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妻妾之争

    这场婚礼比之之前唐三爷与合乡郡主成亲的时候还差了些。

    显然是沈家的有意退让。

    只是云舒却知道,沈家大小姐虽然在婚礼上不敢与唐国公府的长辈合乡郡主比肩,看起来少了一些繁华,可是这带来的嫁妆一定是不少的。只看那些装得满满登登的箱笼就知道。不过因嫁妆数量没有超过合乡郡主,因此合乡郡主自然是领了这份心意,就连老太太都觉得沈家虽然如今在京城之中威势赫赫,不过却还是知道礼数的人家,没有尽情地想要显摆自己,却给别人难看。

    因此唐国公府倒是很高兴有这样明理的姻亲。

    不过沈家大小姐虽然在婚礼上退了一步,却谁都不能小看。

    沈大将军的嫡长女,沈贵妃的亲侄女儿,那一日八皇子亲自来了婚礼上,就是来给表姐撑腰。

    因此如今京城里都说唐家娶了沈家大小姐,这算是捡了大便宜了。

    只要日后八皇子登基,那沈家就跟如今更不一样。

    那时候唐国公世子就是新君的姐夫,到时候什么前程没有?

    “这话就是胡说。咱们世子也是极好的品貌家世,难道还非要去巴结八皇子不成?世子自己就能博一个前程,也不必谁的提携。”这话是老太太屋儿里的大丫鬟们偷偷儿自己说的,不过没敢叫老太太听见,因为老太太听见这话一定是要训斥她们的。云舒与大丫鬟之中的琥珀和珊瑚都关系很好,与别的大丫鬟却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因此就算是听见了也只当没听见,跟着琥珀忙着大婚之后的新妇第一次来给老太太请安。

    唐国公世子成亲忙碌了一整天,今日是新婚之夜后的第一日,是一定要来都给长辈请安的。

    虽然沈家大小姐都来国公府做客过几次,都是熟悉的,然而按照礼数,今日她都要拜见长辈。

    唐国公与唐国公夫人早就来了,此刻正在老太太的面前低声说话。云舒跟着琥珀捧了茶进门,却见唐国公夫人一脸的春风得意,显然欢喜得不得了。毕竟是自己倚重的嫡长子成亲,而且娶的又是如今声势显赫的沈家的嫡长女,如果只论看家世那未免俗气,然而沈家大小姐本人也是生得美丽端庄,雍容沉稳,有长媳的风范,这样的一个极好的女子给自己做儿媳,唐国公夫人昨天做梦都笑醒了两三回。

    她的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与老太太说话,显然心情极好。

    老太太也不是扫兴的人。

    虽然之前因一些顾虑因此对沈家这门亲事有些犹豫,可是如今沈家女孩都已经嫁进门,只看老太太慈爱的性子就知道,她也会用心疼爱这个长孙媳妇。

    因此这堂上算是和乐融融,只等着二房三房的都过来,一块儿见见新媳妇儿。

    “儿媳还想着,这孩子既然已经嫁到咱们家里,是不是叫她先跟着儿媳学学当家之事?儿媳管了这么多年的家,也该歇歇了。”唐国公夫人乐意放权给儿媳,这自然是好事,毕竟有管家的全力自然就会被府中的下人尊重。倒是老太太想了想就笑着说道,“你叫她管家,这自然是你对她的心意。我也相信沈家出来的女孩儿管家理事也是不在话下的。只是他们如今正新婚……先叫他们小两口在一块儿好好相处,等过些时候再说不迟。”

    “母亲说的对。是我急了些。”唐国公夫人顿了顿便笑着说道,“如今就剩下小儿了。”她两个儿子,长子既然成亲了,那就往后什么事儿不必她来操心,都交给长子媳妇儿就足够。因此唐国公夫人如今在意的就只剩下次子唐二公子,见老太太微笑起来没有说话,唐国公夫人试探地说道,“那小子的婚事,儿媳倒是想着是不是……”她似乎在征询老太太的意见,仿佛婆媳之间有些默契,云舒茫然的时候,老太太便轻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这事儿……我回头去问问太妃。”

    她提到太妃,云舒就更是一头雾水。

    唐国公夫人却笑着点头说道,“自然是要的。若是太妃看到上小二,那小子儿媳就都托付给太妃了。”

    “你啊。”老太太眉目温和,拍了拍唐国公夫人的手温声说道,“我也得谢你的明理。”她虽然一向温和,可是如今却似乎更和气了一层,唐国公夫人却只是笑着说道,“瞧母亲这话说的。这本也是我的心愿。”她侧头看了唐国公一眼,见唐国公并未有什么不悦之色,就放心了些,与老太太继续低声说话。正这个时候,云舒就听见外头传来了说话声,她急忙去挑帘子,就见唐二夫人正笑着进来,进门之后微微一愣。

    “怎么就你一个?”老太太急忙问道。

    唐二爷怎么没跟着来呢?

