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为难

    说起来,方夫人刚刚礼貌地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因此并不算是失礼。

    可是这匆匆要带着方柔离开,又仿佛很警惕的样子,顿时就叫赵夫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没了。

    显然,方夫人是担心她在这宅子里蛊惑了方柔!

    赵夫人这给气的。

    她被方夫人这放着自己的样儿,还有看不上赵家恨不能立刻就把方柔给带走不要跟自己有半点关系的嫌弃给气得心都疼。

    因见方夫人跟防贼似的,赵夫人忍了半晌,到底还没有忍得住,冷笑着对方柔说道,“既然你母亲都来接你,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她那帕子压了压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与厌烦地说道,“不然你母亲要不放心你了。”她这脸上的笑容早就绷不住了,云舒跟翠柳在这么一个修罗场里完全没有机会开口,沉默地坐在一旁不吭声。倒是方柔,见方夫人气势汹汹而来,哪怕脸上还笑吟吟的,可是眼底却多了几分严厉,又听见赵夫人对自己这样冷淡,不由红了眼眶。

    “母亲……”她央求地看着方夫人。

    因见赵夫人的确对自己十分厌恶,再想想赵夫人必定是要给赵二哥另选妻子,她就走不动了。

    且见两位长辈从前还十分和睦,还经常窜门儿,如今却因为亲事变成这样,方柔的心里也觉得难受极了。

    “走吧,回家去,你还有些针线没做完呢。”方夫人见赵夫人在这儿女儿竟然都不想回家了,顿时心里咯噔一声,只觉得眼前发黑。她自然也知道青梅竹马的厉害,这情分是双方的,赵二哥对方柔如此,那方柔心软,对赵二哥自然也是放不下的。她如今只想叫方柔嫁个好人家儿,这也不算什么错儿,此刻见方柔对赵家依旧有情分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发颤,对方柔带了几分警告地说道,“你不是说给柏哥儿做身衣裳吗?”

    “既然是要给柏哥儿做衣裳,那你赶紧回家去吧。”赵夫人顿时怄了一口气。

    都到了给宋如柏做衣裳的份儿上,还跟她儿子牵扯不清做什么?

    “我没有……宋大哥说不劳烦我……”方柔急忙说道。

    “柏哥儿不过是客气话,你还当真了不成?他一个人住在宅子里,没有人想着念着,那这日子过得还怎么舒坦?”方夫人本是温和的性子,见方柔红着眼眶不吭声了,一向顺从听话的女儿也不知道叫赵夫人这短短时间给喝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还不听话起来,顿时都要窒息了。她就知道……听说方柔前脚来了云舒家里赵夫人后脚就追着去了,方夫人就知道这事儿怕是大事不好。

    果然,才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方柔就叫赵夫人给迷了心去。

    她气闷得想要骂人。

    赵家那小子的确是生得好,可是家里不富庶不说,前程也跟宋如柏是比不了的,光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

    难道生得英俊些,就能当饭吃不成?就能顶那些风光日子不成?

    “跟我回家!”她看着方柔说道。

    “母亲,我跟两个妹妹说好做点心的……”方柔含着眼泪求情说道。

    云舒听了这话简直躺着也中枪,深深地吐出一口郁闷的气,又在方夫人沉默的目光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如今真是明白什么叫里外不是人了,看着方柔求助的目光,再看看方夫人隐隐多了几分不满的样子,与翠柳对视了一眼,许久之后勉强说道,“方姐姐说了算。”她硬着心肠在方柔有些伤心的目光里对赵夫人赔了个罪,与翠柳一块儿出去到了后头的厨房去,叫厨娘给帮着收拾了两篓果子,方家与赵家都是三个木瓜,三个柚子,把小小的竹子编成的漂亮的小竹篓给放得满满的,这才跟翠柳叹着气回到屋儿里。

    此刻,方柔不敢跟母亲在别人家里争执,已经被拉出了屋子,云舒急忙把一个小竹篓双手奉上,对缓和了脸色的方夫人笑着说道,“我与方家姐姐说好了的,叫方姐姐尝尝南边儿的果子。”她打从回来,陆陆续续往宅子里运东西的车子就没停过,方夫人倒是对云舒与翠柳的一向不错,知道这是两个知道分寸的女孩儿,因此和颜悦色地说道,“那我就拿着。往后你们来家里玩儿。”

    且她看了这两个竹篓,方家与赵家的东西都是一样儿的,就觉得这两个孩子懂事。

    她叫红着眼眶的方柔抱着竹篓直接走了。

    云舒与翠柳回了屋儿里,就看见赵夫人在生闷气。

    就算是也不稀罕方柔给自己做儿媳妇儿了,可是看方夫人那副样子,赵夫人心里也生气。

    因她生气,到底不愿意叫云舒跟翠柳瞧见自己的脸色难看,因此也没再提叫她们来家里吃饭,带着果子就走了。等送走了这几位神仙,云舒就低声说道,“真是神仙打架。”殃及凡人啊。

