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赴宴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厨娘早早地就做了早饭,云舒叫送去宋如柏的家里一些,自己跟翠柳就说说笑笑着用了。

    她虽然手头还有许多的针线活儿要做,不过因手头快,因此也不觉得是负担,倒是翠柳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干说不过去,在云舒的面前忙前忙后,不是帮忙递剪刀就是帮忙拉长长地布料,有她陪着,云舒觉得日子过得轻快,这针线活儿也不是什么枯燥的事了。

    等到了中午,她放下针线就去跟翠柳吃饭,刚拿起筷子,就有个厨娘过来说赵夫人来了。

    云舒和翠柳哪里还能吃饭,急忙出去迎接赵夫人。

    “你觉不觉得赵夫人对咱们怪热情的?”翠柳一边走一边对云舒说道。

    虽然如今都是邻居,可是她们俩不过是国公府里的小丫头,赵夫人到底是官宦女眷,平日里和气些也就算了,哪里有这样十分亲热,发自内心的呢?这不仅昨天那样和气,今天还亲自上门,翠柳都觉得赵夫人这人真的太好了,好得叫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过她们两个小丫头有什么好叫人惦记的?翠柳又觉得这大概就是投缘吧?

    大概赵夫人是真的不在意什么身份地位的性子,因此才对她们这样好的吧?

    “你说的也是。”云舒也小声说道。

    按说,官宦人家做邻居都差不多该是隔壁方家那样。

    见了她们和和气气,十分温煦,不过如果不碰面,也不会时常上门,对她们嘘寒问暖的。

    毕竟做了官的人家,有矜持自傲的气度也是正常。

    她也觉得赵夫人十分和气,不过这也是好事,不然如果有个看不起自己的邻居这日子过得也怪没意思的。当她看见赵夫人带着两个小丫鬟正坐在前头的花厅里悠闲地看着院子里的大片大片开得极美,层层叠叠的秋菊的时候,便和翠柳上前见过了赵夫人。瞧见她们俩笑呵呵的轻快样子,赵夫人也觉得心里十分轻快,指着这院子对云舒说道,“这院子当初就是这附近左右出了名儿的好。老大人当年打理这花圃乃是一绝。”

    “实在是叫我捡了便宜。”云舒亲手从一旁捧了茶来给赵夫人。

    这还是从陈白手里拿来的,就是用来待客的。

    “这是碧螺春?”赵夫人还是一个十分懂茶的,吃了一口眼睛一亮。倒是云舒和翠柳笑着对视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茶不多,也不知道您吃不吃得惯,我与翠柳素日里还是更喜欢各种甜甜的甜汤的。”她跟翠柳都吃的什么柚子茶,要不然就是什么甜甜的汤水,并不是十分喜欢喝真正的清苦的茶水。

    云舒是个俗气的人。

    人家说起什么茶有什么滋味儿,什么清香或者什么的,在云舒的嘴里就只有苦味儿了。

    翠柳跟她一样儿的。

    宁愿喝新鲜的果汁也不喝茶水。

    “碧螺春还不是好茶?我有什么吃不惯的,素日里我在家里也不大喝茶,寻常对付了也就是了。”赵夫人倒是很喜欢这碧螺春,见她喜欢,翠柳又笑嘻嘻地给她倒了一杯。见她娇俏可爱,一双眼睛伶俐却又清澈,赵夫人不由十分喜欢,伸手摸了摸翠柳的手拉着她笑着说道,“多谢你给我的茶。”她的笑容慈爱,翠柳不免露出几分不好意思说道,“请夫人喝茶这是应该的。”

    “往后我来了,只盼着你也不要忘了今日的话。”赵夫人笑着说道。

    “您若是愿意时常来咱们这儿,我天天给夫人端茶喝。”翠柳本就是个没心眼儿的女孩儿,笑着说道。

    “那我可当真了啊。”

    “这本就是真话。”

    赵夫人笑着拍了拍翠柳的手,见翠柳言辞活泼,一副没有什么心机心肠的样子,这言谈举止似乎是因在国公府里耳濡目染,就算清脆松快,可是却并不粗鄙,也十分伶俐,眼底就越发温和起来。她看了正微笑坐在一旁的云舒,再看看翠柳,不由轻轻握住翠柳的手,又关切地问她在国公府里的生活。因涉及了国公府,翠柳便难免将国公府中的事都模糊了,只说自己平常是打扫院子,喂喂廊下的鹦鹉之类的。

