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耳光

    “夫妻和睦,就算是笑我自夸,我也得说,这两个孩子是天生一对的般配。”

    她拉着唐大奶奶的手笑着说道。

    “以后大哥儿就托给你了。”

    “是。”唐大奶奶笑着说道。

    她并不是拘束的女子,就算是新婚,也并未露出十分羞怯。

    这或许是因为出身武将世家,因此格外爽朗,哪怕是端庄贤惠的样子,可依旧有武将之家的风度。

    “以后你可不许淘气。如果知道你欺负你媳妇儿,我是不能答应的。”老太太又指着唐国公世子说道。

    唐国公世子微笑着说道,“这您放心。孙儿哪里敢欺负她?那点花拳绣腿在她的面前都不够看的。”他带着几分戏谑,唐大奶奶忍不住也抿嘴笑了。老太太见他们虽然是新婚,可是却并不生疏,越发喜欢起来。一边将琥珀手里的一个描金匣子给了唐大奶奶,一边温声说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因唐大奶奶好奇地打开,因此云舒瞧见里头是一柄巴掌大的羊脂玉如意,细腻温润,价值连城。

    而且如意的寓意极好,也是长辈应该给晚辈的一种十分特别的礼物。

    云舒就知道,老太太心里还是喜欢这位唐大奶奶的。

    “多谢您。”

    “咱们的不敢与母亲比肩。不过是凑个趣儿罢了。”这话是等唐国公夫人笑着把自己的见面礼给了唐大奶奶之后唐二夫人的笑声。她也把自己的见面礼给了唐大奶奶,似乎是因早就知道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给了什么,因此唐二夫人给唐大奶奶的见面礼不敢逾越了老太太与长嫂,却也是价值非凡。见她这样用心,云舒再想到唐二爷刚刚在外头的那样儿,心里不免叹息了一声,就见唐大奶奶往合乡郡主跟前去了。

    这正式拜见了长辈,上房里就更轻松了几分。

    唐国公世子夫妻坐在下首,老太太便对唐大奶奶笑着说道,“还有一事。你如今嫁到咱们家,我也有些话要对你说。”见唐大奶奶急忙肃容起身聆听教诲的样子,老太太笑着叫她坐下,这才说道,“这府里都是一家人,不必十分规矩。你是新妇,因此我担心你不清楚咱们国公府里的规矩。我是个疲懒的性子,也不耐烦总是叫儿媳孙儿媳的日日都簇拥在我的面前,因此你往后不必日日来我跟前立规矩。十日五日的过来一趟,叫我见见你的安好就是了。”

    “是。”唐大奶奶应该也听说过老太太不是个尖酸刻薄的婆婆,唐国公府上的女眷都不必日日在她的面前立规矩的,便答应了一声。

    “我说把大哥儿托付给你,这是实话。往后你们小夫妻自己在院子里吃饭,他的生活起居,我与他母亲都交给你,他就是归你管了。”老太太面容温煦,唐大奶奶不由柔和地看了身边的丈夫一眼,笑着说道,“我知道了,只是我才进门,不知世子的起居习惯,若是有什么疏忽错漏,请老太太与母亲多多提点。”她本以为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会借着这件事赏自己些丫鬟与奴婢,却没想到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都没有这个意思。

    唐国公夫人还笑着说道,“他身边的大丫鬟如今年岁都到了,因此只怕都要放出去。一时咱们这府里也没有个能服侍你们夫妻的。你身边的丫鬟带得多,就顶上来。”她也摆明不会插手儿子的后宅,还都把与儿子有多年服侍情分的大丫鬟都给打发了,这就叫唐大奶奶更容易收拢弹压唐国公世子的后宅。唐大奶奶心里越发感激,想到临出嫁父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不免在心里生出几分欢喜。

    她父亲说,唐国公府是家风清正的人家,她嫁过去不会吃苦,比做皇子妃还快活,果然是不错的。

    不然,她的身份就算不能嫁给八皇子,可是陛下儿子多,嫁任何一个皇子都是配得上的。

    可沈大将军却都没有答应,家中的三个女孩儿都没有嫁入皇家。

    嫁入皇家,就未必如同如今这样轻松欢喜了。

    更何况,她嫁的这个人是叫她多么喜欢啊。

    唐大奶奶侧头,看了丈夫一眼,眼底不由生出十二分的光彩。

    唐国公世子侧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在椅子下头偷偷握紧了她的手。

    “好了,这些话,之前跟你三婶也说过。这才说完,又跟你说了一遍。”老太太笑着看了合乡郡主一眼,这才笑着说道,“既然来了,就一块儿吃个饭。”她叫人出去传膳食进来,有外头的丫鬟答应了一声就出去,等过了一会儿,早上的膳食流水一样进来,云舒瞧见上头有许多精致的吃食,就站在一旁服侍老太太吃东西。她莫名就觉得唐二爷似乎魂不守舍的,显然是担心被合乡郡主赶走的金姨娘,想到老太太慈眉善目,素日里对唐二爷是极好的,不免在心里有些厌烦他。

