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浮生半日闲

    看起来赵家兄弟的感情很好的样子。

    云舒笑了笑。

    “也不是……二哥……”赵家小三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有点不好意思,他的脸红了,本就生得好看,一红了脸更加俊俏了几分,对云舒和翠柳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还有别人在呢。”只是似乎赵二哥这样维护他叫他很高兴,此刻吃了手里的果子,他就站起来,对云舒和翠柳笑呵呵地说道,“往后有什么事儿两位姑娘就喊我。我白天的时候大多在家里。”

    他既然这样热心,云舒跟翠柳自然十分感谢。

    “那三哥……”

    “叫我赵雨就行。下雨的雨。”赵家小三急忙说道。

    “那我是翠柳,这是小云。赵雨……你看着也没比我们大多少,直接就叫你阿雨就是。”翠柳觉得叫阿雨更亲近,不过赵雨……这名字像是个大姑娘的名儿似的,有点不走心。她眨了眨眼睛,赵雨看着她那活泼的样子,似乎对自己没有什么不同,不由也点头,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他也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跟着赵二哥一块儿走了,还偷偷回头对翠柳和云舒挥了挥手。

    “赵家真是出好看的人。赵二哥英俊,这赵小三也生得一副好相貌。”

    翠柳等他们走了,低声对云舒说道。

    云舒也觉得的确是这样。

    赵二哥名唤赵靖,的确是个难得的帅哥。这赵小三瞧着更加俊俏些,没有赵二哥的沉稳,不过却很开朗的样子,还知道回礼。她们送了赵家一筐梨子,这赵雨就知道回了她们一筐好大的黄橙橙的柿子。难得这个时节的柿子已经软乎乎的软烂甜蜜,云舒是十分喜欢的,且因她们回了这头的宅子,陈白就把那两个她们用惯了的厨娘给派来照顾她们,因此云舒想了想,趁着柿子新鲜,就叫厨娘挖了许多的柿子出来,用面活了,然后做了些甜滋滋的柿子饼,软乎乎的用油煎了,倒是滋味儿很好。

    翠柳吃着也新鲜。

    “上一回你就做了柿子饼,我心里怪想的,如今可算吃上了。”

    云舒一边笑一边把之前自己泡的刺泡酒给拿出来。

    这刺泡也就是覆盆子用糖和酒泡了已经很久了,此刻果酒的颜色都变了,倒出来喝一口,甜中还带着一点点的酒香,味儿倒是极好的。

    “咱们年纪小,不能多吃,不过是个趣味儿罢了。”见翠柳似乎还很喜欢喝这果酒,云舒哪里敢叫她多喝,急忙劝住了,放在一旁。她回到了自己的宅子里才觉得真正地放轻松了,见翠柳抱着一盘子柿子饼坐在厨房外头吃得开心,秋日的凉风吹过,满院子层层叠叠的花朵儿开放,空气里还带着一点花香,还有轻轻的微风的味道,这悠然的滋味儿就叫云舒觉得一点都不想动了。

    在国公府里的时候的确很好。

    满眼富贵风流,吃的是最好吃的最难得的好东西,见的是这世间最尊贵的女眷,可是忙忙碌碌的,却比不上在自己宅子里的悠闲。

    云舒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靠在一旁假寐,只觉得心里都不必想那要在国公府里的许多事。

    就算是在老太太的跟前轻松自在,可是在国公府里与人相处都要提着一颗心,自然不是十分清闲。

    “晚上咱们吃什么?”

    “你说呢?”云舒懒得很,因此也懒得去想什么新鲜的玩意儿,见翠柳也不知道,想了想就笑着说道,“我瞧见还有羊肉和猪肉,不如做个锅包肉,再做个孜然羊肉,你说呢?”她说的孜然羊肉听听就知道是什么,不过锅包肉翠柳就不知道了,急忙问道,“这是什么?”她露出几分好奇,云舒便振作了一下精神笑着说道,“是酸甜的口味,从前北边儿的做法,之前我吃过一回,外焦里嫩,酸酸甜甜的还有些松脆口感,很好吃的。”

    翠柳的眼睛亮了。

    “那就吃这个。”

    “再炖个鸡汤,时间短了来不及,叫厨房的大娘随便炖吧。”云舒想了想,想到隔壁的宋如柏,就对翠柳轻声说道,“一会儿叫人去隔壁,如果宋大哥回来了,那就请他过来一块儿吃饭吧。省得他自己开火。”因想到宋如柏可能会回家吃饭,因此云舒就叫一个下人去隔壁,果然过了一会儿说宋如柏等会儿就过来,云舒想了想,想到宋如柏似乎胃口极好,就叫人又去外头买了些馒头,之后又叫厨娘随便再炒两个菜。

