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惊变

    这事儿说起来跟云舒自己没什么关系。

    不过却叫阖府动荡。

    云舒才回国公府的第二天晚上,正好儿她在老太太的房里值夜。

    说起来给老太太值夜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不过是晚上的时候警醒一些,老太太醒了要水知道给送过去,或者半夜的时候给老太太掖被子,或者小心些把窗户关上,一晚上下来第二天还能回去睡一天。更何况云舒在外头自由自在地过了好一段悠闲的生活,在府里的大丫鬟们却忙得厉害,她轻轻松松地回了国公府,自然是要多做些活儿,给大丫鬟们放放假什么的,因此琥珀就把她给老太太值夜排在了她回府的第二天。

    “这么说,你们国公爷赏了你两个铺子。”

    因云舒没有瞒着自己在京城里开铺子的事儿,老太太已经换了寝衣靠在床边和云舒说话。

    “是。二公子也尝了新鲜的烤鸭,滋味儿极好。等过些时候我叫小厨房给老太太做一只尝尝。只是烤鸭有些油腻,您可不能多吃。”云舒一边服侍老太太漱了口,把吐水的坛子放在了屋子外头,走进来给老太太放下床上的帘子一边笑眯眯地说道,“老太太您一定喜欢。”她就觉得这世上不可能有不喜欢吃烤鸭的,因此也想叫老太太尝尝这好吃的,倒是老太太急忙问道,“怎么不能明天就吃上?”

    老太太馋了起来的样子就跟小孩儿似的。

    “还得把鸭子养胖,得喂得肥肥的……”

    “这样麻烦?对了,你说小二之前就帮你养了鸭子?赶明日里我见了他,叫他再养两只。”老太太笑着说道。

    云舒顿时无语了。

    难道唐二公子要成了鸭倌儿了不成?

    “那不如索性多养几只。老太太您若是吃得好,定然也希望大夫人二夫人与郡主并府里的主子都尝尝的。”既然唐二公子已经沦落到了鸭倌儿的份儿上,云舒自然不能叫人浪费了唐二公子喂鸭子的才能,因此建议了一下,老太太听了也笑着对云舒说道,“你也是有心了。是个心里头装着主子的。”明明是唐二公子养鸭子,偏偏成了云舒心里记挂主子们,云舒觉得唐二公子听了肯定得郁闷死。

    “其实说起来,外头的铺子里也是卖烤鸭的。只是我想着外头的烤鸭就算是我名下的,也不及在自己个儿厨房里做的那样洁净热乎。”云舒一边扶着老太太慢慢躺下,一边忙着给她整理床上的细软被子,见老太太脸上带着笑容点头,便柔和地说道,“您若是喜欢,咱们再尝尝春卷儿。薄薄的饼皮儿里卷着脆生生的蔬菜,咬一口脆嫩嫩的,又鲜甜又好吃。”她的声音柔和,老太太便笑眯眯地听着,又问道,“你在家里又吃了什么好吃的?”

    “不过是寻常家常小炒儿。在府里头山珍海味都吃遍了,自然直想回家里吃吃寻常人家的小菜,然后回了国公府里再在您身边吃香喝辣。”云舒眼睛笑眯眯的,讨喜又可爱,老太太便抬手摸了摸她雪白柔软的脸颊来笑着说道,“你喜欢在我的身边长大,我就觉得很好。”这说明云舒依恋她,也觉得她的身边是极好的成长的地方,这对于菩萨心肠的老太太来说是最大的褒赞,只是云舒哪里敢叫老太太跟自己说话忘了睡觉,忙劝她说道,“我自然舍不得老太太,一辈子能留在您身边当个小丫鬟才好呢。只是您心疼心疼我,休息吧,不然我也心疼您。”

    “一辈子当个小丫鬟可不行。等你长大了,我给你挑个外头的好人家儿。可不能学你琥珀姐姐似的,大好的年纪却要在我的身边蹉跎不肯嫁人。”

    “您放心,我是想嫁人的。您的眼光最好了,挑的一定是会叫我过好日子的人家。”云舒乖巧地说道。

    “这才对。跟你琥珀姐姐学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学这不嫁人。”老太太到底上了年纪,叫云舒哄着就睡下了。见她睡得沉,云舒就靠在床边撑着额头似睡非睡地等着老太太半夜或许有什么服侍。只是等到了深夜的时候,老太太尚未醒过来,云舒陡然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好大的喧哗声。这喧哗声也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的,还有女子的哭声与争执之中的尖锐的声音,这在寂静得不得了的半夜真是一下子就叫人清醒了过来。

