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谗言

    “赏小云?”唐国公夫人不免诧异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吗?”唐六小姐露出几分天真还有茫然,一张雪白的小脸儿上满满的都是单纯无辜,见唐国公夫人诧异地看着自己,她一根雪白的手指点着嘴角好奇地说道,“难道不是因小云开解了二哥哥,因此大伯娘您去了老太太那儿赏了她?”她的声音还有点疑惑的样子,似乎真的有些不明白,唐国公夫人顿了顿,便笑吟吟地问道,“小云开解了你二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沈家姐姐们来的那天。我从大姐姐的院子里出来,正看见二哥哥跟小云走在一块儿。怨不得老太太总是夸奖小云,二哥哥那时候明显瞧着不高兴,可是小云只不知道说了什么,两句话的样子,二哥哥就开心了起来,还对小云笑了。”唐六小姐很活泼地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二哥哥与小云说了好些话呢。比二哥哥对自己院子里的那些姐姐们说的话都多。”

    她眨了眨眼睛,清脆地问微笑的唐国公夫人道,“大伯娘,您说小云是不是十分善解人意?”

    “老太太屋儿里出来的,各个儿都是善解人意的姑娘。小云得老太太的调教,自然也是懂事的。就像你说的,你二哥哥去给老太太请安还黑着一张脸,这像是什么话。”见唐六小姐一愣,一张雪白天真的脸顿时一青,唐国公夫人便笑着说道,“到底是小云,叫你二哥哥先笑起来,叫老太太瞧着心里也高兴。六丫头,你说的对。也幸亏你提醒了我。等下回我得跟老太太说说,好好儿奖赏小云。”

    “老太太……不,不用了吧。”唐六小姐艰难地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

    “那怎么行。你这样关心你二哥哥,我心里也高兴。都是一家兄妹,难得你对你二哥哥这么上心。”见唐六小姐沉默着点了点头,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活泼与天真,唐国公夫人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抬手,见唐六小姐目光之中露出几分畏惧,却努力一动不敢动,不由笑着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细嫩的脸颊,柔和地说道,“好了,快回去吧。重阳就快到了,想必你母亲素日里忙着,你如今也大了,很该帮你母亲忙着些。”

    “是。”唐六小姐福了福,对唐国公夫人小声儿说道。

    “去吧。”唐国公夫人含笑说道。

    她的笑容慈爱,可是唐六小姐却仿佛不敢看她,垂着头匆匆地走了。

    “夫人,六小姐她……”一旁的老嬷嬷低声说道。

    唐国公夫人脸上笑容不变,抬手叫她不必和自己说话,转身,雍容娴雅,仿佛唐六小姐不过是个对她没什么影响的插曲一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才走回上房坐下,就已经给绷不住脸上的怒容,冷冷地说道,“借刀杀人,借火烧梯,我倒是不知道咱们国公府竟然出了这样脂粉堆儿里的英雄,小小年纪,就敢把我当刀子使唤!六丫头与小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敢在我的面前这样挑唆!”

    她已经忍耐不住,又十分恼火。

    唐六小姐明知道她最见不得府里的丫鬟勾引唐二公子,因此竟然在她的面前挑拨云舒想要勾引唐二公子。

    这手段虽然十分稚嫩,叫她一眼看出痕迹弹压了回去,可是……这被唐六小姐给当做傻瓜一样糊弄,实在是叫唐国公夫人心里窝火儿。

    “没听说啊……不过奴婢冷眼瞧着,六小姐倒是对小云确实有些为难的意思。”这嬷嬷是唐国公夫人嫁到国公府的陪房,这么多年忠心耿耿,自然也知道唐国公夫人在恼怒什么,便皱眉说道,“可就算是看小云不顺眼,自己明刀明枪地去为难小云,奴婢倒是还敬六小姐是个英雄。可如今只知道在夫人您面前挑拨,这居心真是够恶毒的。若是夫人上了她的当,呵斥了小云,老太太的脸上能过得去?只怕是会觉得夫人刻意针对……到时候夫人在老太太的面前立足只怕就要艰难。”

    “不仅如此呢。”唐国公夫人今日实在是气怒交加,也不必叫外头的丫鬟进来,把一盏已经放得冰凉的茶一饮而尽,勉强叫这凉水压住了心里的火气冷声说道,“前头三弟那一房出了个珍珠,老太太这心里就已经不自在。你也知道老太太的心最宽和,最不愿叫人非议说插手儿子的后宅,可偏偏那珍珠就打了她的脸,是从她的身边去了三弟的房里。老太太虽然嘴上不说,这个坎儿就一直没跨过去……如果我真的叫那丫头两句话就训斥小云,那老太太只怕就要多心,觉得是我想疑心她身边的丫鬟,是我对她不再尊重信任,觉得我的心里她的丫鬟都是要当小妾的……这才是最叫老太太最难堪不高兴的。”

    “那老太太……”

    “老太太如果厌了我,郡主在安胎,这府里就得谁当家了?”

