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小产

    老太太听了云舒的回禀,顿时气得不行,扬声叫人进来,叫赶紧出去请太医给唐四公子看看。

    “也不知道他还想闹什么!”

    唐二爷是庶子,老太太平日里不好对他十分苛责,不然落得个不慈的嫡母的罪名就不好了。可是唐二爷这么多年安分守己的,这半年屡次有这样那样的折腾,实在是叫老太太心生恼怒,因此一边叫人去叫唐二爷夫妻到自己面前来说话,一边对云舒抱怨说道,“从前还安安分分的,我还当他如今长大了,知道好生照顾家里。可是你看看他,这是想要干什么?为了个妾侍,难道想要杀妻灭子不成!简直混账!”

    这不是宠妾灭妻吗?

    更何况唐二爷这幺蛾子也太多了。

    之前刚刚叫唐国公给甩了巴掌,这才几天啊,云舒都觉得唐二爷这是没事儿找抽型。

    “……是不是二爷太担心金姨娘的缘故?”

    “你这话也有些道理。只是就算再心疼他的那个妾,也不能对自己的妻子儿女喊打喊杀。”老太太见云舒小心翼翼的,知道她小小的人儿只怕也没见过这后宅的纷争与厉害,毕竟打从云舒在她的身边服侍,那见的都是和和气气的,无论是唐国公夫人这几个妯娌,还是唐国公父子兄弟,那都是和睦温煦的,哪里见过这样的厉害。此刻见云舒小脸儿发白,老太太自然也有几分心疼。不过想到云舒刚刚临场不乱,先想到唐四公子,老太太心里又多了几分欣赏。

    她早前就觉得云舒虽然与琥珀性子不同,然而行事却有几分琥珀的品格,如今看看这样慌乱的时候却依旧能想到最要紧的,自然也想叫云舒多跟自己长长见识。

    “这些后宅之中女眷的事,咱们国公府素来太平你见得少,因此觉得荒唐。可是旁人府里头,比这还荒唐的不知多少。”老太太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露出几分伤感,仿佛有些感怀,云舒见了也不敢多询问,知道老太太是伤心的,且如今惊怒,忙请外头一个二等丫鬟去端了些凝神静气的汤水来服侍老太太喝了,这才对老太太絮絮叨叨地说道,“您就算去见二爷与夫人,也不要动气。这身子骨儿是自己的,动了气也是自己难受,也叫国公爷与大夫人心里都不安心呢。”

    “你啊。”老太太见云舒一边念念叨叨一边服侍自己穿衣裳,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她的额头。

    “就算二爷与二夫人闹得再厉害,您也不要动气啊。不然……最近就不给您吃烤鸭了。”云舒大着胆子小声说道。

    老太太只觉得云舒絮絮叨叨的,叫自己心里也暖和有趣了几分。

    “知道了。真是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还能叫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威胁住了。”

    “那是您慈爱,不跟我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这如今也是秋天,秋天晚风冷得很,云舒忙从一旁又碰出一件新做的银鼠皮的薄薄的小披肩来给老太太披上,这才小声问道,“等太医来了要不要叫他再去瞧瞧金姨娘去?”她这显然是觉得唐二爷既然这样担心金姨娘一定是希望多关心金姨娘的,老太太闻言便点头说道,“自然是要瞧瞧她。失了孩子的女人的确很可怜。只是……我也不信老二媳妇儿会做这样的事。”

    金姨娘小产,唐二爷口口声声说是唐二夫人干的,老太太觉得不大应该。

    金姨娘得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孩子都生了,如今唐二夫人再对她下手是不是有点糊涂?

    “也得听听二爷为何就非要说这事儿是二夫人干的,莫不是其中有什么不妥当?”云舒见老太太身上都打理得差不多,这才扶着老太太从寝室里走出来直接去了上房。此刻上房与老太太的大院子里是灯火通明,灯火将漆黑的院子给点亮仿佛白昼,此刻云舒一跟着老太太进了上房就看见大亮的屋子里正坐着沉着脸的唐国公夫妻与剑拔弩张,难得会露出愤怒怒容的唐二爷。

    唐二夫人正哽咽着伏在唐国公夫人的膝盖上,整个人仓皇又委屈,哭得不行地萎靡在地上。

    一旁唐三爷一个人坐着,一张俊美的脸满满的都是头疼的样子,显然大晚上的国公府闹家变也把唐三爷给刺激得不轻。

    不过合乡郡主大概是因有孕在身,因此没有过来,连同府里的几位公子小姐的也不在屋子里,如今在的也不过都是唐国公这一辈儿的。

    “都到齐了?”老太太叫云舒颤巍巍地扶着走到了上首坐下,由着云舒帮自己解开了披风,这才皱眉问道,“大半夜的,你们都嚷嚷什么?恨不能闹出八里外去,叫京城里都知道咱们国公府闹起来了?”她皱了皱眉,这才缓缓地说道,“就算遇上在不能容忍的事儿,也不该这样喊打喊杀。更何况正和到底其中是有什么缘故,都叫我听听。”她一向都是慈爱的,此刻板着脸,唐二爷从盛怒之中突然回神,瑟缩了一下,却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又横眉立目起来。

