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庶子

    云舒和翠柳急忙去给赵夫人请安。

    到底赵夫人是五品官眷,就算人和气,可是如果她们等闲视之也未免太僭越了。

    “这多日没见你们,我以为重阳能见到。”见云舒跟翠柳两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儿,这真是一日不见就是一个新鲜的模样儿,才多久,云舒跟翠柳就长大了些似的。赵夫人一张美艳的脸上带着笑,见云舒跟翠柳还十分规矩懂事的样子,不由上前把她们俩给扶起来,温和地说道,“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一直没出来。后来我一打听,原来是你们国公府里的世子成亲。”

    那样整个京城都轰动了的婚事,赵夫人哪里能不知道?

    国公府与将军府联姻,听说满京城的皇亲国戚不知去了多少,叫人听了都觉得满眼富贵。

    因此,她看见云舒跟翠柳此刻规矩温柔的样子,就觉得这两个丫头的身上都满满的都是富贵。

    更何况陈白夫妻一向都疼爱云舒与翠柳,在家里备着好些料子金贵的衣裳,就等着她们俩出门了,不必再如同在国公府里的拘谨的时候穿。云舒跟翠柳在国公府穿小丫鬟的服饰穿得多了,都不敢用心打扮,这一出来,都是爱美的性子,哪怕不敢满头珠翠的叫人看了笑话暴发粗俗,可是那头上精致华美的镶嵌宝石的梅花簪子,还有此刻一伸手露出的白玉镯子,玛瑙手串儿,也都瞧着是金玉打造出来的小人儿似的。

    “是,最近府里忙着,因此不得空闲出来。”

    云舒这样说,赵夫人的脸上已经带了笑容。

    云舒和翠柳既然是在国公府里没闲着,那也说明是被主子倚重的。听说都是在国公府老太太的跟前当差,又体面又光彩。说起来,因云舒跟翠柳是在老太太的面前当差,她这心里头就更加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府里的丫鬟,如果是服侍主子的,无论是唐国公夫人那样的女主子,还是服侍唐国公,唐国公世子这样的男主子,那出来的丫鬟都叫人心里顾忌一下有没有什么不清不楚。

    可是这如云舒翠柳这般,跟的是老太太,那就不必有这样的担心。

    “既然忙完了能出来,那就好好儿歇歇。这能在外头住几日?”赵夫人便笑着问道。

    “能多住几日,只是若是府里主子叫回去,就事发突然,咱们也不能保准。”

    “上回见了你们才说要请你们来咱们家里玩儿,再吃顿饭。都是一块儿住的邻居,这有来有往的,往后也亲近。”见云舒有点不好意思,赵夫人目光越发慈爱,只是越过了云舒,她却似乎更喜欢爽利活泼的翠柳一些,温和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在外头是什么都不缺的。不过远亲不如近邻,咱们多走动,在一处也乐呵不是?”

    她一边说,一边就见两个女孩儿的身后,陈家的人把许多的筐筐篓篓的往云舒的宅子门前搬。

    这是陈白之前说的云舒的地里的出产。

    “这是……”瞧见这大筐大筐的蔬菜水果都极为新鲜,只新鲜的白梨就三四筐,还有些鸡鸭鹅并半片猪肉,还有些其他的羊肉等等,那无数的东西叫云舒丢了钥匙过去,都往那宅子里送,赵夫人都忍不住愣住了。见她似乎有些诧异的样子,且这都赶上了,云舒偷偷戳了戳翠柳,翠柳一个机灵,急忙转身叫人抬了一筐的大白梨外加几只捆了脚和翅膀的肥鸡来,叫抬到了赵夫人的面前。

    “这是做什么。”赵夫人哭笑不得。

    “您别推辞了。”见云舒垂头看地,一副万事不出头的样子,翠柳无奈极了,急忙脆生生地对赵夫人说道,“都是我与小云自家地里的出产,并不值得什么,您又不是不知道,那秋天里,果树上的果子不知落下多少,咱们两个也都吃不完。不值钱,却是咱们的一些心意。夫人如果推辞的话,那咱们往后怎么好上门吃饭玩耍呢?”她模样儿娇俏,歪头说话声音清脆,赵夫人听着就爱上了,听到这是云舒与翠柳说自家地里的,心里就越发活泛起来。

    这说明这两个女孩儿不仅是有宅子,还是有良田的。

    如果说其他女孩儿说了这个未免露富,不是好事,可是眼前这两个小丫头却完全没在怕的。

    谁敢算计国公府里出身的女孩儿的家财?

