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觊觎

    想到烤鸭,云舒哪怕在国公府跟着老太太混吃混喝许多山珍海味,可依旧忍不住馋得不行。

    想到烤鸭,云舒觉得出去了心里更加开心了。

    她包裹了些最近得了的各处给自己的一些茯苓葛根什么的,就跟翠柳一块儿回了陈家。

    陈白夫妻今日都在,见云舒跟翠柳一块儿回来了,不免都十分高兴。

    “你这孩子,还拿这么多东西。”见云舒除了茯苓葛根之类的东西之外,还有拿了小小一匣子的燕窝,陈白家的嗔怪了一声接过来,却叫人拿下去收拾,晚上就给云舒炖出来给两个女孩儿吃。她这段时间的脸色不错,云舒瞧着陈白家的应该与陈白夫妻感情恢复了些,因此对陈白笑着说道,“我和翠柳想来看看陈叔,然后咱们……”她本想说之后回去自己的宅子,陈白摆手说道,“先在家里住一晚,等会儿我叫人去给你们收拾收拾宅子。”

    “不用那么麻烦。”云舒急忙说道。

    “怎么,有了外头的宅子,你们俩这心就野了,陪我们吃一顿饭都不行?”陈白笑着问道。

    “哪里的话。能在家里吃饭高兴还来不及呢。”云舒笑着说道。

    “那就行。这中秋咱们提前过了,重阳又没有再一块儿吃饭,好容易如今你们回来,多叫咱们瞧瞧你们还不行?”见云舒不好意思地点头,陈白就对她关心地问道,“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他显然还记挂云舒之前受的伤,云舒就笑着说道,“太医都给瞧过了,已经没有大碍,连淤青都已经消了。”她见陈白没有跟自己提之前自己拿给陈平的银子买地的事儿,因此也没有说话,倒是四处看了看问道,“陈平哥呢?”

    “跟二公子忙着呢。”陈白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似乎对陈平想怎么折腾都不担心的样子,倒是陈白家的心疼儿子十分嗔怪,对他埋怨说道,“天底下哪里有你这样做父亲的。他才多大,做些生意摸不着门路头脑,你倒是帮帮他,指点指点他。如今什么都得自己去想,自己去摸索,把孩子给累得只瞧得见骨头了。这狠心的爹,叫人瞧着都生气!”因陈平最近正忙着做生意练手,因此难免十分费心劳神,那做生意的还有清闲的不成?勾心斗角就不必说了,还有那些商户什么的,都叫人头疼。

    陈白只是随儿子自己去琢磨,除了要紧的地方提点,其他的都是一概不管的。

    “我不能一辈子跟着他,他如今这样自然是最好的。你不懂。”陈白缓缓地说道。

    “我不懂?我只知道叫孩子清闲些,这有什么不对?”

    “如果他是个女孩儿,我给他买些地,帮着他支撑家业叫他清闲自然没什么。可他是个男子,往后是要支撑家门,给姐妹们当靠山的。自己立不起来,一味地听我的,往后能有什么出息。”

    “那如果做生意赔了呢?”

    “赔了就赔了。无论输赢,这都是经验,往后有了吃亏的经历才好东山再起。”陈白对银钱不是十分看重,只要陈平不要一蹶不振,那赔了就赔了算什么。只是他这样宽心,陈白家的便低声说道,“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亲爹!”她叹了一口气对云舒抱怨说道,“你没见你哥哥,如今瘦得不像样,累得也不行,有的时候回家了,吃着饭呢就能睡过去,瞧着叫我这做娘的心里难受。叫我说,就不该叫他跟着二公子去边城。二公子既然去从军,那就叫你哥哥留在府里,靠着你陈叔的面子总是能在府里谋个不错的,安稳清闲的差事,还离家近,这多好。”

    如果陈平去了边城,就算是能时常回来,可是一年里七八个月只怕也都见不着面的。

    陈白家的就这么一个儿子,想想要跟儿子这么分别,心里哪里舍得?

    云舒不由抿嘴笑了。

    “陈平哥愿意跟着二公子出门闯荡,婶子应该骄傲才是。这说明陈平哥是个有上进心的性子,不是那等贪图安逸,只想靠着陈叔就在府里庸碌度日的。更何况二公子前程远大,一则本就是国公爷的儿子,往后国公爷必然要在军中提携二公子,二公子自己又有本事,那日后在军中累进升官是早晚的事,陈平哥能与二公子有追随的情分,日后二公子绝不会忘记陈平哥这么多年陪伴的情分。二则,陈平哥自己历练出来,那不必守成的别人家值得骄傲?往后陈平哥赚了大钱,二公子也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边城,总有回来的那一日。那时候陈平哥前程有了,银子有了,婶子风光的日子还在后头。”

    “你这张小嘴儿啊。说的都是好听的话。”陈白家的见云舒也觉得陈平该出去,便叹气说道,“只是你陈平哥出去了也没有个照顾他的。”

    云舒抿嘴笑了。

    陈平还用别人照顾?