    不过做丫鬟的哪里敢跟主子摆脸色,云舒没有露出痕迹。

    她也没想把这件事说给老太太。

    平白叫老太太跟着生气罢了。

    老太太如今年纪大了,庶子心里有小心思,叫老太太知道了岂不是要心里难受?

    不过当时院子里那么多的各房的下人,就算老太太不知道,那唐国公夫妻能不知道?云舒一想到唐国公那冷肃严厉的样子,就格外希望唐国公去收拾唐二爷。她身在后宅也看不见唐国公去收拾唐二爷,不过她倒是听后宅的丫鬟们议论,说是唐二爷这几日都没有出门,仿佛是叫唐国公给抽了两巴掌。这或许是伤在脸上,因此唐二爷躲着羞不敢出去,倒是翠柳知道得更多些。

    她爹陈白是唐国公身边的管事,唐国公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哪里能瞒得过陈白。

    “我爹说是真的。国公爷真就给了二爷两耳光。”

    “打人不打脸,这不好吧?会不会叫人说国公爷对弟弟有点过分了?”云舒跟翠柳好容易得了清闲,躲在角落里偷懒儿,顺便八卦。

    “爹说国公爷可不怕这个。而且国公爷给了二爷耳光就问他,耳光的滋味儿好受不好受。二爷当然说不好受了。因此国公爷就说,既然知道耳光挨在自己脸上不好受,那二爷为什么就敢把个身份低贱的妾侍给送到老太太面前给阖府的主子脸上抽耳光。现在知道不好受了,当初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脸疼呢?既然不知道什么叫耳光,就长长记性,以后再敢干糊涂事以前就先想想今天这两巴掌。”翠柳跟云舒小声说道,“国公爷也是气着了。大奶奶那样的家世……二爷偏偏要给他丢脸……”

    云舒一想到唐国公冷厉地往唐二爷脸上抽的样子就觉得害怕。

    “陈叔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云舒不由好奇地问道。

    “就昨天下午。爹过来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家住两天。”

    中秋重阳外加唐大奶奶的婚事都过去了,府里就清闲了许多。

    因之前累得不行,因此如今松快了,府里的人大多都懒懒的。

    云舒自然也紧绷的琴弦松了下来,如今就想着不要再在老太太的面前乱晃。

    老太太明年似乎真的要放几个大丫鬟出府,如今是最后与她服侍,叫老太太记住自己的时间,那几个大丫鬟恨不能天天粘着老太太,哪里还有云舒这样小丫鬟的什么事儿。更何况云舒本就不是一个争强好胜非要抢个头名或者拔尖儿的性子,有人乐意干活儿,把老太太面前的差事都包揽了,她乐得轻松,想了想就对翠柳说道,“琥珀姐姐之前还跟我说,说我累了这么久,府里冬天之前也没什么事儿了,叫我找个时间回家散散心。”

    她觉得老太太真的十分仁慈。

    换了别人家里,谁会叫小丫鬟时常往家里去?

    “那过几日咱们就回去吧。”翠柳眼睛亮了,急忙说道,“爹也说,只怕咱们累着了,是该回家歇歇。”

    “那我一并跟琥珀姐姐说了吧。”云舒说道。

    翠柳自然是乐意跟她一块儿回去,点头说道,“咱们还去你那宅子。”

    “先回去给陈叔和婶子说说话,然后再回家。”反正如今碧柳都嫁人了,陈家……应该也没什么讨厌的人,因此云舒贴心地想着先孝顺孝顺陈白夫妻,见翠柳立刻就答应了,她就笑着去跟琥珀请假,琥珀也不会拦着她,点头说道,“老太太还说叫你可以在外头多住几日。这是老太太对你的关心,你多住几日也无妨。”云舒手里的针线已经足够老太太用的,因此琥珀给她放假很大方。

    云舒答应了一声,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府。

    她回了自己的屋子,见短短几日因节日还有唐国公世子成亲府里都多给了赏钱,自己又赚了不少,不由有点高兴。

    顺便,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觉得有点馋了。

    世子的婚事都过去了,陈平的鸭子……应该养得很肥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