    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如果这两个女孩儿受了委屈往府里头主子面前哭一场,怕是那想要使坏的人都要被扒层皮。

    因此,她倒是并不觉得云舒跟翠柳如今过日子过得这样快乐有什么不对。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着,等回头给你们炖鸡汤喝。”赵夫人本也不是拘泥的性子,此刻见云舒跟翠柳都仰头看着自己笑,一片天真纯良,且这心里头惦记着她,光是这份心就叫赵夫人动容……难道不为云舒跟翠柳惦记她,真心孝敬她动容,还能为了隔壁对头方家那看了她就恨不能马上关门动容啊?因有方家做对比,赵夫人看云舒和翠柳就怎么看都怎么喜欢了。

    “瞧瞧你两个妹妹外头那么多的东西,快去,你也帮着搬啊。”赵夫人推了推一旁沉默不语,许久一声不吭的赵二哥。

    云舒侧头看了赵二哥一眼。

    谁都喜欢看帅哥,赵二哥生得英俊,她自然也愿意多欣赏几眼。

    就算是看多了国公府里唐三爷雍容俊美,唐国公世子优雅清贵,唐二公子英俊活跃,可是这不同的俊俏,多看看还能养养眼睛。

    赵二哥顿了顿,虽然也知道母亲的心意有心拒绝,可是瞧见云舒跟翠柳门前的确东西不少,这虽然不在意叫人看见,可是早早地都拿进去不叫人看了说更多的酸挂怪话还是好的。他为人倒的确是面冷心热,因此也不愿意邻居们都非议云舒跟翠柳这两个小丫头。只是想到母亲赵夫人的那点算计,他犹豫了半晌,点了点头,却侧头扬声道,“三弟,出来。”

    云舒听见赵家门里头传来一个干脆的回应,之后钻出一个看起来只比自己与翠柳大了两三岁的男孩子出来。

    这男孩子唇红齿白的,生得也十分俊俏,眼睛大大的,看见人就弯着眼睛似乎是在笑似的。

    虽然衣裳穿得半新不旧的,不过却活泼,转眼就到了赵二哥的面前仰头问道,“二哥,你叫我啊?”

    “这是对门的小云和翠柳。往后一块儿住着,如果她们有些不顺手的事,你多帮忙。”

    “诶!”这男孩儿就急忙答应了一声,转头看见云舒跟翠柳这两个生得美貌俏丽的小姑娘,顿时一愣,之后大大的眼睛都弯起来,急忙说道,“往后有事儿就叫我,我,我时常在家里的。”他看见地上的那筐大白梨还有几只肥鸡,不由询问地看向赵二哥,赵二哥微微点头,他就把这些东西都利落地搬进了家里,不大一会儿,把装着梨子的大筐拿出来,里头却堆了满满的许多的大大的柿子,黄橙橙的,看着格外甜蜜。

    “给她们搬过去吧。”赵二哥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那男孩儿又应了一声,笑了一下,就抱着筐跟赵二哥去忙活了。

    赵夫人气得半晌才回过劲儿来,等她反应过来,赵二哥早就带着弟弟去帮云舒跟翠柳干活儿了。

    她气得双手都发抖,可是在云舒和翠柳的面前却要做出一副不算什么的样子,忍着心里的火气,后槽牙都咬碎了,脸上带着笑容对云舒和翠柳说道,“那是咱们家的老三,应该是比你们年长一些,你们叫三哥就行。他是个活泼的脾气,素日里不爱读书,不过倒是有些力气。”她只觉得儿子这非要把庶子给弄出来简直能把她给气死,可是在云舒跟翠柳的面前,又不能直接说什么,憋得够呛。

    她看着儿子的目光恨不能喷出火来。

    是不是傻?是不是疯了?

    把老三叫出来干什么?难道还真的想把好媳妇儿让给庶子不成?!

    云舒跟翠柳明明是她给自己亲儿子相中的,如何能便宜了庶子,只是在外头又不能露出痕迹,因此赵夫人这瞧着脸色就有些发白。云舒虽然觉得这介绍赵家小三的时候有些怪怪的,毕竟什么“不爱读书”,这听起来不像是好话。只是她却并不知道赵家的嫡庶,因此也没有十分放在心上,此刻见赵夫人脸色不大好看,便以为她这是累着了。

    既然赵夫人是累了,她和翠柳自然不好扒着赵夫人说话,因此道别就往自己的宅子去了。

    等到了宅子门口,她就看见赵二哥带着弟弟和陈家的下人几个往来就把东西都给搬进了后头的院子里,一时就有些不好意思。

    “二哥,三哥,喝点水吧。”她招呼了一声,只是瞧瞧家里只有井水,井水寒凉只怕吃了对身子不好,顿时想到自己还有之前剩下的八皇子赏的柚子。

    柚子厚厚的皮能长时间存放,因此云舒都放在了地窖里。

    她就去地窖里拿出一个大大的蜜柚,也不心疼,给分成几片,连着陈家来干活的下人也一块儿都给分了吃。

    赵家小三却拿着手里的柚子犹豫了一下,只吃了一口,就把剩下的拿在手里不动了。

    赵二哥看了微微皱眉,伸手把那片柚子的皮都扒开,塞进了弟弟的嘴里。

    “不必给家里带回去,都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