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斥退

    唐国公世子可是他的亲侄儿,唐三爷怎么可能高兴叫个小妾来败坏今日的兴致还有和气。

    再说,金姨娘以为自己是谁?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得了几日的宠,骨头就轻快成这样,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老太太的面前,哪儿有她这么一个小妾出风头的份儿。

    唐三爷最敬重老太太,因此见唐二爷做事糊涂,只怕会令老太太心里不舒坦,因此对唐二爷也生出几分埋怨。

    再宠爱妾室,也不该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分寸,然后叫老太太跟着丢脸。

    今日叫金姨娘进了上房,那来日沈家非议为难的还不是老太太?这笔账都算到老太太和他大哥大嫂的头上去了。

    只是到底是兄弟,因此唐三爷留了口德没有叫金姨娘赶紧滚蛋,只是留了几分台阶给唐二爷希望他自己明白。

    他跟唐二爷是亲兄弟,自然会顾忌唐二爷的脸面,然而合乡郡主完全没有顾虑的,见唐三爷到底看在唐二爷的份儿上没有给金姨娘脸色,便突兀地冷笑了一声,微微挑了挑下巴对唐二爷说道,“二哥,这话说起来本不过是我一个弟妹来说。不过今日是大哥儿小夫妻俩请安第一日,你叫个妾室来,是想叫她往哪儿站?金姨娘,你也真是不懂事。自己的身份,你自己不清楚吗?就算二哥怜惜你,叫你出来散散心,可你也不该如此恃宠而骄。这二哥不明白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你正该劝着,该叫二哥知道,你在这里冒出来不合适。”

    她最容不下的就是猖狂的妾侍。

    如果安安分分的妾侍,合乡郡主未必不能容,相反,或许还会和颜悦色。

    可是如果不安分,想要得更多,想要正室的强,那就别怪合乡郡主不客气了。

    当日的珍珠是如此,今日就算是二房的妾室,她也依旧是这样的态度。

    更何况合乡郡主本就不大看得上唐二爷。

    这么个庶子出身的家伙,读书读书不行,武艺武艺不成,如今在京城之中普普通通,靠着嫡兄唐国公过日子,却还不知道消停。不说唐二夫人是个如何贤良的性子,只说这种宠妾灭妻,叫合乡郡主听了这么多国公府中的传闻,就隐隐地觉得唐二爷这心里头只怕对老太太是憋着一股气。不然为什么不看重自己的正室,反而将一个自己的母族表妹捧得比天还高?一则是宠妾灭妻,二则,是不是觉得当初自己那姨娘出身的生母在老太太面前受委屈,因此如今偏偏要宠个母族表妹给老太太瞧着看着?

    听说唐二爷的庶长子就是这金姨娘生的。

    只怕这其中未必没有唐二爷的一点小心思。

    因此,对唐二爷这样跟自己夫君不是一个亲娘生的的家伙,合乡郡主完全没有给脸面的意思。

    叫她给唐国公面子那才是应该的。

    更何况她越发看那个躲在唐二爷身后瞧着楚楚可怜的金姨娘不顺眼。

    这女人,素日里跟唐二夫人争宠也就罢了。敢在唐二夫人生下嫡子之前就生育庶长子也就罢了,可今日还敢跟着唐二爷来,莫不是还想一脚踩在唐二夫人的头上?

    “是,是二爷叫我来的。”金姨娘小心地抚着自己尚未有几分痕迹的肚子声音柔软地说道。

    “是啊弟妹。今日是大哥儿的新婚,因此我带她来见见世面。”唐二爷对合乡郡主还是带了几分畏惧,毕竟合乡郡主背后的宋王府是他惹不起的。如果是个寻常的郡主也就算了,可合乡郡主是宋王夫妻最心爱的女人,与娘家来往十分亲密,因此他就不敢顶撞合乡郡主,此刻沉默了一会儿才对合乡郡主客气地说道,“她如今有孕在身,弟妹……”他想请合乡郡主对给自己生儿育女的妾室和气一点。

    合乡郡主却一笑。

    “二哥,这世面不是这么见的。一个妾室姨娘,有什么资格在此刻见世面呢?如果她想见世面,也不是不可以。”她一根如玉一般的素指悠然地指了指门口的帘子,对猛地皱眉的唐二爷笑着说道,“这正室自然是要在母亲面前看望新妇的。不过这妾室,只按着自己的身份,就只配在门口打帘子。金姨娘,如果你真的非要见识见识咱们世子夫妻的风范,那就站到门口去,等小两口儿过来了,你赶紧着给挑帘子请安,那时候还真的能见识一番主子们的风范。”

    她张嘴就把金姨娘给打发去挑帘子了。

    金姨娘一张清秀的脸都白了。

    “我,我……”

    “怎么,你不是想见见世面吗?”

