫金氏更加惶恐不成?”

    “你再这么对母亲说话,我就直接宰了金氏。”唐国公冷冷地说道,“她这样尊贵,身边的丫鬟连母亲都使唤不同?!是你给她的这勇气,还是你给她的这底气?!”唐国公一直没有开口,可是一旦开口,唐二爷的气势就越发衰败了一下,讷讷半晌便对老太太赔罪说道,“母亲,儿子关心则乱,因此对母亲高声,请母亲饶恕。”他眼角微微一跳,又忍不住几分伤感来说道,“只是金氏如今已经生不如死,儿子真心不想再叫她的心里有什么不痛快。”

    “我叫金氏身边的丫鬟也不是为了别人,正是为了金氏。叫那丫鬟过来,是要问问,这捧着燕窝一路上可遇见了谁,还有谁碰过这碗燕窝,这也是为了给金氏一个得到真相的交待。不然,你希望金氏的仇人逍遥法外不成?”老太太的脸色平常,似乎并不为唐二爷的无礼感到动怒,只是云舒如今站在琥珀的身边下意识地看向唐二爷,却见这位英俊沉默的唐二爷一双手握得紧紧的,仿佛心中并不觉得老太太是为了他好似的。

    她抿了抿嘴角,越发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屏住了呼吸。

    “母亲顾虑得对,多谢母亲为金氏做主。”唐二爷低声说道。

    “这府里头一向都太平,突然有了这样的事,我自然是要问个分明。如果当真是有人作恶,无论是谁,我都绝不会宽待。你放心。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能冤枉无辜的人。”老太太见唐二爷一张脸板得紧紧的,可是眼底又似乎藏着什么情绪,沉默了片刻便叫二夫人先去坐在一旁。此刻二夫人目光慌乱痛心,看着一心一意要把罪名安在自己头上,口口声声自己是个毒妇的丈夫有些恍恍惚惚。

    云舒只担心她这次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叫云舒一个丫鬟看,金姨娘这小产的事儿,也不大像是二夫人干的。

    毕竟如果二夫人就算觉得金姨娘碍眼想要弄死她,都对金姨娘大大咧咧地动手了,为什么不一下子做得干净,连那位唐三公子一块儿给收拾了呢?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特别是还落下一个快要成年的庶子不弄死,反而要在庶子几乎要成材的时候弄死他的生母?

    这等血海深仇结下了,那以后二夫人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她正秉着呼吸不敢在这样紧张的时候给主子们添乱,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轻轻地拍了拍,一转头看见琥珀无声地对她抬了抬下颚示意,便忙点了点头,从一旁倒了热茶一杯捧给了二夫人。她悄无声息地过去,显然也没有这时候惹人眼球的意思,二夫人一愣,红着眼眶看了云舒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把这热茶接过来喝了两口,才叫心里头那颗紧张又凉透了的心缓和了许多,之后便红着眼睛看着门口。

    不大一会儿,小厨房的人还有二夫人身边今日去了小厨房的丫鬟红霞就过来,因知道府里出了大事,进门就都跪下了。特别是那红霞,乃是二夫人身边也十分得用的丫鬟,今日金姨娘小产之后,唐二爷来找二夫人的麻烦,连唐四公子都给踹得人仰马翻的,这红霞自然也没有得什么好待遇,此刻浑身凌乱,左右脸颊是好大的巴掌印,看着就应该是男子的大巴掌所为。

    她的身上还有发髻都乱糟糟的,双手还有被捆绑的痕迹,显然之前就叫唐二爷给捆了。

    “老太太,我们夫人冤枉!”红霞是个生得年轻爽利的女孩儿,虽然不是十分貌美,然而却因常年服侍二夫人,因此也是个大方爽快的性子。

    从前她在二夫人身边,与云舒自然也是认识的。

    “你闭嘴!”唐二爷怒吼了一声,上前对着红霞就是一脚,指着她骂道,“事到如今你还敢喊冤枉!今日我就叫人把你乱棍打死!”他的声音严厉,可是红霞却已经哭着挣扎着爬到了老太太的面前,离五寸之外就不敢靠过来,只是拼命给老太太磕头哭着说道,“二爷口中这罪名,我不敢为我们夫人认!老太太,府里的小厨房里头做的都是府中各位夫人的补品,也并不是只做金姨娘的炖品,难道除了金姨娘的丫鬟之外,别的夫人的丫鬟都不能进小厨房,进了小厨房的就都有谋害金姨娘的嫌疑吗?!”

    她哽咽了一声,仰头看着老太太哭着说道,“奴婢愿意发誓!今日在小厨房只是去给我家夫人拿今日的炖品,并未靠近金姨娘炖燕窝的炉子!小厨房里下人那么多,奴婢愿意跟她们对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