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找上门来

    也不知怎么就这么巧,方柔跟赵夫人就正对了个面儿。

    本想来请云舒跟翠柳去家里玩儿的赵夫人顿时脸色一沉。

    只是她心里虽然厌烦方柔勾搭自己的儿子,可是也是有涵养的五品官眷,也不会刻意在别人家里撒泼给云舒翠柳没脸,因此见方柔正看着自己手足无措,之后慌慌张张涨红了脸福了福,便板着脸慢慢地说道,“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不必这样多礼。”想当年两家都是在一条街上的老邻居,方柔能与赵二哥青梅竹马,那自然也是因赵夫人对方柔总是有几分疼爱的缘故。

    如果两家人关系不好,那也不可能有青梅竹马的缘分与亲近。

    因此,从前方柔在赵夫人的面前并不会这样拘谨多礼,去了赵家就跟在自家似的自在。

    赵夫人这样说,当然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她虽然不能对方柔口出恶言,只是从前的热乎气儿已经是烟消云散。

    “是……”方柔本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孩子,如今这气氛哪里见识过,又觉得尴尬,又觉得忐忑,特别是想到云舒跟翠柳都说赵夫人只怕是要给赵二哥挑媳妇儿,她的心里就莫名难受疼痛。此刻见赵夫人冷淡,她的嘴唇颤动了片刻,还是没有勇气问一问如今赵二哥到底是个什么光景。因看起来在一脸冷淡的赵夫人的面前格外可怜,她又突然舍不得离开这里,只想知道赵二哥的情况,因此回头对云舒露出一个求助的表情。

    云舒又能怎么办呢?

    她心里苦笑,只是见方柔眼睛里含着眼泪央求地看着自己,也只好上前给赵夫人跟方柔一样福了福,给方柔这个台阶儿下,仰头笑着对脸色缓和了许多的赵夫人笑着说道,“夫人来得正巧,前儿得了主子赏的一些南边儿的果子,本想给府上两位小姐拿去尝尝鲜儿。不过是些果子,也不值得什么,只是南边的果子有趣,叫两位小姐尝着得个闲趣儿罢了。”她本没想拿八皇子赏给自己的果子便宜赵家那两位看自己和翠柳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小姐,不过如今方柔在这儿,不转圜些,总是叫这宅子里不自在。

    “有好的,你们就自己个儿收着吃。想着这个想着那个的,咱们家时常生受了。”

    赵夫人的脸色就带了几分笑意。

    她不是图这几个稀罕有趣的果子,而是觉得云舒与翠柳大方和气。

    就算是看出赵家人对她们不是十分和气,不过人家小姐妹俩却从不做那些尖酸刻薄的事儿。

    有什么有趣儿的,好玩儿的,别管值不值钱,人家心里想着念着。

    这就是云舒与翠柳的好处。

    因云舒对自己带着笑意说话,赵夫人越发不会在云舒的宅子里跟方柔闹起来,因此对云舒和翠柳笑着问道,“我才过来的时候听你们姐妹说什么要做点心。又想了什么新鲜玩意儿了?”说起来也奇怪了,也或许是世家豪门之中的府邸就是能叫人有眼界,云舒跟翠柳素日里吃穿用度,哪怕不是最好最奢侈的,可是却天天都叫人觉得有趣儿,跟寻常人家儿不一样儿,瞧着这日子过得就比旁人新鲜。

    赵夫人自然是喜欢这样的女孩儿的。

    心思灵巧,又能把日子过得每天都鲜活有趣,又不是那等十分败家的货色。

    更何况云舒也就罢了,翠柳生得明艳俏丽,虽然年纪小,可是行事却爽利,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这样的女孩儿,哪怕只是一个小丫鬟,在外头也能顶的上个寻常人家的小姐了。且出身豪门,身上的气度就跟寻常的小家碧玉不同,见多识广了,就不会对一些初次瞧见的事儿大呼小叫,大惊小怪,这就是难得的沉稳的气度。赵夫人见翠柳今日穿着一件碧色的夹袄,头上戴着一只小小的梅花金簪,上头的小小的红宝石细碎发亮,只觉得爱到了心里去。

    赵大人之前跟她争执的那些,在赵夫人的眼里全都是狗屁。

    什么不愿巴结权贵,什么读书人是要脸要风骨的。

    穷得只能挤在小小的宅子里,仕途这么多年却不能高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风骨了?

