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重赏

    “不是?”

    “自然。虽然说这京城里的铺子明价一千两一个铺子,可一向有市无价,就算我想给你买,我也买不着不是?”

    “那这……”云舒也知道如今京城里的铺子十分稀罕,毕竟谁家手里有铺子的,但凡是有些头脑都不会把京城之中,皇家脚下的铺子给睡睡便便给卖了。哪怕是自己不做买卖,可只要租出去,那就是一笔十分丰厚的进项。因此虽然京城里都说一个铺子一千两什么的,不过她心里却知道,一千两是肯定买不着铺子的,陈白说的轻松,她都觉得有点天方夜谭。

    “我买不着,不过国公爷手里的铺子有的是。我看他心情不错,就跟国公爷说,这京城的铺子一千两一个,国公爷赏了你两千两,这不就是两个铺子嘛。咱们就不要银子,直接要铺子,这不是一回事儿吗?”见云舒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显然被自己这厚脸皮给镇住了,陈白就笑……如果他脸皮薄,那也轮不着他在唐国公跟前出头了不是?因此他就对云舒和颜悦色地说道,“国公爷手里有的是好东西,也看不上咱们这仨瓜俩枣的,你不必十分放在心上。”

    云舒觉得这话颇为耳熟。

    是了。

    想当初陈平帮着她跟翠柳去占唐二公子的便宜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狡猾的嘴脸的。

    她讷讷了两声。

    “国公爷不会秋后算账吧?”虽然嘴里说着担心的话,可是她却不由自主地把铺子的地契给收到匣子里了。

    陈白看见这小丫头小心眼儿的样子不由笑了。

    “你就放心收着。国公爷既然叫我给你挑了两个铺子,这说明国公爷是真心要赏你。更好的是,这铺子从前挂在国公爷的名下,日后也依旧托庇国公爷的旗号下头,铺子上头是你的名儿,不过这谁都不知道。往后你这铺子里的生意就说是国公爷门下的生意,这京城里敢来生事的就不多。就算是有人敢来,那也是打了国公爷的脸,自然有咱们出头。不然,再跟你陈平哥一般……”陈白突兀地冷笑了一声。

    显然,当日显侯威逼陈平的事,他心里也是恼火的。

    “我看了这两个铺子的地点。”云舒刚刚见了这两个铺子的地点,都是京城里最热闹的街市,只不过一个在更热闹,人流很多的地方,另一个倒是在更洁净,附近住着的大多是官宦之家的地方。她当初本质想开一个铺子就行了,如今见了这两个铺子心里一动,就把之前答应了陈平的烤鸭的事儿想起来,将烤鸭如何如何好吃给陈白说了,这才试探地问道,“陈叔,如果另一个铺子我开成烤鸭铺子,里头还顺便卖些鸭货,还有各种卤肉卤鸡等等,您觉得行吗?”

    “行不行的,你先开着试试看。”陈白斟酌了一番说道。

    虽然他没吃过烤鸭,不过云舒既然都说好吃,那应该不会有差。

    “铺子里头的伙计还有管事我都给你找好了,你有时间去看他们一眼。”

    “我年纪小,不去看了。陈叔寻的人难道我还信不过不成?”云舒就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了纸笔,将鸭血粉丝汤如何如何做更好吃写了,又还有一些配套的麻饼,还有些酱菜,腌菜与一些简单的主食面点一块儿写了,这才对陈白轻声说道,“不必卖得多贵,用料也不要吝啬,就算每一晚赚得少,可到底是个进项。”她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吃得起,舍得吃,反正自己赚到一点点就足够了。

    “你啊,国公爷还真没说错你。”见她并不在意银子,反而一心叮嘱不要偷工减料,陈白就笑了笑。

    翠柳在一旁托着下巴看了一会儿,见云舒将铺子的事儿一一交待清楚,不由也抿嘴笑了。

    “笑笑笑,你可有什么功劳?”

    “我与小云是姐妹,我们之间的事儿,不必爹费心呢。”翠柳仰着头说道。

    只是她虽然说的有底气,可是转头见陈白出去,只留了自己与云舒在屋子里吃吃喝喝,不免低声说道,“当初说好了咱们两个一块儿开铺子,可是如今,铺子是你出的,方子是你出的……小云,我还是不要铺子的分红了。”她心里到底是不安的,云舒却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温声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这铺子只有房子还有地契啊?难道我说开铺子的时候,你没有帮我筹划不成?什么麻饼,什么酱菜,都是你提议的,不然我怎么想得到呢?这是咱们俩的心血,自然是咱们平分才对。”

    当年她刚刚进了国公府,举目四望没有帮衬,小小年纪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是翠柳先伸出手帮了她一把。

    她病了的时候,也是翠柳陪在她的床边喂她吃药。若是受了莺儿的欺负,也多是翠柳站出来高声将莺儿呵斥。

    云舒不是一个能与人相争的性子,更不是一个会高声和人争执的,如果没有翠柳,她只怕也不会过得这样舒坦。

    这些曾经微末时的情分,不什么金银分红都要紧多了。

    “我总是想着我贪了你许多东西了。”翠柳把下颚压在云舒的肩膀上小声说道,“我是不是也跟大姐一样,有点贪心了?”

