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皮毛

    “都放在你这吧。”

    宋如柏顿了顿,看着云舒说道,“当做饭钱。”这话仿佛带着几分揶揄的意思,只是见宋如柏连板儿车都搬出来了,云舒再拒绝也是矫情,因此点头说道,“那也行。”这些皮毛大多是狐皮,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的狐皮,不过这样的皮毛瞧着叫人心里也觉得高兴。她长这么大,倒是还没有一件狐皮衣裳呢,这虽然说起来有点不环保,可是在古代,似乎也没什么环保部环保的。

    如今也的确天快冷了。

    国公府里的各处庄子上也都在给府里进些皮毛做衣裳。

    老太太穿的除了狐皮,还有银鼠灰鼠皮的衣裳,那样的更贵重些,云舒倒是之前也给老太太做了一件新的银鼠皮的灰色的坎肩儿。

    她翻看了一下这车皮毛,心里就有数了,想着回头给宋如柏做一件披风,就叫宋如柏帮自己都收到另一个院子的库房里去。

    等宋如柏回来,翠柳已经饿得不行了。

    “吃吧。”

    “哥哥今日没有口福,不然叫他尝尝这锅包肉,保准他爱吃。”酸酸甜甜又酥脆的锅包肉当然会叫翠柳这样的女孩子喜欢。她吃得开心,见宋如柏把埋头给劈开,往里头塞了许多红烧肉,之后大嘴一张一口就是半个,再看看云舒小口小口只捏了半块馒头就着小米粥还有小咸菜吃饭,就觉得分外有趣。她一边看宋如柏吃东西,一边小声儿说道,“怪不得宋大哥高了壮了,男子真的都胃口大呢。”

    “胃口大还不好啊?”云舒唯恐宋如柏不好意思,笑眯眯地说道,“高了壮了才能保护家人。弱不禁风的有什么趣儿?手无缚鸡之力,那还叫什么男子汉呢?”她觉得自己就不喜欢那所谓的文弱的书生什么的,出门在外怕是连鸡都不敢杀。就比如碧柳嫁的那个王秀才,吃个辣椒还要咳嗽,得碧柳一叠声地嘘寒问暖,叫云舒看着都觉得这简直没意思。

    男子汉,自然得高高大大,出门在外能站在家人的面前护着家人,不叫家人被吹到外头的风风雨雨。

    “男子汉?”

    翠柳茫然地问道,“可是那多壮啊。瞧着像是一头牛。”

    “那不叫壮,那叫有安全感。”云舒小声跟翠柳嘀嘀咕咕地说道,“不然跟王秀才似的,出个门,吹了风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好几天,你觉得那就斯文好看了?”她一提王秀才,翠柳顿时就皱了皱小鼻子想了想说道,“好吧,那还是高高大大的样子更好,就像是宋大哥。”见宋如柏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和云舒嘀嘀咕咕就放下筷子什么的,她偷偷对云舒说道,“不过我觉得赵二哥更好看。”

    赵二哥挺拔英俊,帅的不行,不如宋如柏英武,不过看起来却也是很厉害的人。

    云舒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跟翠柳仿佛现代里那些谈论偶像如何如何的小姑娘似的。

    “宋大哥,再用些鸡汤吧。”见宋如柏把桌上的馒头给吃了大半,显然不把自己当外人,云舒其实是喜欢这样的自在的。不然宋如柏如果拘谨,那她还叫他来吃饭做什么呢?叫大家吃饭都不自在。见他喜欢吃红烧肉,云舒就不由笑着去厨房端了鸡汤过来,对宋如柏说道,“这鸡汤别的倒是平常,不过是新杀的肥鸡,要紧的是新鲜。”

    “明日我还和殿下去射猎,猎些山鸡野兔回来吃。”宋如柏一边喝鸡汤一边沉声说道。

    “如果有野兔自然是极好的。”云舒眼睛一亮,急忙对宋如柏说道,“如果有兔肉,回来烤野兔也是极好的。”当然还有什么冷吃兔,麻辣兔头什么的,后者大概会有点惊悚,不过冷吃兔倒是滋味儿极好的。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显然十分期待,已经开始掰着手指算着如果要烤野兔,那些调料还有配料都需要什么,这暖暖的房子里,一个小丫头正絮絮叨叨念叨着吃食,宋如柏的脸色也更加柔和了几分。

    他答应了一声,又问云舒还有什么想叫自己带回来的。

    “倒也没什么。山鸡,野兔什么的都已经是难得的野味了。”云舒也不是一个得寸进尺的脾气,一边跟翠柳憧憬了一下烤野兔的鲜嫩可口,一边对宋如柏急忙说道,“不过如果宋大哥如果见到有卖山货的,就帮我买些蘑菇香菇的,我都喜欢。”这山里经常有山客去山中摘取山中的山货,如今正是秋天,山货也都是肥妹的时候,如山菇之类都不少,也都是最鲜嫩的时候。

