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抱不平

    云舒看着方柔的笑容都一下子没了。

    “娶亲?他要娶亲了?”

    “是呀。”翠柳在国公府里虽然是个三等小丫鬟,可是也是看人脸色过日子的,自然也看出方柔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儿。这明显不像是为赵二哥感到高兴的样子,因此点了点头对方柔说道,“赵二哥年纪也不小了,当然得成亲了。更何况我觉得赵夫人应该也是希望赵二哥能娶亲的吧。”她含糊了一下,没把赵夫人对自己和云舒那么热情给说出来免得引火烧身,不过这力度真的已经很大了。

    想必方柔也想不到来了云舒家里一趟就听见这么叫她震惊的一件事。

    “这……我怎么不知道……”她垂头脸色有些苍白地说道。

    她以为,以为他永远都会等着……

    “男婚女嫁,这本来就是应有的。赵二哥年岁也不小了,成亲也是早晚的事。就算不是现在,那以后也是要成亲的,总不会孤老一生。”云舒见方柔雪白的一张脸越发没有了血色,想到她今日过来也是亲近自己与翠柳,因此就不好过于苛待,忙把一碗木瓜牛乳放在方柔的面前,这才谨慎小心地说道,“方姐姐你最近与赵家不大联络,因此才不知道的吧。”她觉得方柔还是心里喜欢赵二哥的。

    不然这么一下子就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可是既然喜欢,那至少得做出态度来。

    是跟赵二哥一刀两断只追着宋如柏跑,还是放弃宋如柏跟赵二哥重修旧好,这到底得有个结果。

    不然脚踩两条船,哪怕她理解方柔是个女孩子想要谨慎自己的终身,可是也多少是看不下去的。

    “我,我只是……”方柔只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主意,见云舒跟翠柳都没有多跟自己说什么,她一时双手微微颤抖,又苍白着一张脸看着云舒,美丽潋滟的眼睛里水光一片,对云舒颤抖着说道,“我也不瞒你们。我与他之间……可是他说过,除了我不会娶别人的。”她有些无力地靠在一旁,手里的针线也都放下了,这话却叫云舒有些皱眉,低声问道,“这话我问出来有些逾越,只是方姐姐,什么叫做他不会娶别人?”

    这怎么像是方柔心安理得地叫赵二哥给她当备胎似的?

    如果是这样,人家赵二哥自己都愿意的话,那她和翠柳也都不劝了。

    这感情的事儿,也没有别人插手的余地。

    翠柳偷偷撇了撇嘴角。

    “他……我……我对宋大哥……”方柔想到今日母亲还对自己说,宋如柏时常来云舒家里吃饭,叫她赶紧上门来多与云舒和翠柳亲近,守株待兔也能堵到宋如柏,因为这样还特意叫她拿了几样亲手做的点心叫宋如柏尝尝,此刻见云舒跟翠柳两个小丫头都看着自己,就有些惭愧地轻声说道,“宋大哥人极好,母亲很喜欢宋大哥。”方夫人只喜欢宋如柏,不喜欢赵二哥,因此耳提面命,不许叫她跟赵二哥有什么牵扯。

    方柔养在闺中,一向也没什么主意,自然也不会有更多心里的想法。

    “只是我心里放不下他。”她小声说道。

    这个“他”,自然说的是赵二哥了。

    云舒却觉得有些气笑了。

    那要这么说,如果方柔真的嫁给宋如柏,难道心里也放不下赵二哥?

    那把宋如柏当成什么了?

    “我人是嫁给你了,可是我的心里还有另一个人”?

    这听了不是很可笑的吗?

    “如果方姐姐你心里是喜欢赵二哥的,那就一心一意吧。”云舒本是个温柔随和的性子,也从不喜欢恶语相向,之前还为方柔说过话,为她担过心,就算今天之前也是想别叫方柔一脚踩空耽误了终身的。可是如今听到方柔这样的话,她就算心里再偏心同是女孩儿的方柔,都觉得为宋如柏抱不平了,看着方柔轻声问道,“不然,这不仅是侮辱了赵二哥,也是侮辱了宋大哥。”

    宋如柏招谁惹谁了?

    难道就因为前程大好,就得娶一个心里还想着别人的女子?

    他曾经那样坎坷,为什么不能娶一个全心全意爱惜他的女子?

    更何况赵二哥又凭什么当备胎啊?