    “母亲,今日儿子是忍不得这个毒妇了!”他霍然指着叫唐国公夫人护着的唐二夫人高声喝道,“身为正室,毒害侍妾弱子,她……”

    “母亲面前,二哥怎敢这样高声!”见唐二爷在老太太面前声音如此洪亮激荡,唐三爷最亲近老太太,不由十分不悦,皱眉说道,“二哥就算动气,也不该在母亲面前这样猖狂!难道是母亲害了你的妾侍弱子不成?”他俊面微凛,大概是在朝中的时间久了,如今在家里也多了几分从前没有的威仪,唐二爷的盛怒叫这一句话震慑了一下,动了动嘴角,忍着怒气给老太太赔罪。

    “你失去了一个孩子,我不管你。”老太太平和地对唐二爷温和地说道,“只是气大伤身,你也别叫自己心里太难受。说说吧,金氏的这一胎,你为什么说是你媳妇儿动的手。”

    “母亲明鉴。”唐二爷素日里在附中沉默寡言,一向不是一个伶俐的人,今日盛怒在老太太面前发作,却叫唐三爷一巴掌给打消了气焰,此刻冷静了些,也不敢高声,只是垂目,带着几分厌恶地看着捂着嘴呜咽起来的唐二夫人低声说道,“儿子一向都知道她嫉妒金氏,也知道她心里嫉恨金氏。只是儿子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狠毒心肠,见金氏有孕就看金氏不顺眼,想要把金氏除之后快。今日金氏吃了小厨房里的燕窝就流血不止,一转眼就小产。儿子觉得蹊跷,就去小厨房询问,原来小厨房给金氏炖着燕窝的时候,这女人身边贴身的红霞去过小厨房。听小厨房里的下人说,还耽搁了许久。”

    老太太面沉似水,听着唐二爷说话,直到此刻唐二爷说完了,这才微微点头。

    “因此,你觉得是你媳妇儿命红霞去小厨房,在金氏的燕窝里动了手脚?”

    “一点都不错!儿子询问过,今日在府里见红霞去了小厨房的下人不是一个两个,这都是人证!”唐二爷沉声说道。

    他双目赤红,看着唐二夫人的目光几乎要将唐二夫人置于死地。

    “小厨房今日,除了红霞之外就没有旁人进去过?”老太太缓缓地问道。

    唐二爷沉默了一下,之后皱眉说道,“除了她,怎么可能还有人去谋害金氏!”

    “二弟,这样的罪名可不好没有证据就扣在弟妹的头上。”唐国公夫人简直都要被唐二爷这闹出的破事儿气死了。她明明最近日子过得不错,碍眼的罗姨娘因为唐二小姐非要嫁给荀王因此遭了唐国公的厌弃,如今给关到小院子不会碍眼。最心爱的长子如今娶了沈大将军的嫡长女,如今与宫中的八皇子还成了亲密的亲戚,往后的前程自然也在眼前。就连小儿子很快也要从军,往后有在军中权势赫赫的沈大将军府的庇护,挣出一份前程也是指日可待。

    这样的好日子,唐二爷偏偏要把府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她如何能忍得住?她身为嫡妻正室,自然是看不顺眼唐二爷偏宠金姨娘一个妾侍的。

    “更何况我也得说一句公道话。二弟,你不爱听我这个做嫂子说的话也情有可原,可是我也想叫你想想清楚!金氏不是第一次有孕,如果弟妹当真容不下,她早就容不下了,还用等到今天才往金氏的饮食里动手脚?如果弟妹真的是一个心肠狠毒的女子,嫉妒金氏不愿意叫金氏生子,那我想,你的庶长子如今也不能平平安安养到了如今。”唐国公夫人虽然是大晚上的,可是头脑却依旧清楚明白。

    唐二爷偏爱金姨娘,金姨娘胆子大到敢忤逆老太太给唐二爷生了庶长子,这样可恶,唐二夫人也忍了,甚至金姨娘的庶子唐三公子如今还养得健健康康,跟着府中的先生读书,学得还不错,这就说明唐二夫人并没有想要拿金姨娘母子怎么办。

    庶长子都忍了,难道金姨娘再生一个,唐二夫人就突然忍不得了不成?

    没有这样奇怪的道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