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示好

    不过赵夫人就是美人,因此看着她的两个女儿生得美貌,也不是不能理解。

    云舒便抿嘴笑了。

    “瞧瞧你们两个,这还腼腆上了。”赵夫人其实是喜欢云舒与翠柳的多礼的,毕竟礼多人不怪,这也是看重赵家的意思。只是这客气话还是要说的。见云舒与翠柳都看着自己笑,一副十分腼腆可爱的样子,赵夫人心里藏着心事,因此也越发喜欢了几分,先指了指身边的两个女儿对云舒与翠柳介绍过,四个女孩儿见过礼,便拉着云舒与翠柳直接往宅子里去了。云舒见赵家的两个女孩儿似乎对自己与翠柳不是十分亲近,便也保持礼貌。

    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堂堂官宦之家的小姐,凭什么要好声好气儿地跟两个丫鬟亲近往来呢?

    赵家小姐不喜欢跟丫鬟亲热,她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因此她也没当一回事儿,只是毕竟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赵家小姐不爱跟她们说话,她们也识趣地不去亲热打搅。

    云舒只是好奇地看赵家的宅子。

    都是同一条街上住着,云舒先前去见过隔壁方家的宅子,今日是第一次见了赵家的宅子。

    与方家相比,赵家的宅子规模上小了些,且又因这家里人众多,还有丫鬟下人的来来往往,外头看起来难免逼仄,不说跟方家相比,叫云舒说,拿赵家的宅子跟自家的宅子相比,那也的确是狭窄了许多。只是她也从不是瞧着环境就如何的……如果当初不是叫那无良的爹跟后娘卖了,她只怕也就住着的是家里的一间破房子罢了,有什么好看不上别人的房子的,只是叫云舒格外诧异的是,就这么小的宅子,赵家竟然还有个小妾……

    云舒都看着从屋子里迎出来急急忙忙给挑帘子的一个清秀的女子无语了。

    赵家瞧着并不是十分宽裕的样子。

    不说别的,就说赵家如果富裕点儿,那方家也不可能看上宋如柏,非要跟宋如柏结亲,甚至都看不上长得那么帅的赵二哥。

    可是都这么个艰难的样子,赵家竟然还能养着个小妾。

    叫云舒说,与其有这银钱去养小妾,还不如去给自家的两个女儿多买两件衣裳呢。

    她瞧见赵家的两位小姐身上穿的还不如国公府里的大丫鬟呢。

    “行了,你出去吧。”见那妾侍在自己的面前乱晃,赵夫人难免也十分憋闷。她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只是见云舒跟翠柳一副脸上寻常不十分诧异的样子,想到她们两个女孩儿是在国公府里当差,那国公府里的主子大多都是妻妾成群,因此这家中有妾只怕在云舒跟翠柳的眼里也算不上什么,便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的确是有些难堪的,毕竟这有妾室在家中总是叫别人知道自己的男人叫别的女人给分了一半儿出去。

    那妾侍却十分乖巧,见赵夫人叫自己下去,急忙福了福,柔声答应了。

    云舒见她下去了,赵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便当做没看见。

    “尝尝我家里的点心。”赵夫人默默运气半晌,好不容易叫自己脸上的异样给遮掩下去,见云舒跟翠柳都还带着几分拘谨,因这是自己邀请的客人,急忙脸上带着笑容指了指面前的点心笑着说道,“我亲手做的,家里头都爱吃,你们瞧瞧合不合口味。”她都这样说了,云舒自然是要捧场的,一边拿起面前的赤豆糕尝了尝,便对赵夫人笑着说道,“这赤豆糕醇厚里头带着豆香,又不大甜,倒是好吃。”

    “太甜了就吃不出赤豆的味儿,如今这样我也喜欢。”翠柳娇憨,尝了一口觉得对自己的胃口,急忙又拿了一个。

    她这样不见外,赵夫人眼里便多了几分笑意。

    “比不上你们带来的点心。”她笑着说道。

    “外头的点心甜腻,我是不喜欢的。”云舒笑着说道,“且自己做的也干净,也对味儿。”她想了想便对赵夫人笑道,“什么时候我与翠柳做了点心,也来孝敬夫人。”她笑容温柔和顺,赵夫人也是十分喜欢的。只是见两个女儿只是冷淡地垂头坐在一旁不吭声,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云舒与翠柳完全不将女儿的脸色看在眼里,依旧笑嘻嘻地说话,她这心里头不知是什么滋味儿,有些埋怨女儿,只是又不好在外人的面前说什么。

