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说破

    “臭豆腐?!”

    云舒瞪大了眼睛,莫名想到在豪华奢侈的深宫之中,宠冠后宫的美貌嫔妃会吃臭豆腐的感觉。

    真的很奇妙。

    “所以你不必担心。贵妃娘娘喜欢殿下从外头带来的这些东西。”宋如柏的确也没吃饱,坐在陈平的身边埋头吃饭,顺便把桌上的宫保鸡丁扒了一些在米饭上大口地吃着。见云舒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他摇头说道,“贵妃娘娘虽然盛宠帝宠,不过却并不是娇弱的女子。”将军府出来的女子能娇弱得哪儿去?就算外表弱质纤纤,可是内里却还是有几分刚强的,更何况沈家如今也是唐国公府的姻亲,宋如柏觉得云舒不必担心什么。

    “八殿下说了,不会把这酒是从你这儿拿的对贵妃娘娘说。只说是市井之中寻到的。”

    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安心吃饭。

    她还叫唐二公子敲诈了一大匣子的锅巴,此刻剩了些,拿来给陈平与宋如柏当零嘴儿。

    因宋如柏就在这儿,云舒就把之前做得差不多的衣裳捧过来给宋如柏试试,想着宋如柏如今长得更高大些,也不能叫衣服不合身。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就过去,到了晚上宋如柏给云舒把八皇子赏的黄羊也给收拾好了这才回去。等他回去了,陈平才从屋子里出来,把云舒跟翠柳领着去了云舒的闺房,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些她的床下,云舒就看见他把地上的砖块都给起开放在一旁,竟然就在床底下看见了一个不小的坑。这坑就真的不小,云舒霍然想到唐二公子抱怨给自家挖坑了,急忙去看陈平,陈平就笑嘻嘻的。

    “咱们仨的家当就都在这儿了。埋得深,外表看不出来。就算咱们都不在家,有贼人进来只怕也想不到这里还有坑。”他给云舒跟翠柳看了位置,这才把地上的砖块又认真地放回去压平了,和两个目瞪口德小丫鬟从床底下爬出来,对云舒说道,“等明年我跟二公子出京,赚到的钱你就帮我收着。”他的额头似乎抽动了一下,脸色有些奇怪,见云舒疑惑地看着自己,就笑了笑。

    “陈平哥,碧柳姐姐都已经成亲了。婶子不会再……”之前陈白家的把儿子赚的那点银子都给了长女碧柳,也不过是因为碧柳正赶上成亲。

    “娘那里我会孝敬,绝不会叫娘吃苦。不过娘偏心偏得厉害,我可不敢信她。”陈平还是很孝顺的,也不会赚了钱就不给陈白家的,只是给多少就得想一想了。总不能他在外头奔波忙碌,却要平白地傻乎乎拿着自己的银子去养姐姐和个看不起自己的姐夫。见云舒虽然犹豫却还是轻轻点头,这显然还是心里偏心他的,陈平俊俏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容,对云舒哼了一声说道,“你跟翠柳在府里因此不知道,大姐之前还来家里哭穷,说是她男人读书没钱。”

    “没钱?她的陪嫁可不少了!”翠柳不过是在陈家住了一晚上,陈白夫妻也没有露出什么争执的痕迹,自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

    “又是说得多做几样在读书人一块儿聚会的时候穿的衣裳,又要买上好的笔墨纸砚,你也知道,如今这笔墨纸砚十分昂贵,好一些的湖笔就得一两银子。还有那些往来同年的花销。真是嫁个个祖宗。”陈平冷冷地说道,“寻常寒门之中有那等才华出众的也没有她男人这么挑三拣四。家里没钱就非要摆阔不成?那以前是怎么读书的?怎么成了亲反倒还穷了?偏偏娘还吃她那一套,什么读书辛苦,读书费钱……你之前给的燕窝也叫大姐拿回去给她男人吃了。”

    他这话是对云舒说的,云舒目瞪口呆。

    “一个大男人吃什么燕窝?”燕窝不是给女人吃的吗?

