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敬而远之

    心里有了心上人,自然这就不大能够一心一意地对待妻子了。

    更何况赵二哥跟方柔青梅竹马。

    哪怕相信赵二哥的人品日后不会和从前的心上人有什么牵绊,可是对于一个男子来说,求而不得总是会在心中有些烙印。

    在他的心里,就算告诉自己绝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可是从前恋慕的人也会在他的心里与众不同,难免将她另眼相看。

    云舒觉得赵二哥什么都好,就是从前有了喜欢的人,叫人心里迟疑几分。

    赵二哥又不像是个对感情潇洒的。

    明显对方柔不能忘情。

    “你说的也对。做什么去参合赵家跟方家的这点子事儿呢?更何况我就是觉得赵二哥生得好,就跟心上路边开得好看的花朵儿似的。”翠柳听得连连点头,对云舒小声儿说道,“再说了,赵二哥比咱们年长这么多,等咱们正是娇艳年轻的时候,他怕是都老了。”见云舒噗嗤一声笑了,翠柳便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赵夫人心里是惦记我给她做儿媳妇儿。往后这赵家咱们还是远着点儿吧。”

    这其实就跟宋如柏对方家一样无奈。

    热情就很热情,可是人家赵夫人没有说出口跟翠柳说“给我当儿媳妇儿”这样的话,如果明着拒绝,那也忒自作多情了。

    可如果就因为人家没有明说就装糊涂,其实也有些不对的。

    云舒迟疑了一下,对翠柳小声儿问道,“你对赵二哥没有……”

    “我的天!如果今天不是你提,他在我心里头跟隔壁宋大哥没什么区别,不就是邻居家的大哥嘛。”翠柳急忙对云舒摆手说道,“长得好看的人谁都喜欢多看两眼,可是还能都拐回家去?再说,赵二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一仰头,还洋洋得意,云舒都不由笑了,急忙凑过去问道,“你喜欢什么类型啊?”她们俩感情好,自然什么都说,翠柳笑嘻嘻地也不害臊,想了想说道,“至少别跟赵二哥似的,像是个闷葫芦,多没趣儿。这木头美人儿有什么好的。”

    她还真的说了。

    云舒见她当真没想嫁给赵二哥那样的帅哥,就也不将赵家再当一回事儿。

    翠柳既然不喜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只是翠柳到底是个心性良善的,见云舒似乎不过是提了一嘴,自己心里也有了谱儿,觉得往后得离赵家远点儿可不能时常上门跟赵家有什么牵扯,却又想到了一件事,推了推云舒,见她一边又拿起针线来做给自己冬天穿的皮袄,此刻茫然地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儿才小声问道,“你是说赵夫人对方家姐姐不满意了,想给赵二哥另挑媳妇儿啊?那方姐姐怎么办啊?”

    宋如柏明显不想娶方柔,如果赵二哥这儿再有了岔子,只怕方柔就要一脚踩空了。

    到底方柔之前对她们还很和气亲近,并没有跟赵家两位小姐似的看不起她们,因此翠柳就对方柔多了几分关心。

    云舒见她当真关心方柔,不免也犹豫了几分,垂头先给皮袄上走线,一边斟酌地说道,“一家有女百家求,方姐姐想在赵二哥和宋大哥之间挑一个更好的,无可厚非,咱们女孩儿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儿,自然是要多挑选个对自己最好的。只是我就想着,就算是挑挑拣拣的,这也不能拖的时间太久耽误了别人。”她觉得方柔在宋如柏跟赵二哥之间挑更好的那个没什么错儿,如果是云舒日后长大嫁人,那选夫君的时候不也得多挑几个嘛。

    不过却不应该拖着别人。

    如果当真下定决心选了哪一个,那就不要拖着另一个叫另一个当自己的备胎。

    方柔如果当真是真心想要嫁给宋如柏,就该对赵二哥说清楚,然后叫赵二哥死心,叫赵二哥可以去选择自己的下一个幸福。

    至于宋如柏那里,就该无论能不能嫁给宋如柏也绝不后悔,绝不回头。

    难道还要拖着赵二哥,继续犹豫下去,然后等宋如柏不答应婚事再回头?

    这对赵二哥也不是很公平。

    “这就是我想说的话。”见云舒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翠柳不由眼睛微微一亮小声儿说道,“虽然我没跟赵二哥多说过什么话,不过我觉得方姐姐对赵二哥还是有些笼络的意思。时不时地在门口看他一眼,或者做点心还想着他……这摇摆不定犹犹豫豫的,赵二哥还能放手?总会会存些希望,觉得她会回头。虽然说我这么想有些刻薄,可是我觉得方姐姐这上头有些过分了,拖着个人在后头等她算什么?”