    “二夫人?”

    “二弟妹人是好的,我瞧着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可她没有,她闺女有!国公府当家的闺女,和闲散的二房主母的闺女的地位能一样儿吗?大丫头身为庶女,可因是我认下的,这些年在家里就比她瞧着有地位,叫人尊重许多。”唐国公夫人眯着眼睛,眼底带着冰冷的光轻声说道,“她也想享受享受叫下人簇拥侍奉讨好的待遇呢。这丫头,可恶到了极点。只是我更没有想到,她敢算计我!”

    “可马上咱们世子夫人就进门了,哪儿还有二夫人什么事儿。”

    “素锦那孩子刚进门,难免面嫩心软,自然也不会十分严苛苛待小姑子们。”唐国公夫人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这是我的亲闺女,我只一巴掌把她抽到地上去!只可惜二弟妹是个明白人,怎么生出这么一个东西!”她的脸上已经满满的都是怒色,那默默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对她轻声说道,“这收拾了她看不顺眼的小云,又坑了夫人,再惹怒老太太。六姑娘才多大,这十八般武艺已经样样精通了。”

    “她姐姐也不及她厉害。只是我刚才也说了,她手段还稚嫩得很,又是个没深浅的,只心里狠,却少了手段机敏,叫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那夫人,二公子是不是真的与小云……”

    “小云才多大?等到老太太要放她出去的时候,你们二公子都大了?如果到那个时候那小子真的对小云上心,我其实还真的愿意叫他纳了小云。”唐国公夫人见嬷嬷一愣,摆手说道,“懂得分寸,明道理,又不粗鄙谄媚的,这已经是极好的丫头。更何况我也不怕跟你说,你瞧见没,小云这照顾人的手艺真的不少,老太太叫她跟在身边,这吃的花样儿,穿的花样儿样样不少,每日里瞧着也高高兴兴的……如果叫她给小二当个妾侍,服侍他起居,我也能放心。”

    这嬷嬷便笑了。

    “您这也是慈母心肠了。那不如把小云给要过来。”

    “老太太是不会肯的。之前出了珍珠,如今老太太就不可能放了小云。且小云我冷眼瞧着是个有主意的,有些刚姓,不像是珍珠那种糊涂的。旁人觉得咱们国公府里的公子妾侍好,可只怕那小云的眼里也不是什么要事儿。她不大能愿意答应做妾。不过正因为光风霁月,小二才愿意亲近。不然你想,他院子里那么多丫鬟,为什么都冷冷淡淡的,反倒亲近小云?许就是因小云不怎么爱搭理他,因此他觉得跟小云说笑更放心,不必担心日后有什么纠缠。”

    “二公子的妾侍她都不愿意?她眼光可真够高的!”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她只怕是更想出府去与人做正头夫妻。这心气儿倒是叫人高看一眼。”

    “到底是老太太身边出来的丫鬟。”嬷嬷便笑着说道。

    “可不是。”唐国公夫人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那六小姐哪里要不要跟二夫人提提?”

    “如果提了,二弟妹只怕就要没脸了。算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只是六丫头这性子不好,往后只怕还是事端。”唐国公夫人自己又没有亲女儿,因此也不大在意唐六小姐会被养成什么样儿。她垂了垂眼睛,摆手将这件事给揭过,反而又过了几日借着老太太夸凤梨酥好吃赏了云舒一个漂亮的金戒指,当时就叫在场的唐六小姐变了脸色。只是她坐在最下头,因此遮掩住脸上的表情,没有叫人看出来。

    云舒得了赏赐,因唐国公夫人对自己一向都很温煦,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本该是一场风波,最后却没翻出什么风浪,只是之后府中就更加忙碌了起来。

    过了重阳,就是唐国公世子与沈家大小姐的婚礼,因这是京城之中最顶尖的两处豪门联姻,因此京城轰动,热闹非凡。

    沈家大小姐十里红妆,赫赫扬扬显赫而来,国公府里这一次又添了一位正经的女主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