    “你与她怎么一样?她是理所当然,可你却心里不安。这就是你与碧柳姐的分别。”见翠柳歪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看着自己笑了,云舒也觉得心情不错,拉着她小声儿说道,“更何况我还想着,往后这分红就当做是给你日后出嫁时的添妆,等你往后嫁人的时候,我是没有东西给你了的。”她笑嘻嘻的,翠柳顿时瞪大了眼睛说道,“那不行!添妆还是不能不给的。”

    她扑到云舒的身上去,两个小丫头头发还没多长,都已经开始研究未来嫁人时的嫁妆了。

    陈白家的本一脸愁苦地进门,听见两个小丫头叽叽喳喳很高兴的样子,心里不由也欢喜了几分。

    “婶子回来了?碧柳姐姐呢?”云舒本就是个在老太太身边只捏绣花针的性子,那里是翠柳的对手,几两下就叫翠柳给压在椅子里只能告饶了。此刻见陈白家的进门,急忙一脸正经地把点了点自己的翠柳给推到一旁去。见陈白家的身后没人,她就不由笑着问了一句,就见陈白家的强笑说道,“你姐夫正读书呢,你大姐姐哪里是能有空出来的。”

    她心里有些为难,只是见云舒和翠柳都开开心心的,因此忍着没说。

    碧柳这是记恨陈白不肯把家里的厨娘给她,因此拉着脸不肯过来。

    不过这话只怕陈白听见就要生气了。

    “姐夫正是读书的时候,的确是应该多闭门读书。只是我想着,读书要紧,身子骨儿也是要紧的。”云舒惯是会装好人的,虽然知道陈白家的嘴里有些猫腻,不过能不在陈家看见碧柳她和翠柳反而能多吃两碗饭,因此也不在意碧柳不给面子,很虚伪地对陈白家的柔声说道,“我听说各级科举,都要在贡院里关上好几天,这如果没有个好身体,如何能撑得住呢?姐夫既然能考中秀才,自然是读书极为优秀的,如果再能强身健体,在考试的时候有个能好好科举的好身体,那岂不是能更进一步?”

    她一心一意地为碧柳考虑,陈白家的不由更加感动了。

    “你能说出这话,可见心里是有你大姐姐的。不是自家人,是不能说出这样贴心的话的。”云舒既然说出这样懂事的话,陈白家的心里就觉得热乎乎的,心里就对碧柳不免多了几分埋怨。毕竟,云舒与翠柳对这个姐姐都没什么芥蒂,可是碧柳做姐姐的却多爱小性子,瞧着就不像话。她捏了捏云舒的肩膀叹气说道,“如今只希望你姐夫赶紧考出来,哪怕只中个举人,你姐姐的地位就不同了。”

    举人娘子,这就相当于半个读书人家出身的了。

    说起来举人其实也能做官的,只是这官职低微,还得走些路子。

    不过对于他们这些出身国公府的人家来说,走些路子这不算什么难事,要紧的如今只要那王秀才赶紧把举人给考出来。

    只要王秀才能高中作了王举人,那回头陈家就能叫他有个好些的位置去做官。

    这就是背靠国公府的好处了。

    要不怎么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呢,就说的是这些世族豪门是有能力叫门下去做官的。

    “是啊。”云舒笑着应了一声。

    虽然翠柳如今不跟碧柳争执了,不过见陈白家的心心念念想叫碧柳当官宦夫人,还是忍不住偷偷撇了撇嘴角。

    然而碧柳不肯回家,对翠柳来说也很高兴,因此她们俩这天晚上陪着陈白夫妻吃了顿饭就歇在了陈家,晚上陈白又打发人去给她们两个暖那头的宅子,还有各种吩咐就不一一细表。等到了第二天,因陈白跟着唐国公做事十分忙碌先走了,且陈白家的也是国公府里的管事娘子,云舒和翠柳也不闹她,吃了早饭就一块儿往自己的宅子里去。

    才到门口,她们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笑声。

    “我就说昨天这宅子里来了人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是你们回家来了。”

    云舒一转头,却见是斜对门的赵家大门开着,美貌风韵的赵夫人带着一脸沉默的赵二哥看着她们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