    唐二夫人也同样是有些疑惑,急忙说道,“我听说二爷已经过来了。”

    之后,她一张姣好爽利的脸上难免露出几分难堪。

    既然唐二夫人与唐二爷没有一块儿出现,显然这说明昨天晚上唐二爷是没歇在唐二夫人的屋儿里,甚至唐二夫人如今连唐二爷的行踪都不知道。

    “那就应该快过来了。你先过来。”老太太见唐二夫人有些窘迫,因不好说这庶子家中的后宅官司,因此便温声说道,“叫我瞧瞧你给咱们新媳妇儿什么见面礼。”她一笑,一旁的珊瑚急忙笑着把唐二夫人扶过去,因老太太给了自己这样的体面,唐二夫人这才觉得突突跳的心好些,努力挤出了笑脸坐在老太太的身边笑着说道,“一定叫新媳妇儿喜欢。您放心吧。难道我还能怠慢了侄媳妇儿?”

    她本就是爱说爱笑的性子,因此一转脸,就算心里苦闷,却也不肯露出来了。

    “小云,再去门口瞧瞧。”老太太温声说道。

    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从上房出来,走到了外头的院子去,却见这时候唐二爷与唐三爷都一块儿过来。

    不说唐三爷此刻正嘴角带着几分笑意扶着挺着个肚子的合乡郡主,就是唐二爷的身后也低眉顺眼地跟着一个有孕的女子。这女人云舒在之前的中秋家宴上见过,说是唐二爷跟前最得宠的妾室金姨娘,仿佛说是唐二爷的亲表妹什么的……她看见金姨娘跟着唐二爷就这么来了,顿时一愣,一时有些茫然,不知道该不该转头回去禀告老太太。毕竟,今日虽然是新妇给长辈请安,可是一个姨娘……算不上是正经长辈,怎么能出现在老太太的上房参合人家世子夫妻给长辈请安呢?

    没见长房和三房的妾侍都没见一个?

    云舒这要是进去禀告,那只怕就是打了唐二夫人的脸。

    虽然这脸不是云舒打的,不过这禀告之人只怕也得叫唐二夫人心里埋怨迁怒几分。

    她心里一时叫苦,然而唐二爷非要带着这么个小妾往里头去,她却也不能拦着他。

    唐二爷是主子,金姨娘好歹也算是半个主子。

    因此她就在院子里站住了,手足无措起来。

    她小小一个女孩儿脸色有些发白,又有些可怜为难的模样,合乡郡主本正在跟唐三爷说话,并未看见落后了自己几步的唐二爷。此刻不经意地看过去,见云舒一脸为难地站在那里似乎脸色不对,她不由顺着云舒的目光转头看去,看了一眼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世上就没有喜欢看见小妾的嫡妻。

    就算金姨娘是唐二爷的妾侍跟唐三爷没什么关系,可是这样得宠到连今日这样的场合都敢过来插一脚,来日如果唐三爷有样学样那还了得?更何况老太太的上房如今满满的都是正经的原配,突然冒出一个小妾来,难道等世子夫妻过来,还要去给这么个小妾来请安不成?合乡郡主最看不上恃宠而骄的妾侍的,且与唐二夫人妯娌之间关系还不错,又本身出身王府,乃是唐二爷惹不起的王府郡主,因此连唐二爷都不必放在眼里,因此对云舒不着痕迹地摆了摆手,叫她不必先进去禀告,一转身,看向身后的唐二爷。

    唐二爷虽然生得不及唐国公威严英武,也不及唐三爷俊美风流,不过也是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

    此刻见合乡郡主转身,看着自己,他便点了点头。

    他似乎不是十分活络的性子,带着几分沉闷。

    说好听点儿是稳重老实,说得不好听些,就是瞧着什么都藏在心里头,叫人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二哥。”唐三爷笑着招呼了一声,还是小心翼翼地扶着妻子,然而他看见了唐二爷身后的金姨娘,也是微微皱眉道,“这……”

    今日是世子夫妻第一次给长辈请安,他这哥哥带着个小妾过来干什么?把个小妾杵到沈家大小姐的面前,是给人添堵,还是有意羞辱沈家?

    唐三爷虽然为人风雅,可也不是不通庶务的性子,因此见了金姨娘就有些不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