    “弟妹,她有孕在身!”唐二爷忍着怒气,见金姨娘已经泪眼朦胧,羞愤不已,顿时也有些忍耐不住。

    “二哥,我家郡主也有孕在身。”唐三爷不想跟唐二爷争执,不过如果唐二爷要跟合乡郡主吵闹,那他就不能容忍。他一手扶着冷笑了一声的合乡郡主,一边微微蹙眉,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责备地说道,“郡主这话原也没错。如果二哥心疼金姨娘有孕,就该叫她在自己屋儿里安胎静养!如今既然折腾她过来,那说明二哥这心里头也没有把金姨娘有孕十分紧张。既然二哥自己都不紧张,那叫旁人紧张做什么?郡主已经给了她法子,如果非要见世面,就到门口站着,这难道还有什么不妥?怎么,难道是要她到了母亲面前,还得给她哥座位叫她坐着,才算是应该的?”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唐二爷见弟弟不悦,他的目光微微晦涩,轻声说道,“只是她到底也是唐家的人。”

    他这话之中生出几分复杂。

    唐三爷微微一愣,继而慢慢眯起了眼睛。

    “既然进了国公府为妾,自然是唐家的人。只是妻妾有别,这场合没有她出头的份儿。”

    唐三爷本是个温煦风雅的人,因知道唐二爷多少忌讳自己出身庶出,因此素日里是不大在唐二爷面前说些嫡嫡庶庶的话的。

    不过如今见唐二爷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他本能地得先想想,唐二爷这话里是不是还有点儿别的什么意思。

    “表……二爷,我还是回去吧。夫人在里头陪着二爷,我心里就放心了。”金姨娘柔柔地含泪,十分懂事地说道。

    “这话新鲜。”合乡郡主就见不得唐二爷与金姨娘这样的小心思,且也为唐二夫人有些觉得不值得,此刻便笑着说道,“二嫂陪着二哥,这自然是叫人放心的。我倒是不知道,二哥的事儿,二嫂没说什么,金姨娘,你倒是十分费心周全。”她懒得跟这么一个妾室多费口舌,见金姨娘脸色发白,便侧头叹了一口气对唐三爷说道,“我累了,咱们进去吧。”她也不理脸色阴晴不定的唐二爷,叫微微一笑柔声答应了自己的唐三爷扶着就摇摇摆摆往老太太的上房走。

    走过云舒身边,她轻轻拍了拍云舒的肩膀说道,“扶我进去。”

    她哪里还需要别人扶着,不过是叫云舒从这尴尬的境地里出来,别沾染二房这浑水。

    云舒心里感激极了,急忙答应了一声,见合乡郡主另一只手伸过来,便轻轻地扶着,扶着她进了老太太的上房。

    “你们两个倒是来得快。”老太太如今上了年岁,又隔着帘子,刚刚合乡郡主也没有高声争执,因此并不知道外头还有这么一处儿。见合乡郡主进来急忙叫一旁的琥珀给合乡郡主的椅子里又加了两个软垫子叫她舒服些。琥珀拿了垫子过来,唐三爷也不必她来动手,打发她与云舒都去老太太身边,自己给合乡郡主整理身后垫子的位置。他本是俊美至极的美男子,此刻温柔妥帖,叫合乡郡主的嘴角微微勾起。

    “侄媳妇儿今天过来,我能不快些?还是您心疼我,叫小云迎出来,正好儿扶了我一程。”她侧头笑着说道。

    “这不过是赶巧儿了。”老太太见唐二爷还没来,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再叫云舒出去。

    云舒心里松了一口气,急忙躲到一旁去当个装饰品。

    不大一会儿,她才听见脚步声,之后才见唐二爷一个人脸上没有什么异色地进门。

    他给老太太毕恭毕敬地请安,虽然他迟到了,不过老太太却也没有说什么,笑着叫他坐到了唐二夫人的身边去。

    等唐二爷坐了一会儿,低声答应了些老太太对他最近在外头差事忙碌的话,这才听见外头丫鬟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世子与大奶奶来给老太太请安了!”因世子是国公府嫡长孙,因此沈家大小姐如今在国公府都被人称作是大奶奶。云舒看向门口,就见帘子被两个笑嘻嘻的丫鬟给挑开,唐国公世子夫妻一同进门。唐国公世子生得斯文俊美,翩翩世族公子,唐大奶奶生得就是一副端庄沉稳的品格,瞧着美丽雍容。这两位一进屋子老太太便笑了起来,眼角么事都带着喜悦,招手叫他们进来。

    看着新婚小夫妻给自己磕头之后老太太才俯身去扶起了唐大奶奶。

    见唐大奶奶虽然稳重,可是看向唐国公世子时目若春水,显然夫妻和睦,老太太越发欢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