    然而她十分喜欢听云舒与翠柳说话。

    漂亮年少的女孩儿脆生生地说话,言谈之间又十分有见识,虽然说不会将国公府后宅的事儿吐露什么,可是只说平日里哪家夫人上国公府来说笑什么的,都叫赵夫人心中生出几分期待。她耳朵里听到的都是高官显宦,可是见云舒跟翠柳一副很平常的样子就知道,在这样的世族豪门之中当差,因此就连丫鬟的眼界都是很高的,都不将那些旁人只能远望的豪门当稀罕了。

    听了她们说说笑笑的,赵夫人心里不免也又坚定了几分。

    长子是要走科举的,因此自然不能娶个丫鬟叫人嘲笑。

    可是次子……如果能娶了个豪门大族里的丫鬟,那只要叫妻子在主子面前求个情,到时候何至于只在五城兵马司里当个小小的不入流的小队长。

    如果次子娶了翠柳,那不仅自己日后飞黄腾达,还可以提携自己的兄长……

    赵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满目的辉煌。

    因此她脸上的笑容越发慈爱,因更中意翠柳,因此便与翠柳更温煦地说话,与翠柳十分投缘的样子。

    云舒本不过是来吃个饭,赵夫人热情,她初时也并未十分在心里有什么疑惑,只是说着说着就见赵夫人似乎对翠柳越发亲近,那慈爱的样子多少叫她心里生出了几分迟疑。她因心里存了心事,便细细地留意赵夫人,见她对翠柳十分关心体贴,还多问翠柳家里的情况,还有对面的赵家的两位小姐脸上似乎羞愤,又似乎十分难堪的样子,云舒电光火石,心里突然想到了叫她都觉得不大可能的想法。

    她觉得自己是想多了。

    这时候,外头有个小丫鬟低眉顺眼地进来,走到了赵夫人面前小声儿说道,“夫人,二爷说今天在外面吃饭,不回来了。”她小声说完了话,赵夫人一愣顿时脸色就变了,皱眉说道,“我不是今日叫他回家吃饭?小云跟翠柳好容易来家里吃个饭,他倒是不回来了!”赵夫人的脸色难免十分不好看,云舒凝神听着,见赵夫人竟然仿佛动了气,这心里关于赵夫人的那种揣测就更加清晰了几分。

    她的脸上难免露出几分古怪。

    不是她多心。

    可赵夫人这样儿,怎么那么像是想给自家儿子跟翠柳做媒呢?

    想到之前赵夫人对自己跟翠柳一样儿的热情,云舒如今不由什么都明白了。

    见赵家小姐们那样排斥自己跟翠柳,一开始只是不亲热,可是等赵夫人将赵二哥今天不回来吃饭在嘴里十分不快地念叨,那两个美貌的女孩儿似乎已经有些忍耐不住脸上的排斥,云舒垂了垂眼,见一旁的翠柳天真活泼,还没有半点察觉,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当初自己跟翠柳都在一块儿,赵夫人只怕心里就是动了心的,甚至……她大概还得在心里“艰难”地选择了一下,然后舍弃了自己,更喜欢翠柳。

    怪不得这样热情,还时常叫赵二哥帮着自家的忙。

    如今想来倒是更有深意。

    只是不仅赵夫人竟然中意一个丫鬟愿意说给赵二哥叫云舒诧异,还有赵夫人这态度明摆着已经不想要方柔给自己当儿媳妇儿了。

    想必方家这半年来对宋如柏的热切还有对赵家的冷淡的确是叫心高气傲的赵夫人心里憋气的。

    想到尚且一无所觉的方柔,云舒心里更加唏嘘了几分。

    如果宋如柏当真对方家敬而远之,那只怕到时候方家想回头来找赵家,赵家也不愿意了。

    她心里复杂,不过却不好多说,脸上不露出痕迹,只是陪着赵夫人说话,然而听说赵二哥不回来吃饭心里就松了一口气。等到了吃饭的时候,赵夫人想到次子不回来吃饭,因此眯着眼睛想了想,因不想便宜了庶子,因此便也没叫赵家小三出来,只带着两个女儿陪着云舒跟翠柳吃饭,笑着说道,“咱们家老大日日苦读,关在屋子里读书,吃饭也在屋子里,你们不必管他。”

    “阿雨呢?”翠柳好奇地问道。

    赵夫人一愣,继而笑着说道,“他今天不在家。难得你还记得他。”因见翠柳还记得赵雨,想到赵雨生得俊俏,且与翠柳年纪相仿,赵夫人就愈发不爱提这个庶子,只拉着云舒跟翠柳吃饭说笑。云舒见饭桌上都是家常菜,虽然样式简单,可是饭菜的滋味儿却很好,便也没客气什么,与翠柳吃得十分自在。只是一边吃饭,她一边看着赵夫人频频往翠柳的碗里夹菜,慈爱地说话,不由眨了眨眼睛,捧着饭碗偷偷去看眉开眼笑的翠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