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请求

    云舒心累,决定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

    她急忙问宋如柏,“宋大哥,刚才你想和我说什么?”她露出几分好奇的样子,宋如柏犹豫了片刻,这才斟酌地说道,“我本想求你帮我做两套衣裳。”这已经到了秋天,秋天也还好,马上就要入冬了,宋如柏自然不可能再穿夏天的那几身衣裳。只是对于平常人家的季节交替随意换衣裳不同,宋如柏孑然一身,一个男子,自己又不会做衣裳。

    总是去成衣铺子里买,他又有些顾虑。

    “过去的时候八殿下还时常问我衣裳怎么像是成衣铺子里买的,不大合身。他又说要去求贵妃娘娘命人给我做衣裳。”八皇子看不过去自己身边的侍卫整日里可怜巴巴地穿着成衣铺子里的衣裳就跟在自己身边,觉得宋如柏有些可怜。还与宋如柏说过,实在不行就叫宫里的人给做,或者求沈大将军府的针线上的人给做,只是宋如柏就觉得不合适。

    “已经欠了许多人情,再叫将军府忙碌,叫贵妃娘娘跟着惦记不合适。”

    宋如柏坦然地说道。

    他能够入宫跟随八皇子就已经是沈大将军的庇护。

    如果不知好歹,总是要这个那个装可怜,对于宋如柏来说,这也不是他的风格。

    因此,宋如柏就想着求云舒给自己做两套衣裳,叫八皇子看见了,日后不必再为自己费心。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想了想。

    “宋大哥,这个……不是我不给你做衣裳。虽然我受了伤,不过也不妨碍做针线。只是……”她本想说,宋如柏如今都已经算是有了官职,也算是立了业了,那不如去寻一门好亲事,到时候这回家的时候能吃一口暖和的饭菜,有人嘘寒问暖,又有人牵挂他照顾他,什么衣食住行都能为他照顾到,这不是挺好的吗?

    只是宋如柏为什么不想成亲,云舒心里也犯嘀咕。

    这莫非是因为在那么一个可恶狠毒的后母的身边长大,因此对成亲有什么心理阴影?

    因此她也不好多劝,见宋如柏沉默了片刻没有吭声,就艰难地说道,“只是宋大哥,你不如也买两个丫鬟服侍吧。你如今在宫里忙着,回家里未免冷清,也没有人照顾。”她提了买丫鬟的事,宋如柏就再三摇头说道,“我是个独身居住的男子,府里放两个丫鬟叫人看了不像话,也叫人说闲话。”他一门心地拒绝,见云舒不吭声了,就轻声说道,“我也想着求别人不合适。你知道的……方家……”

    他微微皱了皱眉。

    方家一直想叫方家的独女方柔嫁给自己,这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不是说给他做针线就是给送一两样点心的。

    因此,他如果求了方家,只怕方家就得觉得自己是愿意这门婚事了。

    云舒倒是能想明白宋如柏的顾虑,只是方柔有什么不好的呢?之前她见过方柔就觉得方柔是个很好的女子,出身官宦,也是官宦之家出身的女孩儿,那日里她去拜见方家的老太太,瞧见那也是一位十分慈爱温煦的长者,方家也一团和睦,这说明方家这人家的家风就极好,并不是那等会给宋如柏拖后腿的。更何况方柔美貌温柔,又会做点心又懂得冷热体贴,这样的女子几乎十全十美,有什么不好?

    如果只是为了赵二哥对方柔有意,那宋如柏起码也可以公平竞争。

    不过对于云舒来说,对宋如柏说这样的话未免交浅言深,见他求了自己,她想了想就点头说道,“我这次在家里的时间久些,倒是能多给你做几套衣裳。只是宋大哥,我时常在国公府里,这是赶上了,叫我有时间做衣裳。如果日后赶不上,又该怎么办呢?”她还是觉得宋如柏得起码买两个丫鬟,只是见宋如柏似乎不大放在心上,就不好多说。

    宋如柏突然起身。

    “你去哪儿啊?”云舒急忙说道,“宋大哥,要吃饭了。”

    “我把料子给你拿过来。”宋如柏脚下大步流星,转眼就走了。

    “这难道是怕你反悔啊?”翠柳坐在云舒的身边见云舒才答应了,宋如柏就赶紧去拿料子,就低声对云舒小声儿说道,“可见宋大哥是真缺人给他做衣裳。”云舒才答应,宋如柏就赶紧拿料子,这肯定是怕云舒回头反悔了,自己的衣裳又得取成衣铺子里去买了。这样利落的身手倒不亏是皇家侍卫的身手,云舒撑着雪白的额头叹了一口气,对翠柳小声儿说道,“我瞧着宋大哥似乎对方姐姐没什么意思。”

