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夫妻反目

    赵大人咬着牙看着果然对自己依旧一脸嘲讽的妻子,忍了忍,低声问道,“你今日请了谁来家里吃饭?”

    “不就是小云跟翠柳。”想到今日吃饭的时候赵大人理都没理云舒跟翠柳,赵夫人难免有些不痛快。

    到底是她请到家里来的小客人。

    更何况翠柳与云舒除了是丫鬟,叫赵夫人说,再没有别的不好。

    再有……豪门之中的丫鬟,这难道还叫人嘲笑吗?赵大人只怕都不及人家见多识广。

    “那就是两个丫鬟!”堂堂五品官眷,跟两个丫鬟一桌儿吃饭,这成何体统!

    赵大人乃是科举出身,虽然说如今的门楣算不上什么书香门第,可也总还算是读书人家,赵夫人就这么把两个小丫鬟给拉到一个桌子上吃饭,那还叫他有什么体面?见妻子不以为然,赵大人冷冷地说道,“往后不许与她们家接触!叫人见了笑话!”他最是一个刻板的人,自然不能容忍自己家中与一些奴仆奴婢们往来,赵夫人愣了一下便冷笑说道,“只怕你想跟人家有些往来,你还攀不上人家的门上去!”

    “你!”

    “那两个孩子是国公府的门楣,你觉得你比得上?!”

    “不过是勋贵豪族,咱们这些为官的难道不得有些风骨?攀附权贵算是个什么!”赵大人顿时说道。

    他这样天真,也正是因这些年口口声声“风骨”的,还没什么做事当差的能耐,要功绩没有功绩,要靠山没有靠山,要什么没什么,因此这么多年一直在清水衙门里打转,除了学会了纳妾,其他的依旧跟从前一样愚蠢。赵夫人心里恨得牙痒痒,只是不想与丈夫争执叫那个小妾听见了幸灾乐祸,因此忍了忍没说什么。只是她虽然不吭声了,赵大人却还没完,盯着她问道,“还有,我怎么听说你想把小二说给那两个丫头?!”

    赵夫人目光如电,霍然看向对门那小妾的居所。

    “怎么,她跟你吹了枕头风?”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要卖我的儿子给奴婢,难道她还不能提醒了不成?”见妻子的确是要把次子说给那两个小丫头,赵大人简直都要气死了,猛地站起身来高声质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想叫我成为官场上的笑柄吗?!一个丫鬟,一个丫鬟!”不过是个丫鬟,怎么可以给他这样的堂堂五品做儿媳?如果娶了个丫鬟进门,他还在官场上怎么厮混,岂不是要叫人嘲笑?

    赵大人是决不能丢这个脸的。

    “一个丫鬟怎么了?你还看不起丫鬟?那也不是个普通的丫鬟,那是国公府里得宠的丫鬟,是人家主母跟前的红人儿,小小年纪就能攒下偌大家业的有本事的丫鬟!你捡了便宜也就算了,难道还委屈你了?还成为官场笑柄,我看你十几年如一日不能升迁才是官场上的笑柄!我都是为了谁?不都是为了赵家,都是为了孩子们吗?!”赵夫人也猛地起身,见赵大人哆哆嗦嗦地拿手指指着自己,不由冷笑说道,“你还嫌弃人家?只怕人家还要嫌弃你是个废物!但凡你能有些出息,能在外头遮风挡雨,但凡你能叫家里头都过上好日子,我也不去娶个丫鬟回来!可是你看看你自己,看看你如今这幅样子!养不起家,得我给你打点!你还有脸养小妾!有能耐你再生一个庶子,回头连个屋子都没有,只能出去睡大街!”

    “你,你怎敢如此放肆!”

    “放肆又如何,你还敢休了我不成?!”赵夫人早年就憋着一股气,今日见儿女不理解自己,丈夫竟然听个小妾的唆使来跟自己争执,越发红了眼眶指着他的胸口哽咽地说道,“默默你自己的良心!这么多年,没有我的嫁妆,就你赚的那点子俸禄能养得活谁!我给你生儿育女,操持家业,难道如今还成了错处了?!丫鬟有什么不好,那两个孩子身上穿的戴的比你这种号称主子的风光百倍!”

    她是真心在为家中考虑,见赵大人气的说不上话,便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更何况那两个孩子背后都是有靠山的。国公府!你自己想想,但凡她们在主子的面前给说两句好话,你的升迁就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几个孩子也都受益!你忘了当初的老蒋?与你是同年高中,可是前些时候我听说老蒋外放做了顺天府知府!四品高官,外放做了知府,整整一个顺天府都在他的掌控中,那是何等权势!你当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他娶了一个好媳妇儿!”