    她的口风很紧,赵夫人却只有更喜欢她。

    翠柳虽然活泼开朗,却又知道分寸,虽然年纪还小,不过却也有几分见惯了峥嵘世家之后,对满目繁华的淡然。

    这就是寻常人家女子没有的见识了。

    想到自己的心事,赵夫人就笑着又问云舒跟翠柳的家中。因云舒是被卖进府里的,因此也只是含糊着说了家境艰难,等说到翠柳,因赵夫人早就听翠柳说过自己的爹娘是国公府里的管事,如今就更专注仔细了几分。等知道翠柳的一个姐姐嫁了个秀才,正是花期待嫁的时候,才刚刚新婚,赵夫人心里就越发觉得可惜了。

    不过想到翠柳说起自己的姐姐没有进府里服侍过,赵夫人才微微点头。

    如果翠柳的姐姐也进过国公府去服侍,那怎么可能只嫁一个穷秀才。

    没有在国公府里主子跟前的情分,也没有跟国公府里各处的主子丫鬟之间的情分,那低嫁一个秀才倒是能理解。

    如果如翠柳这样进了府里,在主子们面前当差过的,倒是绝不可能只嫁给一个秀才。

    “既然你姐夫已经是秀才,那就应该闭门苦读,早日科举出来。”因家中也供着一个读书人,就是自己的长子,因此赵夫人深有体会,对翠柳笑着说道,“既然年纪轻轻就是秀才,那该是有几分才学。趁着年轻赶紧高中,这往后做官,年轻力壮的盛年,这官路也能顺遂一些。”她这话自然是心里话,毕竟她的长子如今已经是举人,只差一步就能高中进士,到时候年轻轻就为官,往后自然是有更广阔的前程。

    “您说的对。该叫他好好儿读书。”翠柳笑嘻嘻地说道。

    就算她在家里跟碧柳和王秀才有些不和睦,可是也不会在外头抱怨。

    “这样也好。”赵夫人一边笑,一边听翠柳跟自己说在宅子里做了什么,听了一会儿便温和地问道,“我听说昨天阿柏在你们这儿吃的晚饭?”她的笑容关切,翠柳也没当一回事儿,点头说道,“从前宋大哥跟我家做邻居的时候就来我家吃饭。我们如今搬到这儿来,爹叫宋大哥多看顾照顾我们一些。更何况人多吃饭多热闹啊,又不缺宋大哥的一双筷子。”

    “那倒是。柏哥儿平日里如果回家一个人吃饭也怪孤单的,平日里我也时常叫他来家里吃饭。他与你们二哥之间的感情不错。”

    “我知道。宋大哥说过。他跟赵二哥的感情一向都不错。”可不是不错嘛。

    因为赵二哥倾心方柔,宋如柏就对方柔退避三舍。

    翠柳是真心觉得宋如柏对赵二哥真的算是很兄弟真心了。

    “柏哥儿很好,你们也很好。”赵夫人笑吟吟地听着,见翠柳言谈之间对宋如柏似乎大大咧咧的没什么暧昧,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今日来找你们是叫你们过来吃晚饭。你们搬来也好些时候了,咱们也该亲近亲近。我家里还有两个丫头,年纪比你们年长一些,素日里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有个说话的人,如果你们愿意与她们俩常往来,我倒是得多谢你们。”

    赵夫人还生了两个女儿,比云舒和翠柳年长一两岁的样子。

    这就是要介绍全家给她们俩认识了。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觉得盛情难却。

    赵夫人亲自过来请她们,如果不过去未免说不过去。

    “这是您的好意,我与小云如果推辞才是我们不知礼数。”翠柳见云舒轻轻点头,就转头答应了赵夫人,送了赵夫人走了,不由带着几分诧异地说道,“夫人这也太和气了。难道还真叫她家的管家小姐和我们两个丫鬟混在一块儿啊?”赵夫人的女儿那自然是官宦千金,五品官家的千金那也算是门楣不低了,云舒也觉得迟疑,不过赵夫人言辞恳切,也绝不是嘴上随便说说的样子。

    “也没什么。互相认识一下。如果赵家当真不会看不起咱们,咱们就平等结交。如果不过是嘴上说说,那敷衍过去也就是了。”

    云舒想到赵夫人邀请她们吃晚饭,想了想,拿其他的东西未免过于郑重,也过于巴结,因此跟陈家来的下人吩咐了一声,拿了银子去外头买了京城里最有名的一家糕饼铺子里头的八样做得好的点心,用上好的食盒给装了,瞧着并不失礼。等到了赵家来人请她们,宋如柏还没有回来,因此云舒就跟家里的下人留了话给宋如柏,和翠柳上赵家去吃饭。

    “瞧你们,来就来了,做什么还拿了东西。”赵夫人笑着出来,身边却并未跟着儿子,反而带着两个生得花容月貌的美貌女孩儿。

    这两个女孩儿生得美貌娇艳,云舒哪怕见惯了国公府里的风流美色,都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赵家可真是出美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