    “你才看出来啊?我早就看出来了。”

    “之前我是看出来了。只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水滴石穿。”那样一个温温柔柔的美人日日关心自己,石头做的心也都焐热了,可是宋如柏却依旧无动于衷。这如果说真是为了赵二哥因此才没动心,那宋如柏真的是很为兄弟两肋插刀了。云舒心里腹诽了一声,又去厨房看了看做的那些吃食,又叫厨娘把馒头重新蒸上,起码能吃得热乎乎的,又想了想,叫熬了一锅小米粥。

    黄橙橙的小米粥已经熬的粘稠软烂,带着新鲜的谷物特有的香气。

    这也是云舒和翠柳的地里出来的,云舒倒是很喜欢这样的粗粮。

    小米粥养人又养胃,自然是极好的。

    “宋大哥怎么还不回来?不就是两匹料子吗?”宋如柏好半天都没回来,饭菜都要上桌了。翠柳趴在云舒的肩膀上,见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了。因要等宋如柏,因此她就时不时地往外头院子的门口张望,多了好一会儿,连云舒都偷偷去吃自己面前的小米粥配着些之前胭的小黄瓜了,才听见外头似乎传来板儿车的声音。

    云舒急忙探头往外看去,又想叹气了。

    宋如柏正推着一个板儿车,上头堆了小山一样的料子还有皮毛走过来,看见云舒看她,宋如柏沉默地把板儿车放在云舒院子的外头,垂了垂眼睛,这才低声说道,“八皇子与贵妃娘娘赏的。”他这仿佛还很无辜的样子,云舒就不想说什么了,起身走到外头,慢慢地来到了宋如柏的身边翻看了一下车上那满满登登的布料还有各色的皮毛。

    这衣料是从宫里出来的,自然都是极上好的。

    云舒心里有数,怪不得八皇子觉得宋如柏可怜。

    这些衣料既然赏下来自然是希望侍卫们都穿的,别的侍卫们家里都给做了衣裳,只看着衣料就与寻常侍卫不同。可宋如柏只能穿成衣铺子里出来的,那料子能跟宫里的料子比吗?一下子就显出寒酸与不同来。这不同就看着惹人眼球,宋如柏不愿再穿成衣,一则是不愿叫八皇子为自己的事多上心,一则也是为了不要总是与同僚显出与众不同。

    仿佛只有他节俭,同僚们却任意挥霍宫中赏赐似的。

    这样与众不同,只怕是会被有人再心里不快的。

    因想到这里,云舒的心就软了。

    “我给你做两套秋天的,再做两套冬天的棉衣,就算冬天的时候我难得出来,宋大哥你也不必去外头买了。”她想到宋如柏一个人孤零零的,又不免想到自己也是如此,便露出几分温和地说道,“只是用不了这么多的衣料。”这样的料子,除了在宫里能随意赏赐,在外头只怕几十两银子都没地方买那么一匹去,因此云舒自然不会浪费。

    她觉得宋如柏拿这些衣料过来有些多了。

    “多了的就放在你这儿。以后做衣裳再用。”宋如柏见云舒答应了,眼底带了几分温和说道。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身边纤细白皙的小丫头。

    “……以后?”这怎么还带“以后”的?难道不是她给他救个急,往后宋如柏再找法子?

    云舒顿时无语了。

    她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好大一个坑里爬不上来。

    说不得,她还真的有点后悔了。

    “我家里没有人用,放着白费了。”宋如柏见云舒雪白的小脸阴晴不定,果然是要反悔的样子,突然开口打断了云舒的话说道,“这些皮子是我的谢礼。”云舒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收些谢礼本是应该的,毕竟她也不能给宋如柏做白工。不过这半车的上好的柔软丰美的皮毛放在云舒的面前,云舒的眼睛都直了。

    “宋大哥,你给的太多了。”

    “不多。殿下这段时间时常去山中射猎。”八皇子的母族乃是沈大将军府,自然血脉中流淌着尚武的血,对于射猎就十分喜欢,这秋天的时候正式山中野兽皮毛最为丰润丰美的时候,因此八皇子时常带着他们这些侍卫进山中去射猎。那什么山熊猛虎,野鹿,狐狸的不知猎了多少,八皇子只是挑拣了些奇特的,如虎皮,火狐皮白狐皮这类的去孝敬皇帝与沈贵妃,余下的都叫侍卫们自己拿走分了。

    宋如柏就分了不少,一次次的射猎,积少成多,如今这样上好的皮毛堆了半个屋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