    也难怪赵夫人生气。

    哪怕云舒帮方柔解释,翠柳也不能理解方柔。

    青梅竹马的赵二哥不好吗?

    就因为宋如柏如今前程更好些,家境更好些,然后就要舍了赵二哥,非要天天往宋如柏的跟前去?

    可是宋如柏明摆着是不乐意跟方家结亲的啊。

    “闺中女孩儿难免优柔寡断……”云舒想了想,抖了抖面前的皮袄对翠柳轻声说道,“更何况叫家里人说两句,自然就犹豫了。我只是担心方姐姐两头踩空,到时候追悔莫及。”如果方柔跟宋如柏不成,然后又叫赵家给嫌弃,那多可惜啊。因此云舒想了想就对翠柳说道,“等见了方姐姐,提醒她一句,叫她自己多想想吧。”不必提别的,只提一提赵二哥年纪不小,只怕赵夫人要给他选媳妇了,如果方柔由着赵夫人给赵二哥选媳妇,那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也是。”翠柳用力点头。

    她抱着云舒的肩膀见她做针线,急忙说道,“再给我做个荷包儿吧。”她拿出之前云舒做给她的荷包给她看说道,“这个旧的都不鲜亮了。”她笑嘻嘻的,神采飞扬的,云舒也不由笑着点头答应了、她们小姐妹自己不害臊说的私房话自然不会叫旁人给听见,翠柳也知道赵夫人这是相中了自己,哪里还敢去跟赵家有什么牵扯,因此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去赵家,只是赵夫人却不知道,她心里觉得憋闷,见两个女儿闷不做声地走了,儿子还不回来,想了想就回了自己的房中。

    赵家的宅子虽然也不能说很小,可是因人口多,到底有些逼仄。

    赵家三个小子两个闺女,只这安排屋子,又安排下人的,哪里能住得开?就连赵大人的那个妾室都跟赵夫人住在对门儿。素日里赵大人往妾室的房中消遣,那欢笑声都能传到赵夫人的耳朵里,那种心情真是不提也罢。因心情不好,赵夫人走过家中那妾侍的屋子,见里头还点着灯,窗子上露出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显然是在等人……这个时候还能等谁,赵夫人心中酸涩莫名,可是却没说什么,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的屋子说是上房,其实也不大,想到云舒跟翠柳两个小姑娘却住在对面那么宽敞的宅子里,赵夫人不由揉了揉眉心。

    她一心一意地为家中打算,可似乎家里人却从不明白她的苦心。

    这样的日子还没有过够不成?

    她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进了上房,挑帘子进了屋子,却见屋儿里的灯下,赵大人正沉着脸等着自己。

    “真是稀客啊。”赵夫人因想到刚刚那妾侍屋子里投射出的等待男人的声影,此刻难免刻薄起来,见赵大人不悦地看着自己,便冷哼了一声坐在丈夫的对面,拿了一旁的茶来喝。她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可是赵大人已经忍不住皱眉开口问道,“你难道就不能对我有半句温存不成?!”赵夫人美则美矣,也的的确确是个明艳美貌的女子,只是这性子就格外强势一些,见了夫君也不知道嘘寒问暖,反倒是在嘲讽。

    这就叫赵大人难免心里不快。

    “稀罕温存的,对门儿屋子里不正有人等着说给你听?你偏不去听,反来跟我问?”赵夫人嗤笑了一声,见赵大人不善地看着自己,便皱眉问道,“你今日来找我有什么事?”她与赵大人虽然是结发夫妻,早年也举案齐眉,恩恩爱爱,不然也不会与赵大人生了这么多的儿女,可是打从多年前赵大人不顾她的心情与苦楚纳妾,又生了个庶子,她就与丈夫的感情覆水难收,从此以后不大和睦。

    虽然说生了庶子的那妾侍难产死了,可是赵大人没几年又纳了如今这个,简直叫赵夫人厌恶到了极点。

    论起美貌,前后两个妾侍捆起来也不如她,不过是比她年轻,懂得细声细气,作小服低。

    年轻,新鲜,又低眉顺眼的,越发地叫她在丈夫的面前被比成了夜叉。

    因此赵夫人与赵大人因为妾侍的事,这些年哪里在一个屋子里说过什么话呢?

    一个懒得多看负心人一眼,如今一心扑在儿女的身上,另一个不愿意看妻子的嘲讽厌弃脸,自然也不爱相见。

    今日赵大人特意来找她,叫赵夫人十分意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