    “我这话有些冲撞了方姐姐。只是方姐姐,优柔寡断,这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也是对别人不公平的。人都自私,想要得到最好的,可是也不能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云舒这话说得已经格外严厉了,面上也露出几分不满,对霍然抬头,一脸惊慌的方柔认真地说道,“如果方姐姐心里真的有赵二哥,那就不要得陇望蜀。宋大哥值得对他一心一意的女子,而不是如方姐姐那般,当初做了点心,还要记得给赵二哥留一份的心意。”

    她其实把方柔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只是从前没说。

    翠柳都露出几分诧异。

    她真是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她才是快人快语的那个。

    可是这一回竟然是平日里说话温温柔柔的云舒说了重话。

    “小云妹妹,我知道你心里觉得我做错了。”见云舒沉默起来,把手边的针线拉出来垂头整理,看那样子仿佛是在做一件衣裳,方柔不由也有些难受,轻声说道,“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母亲,父亲,他们都说宋大哥才是我最好的归宿。我怎能忤逆呢?”她有些伤感,云舒顿了顿,一边把手里的衣裳反过来,一边平淡地说道,“如果方姐姐当真想要嫁给宋大哥,那我希望从此以后,你的心里一丝半点都别想着赵二哥。无论是他们两个之中的谁,都请姐姐一心一意吧。”

    她并不是逼着方柔放弃宋如柏。

    如果方柔愿意把赵二哥给从心里放下,从此以后对赵二哥心如止水,那和宋如柏在一起云舒也没什么意见。

    “我与他是青梅竹马。”方柔揉了揉手里的帕子轻声说道。

    青梅竹马怎么了?

    云舒想要反问,可是却忍耐着没有说话,到底交浅言深,能对方柔说的话也不多,只是想了想,把面前的点心往方柔的面前推了推。

    “刚才是我僭越了。方姐姐如果觉得我冒犯了,我对姐姐赔罪。”她犹豫了一下,也知道方家大概真的是看不上赵家的……赵家的宅子其实不小,可奈何人口更多,光儿子就三个,加上下人还有赵大人的小妾,难免日子过得就不大宽敞。这跟守着一个大宅子侍奉在皇子身边的宋如柏怎么相比?更何况大概更叫方夫人不能接受的是,赵家要往府里娶儿媳妇儿,那再加上儿媳妇儿,赵家只怕就住不开了。

    方柔嫁给赵二哥只怕是要过得辛苦。

    但凡疼爱女儿的母亲,只怕都舍不得叫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

    云舒都能明白,可是唯一希望的只不过是方柔不要三心二意罢了。

    “你说的也没错,这话不是亲近的姐妹是不会开口劝我的。本就是我优柔寡断。放不下他,又不敢拒绝父亲母亲。”方柔见云舒跟自己赔罪,不由急忙歉意地说道,“你能来跟我提醒赵家的事我就十分感激。”她心里藏着这样的心事,因此精神恹恹的,只是又不愿意回家去面对方夫人的脸色,便坐在云舒的身边看她飞针走线。云舒做针线一向是极快的,做的针线也很快,方柔见她做的是一件袄子,不由好奇地问道,“皮毛怎么翻到里头去了?”

    “我跟翠柳在国公府里当差,不好大咧咧地穿用皮毛衣裳,因此翻过来叫人看不出来。”云舒耐心地说道。

    “原来如此。”方柔这才想到,云兽跟翠柳做丫鬟的必定是不能轻松自在的。

    见云舒面容温柔娴静,小小年纪就十分柔和沉稳,刚刚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又很有见识,方柔就不把云舒当做寻常丫鬟看待,对云舒问道,“你与翠柳何时有空?来我家里吃顿饭吧?”她倒是好心,不过云舒跟翠柳最近叫赵夫人给逼的,听见请吃饭就哆嗦,急忙抬头对她笑着说道,“在国公府里日日忙着,因此回家了就想在家里好好儿地歇着。更何况难道不吃饭,咱们就不亲近了不成?”

    她这话说得也对,方柔心里还有些想着赵二哥的婚事,只是心里却轻松了几分笑着说道,“那我时常来你这儿做点心。”

    “那可好。方姐姐你做的点心味儿可好了。”云舒眼睛一亮,这针线做得也累了,就把手里的袄子放在一旁说道,“不如做柿子饼吧?前儿家里得了几筐上好的大柿子,特别甜软。”黄橙橙的大柿子,每一只都又甜又蜜,拿这样上好的柿子挖出里头的汁水果肉,配上面粉,再用豆沙做馅儿,虽然做法简单得很,不过却一样儿的好吃。特别是这点心家常得很,云舒觉得比国公府里那些精致的点心多了十分的烟火气。

    她这样一提议,方柔也笑眯眯地答应了。

    她做点心拿手,自然是她出马的,因此跟着云舒站起来说道,“这点心我会做,我给你……”

    她正想说这点心她做过,就看见外头笑吟吟地走进来了一个风韵犹存的美貌女子来。

    正是赵夫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