    她心有余悸,翠柳也点头说道,“可不是。我冷眼瞧着方姐姐这官司还有的打呢,咱们在这儿简直就是龙潭虎穴啊。”这赵家不好相与,难道方家就是吃素的了?瞧见今天方柔的情态就知道,她对赵二哥还真是蛮有心的,这要是以后姻缘上争执起来,那岂不是她们也跟着吃挂落?因此翠柳想了想,拉着云舒的手小声说道,“要不咱们先回家去吧?”陈家虽然陈白家的十分偏心碧柳,也叫人觉得怪郁闷,可是也没有这么熬人。

    “前脚她们吵完架,咱们后脚就搬回家,叫人瞧见只怕多心。”云舒想了想就对翠柳说道,“再住两天,就说要回国公府之前得回去你家孝顺长辈就好。”两天的功夫也不长久,更何况云舒跟翠柳也想着关着门儿不管这方家赵家的事儿了,更何况家里还有许多的食材等着收拾,因此翠柳也觉得合适,就点了头。她们俩定了这样的主意,云舒就越发忙碌起来,赶着两天的功夫把之前要做的针线都给做好了,这才请宋如柏上门。

    把宋如柏的衣裳披风等针线都推给他,云舒与翠柳就带着宋如柏去厨房后头的大片阴凉的架子上。

    “……这里头都是泡菜腌菜,还有我请厨娘们给做的几坛子红烧肉。”因是秋天,这天儿凉了,因此这些吃食也都禁得住放,云舒就叫厨娘们把之前八皇子赏的,还有自家地里出来的吃食都给拾掇了,引着宋如柏看着架子上那一坛子一坛子用水封了坛子口的坛子对宋如柏轻声说道,“还有些油浸肉,后头还有各种口味的香肠。你平日里在宫里忙,回了家想必也不愿意做饭挨累,直接过来拿就是。如果有同僚喜欢,送同僚些也无妨。”

    她念叨了一会儿,宋如柏就问道,“你要回国公府?”

    “我们回陈家住两日,就要回去府里了。”云舒老老实实地说道。

    她在外头住着自然是十分自由,可是也不能忘记自己如今还是个丫鬟。

    如果时间长了不回去,那真是辜负了老太太对自己的一片偏疼了。

    “这些日子辛苦你。”宋如柏见了云舒拿给自己的衣裳等物就知道云舒这段时间没干别的,见云舒只是笑了笑,似乎不以为意的样子,便缓和地说道,“什么时候你再出府就给我一个信,我帮你拿东西也是好的。”他这话倒是叫云舒觉得宋如柏这人的确是个知道往来的人,得了自己的衣裳还知道帮自己的忙,便摇头笑着说道,“只怕过年之前不能出来了。”她是个丫鬟,又不是什么大小姐,能出来一回也不容易。

    更何况在国公府老太太的身边,也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艰难。

    如果在老太太的身边过的那日子还不叫好日子,那云舒真不知道什么才叫好日子了。

    “所以这几坛子红烧肉你得记得先吃了,不然放坏了。”云舒又认真叮嘱了宋如柏,见他答应了,这才满意地与翠柳整理了一下东西准备回陈家去。只是回陈家之前,她就听说隔壁方柔似乎是病了,这两天只见着方夫人在外头与人说话走动,并未看见方柔,她多少有些担心,翠柳却心大,笑着说道,“那是她亲娘,难道还能打杀了她不成?你别担心,没事儿。”

    云舒觉得翠柳这话说得有道理。

    方柔大概跟方夫人有些争执,因此被关了禁闭。

    不过到底是亲闺女,方夫人自然也舍不得对方柔很坏,关禁闭不叫出门应该已经是极限了。

    因此她俩也没去方家讨人嫌,不过是跟十分舍不得她们的赵夫人告了个别,就大包小裹地回了陈家。

    八皇子赏的吃食里头只有木瓜是不能放的,云舒带着这些木瓜和一些燕窝就回了陈家拿去给陈白家的爱偏心谁就偏心谁去,只要陈白家的心情好也就算是她的孝敬。又听了陈白对自己说的那些生意经,等知道鸭血粉丝汤的铺子与烤鸭铺子已经拾掇着要开张,她心里十分感激陈白,因此越发在陈家陪着陈白夫妻过了两天开心的日子,硬是跟翠柳没提一句会引来陈家争执的事儿,比如碧柳什么的,这才包袱款款地回了国公府。

    才回国公府,云舒就撞上了一件大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