    这样的新鲜的山菇跟野兔一块儿炖,那滋味儿自然是十分鲜美的。

    宋如柏一口答应了下来。

    云舒不免就笑了。

    “那宋大哥,明天你从宫里回来就还来我们这儿吃饭吧。”云舒笑着说道。

    宋如柏也答应了下来。

    等到了天色晚些,外头的天都快黑了,风也有些寒凉,到底这今日没有陈平在,只有云舒跟翠柳两个小丫头,因此宋如柏就不好在这宅子里多停留。他只是帮着云舒把自己带来的衣料和皮毛都给卸在了库房里,又把自己车上的那些海货都归拢在厨房里叫厨娘收好,这才推着个板儿车回了自己的宅子。他一走,云舒就觉得这宅子似乎变得空了一些,叫厨娘去把宅子的门给锁了,她想了想,就去了厨房,教厨娘怎么做双皮奶。

    这双皮奶简单又甜美,带着浓郁的奶香,又嫩嫩的,云舒跟翠柳都很喜欢。

    “你答应宋大哥做衣裳,能做的完吗?”翠柳抱着一晚双皮奶见云舒挑了两匹瞧着色彩稳重些的布料,就关心地问道,“可别累了眼睛。”

    “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必穿十分精细的衣裳,又不必针脚多么细密,又不必跟老太太的衣裳似的绣花儿,什么衣扣的也不必十分用心配色,这还不简单?”其实做衣裳,光是裁制也没什么花费功夫的,做衣裳也不难,难得其实是那些衣服上的细密的针脚锁边绣花……老太太的衣裳难做,是因绣花得一点一点的绣出来,还得栩栩如生,还得讲究各种图案的配色,花纹,各种的讲究。

    因此云舒是慢慢儿地,宁可慢一些也要把老太太的衣裳做得完美好看,挑不出毛病的。

    不过男子的衣裳就不必这样精细,又不是唐三爷那样的世家翩翩公子,一个荷包儿还得讲究今天配什么色的衣裳。

    宋如柏也并不是一个精致讲究的性子,因此云舒给他做衣裳很快。

    虽然做衣裳快,不过也不是不用心。能叫宋如柏夏天的时候穿着自己做的衣裳出入宫中没有半点错漏,宋如柏的衣裳云舒也是没有敷衍的。

    她想了想,又和翠柳去库房拿了好几张很大的狐皮来。

    “这皮毛倒是极好。往年,国公爷也都赏父亲许多的皮毛的,只是如今我进了府里,哪里还敢穿呢?”翠柳在家里的时候自然也能穿着这样的皮毛的衣裳,只是进了国公府,那就是个三等小丫鬟。小丫鬟还穿着这样昂贵的皮毛衣裳在外头扫院子不成?这叫人看了只怕是要被呵斥的。因此翠柳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希望今年府里的棉衣暖和些。”

    “不暖和也没什么。”

    云舒也觉得翠柳辛苦。

    虽然有陈白在唐国公面前的体面,可是老太太的院子里有体面的小丫鬟多了去了。

    春华还是府里大管家的孙女儿,照样在外头扫院子干活儿。

    虽然说老太太也时常宽免,叫她们不必劳累,可是既然做了丫鬟,再多的体面也都是主子给的,不干活是不成的。云舒倒是还好,给老太太做针线,因此躲在屋子里,可是如果到了冬天天冷,就算老太太慈爱不叫丫鬟们干活儿,可是这出来进去的也冷不是?她想了想,摸了摸面前的这些暖和的皮毛,对翠柳说道,“我给你做件皮衣吧。”

    “这可不成,这要是叫府里的姐姐们看见,只怕是要骂的。”

    “不叫姐姐们看出来就是。”云舒一边说一边把皮毛的那面儿给翻过来,对翠柳眨了眨眼睛说道,“把这皮毛翻在里头穿,外头用府里的布料给缝起来,谁也看不出来。”这样的皮子又抗风又暖和,穿在里面叫大丫鬟们看不出来也就没什么关系了。见翠柳的眼睛一亮,云舒也不由笑了起来,看了看面前的料子小声说道,“再给宋大哥做一件吧。”

    “也对。当侍卫的,整日里在宫里站岗,冬天的时候外头风雪不小,其实宋大哥也辛苦。”

    “那就再给你们俩做双鹿皮靴。到时候就算是踩在雪地里,那雪水融化也浸不透,而且也暖和。”

    “真的吗?”翠柳眼睛亮晶晶地问道。

    “真的。虽然费些功夫,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云舒笑了一下,就叫翠柳给欢呼着扑倒在床上,两个女孩儿顿时嘻嘻哈哈地打闹成了一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