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进贡

    “我得了两个铺子,一个铺子做鸭血粉丝汤,这个走薄利多销。另一个就想做烤鸭铺子了。”云舒倒是老实地说道。

    “这倒是不错。”唐二公子装模作样地说了一句,看见云舒用薄饼只卷了一些青菜递给自己,想了想拿过来吃了一口,倒是觉得清清爽爽的也别有滋味儿。若说烤鸭的确有些腻人,那这全都是切成了细丝的青菜卷在半透明的薄饼里,又好看又清爽,是和刚才的烤鸭卷饼完全不同的口味。他觉得这也不错,叫云舒卷了两个造型十分漂亮的吃了,对云舒说道,“开铺子的时候我就去一趟。你们俩是陈平的妹子,那也算是我的门下。我的门下可不能叫人在京城里别人欺负了。”

    “多谢二公子。”云舒与翠柳对视了一眼,眼睛都亮了。

    唐二公子在京城还是很有一些势力的。

    “若您能帮咱们姐妹出头,那二公子,往后您在京城里只要去吃烤鸭,都免费!”

    “没了?”唐二公子等了半天也没等着别的好处,不由问道。

    “没了。”云舒老老实实地点头。

    “你这丫头……我明年开春儿就要出京,就天天吃能吃你几只鸭子?你真是狡猾。”云舒看起来大方,叫唐二公子随便吃,可是唐二公子明年就去从军,哪怕从今天开始天天往死里吃烤鸭又能吃多少?唐二公子简直都要气死了,只是又觉得云舒有趣得厉害,哼了一声摆手说道,“算了,看在你是老太太喜欢的丫头。”他对老太太一向孝顺,自然不会为难老太太身边得宠的丫鬟,见云舒又抿嘴笑了,就知道她肯定是当真想占自己的便宜。

    云舒哪里敢承认,转身就敦促人去做烤鸭,只是没想到再出来的时候却看见宋如柏在和唐二公子说话。

    宋如柏脸色沉静,一旁堆着一堆兔子。

    “这真是有口福了啊。”唐二公子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宋如柏,又看了看提着两只烤鸭出来的云舒,片刻之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也不知道在心里脑补了什么,只是拍了拍宋如柏的肩膀问道,“你说八皇子在你家里头?行啊,又是来蹭吃蹭喝的吧?”八皇子之前就来过宋如柏的家里吃了云舒的饭菜一回,这一回又来,唐二公子自然也不可能叫八皇子大摇大摆地来云舒的宅子里乱逛。

    云舒是唐国公府的丫鬟,清誉自然要紧。

    因此唐二公子想了想,叫云舒把那两只鸭子给了自己,笑着说道,“那我去服侍八殿下一回。”他看了云舒如何片鸭子的,说实话,这也难不倒唐二公子,因此从云舒的手里抢了烤鸭对她说道,“多做点儿。只能比上回过不能比上回少。别叫八殿下和沈家小子……”他突然想到自家大哥唐国公世子已经跟沈家大小姐成亲了,沈家公子自然就也是自己的姻亲,因此还得说话和气点儿,对云舒就说道,“我听阿柏说你要烤野兔?挺好,多烤几只。还有烤鸭什么的,也多来点儿。”

    他这么一说云舒就知道了。

    八皇子跟沈家公子又来了宋如柏的宅子。

    没想到八皇子这样平易近人,竟然还蛮喜欢来下属侍卫的家中做客,云舒想到宋如柏说八皇子素日里对他十分照顾,因此莫名心里也觉得八皇子人不错,便答应了一声去做饭。等看着唐二公子带着陈平往宋如柏的宅子去了,宋如柏没有回去,云舒便对宋如柏说道,“宋大哥别担心,厨房里照应得过来。”她笑容温柔柔和,也没有半分对于麻烦了她有什么不高兴,宋如柏便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对不住。”

    “这有什么对不住的。”

    “八殿下来我家里,总是麻烦了你。”

    “这说的是什么话。八殿下之前也赏赐了我许多的东西。更何况我听说殿下与贵妃娘娘都对宋大哥你十分照顾。只这份维护看顾之情,咱们请八殿下好好儿吃一顿怎么了?”云舒见宋如柏拘谨,也知道他身为男子在女孩子的面前不自在,便急忙说道,“你先去陪着八殿下。厨房里的活儿又下人在呢。”她催促了他回去,宋如柏却摇了摇头,提着身边许多的野兔就走到厨房的外头,一只一只地给野兔剥皮。