    陈平机灵得不行,外加一个唐二公子,谁还能把他们怎么着了不成?

    只是陈白家的心疼儿子,她总不能没心没肺地说一句什么“男孩儿就该糙养”,那也太傻了。

    “娘,哥哥那样的人,还用得着你操心啊?”翠柳觉得陈白家的絮絮叨叨的,就不耐烦地说道,“哥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跟着二公子做生意是他最喜欢的事儿。反正我觉得哥哥有天赋。”她想到陈平短短时间就把月饼的生意做得不错,外加一个靠山唐二公子,自然不必十分操心。见她不以为然,陈白家的便叹气,指着翠柳说道,“你们兄妹是一条心的,我不过是白操心罢了。”

    “儿女都大了,你也少操心就是。”陈白笑着说道。

    他倒是看得开。

    可见这家里他们才是一国的。

    陈白家的嗔怪了一眼,又忍不住笑了。

    “你们今日难得回家,一会儿我打发个人去你们大姐姐家里,叫她回来吃饭。”她这话一出来,云舒跟翠柳都没吭声,见翠柳不吭声,云舒又不好叫陈白家的下不来台,只能垂头喝了一口手边的八宝桂圆茶,一边抬头笑着问道,“碧柳姐姐最近可还好吗?”她也是冲着陈白家的的面子,见她温柔贴心,又十分关心碧柳,陈白家的便叹气抱怨说道,“有什么好的。你是不知道……”

    “行了,两个孩子在府里不知操心多少事,才出来歇歇,你拿这些事烦她们做什么。”

    “都是一家人,这有什么不能说的。”陈白家的也确实是没有把云舒当外人,见云舒露出几分专注的样子,她便对她轻声说道,“那王家实在可恶。这不知烧了什么高香,只怕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博出了秀才的人才,谁知道有了这等人才却不知好生珍惜,日日都一大家子在你姐姐家里吵闹。之前就过来好多人家来吃吃喝喝,叫我帮着搪塞过去,你可还记得?还是你出了好主意从馆子定了膳食,没有叫你姐姐累着。”

    “是。我记得这件事。碧柳姐姐没有累着吧?”

    “倒是没有累着。只是平白生气。”陈白家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换了别人家,能吃馆子里的菜,这不是尊重他们,郑重的意思?偏偏王家非说你姐姐怠慢了,没有亲自动手准备,是敷衍的意思,把我给气的……”她万万没想到王家吃喝了一把,之后还挑事儿,见云舒抽了抽嘴角露出几分匪夷所思,她都觉得郁闷,就对云舒说道,“因此过了些时候一大家子又都来了,逼着你姐姐亲自下厨做饭。你姐姐养尊处优的,会什么?你与翠柳也都是不会的呀!”

    “王家姐夫与王家婆母去哪儿了?由着他们这么刁难碧柳姐姐?”

    云舒皱了皱眉。

    虽然这王家的亲戚的确是有些刁钻,故意为难人,可是王秀才母子呢?

    那两个莫非是死人?

    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亲戚们这样刁难,一声不吭?

    “你,你姐夫忙着读书功课,也顾不得这些外头的俗物。”陈白家的急忙给女婿辩白。

    维护妻子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难道还能叫王秀才少读什么书啊?云舒抿了抿嘴角,到底顾忌着陈白家的如今还是偏心碧柳与王秀才,没有多说什么。

    她如果真的指手画脚说王秀才的不是,只怕陈白家的心里要不痛快了。

    “既然这样,那也不必碧柳姐姐亲自下厨。只消站在厨房里,叫下人忙活就是。”云舒艰难地说道。

    如果换了是她,遇上这样故意为难的亲戚还有这样没良心不心疼自己的丈夫,早就跟他们拜拜了。

    “我也是这么劝你姐姐的。你姐姐也觉得有道理,只是王家的厨子不行,因此问我要咱们家里的厨娘。”陈白家的便叹气说道,“谁知道你陈叔越发狠心,说什么都不肯给人。你姐姐心里头不自在,若这次过来吃饭说什么不中听的,你可别往心里去啊。”她这句话原来才是跟云舒絮絮叨叨许久之后的真正要说的话,云舒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看十分不悦的陈白,心里顿时恍然。

    碧柳想要陈家的厨娘,怕不是记挂的是那两个厨娘从自己那儿学的那些吃食方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