    “姓蒋的娶了个丫鬟,半点没有读书人的风骨,如今抱着侯府厚着脸皮往上爬,整个一个软骨头?这官场上谁不知道,谁不在背后笑话他!”赵大人最不能听这个,顿时怒声说道。

    他与老蒋同年,可是如今他还在五品闲差上打转,然后另一个却已经是一府知府,权柄在手,风光无限。

    这叫他这自诩清高的如何能忍受?

    “笑话?你们也别笑话人家,先笑话笑话自己!如果老蒋自己没有能耐,他娶个公主都没用!”赵大人的本事赵夫人真是再清楚不过,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做些锦绣文章花团锦簇,可是若说办差却是个十足的废物,这么多年的吏部考核从来就只有“平庸”二字,因此嫉妒人家蒋家如今风光,自然也背地里时常说人家软骨头,仗着裙带关系往上爬。可是人家蒋夫人早年做过丫鬟难道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吗?至少蒋大人自己有本事,蒋夫人不需要别的,只需要把丈夫的本事往主子的面前一放,自然主子就能帮他们升迁。

    赵夫人要的不是平白无故,废物点心也能往上爬。

    她只希望儿子们有出息,等到往上爬的时候不会被那些有靠山的给踩下去。

    难道这有错吗?

    她此刻只觉得心里憋屈得厉害。

    “你是嫌弃我?!”赵大人指着她冷声问道。

    “嫌弃你怎么了?早知道你是这样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当初我也不能嫁给你!”赵夫人这等美貌,当年也是心高气傲,一心要嫁一个极好的男子。只是想当初被赵大人的好容貌给迷住了眼,翩翩斯文的年轻人,谁知道金玉其外呢?她此刻心里难受,自然口不择言,却见赵大人突然冷哼了一声,甩手就怒气冲冲地往外走。这怒气翻涌的模样叫赵夫人心里难免难过,且听见丈夫的脚步声消失在了对门,对面还传来了女子细声细气的宽慰,赵夫人闭了闭眼,却露出几分坚决。

    就算是丈夫也不能叫她把这样大好的婚事给放了手。

    次子生得英俊,为人也好,心肠也好,缺的也不过是没有靠山,没有机遇。

    只要给次子一个机会,次子又有什么比不上宋如柏的呢?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不在意对门里那妾侍的声音,径直去收拾了屋子睡了。

    等到了第二天,赵夫人大清早打发人去请对面云舒跟翠柳用早膳,云舒跟翠柳昨天看出痕迹哪里敢还去,就笑着婉拒了,又托来人回去说,说是昨天在外头累着了,因此也就算了。倒是翠柳,见赵夫人对自家这样亲切,不由对云舒低声说道,“还真跟你说的那样儿,真是热情。不过我在别人家里吃山珍海味也不自在,还是在自家好。”在自家多好啊,如今正是深秋,院子里的各种秋天的花朵儿开得正好,秋天的阳光也好,她拖着个大大的躺椅躺在外头晒太阳很舒服。

    特别是云舒还教厨房的厨娘给做了两样儿锅巴,口感香脆,加上一样豌豆黄,还有炖得清甜爽口的雪梨炖银耳,在阳光下昏昏欲睡,别提多自在了。

    “说起来,赵夫人也是有些急了。赵二哥到底是男子,等两年又怎样?如果憋着一口气非要寻一个比方姐姐好的,那不如慢慢儿寻摸个官家小姐就是。”云舒也把自己的针线给拖到外头,坐在翠柳的身边,一边做宋如柏跟翠柳的衣裳,一边张嘴叫翠柳给自己塞了一块豌豆黄,含糊地说道,“不过我瞧着赵家只怕是不乐意跟咱们这样的人结亲的。赵夫人一头热,旁人似乎都不爱理睬咱们。”

    “那就好。我是怕了。怎么出一趟门反倒叫人这么喜欢呢?”翠柳捧着脸咔擦咔擦咬着锅巴说道。

    “你这是在得意吧?”

    “还不能叫我得意一下啊?好歹也是叫人看中了做儿媳妇儿……我觉得赵夫人真的很有眼光。”

    虽然不乐意跟赵家有什么牵扯,不过翠柳也不得不很满意地承认,赵夫人很有眼光。

    要不然怎么就目光如炬,一眼就发现了她的好了呢?

    她洋洋得意,趴在云舒的肩膀上很有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云舒也撑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点了点她,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前院似乎传来了有人叫门的声音。

    “又是谁啊?咱们这几日真是宾客盈门啊。”翠柳好奇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