    宋如柏不大一会儿就过来了。

    他身上穿的是一件瞧着簇新,不过却看着有些叫人有些不大合身的衣裳,云舒看了一眼,就愣了一下。

    “宋大哥,好久不见。”见宋如柏似乎更高大了些,云舒都觉得诧异,实在是宋如柏一向沉稳就叫她忘记,其实宋如柏也不过是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一个少年人。只是宋如柏生得高大强壮,因此不似寻常少年那样单薄幼稚,时常叫她忘了宋如柏的年纪。此刻见他又英武了几分,云舒不由才想到他的年纪,想到他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却没有人照顾,犹豫了一下,云舒就往厨房里里,叫厨娘拿了肉,去做了一个红烧肉。

    肥滋滋香喷喷的红烧肉,对云舒和翠柳来说或许过于肥腻,可是对宋如柏这样正长身体的年纪,应该是喜欢的吧。

    “好久不见。我听说你受伤了?”宋如柏坐在云舒的面前开口问道,“可还有事?”他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几个小瓷瓶来递给云舒说道,“这是宫里专治跌打损伤的上好伤药,你拿着吧。就算用不上,身边备着一些药也是好的。”他把这几个瓷瓶放在云舒的面前,云舒微微一愣,不由笑着接过说道,“多谢宋大哥。不过伤已经都好了。”

    “我听陈平说你一直躺着……”

    “太医说静养,毕竟我年纪小叫好好儿歇着。我也是个懒散想偷懒的性子,有了太医的这一句话,就跟主子说了,因此也就在屋子里好生躺着不爱动弹。”云舒不会去说国公府里的那些妻妾之争,后宅之事给国公府外的人听。就算与宋如柏要好,可是谨守秘密这点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先把这些伤药都收好,这才对宋如柏问道,“我是真的已经全好了。宋大哥呢?你在八殿下身边可好?”

    “殿下对下属一向都很好。”宋如柏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有话要跟我说吗?”云舒见他犹豫就急忙问道。

    “也不是……你才受了伤,就算了。”宋如柏沉默半晌低声说道。

    “我都说伤已经全好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来跟我说就是。我虽然只是一个小丫鬟,只有绵薄之力,不过宋大哥如果有什么话要我做,我也可以做的。”云舒顿了顿对宋如柏说道,“我瞧见家里的吃食都没有动多少,宋大哥,我不是都跟你说了,想吃什么就来这头拿。不然我与翠柳也吃不完,白浪费了。”

    她的声音柔和之中带着几分嗔怪,宋如柏却下意识地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并不是与你生分,只不过是最近我都陪伴殿下在宫中当差,晚上宿卫宫中,白天的时候侍卫在宫中也有休息的地方。我一个人,在哪里吃都一样,自然乐意在宫中不必自己开火。贵妃娘娘与八殿下都是宽和的性子,在宫中的食宿比在外头自己单过更好些,因此我不大回家里。”见云舒认真地听着自己说话,宋如柏继续说道,“不过你腌的那几坛醉蟹醉虾被我拿去送人了,我……”

    “那醉蟹醉虾本就不能放太久,不然就要坏掉了。你送了人这也是帮了我一个忙,不然岂不是糟蹋了好东西?”云舒松了一口气说道。

    她的确是喜欢醉蟹醉虾的滋味儿,不过那滋味儿翠柳和陈平都吃不惯,因此当初腌多了些,因走得匆忙,剩下几坛子就放在家里。

    宋如柏帮她“消灭”了,她觉得更好。

    “是我一个同僚,家里头是海边的,如今在京城当差与我的关系不错。我不过是听他说起,因此想着你家里的只怕是放不住,因此就给了他。他很喜欢,说是就是家乡的那股味儿,送了我许多晒干的海货,还有各种鱼干与些干鲍鱼……我本就给你收着,你既然回来了,一会儿我给你拿过来。”宋如柏的声音稳重,不过云舒急忙拒绝笑着说道,“那是给宋大哥你的,我可不要。”

    “拿你的醉蟹醉虾换的,自然给你。”宋如柏坚持说道。

    “还是宋大哥你自己留着吃。”

    “给你吧。”

    翠柳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这互相推辞的两个人仿佛吃食很烫手似的……

    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人家家里头恨不能被人送了东西都收起来,你们却偏偏都不肯要。”

    云舒听了,也觉得有趣,不过想想,却又是家里人少嘴不够多的哀怨。

    吃的越来越多,吃不完,连地窖只怕都要装不下了,能不发愁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