    兔皮虽然不及其他皮毛那样昂贵,可是如今正是秋天,野兔吃得膘肥体胖,皮毛也丰厚油亮。

    云舒站在宋如柏的身边看他埋头做事,就一愣。

    “这野兔都是宋大哥你打的?”她好奇地问道。

    宋如柏便点了点头。

    “宋大哥你的箭法真的不错。”这些野兔的皮毛格外完好,每一只最致命的一箭都射在了野兔的眼眶里。这可比其他箭法要厉害多了,不过这样的箭法之下得到的兔皮没有半分损耗,完好得直接就能拿了去用。因此云舒感慨了一声,想了想就对宋如柏问道,“八殿下也吃兔肉吗?”她担心八皇子忌口,宋如柏却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殿下喜欢吃辣。”他这话说的叫云舒心里有了几分定夺,因此等宋如柏把野兔都给清理好了,云舒就只叫厨娘们拿果木烤了两只肚子里塞满了各种调料的野兔,又叫厨娘做了个冷吃兔。

    红油辣辣的兔肉丁,想来应该很对八皇子喜欢吃辣的脾气了。

    不过吃辣的上火,云舒就叫厨娘多炖了银耳雪梨汤,又绞了新鲜的雪梨汁,加上之前泡的天天的果酒,等饭菜都做好就叫人送到了隔壁去。

    这一回八皇子也没有召见她,想来也知道云舒不乐意在皇子的面前露面。

    只是等八皇子走了,不大会儿功夫,宋如柏就亲自带着几车东西来了云舒的面前。

    云舒正跟翠柳还有陈平一块儿吃烤鸭呢。

    好不容易辛苦一回,总不能自己没得吃,这烤鸭叫八皇子与沈家公子外加唐二公子给一口气吃了五只,剩下的都叫这三位给分着带走了。云舒倒是觉得叫他们带走挺好的,毕竟都是活招牌,如果带回家吃得好了,那知道烤鸭好吃的人岂不是更多?只是再钻钱眼儿里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嘴和肚子,因唐二公子拎着三只烤鸭摇摇晃晃地打着饱嗝儿走了,陈平就没回去,留下来跟云舒翠柳吃饭。

    云舒虽然也爱吃烤鸭,不过也并不是新鲜得不行,见翠柳跟陈平爱吃,就忙着给他们俩先多吃点。

    见宋如柏带着几个人进来,云舒急忙招呼了一声,“宋大哥,过来再吃点儿吧。”宋如柏那宅子里满院子都是自己的主子,就算是叫宋如柏陪着吃饭想必也不能吃饱,因此云舒招呼了一声走出去,看见宋如柏已经叫推着大车进来了的几个下人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叫他们走了。她一眼就看见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堆上好的皮毛,瞧着应该都是新打的猎物,之后又有两只黄羊外加山鸡野兔野鸭等等不一而足,另有两个大大的筐,云舒好奇地往里头一看,顿时扶额了。

    这是两筐南边儿的果子,除了之前云舒喜欢的蜜柚,还有竟然是木瓜。

    不过想来如今的年岁没有木瓜的什么特别功效的发现,因此云舒犹豫了一下,看向宋如柏问道,“八殿下赏我的?”八皇子一向是个大方的性子,之前就赏了云舒许多的东西,如今又来吃了一顿,因此赏了东西倒是也能理解。不过云舒却更觉得八皇子细心的是,他竟然还记得自己这个小丫头,还记得自己喜欢南边儿的果子。这对于一位天潢贵胄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云舒都觉得八皇子的为人真的极好。

    “八殿下说你做的饭菜好吃。对了,你的那野果酒叫他带走了。”

    宋如柏说的自然就是云舒之前泡的覆盆子酒。

    那酒香香甜甜的又满是果香,不过云舒迟疑了一下。

    那果酒没什么酒劲儿,八皇子应该不会喜欢这软绵绵的酒水。

    “拿去孝敬贵妃娘娘了。”宋如柏简单地说道。

    “可是……”云舒顿时诧异起来,急忙说道,“不会喝坏了贵妃吧?”她这家里做的果酒也没用什么上好的酒水野果什么的,也不知道在宫中养尊处优的沈贵妃喝了这酒会不会有什么事。见她急了,宋如柏眼底闪过一点笑意,摇头说道,“你别担心。贵妃娘娘也是将门之女,就算入宫侍奉陛下,也没有那么娇贵。”他见云舒还是有些不安,便宽慰说道,“八殿下一向孝顺,不会拿贵妃娘娘的身体开玩笑。”

    “早知道就不拿出来了。”云舒低声说道。

    她看起来就多了几分懊恼。

    她怎么也没想到八皇子这么虎,竟然还敢随随便便就把自己泡的酒拿去给沈贵妃喝。

    “贵妃娘娘会喜欢也说不定。”宋如柏先将面前的那些猎物与果子放去了厨房,之后又把那些大堆的皮毛送入云舒的库房,就云舒还是不安便劝她说道,“往宫中孝敬娘娘的吃食并不只有你一个。八殿下平日里时常拿外头的东西孝敬娘娘,还不如你做的干净。你想想,你是最细致的人,哪怕是简单的东西也都用心清洁干净。比那外头的什么火烧之类强多了。”

    “八殿下还拿外头的火烧给贵妃娘娘?”云舒不知道还有这样稀罕事儿,诧异地问道。

    宋如柏许久没有吭声。

    “何止是火烧,他还送过臭豆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