    此刻老太太的房里虽然窗子都关上,可是声音却嘈杂得乱糟糟的,连屋子里都听见了。

    外头还传来了丫鬟们急急忙忙走动的声音。

    “怎么了?”老太太一下子惊醒了。

    云舒见老太太醒了,急忙拿了一旁的外衣披在她的肩膀上扶着她坐在床边,这才说道,“我出去问问。”

    “快去。”国公府里规矩大,突然吵嚷成这样,连规矩都没了,老太太就知道只怕这事儿不小。

    因此她也有些焦急。

    云舒急忙拢着身上的衣裳出了门去,就见门口正站着两个脸上还挂着眼泪的丫鬟,正急切地跟老太太门外两个值夜的二等丫鬟在央求什么。她们看起来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似乎想要求见老太太,此刻还想着往老太太的屋儿里冲,却叫那两个二等丫鬟给拦着——大半夜的,说想见老太太就冲到老太太的睡房去?这不是开玩笑吗?因此老太太身边这两个二等丫鬟也板着脸,不肯叫这两个丫鬟过去。

    这几个丫鬟瞧着就要争执起来。

    云舒一愣,定睛一看却见那两个流泪的丫鬟是二夫人身边见过的。

    仿佛是跟着二夫人十分得用的丫鬟。

    想到这儿,云舒心里猜着只怕今天半夜的事儿是二房闹出来的。只是二房素日里也太平得很,二夫人虽然之前云舒瞧着与唐二爷的夫妻之间感情不及唐二爷对那位金姨娘,不过有儿有女的,这平常也能压的住唐二爷的后院,哪怕是夫妻拌嘴,也不能闹成这样儿吧?因想着老太太还在屋子里等着回话,云舒忙请老太太身边的那两位二等丫鬟住手,这才对那两个急得不行的二房的丫鬟轻声问道,“姐姐们这是来求见老太太?不能等到明天吗?”

    “等不得了。好妹妹,你帮帮忙,求你去跟老太太说一声儿。二爷要休了我们夫人!”因云舒是老太太身边很得用喜爱的小丫鬟,且唐二夫人素日里对云舒十分和气,时常有赏赐,也时不时回了自己的院子还夸云舒几句,因此这两个丫鬟是知道唐二夫人对云舒一向不错的。此刻见是平常得唐二夫人几分亲切的云舒出来,她们顿时就仿佛遇着了救星似的,其中一个一把抓住了云舒的手臂,见她露出几分诧异,便流泪说道,“好妹妹,真的这事儿耽误不得。二爷,二爷……”

    唐二爷要休了唐二夫人?

    “这话从何说起?”总得有个缘故吧?

    虽然云舒觉得唐二爷平常是不及唐国公与唐三爷在府里头那么精明干练,可是也不能糊涂到没事儿就休妻吧?

    特别是这个妻子还给他生了嫡子嫡女。

    “是,是……”这丫鬟似乎难以启齿,只是见云舒愿意耐心听自己说话,显然也是愿意往老太太面前通传的,便哽咽地说道,“是金姨娘小产了,听说是个儿子……金姨娘已经哭得撅了过去,二爷非说这孩子是咱们夫人给害了的,口口声声要打杀了夫人。四公子跟他求情,二爷一脚揣在四公子的心口上……如今说是要休了咱们夫人。好妹妹,你帮帮忙,求你一定得跟老太太说,救救我们夫人吧。夫人这事儿冤枉,我一辈子都记得你的大恩。”

    “夫人可伤着了?”云舒急忙问道。

    “没有。”

    “那四公子可请了太医过来?”这踹在心口可大可小,一不小心是要坐下病来的,更何况唐四公子的年纪小,才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这样年少,唐二爷如果是暴怒没轻没重地来一脚,那到底是个成年的男子,一个孩子可怎么守得住这样惊怒之下的窝心脚呢?云舒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休了不休了……这事儿唐二爷肯定干不成,反而更在意唐四公子。这位唐四公子是唐二夫人所出的嫡子,在国公府里序齿排行第四,唐国公世子与唐二公子不必多说是唐国公夫人生的,唐三公子却是唐二爷的那个今日小产的金姨娘生的。

    因听说是唐四公子这位唐三爷的嫡子被踹了,云舒不免有些担心。

    “太医?没,没有……四公子说没事儿,只是脸有些白,而且如今乱糟糟的……”

    “乱糟糟的也得请太医过来瞧瞧!难道太医白来一趟你们还心疼了不成?总是要来给四公子看过,得叫人安心。”

    云舒心里就觉得这两个丫鬟糊涂,只是所谓关心则乱,这样一个乱糟糟的时候,想得不那么多也是常有的,一边叫这两个丫鬟在外头等着,一边回去跟老太太禀告。

    “你说得对,赶紧先叫人请太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