    王家秀才好大一个男人,吃燕窝,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娘说得叫他好好儿滋补。之后她还回来问咱们家的厨娘……就是跟着你回来的这两个。”陈平这些事儿全都知道,见云舒垂了垂眼睛没有吭声,显然也明白碧柳打的这是什么主意,便苦笑说道,“不是我防备娘。只是她……”他无法对亲娘口出恶言,只是有些无力地说道,“该孝顺娘的那份儿我自然会孝敬,也不会对她拿了我孝敬的东西补贴谁指手画脚。爱补贴大姐就补贴去,也没什么。只是我更多的家业却信不过娘。”

    “我家的钥匙你也不是没有。往后想放东西直接过来就是。”云舒小声说道。

    “就等你这句话。”陈平眼睛微微一亮,见云舒看着自己笑了,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这丫头生什么气呢?”他看了翠柳一眼,见翠柳气得不行,就笑了一下说道,“之前在家里我听爹说,你不是很沉得住气?在娘的面前大方点儿。”他豪爽地又拍了拍翠柳的头,对她们俩说道,“回头叫我爹把那两个厨娘的身契给你们。往后叫她们俩只单独服侍你们俩。”

    “不必如此的。”把那两个知道自家做饭食谱的厨娘的身契给云舒跟翠柳,那自然是绝了碧柳的贪婪。

    只是云舒却不好这样占便宜的。

    “这算什么。就当是给你的乔迁之喜了。”陈平也不大把两个厨娘的身契放在眼里,此刻见天色晚了就起身回家。

    他虽然也不算是外人,也把云舒当亲妹子看待,只是到底不是亲兄妹,哪怕云舒跟翠柳年纪小,素日里也知道避嫌,住在云舒家里这样的想法是肯定不能有的。

    云舒只好拿了八皇子赏的蜜柚还有木瓜来给陈平拿回家里去。

    “这果子怎么吃啊?”翠柳看着木瓜好奇地问道,“好吃吗?”木瓜不易存放,八皇子赏给自己的时候云舒看了,已经熟透了,这不吃只怕三五天就得坏掉,因此也不心疼,捞了几个都切开,叫两个感激万分的厨娘分了其中一个去后头吃,自己就拿了小勺子舀了一块尝了尝,清甜甜美,还很水灵,因此就笑着拿给翠柳吃笑眯眯地说道,“自然好吃。还能做甜汤。等明天咱们就吃木瓜牛乳。”

    “木瓜牛乳?”翠柳觉得云舒的笑容怪怪的,不仅有些警惕地问道,“好吃吗?”

    “当然好吃。”云舒喂了她一口木瓜,又偷偷地说道,“还能丰胸呢。”她说这话也红了脸,因与翠柳一向要好的才说这么不害臊的话,翠柳的眼睛瞪圆了,不大一会儿转头看着脸红得不行的云舒,片刻两个女孩儿就跟小老鼠一样小声笑了起来。她们俩倒是觉得八皇子很慷慨的,不过这两筐果子,就说那些猎物还有许多的皮毛叫云舒看了也是难得的。这不仅仅是银子的事儿,要紧的是上等的皮毛就算是想花银子,也未必能买到这样丰厚油滑的皮毛。

    如果云舒如今不是个小丫鬟,不能僭越,她恨不能都给做了衣裳天天换着花样儿穿。

    不过就算是这些好东西只能放在家里看着,不能拿回府里,可是云舒还是没忍住顺手做了两件长长的狐皮披风,给自己与翠柳一人一件等着什么时候出府了就在家里臭美的时候穿。

    因忙着这许多的针线,更要逼着些热情得不得了的赵夫人,因此云舒跟翠柳这几日都躲在家里。云舒忙着做衣裳,翠柳就忙着给她整理做衣裳的时候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家务。陈平也来过两趟,见云舒忙着做衣裳,还忙里偷闲给自己跟陈白夫妻都做了大披风留着冬天穿,哪里还敢来打搅云舒,只买了许多的明目养眼的吃食,再三叮嘱云舒不要累着,又叫人每隔一天就往两个丫头的家里送新鲜的食材,这才抱着三件披风不好意思地走了。

    云舒做披风也不过是顺手的事儿,她自然也比旁人都珍惜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累着,只在白天的时候做针线。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因宅子里能吃的菊花品种不少,因此云舒还做了那等煮鹤焚琴的事儿,把菊花剪下来给炖了火锅。

    别说,菊花的清香滋润在火锅里,也的确是很清香美味。

    “今年夏天也就算了。等明年的时候荷花儿下来,还可以炸荷花伴儿吃。咸的甜的都好吃。”云舒辣手摧花一次之后就彻底放飞自我了,领着眼睛亮晶晶的翠柳就在宅子里到处摆弄花花草草,还预备回头在宅子里多种些可以食用的玫瑰品种,回头又能吃又能欣赏花朵儿不知道多开心。她们俩闷在宅子里,赵夫人命人来请了几回,还亲自上门了两三回,只是云舒跟翠柳都装作忙碌得不行到底给推辞了。

    倒是翠柳觉得赵夫人这热情得叫她坐立不安。

    因此当方柔这一天上门来跟她们说话儿,翠柳就没忍住。她一向是个爽快直言的性子,因此就对方柔问道,“方姐姐,赵夫人想给赵二哥挑媳妇儿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她问得痛快,正笑着跟云舒说针线的方柔脸色一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