    赵大人活得这样天真,也难怪这么多年只能当个没权没势的五品,看着人家高升自己心里嫉妒得要死却没有办法。

    赵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慈爱,看在云舒跟翠柳,对方柔也和颜悦色了几分。哪怕当初自家叫方家给耍了,还被方家给嫌弃得不行,可是如今看着生得俏丽可爱的翠柳,再看看一旁低眉顺眼全然没有个自己的主意,只知道听家里长辈的话的方柔,赵夫人只觉得心里庆幸,庆幸方家当初主动悔婚……如果方柔不悔婚,那就算是遇到翠柳这样条件极好的女孩子,赵夫人也绝不可能叫赵二哥背弃婚约抛弃方柔的。

    如今方柔自己走远了,那之后她儿子的大好婚事,就跟赵夫人没关系了。

    “您说起点心还正好儿,正是前些时候您府里的柿子,又大又甜,汁水新鲜,特别好吃。”云舒见赵夫人对方柔露出几分缓和,顿时松了一口气,对方柔眨了眨眼睛,见她感激地对自己笑了笑,还小心翼翼地跟在赵夫人的身后,就无奈地抿了抿嘴角,对赵夫人又笑着说道,“方姐姐一向都善做点心的,我们姐妹却完全不通厨艺,不及方姐姐贤惠。”做女子的不会做饭,这在古代就算得上是不贤惠了,云舒心里虽然觉得这种说法很没有道理,不过如今却也得拿出来谦虚一下。

    “可不是,方姐姐做的点心可好吃了。一会儿咱们做了热乎乎的柿子饼儿,夫人也尝尝。”翠柳是个活泼的脾气,就对赵夫人清脆地说道。

    只是她说完了就后悔了。

    她这才突然想到,赵夫人对她是有点心思在的。

    虽然说被人看中了想要去做儿媳妇儿,赵二哥又很帅,叫翠柳心里小小地虚荣了两天,不过她对赵二哥还没有什么想要嫁娶的心思,此刻见自己示好之后,赵夫人的眼睛都亮了,顿时后悔得不行,恨不能把自己刚才的那些话给塞回肚子里去。她扭了扭云舒的手,云舒只觉得自己的身边真是冰火两重天,忙从一旁端了自己与翠柳这两天喜欢吃的木瓜牛乳对赵夫人笑着说道,“这是我想的新鲜花样儿,您尝尝。”

    她莞尔一笑,又多出几分柔软可爱,赵夫人笑着接过来尝了一口,便笑着说好。

    云舒便请她坐在上首,自己与翠柳还有方柔坐在下方作陪,就听见赵夫人对自己嗔怪地问道,“这几日我请你们俩来家里吃饭,你们怎么不来了?莫不是还得我三请四请才能叫你们瞧见我的诚意?”因云舒跟翠柳总是不肯上门,赵夫人之前亲自来请云舒也推辞不去,因此赵夫人就再来了,一心想要叫云舒跟翠柳去自家玩儿去。只是云舒哪里还敢上赵家的门儿,急忙赔罪说道,“不是不想去您府上,实在是家里忙得厉害。我们姐妹难得有机会出来散心,家里还有些针线,还有许多的东西要整理……”

    “这是你做的?”赵夫人拿了一旁云舒给翠柳做的针线,细细地看过针脚,见细密精致,虽然上头没什么花样儿,可是这针线功夫却扎实得很,不由也露出几分赞赏来说道,“之前瞧见你的帕子荷包精致可爱,如今瞧见你做衣裳也是难得的。”她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随手摸了摸这皮毛就发现这是上好的皮毛,可是却只叫云舒随意地把皮毛给翻到里头去,不由露出几分可惜。

    “只可惜这样好的皮毛,做成这样有些糟蹋了。”

    云舒便笑了笑。

    “能穿在身上享受着了,那就不算是糟蹋。”她看了翠柳一眼笑了。

    显然在她的心里,只要翠柳冬天穿上暖和舒服,那就不算是糟蹋了东西。

    翠柳也明白云舒的意思,甜甜地笑了起来。

    “你说的也是。”见她们俩这样的光景,赵夫人就知道这肯定是用心给翠柳做的。且见云舒跟翠柳小姐妹俩的感情这么好,她不免心里越发柔软起来,平常里惦记翠柳,盘算着翠柳嫁给自己儿子的好处的心也歇了几分,倒是真心喜欢看重了这两个小姑娘。毕竟,就算是亲姐妹俩怕是也没有云舒跟翠柳这般你想着我,我挂着你的亲近,想到这儿,赵夫人脸上便多了几分笑意,对她说道,“你说的对,只要能用得上,那就不算是糟蹋。”

    她本也是个大方爽快的性子,自然也看云舒跟翠柳这样亲近觉得喜欢,正笑吟吟地说话的时候,就隐隐听见外头又有人说话的声音,之后是宅子里的厨娘领着个脸色有些焦虑的中年女眷走进来。

    见到方柔老老实实地坐在赵夫人的下首,这中年女眷,也就是方夫人的脸色顿时铁青一片,勉强对赵夫人与云舒翠柳温和点头,之后就走到方柔身边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跟我回家。”她低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